話罷,只聽嗖的一聲尖銳之音,林烈的身形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在一股靈氣力量的震動之後,他的身形,赫然出現在了百米之外的一股石岩之後。

石岩的後方,林烈轟下,砰的一聲爆炸之音驟然響起。

一個身形掬樓。滿身儘是粘稠液體,看起來非常噁心的生物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這頭妖獸面目全非,全身仿若是從血液之中浸泡出來的一般,雙眼渾圓,瞪著林烈,放射出貪婪的神色。

妖獸在林烈一拳轟下的瞬間便感知到了,一個后躍便遠離了林烈。

桀桀!!

它發出詭異的喘息之音望著林烈。

「這是個什麼玩意?」林烈疑惑的問道。

「這時金角獸,屬於地獄之中一些最低級的妖獸,專門吞噬一些人類的死屍肉體。」血老望著那個看起來非常噁心的蟲子到。

「金角獸?這不是只會存在於地獄之中的妖獸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林烈突然間好似意識到了什麼。

「看來,我們應當要加緊步伐了,那群死靈法師應該已經找尋到了與地獄溝通的方法。」血老深呼吸一口氣道。

「那這個金角獸呢?」林烈聳了聳肩道。


「不用管它,它們沒有任何實質的戰鬥能力。」血老毫不在乎的說道。

「好吧。」林烈點了點頭,健步如飛的朝著密林深處走去。

片刻之後,他依然穿越了第一片密林,從枯骨之中走出,來到了一片黑色的密林之中。

這一片密林,身上仿若被蘸了墨汁一般,漆黑的有些異常。

空氣之中,瀰漫著極為兇悍的死亡之氣。

「血老,這個地方怎麼這麼詭異!」林烈小心翼翼的前進著,皺眉問道。


「笨蛋,這裡應該就是一出暗魂獸的巢穴,你小心點!」血老靜靜的說道。

刷!

就在其話音剛落的瞬間,空氣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死亡之氣的動蕩。

林烈擁有靈魂心臟,神魂敏銳,對於周邊空氣的抖動,能夠察覺的異常清晰,在這頭莫名妖獸閃動的瞬間,林烈便察覺到了。

這一次,他並沒有任何的退讓,而是主動出擊!

他不想等到這些暗魂獸去尋找他!


暗魂獸一旦隱匿如黑暗之中,那麼自己只有等待宰割的份。

就算意識敏銳,但卻無法捕捉到他們,則還是一個非常頭疼的事,而且他液非常的反感這種感覺。

所以,為了避免時不時的出現一兩種生死危機,那就直接找出它們,殺死他們吧。

… 擁有天地魂胎的林烈,神魂之力超越尋常之人,所以對於四周的感應都非常的敏銳。

能夠清晰的看見方圓百里之內的任何一物,包括能夠隱匿在黑暗之中的暗魂獸!

這也是他為何一定要堅持朝著前方而來的原因。

正是因為神魂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抹非常熟悉的氣息,一直從前方朝著他飄來,他無法斷定這抹氣息到底是從誰身上散發出來的,可能是石頭,可能是二貨,還有可能,是羅飛!

因為那抹氣息之中,充斥著極為凌厲的劍道之力!

在他熟悉的氣息人當中,只有羅飛是劍道修者!

神魂之力的湧現,讓其瞬間便感受到了暗魂獸的氣息。

「畜生,哪裡跑!」神魂感知,方圓百里,任何一物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循著空氣的震蕩,林烈釋放出神魂籠罩,瞬間便找尋到了那頭暗魂獸。

這頭暗魂獸的身形算不上碩大,全身蘊藏著的死亡之氣也並非濃郁。

但是,他的雙眼炯炯有神,深邃的眼眸,爆射出兩道盎然殺意!

這是一種只會出現在襲殺者身上的精光。

在鎖定的瞬間,便是生命的收割之刻!

