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個王級強者個個殺氣森嚴,顯然久經殺場殺戮,不過這是很肯定的,處於這種為眾多王級魔獸包圍中的小鎮中,不強不懂殺戮是不可能存活下來的。

所以,即便聖劍·林格一身殺氣的走進小鎮也沒有引起任何的恐怖與注目,沒有殺氣,那才會讓人感到奇怪。

而在小鎮的酒館中,聖劍·林格也知道了自己現在正身處於黑暗神界,黑暗之神撒旦的神國所在。 「黑暗神界?」聖劍·林格心中有些震動與驚訝,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跑到黑暗神教的老巢來了,而且是人家老大的老巢。

在知道了這一信息之後,聖劍·林格就知道不些不妙,必須想辦法離開黑暗神界,否則必死無疑。

要知道,這黑暗神界最普通修者都達到王級七階,王級九階才算是強者,而達到悟道境以上的皇、帝、聖三級強者也不可能沒有。

至於黑暗之神的撒旦,那就不是聖劍·林格可以測度的了,反正聖劍·林格相信,能稱之為神的存在,那絕對是超越聖級的強者。

所以,想辦法離開黑暗神界是聖劍·林格的首要任務,但是,還不待他有所行動,麻煩已經找上他了。

酒館之中,聖劍·林格剛剛詢問完信息,一個老頭就出現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沒有絲毫氣勢的老頭,就好似鄉下老農一般無二,甚至還帶著一股老朽之氣,似乎隨時都會死去。

面對這樣一個全無氣勢的老人,聖劍·林格不僅沒有任何的看輕,反而全身寒毛聳立,心中大驚,因為這裡是黑暗神界,怎麼可能出現一個沒有力量的老人。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老人很強,強大到他看不出其深淺,聖劍·林格完全可以肯定,這是一個戰力不再那黑暗山脈祭壇所遇老人之下的強大存在,是一個超越王級九階的存在。

老人強大到讓聖劍·林格看不透,當他出現之時,一股無形的壓力就將聖劍·林格覆蓋其中,那是來自於精神上的壓力,強大到可以摧毀王級強者的精神異力。

但是,面對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量,完全繼承了本尊戰之意志的聖劍·林格卻並不膽怯,反而戰意洶湧,面對絕對的強者,即便不敵,也要一戰,這就是戰道。

「小子,不錯啊!」老人並沒有馬上出手,而是讚歎著說道:「很久沒有看到你這樣的少年了,魔法學院到是漲了本事!」

「前輩,後輩小子有禮了!」聖劍·林格見老人如此資態,也行了一禮,說道:「前輩怎麼肯定我是魔法學院的人,我明明修行的是暗系魔法,這在魔武世界可只有黑暗神教才有啊?」

「哈哈哈,小子狡辯」老人哈哈大笑道:「是不是我黑暗神教信徒你自己知道,而且,就在剛才,你已經漏了底,否則我還無法如此快的找到你!」

「剛才漏了底?」聖劍·林格低頭沉思,要說漏底只有剛才聖劍·林格在酒館中詢問黑暗神界這件事了,如果是黑暗神教中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黑暗神界呢!

「小子,你一身暗系魔力極其精純,絕不可能是光明神教那幫執念狂中人,也不可能是鬥士工會的精英,又不是我黑暗神教中人,那麼,除了魔法學院,你還能是那方的人?」老人接著說道。

「前輩高見,小子佩服!」聖劍·林格淡然的一笑,身份本已被識破,老人分析的再祥細也不能讓他驚訝,他的心境也不會為此而動搖。

聖劍·林格鎮定自若的神情讓老人眼中有了些許讚賞,但他不會因此而放過面前這個小子,黑暗神教的敵人並不止光明神教,魔武世界四大勢力可是互為敵手,斬殺對手可是從不手軟。

只不過,當老人看到聖劍·林格眼中那不屈的戰意、昂然的鬥志時,他卻有些遲疑了。

聖劍·林格的修為境界不如老人,這是肯定的,但是,聖劍·林格的戰意加上他的修為,絕對稱的上是王級中的頂尖強者,即便是他也不敢說能無傷斬殺聖劍·林格。

對於暗系修行者來說,一切以自身利益為重,如果自身利益受到隕失,而得報又無法補嘗,那麼他們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不過,老人雖然不會出手,但也不會放過聖劍·林格,對於象聖劍·林格這種闖入黑暗神界的強者,黑暗神教自有一套應對之法。

「小子,別想逃,也別想反抗,你也知道這裡是黑暗神界,為黑暗之神撒旦神王的神國所在,在這裡你就是一隻螞蟻!」老人淡然的說道。

在老人說完之時,聖劍·林格立刻就感覺到不妙,一股無法名狀的力量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周,將他身周的空間完全禁固了起來。

此時聖劍·林格完全無法動彈,連眨眼都不能,這是空間的力量。

聖劍·林格此時不由得心中苦笑,剛剛才對空間之力有所領悟,現在立馬就被空間力量禁固。

「小子,感受到了嗎?這就是黑暗之神撒旦神王的力量,多麼偉大的力量!但這隻不過是撒旦神王億萬分之一的力量,在這股力量面前,你就是一個螻蟻!」

老頭繼續念叨,渾濁的雙眼中開始綻放出狂熱的光芒,這是黑暗之神撒旦的死忠狂信徒。

老人是不是狂信徒聖劍·林格並不關心,現在他全身被空間