暗影獸望見林烈的瞬間,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林烈又豈會不知,剛剛空氣之中的震蕩,是暗影獸故意留下的。

作為一名襲殺者,是非常討厭相互找尋這種事的,因為往往在絕世一擊的背後,他們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和時間。

所以他們需要目標能夠非常準確的出現在視野之中。

暗魂獸留下自己一星半點的足跡,在能夠驚動林烈的同時,又能夠保證自己快速隱匿於黑暗之中。

這樣一來,林烈顯形,找尋暗魂獸,但是他卻可以隱匿在黑暗之中,緊緊地盯著林烈,伺機釋放出致命一擊。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林烈竟然會如此難產,竟然能夠從黑暗之中將他的身影找尋出來。

如此強大的靈智之力,是鮮少有人類武者能夠擁有的。

而且,林烈所慶幸的便是自己曾跟隨者血老修鍊刺客之道。

如若不然,自己現在應該還被蒙在古鐘,陷入了暗魂獸精心策劃的陷阱之中,成為仍由他宰割的羔羊。

要知道這個博弈之中,一旦誰失敗,那麼誰就是獵物!

這便是刺客之道真正恐怖之處。

我不在乎你的逃脫能力,只要你在我的視線之中,只要你被我盯上了,那麼你就必死無疑了!

只是可惜,現在戰局,已然徹底的翻轉了。

林烈找尋到了暗魂獸的身影,那將意味著暗魂獸的失敗!

而它將成為面前這名武者手中待宰的羔羊!

一聲大喝,林烈一拳轟下,陰冷的白色火焰,如同鎖鏈一般爆射廢除,將前方暗影獸的身體層層捆縛!

兇悍的力量,令人驚恐。

這是林烈對於火焰精準的操控力!

幽冥熾蓮火作為遊離在天地的神火,與火系靈氣有著極大的不同。

在不斷修鍊的過程中,林烈驚訝發現,幽冥熾蓮火的力量是可以隨著意念的操控而不斷改變!

它的形態,意念,甚至於他的力量,都是能夠通過意念去改變!

以往的林烈僅僅會將它當成火系靈氣去釋放,釋放它的毀滅力量與燒灼之氣,但是卻從未想過將它以另一種形態釋放出來。

如今,林烈在修鍊了冰之靈氣后,意外發現伴隨著冰帝力量的融入,自己能夠控制這股磅礴的冰系靈氣化成鎖鏈,化成冰錐,化成冰刃攻擊。

這樣的力量或許沒有幽冥熾蓮火毀滅的力量集中,卻也有著屬於他的戰鬥效果。

如今,林烈想要做的,便是將自身靈氣力量掌控的更加精準,能夠將火之靈氣,如同冰之靈氣那般,隨著意念掌握而變幻!

這是則是一種根本的不同,至少在戰鬥方式上,提升了數倍不止!

冰之靈氣的完美釋放,是因為冰帝傳承之力,但是火之靈氣,就僅僅只能憑藉他自身的領悟了,相對來說,自然是需要多耗費些時日。

而且,這樣的戰鬥方式,需要武者擁有對於戰鬥極為敏銳的本能,高超的技巧,精準的把我!

就如同林烈此刻所釋放出來的火之鎖鏈,如果沒有對於戰鬥精準的把握,又有何作用!

鎖鏈本身擁有著捆縛的作用,幽冥熾蓮火用作的鎖鏈,除了牢牢捆綁,火焰亦能夠隨時化成火焰瘋狂燒灼。

如果林烈的計算出現了差池,那麼無疑會讓這頭暗影獸逃之夭夭。

只是,修鍊天地魂胎的林烈,神魂的感知血老極為強大,尋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他的神魂感知,在瞬間反現了暗影獸的存在,也在瞬間運轉幽冥熾蓮火,化成火之鎖鏈,將暗影獸捆縛其中。

從黑暗之中暴露出來的暗影獸,對於他來說,已然不具備任何的攻擊作用。

暗影獸算得上是魔道之氣與死亡之氣交織至之地中,較為弱小的一種妖獸。

它們之中,鮮少有戰鬥能力非常兇悍的!

正因如此,對於這些暗影獸,林烈才毫無懼意。

相反的,他倒是想要藉助它們去不斷的淬鍊自身的攻擊本能與意識,包括對於戰鬥的掌控。

林烈佇立於風中,靜靜的望著前鋒被鎖鏈掙扎,不斷的想要逃出來的暗影獸。

此刻的暗影獸,就是隨時可能喪命的獵物。

林烈冷聲一笑,準備出手了結了他,不料,緩緩出現的血老確實阻止了他的殺手。

血老捋著鬍鬚,雙眼冒著精光的望著前方的暗影獸,饒有興緻的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倒是快忘了,或許,這一招可以助我們早日找到隱藏在冥河的魔道一族。」

對於血老的話語,林烈顯然是充滿著疑惑不解的。

「血老,你說什麼?怎麼找到這魔道一族?」林烈疑惑問道。

「靈魂搜捕!」血老笑著說道。

「靈魂搜捕?是類似於靈魂契約的一種嗎?」林烈驚訝的問道。

對於這種事,林烈雖然不是耳熟能詳,但是對於這種還是略而耳聞。

靈魂契約,又稱之為主僕契約,一般是武者用來馴服妖獸時所用。

將自身靈魂與妖獸靈魂締造契約,契約一旦完成,那麼這頭妖獸的任何思想,動作都將會受到武者的控制。

武者的話,便是命令。

但是此種契約非常的霸道,所以上古時期便就失傳。

如今大陸之上,鮮少有人還精通此種陣法,除非是隱藏在時間的上古種族,或許對於此種陣法,略懂一二。

而武者與妖獸一旦形成了靈魂契約,便能夠掌控妖獸的全部,包括靈魂,甚至是記憶。

所謂的靈魂搜捕,便是建立在靈魂契約之上,搜尋的記憶。

縱然血老極為神秘,林烈也不認為他會靈魂契約。

「沒錯,就是讓你與他締造靈魂契約。」血老捋著鬍鬚,一臉傲然的說道,仿若是看出了林烈心中的懷疑。

「額,可是,靈魂契約,你確定你會嗎?」林烈忍不住的問道。

「廢話,也不看看我是誰!」血老傲然說道。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我聽說,靈魂契約一旦締造失敗,那麼我將會成為這頭暗魂獸的獸寵啊。」林烈深呼吸一口氣道。

「放心吧,你的實力比他要強悍數倍,而且我也不是要你與他締造真正的靈魂契約,要知道一名武者的靈魂只有三次締造靈魂契約的機會,如果讓你與他締造契約,未免太浪費了!」血老笑著說道。

「那麼,你的意思是,你真的知道靈魂契約?我以後是否有機會馴服一頭妖獸?」林烈心懷揣測的問道。

「那是當然,不過,當務之急,是讓你與這頭暗魂獸締造短暫的契約,通過靈魂搜捕,查勘他的記憶,看這傢伙應該在這裡生存了有一段時間了,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關於這冥河之內魔族的訊息。」血老深呼吸一口道。

「那就開始吧!」林烈點了點頭道。

「短暫的靈魂契約,是建立在武者擁有絕對強大的靈魂之上,你煉化了靈魂心臟,又以殺神劍為器魂,靈魂不僅強大,還充斥著毀天滅地的殺神之力。

這種力量,對於你與妖獸締造靈魂契約有著極大的好處!

而想要做到短暫,便是用神魂捏造一個靈魂傀儡,通過靈魂傀儡去與暗魂獸締造契約,不過,這種方法僅限於對付一些實戰能力弱小的暗魂獸!

因為在與妖獸締造靈魂契約的過程之中,它們是會拚死反抗的!

你做好準備了嗎?

如果做好了準備,那麼我們就開始吧。」血老一字一頓的鄭重說道。

林烈斟酌了片刻后,點了點頭道:「開始吧!」


……

血紅色的密林深處,黑暗的魔道之氣與血色之氣相互縈繞,如龍似風一般的遊離在密林深處。

四處可見的血泊,皚皚白骨散落一地,看起來甚至驚悚。

此刻在血色霧林的中心,一名少年靜坐於此,他的身上,縈繞著血紅色的氣息,宛若紐帶一般,將其環繞。

少年雙眉緊皺,全身之上,血色靈氣之力肆意環繞。

他的背後,一尊碩大的靈魂,閃著金色之光,火焰流溢!

這是林烈的靈魂之態,擁有金烏本命法相的靈魂,自然洋溢著極為濃郁的火焰之氣!

恐怖的靈氣力量,極為恢弘的磅礴靈氣,此刻就如同一尊碩大的巨鼎一般,將其身前的暗影獸生生的壓制住,絲毫動彈不得!

這便是靈魂契約,徹底的掌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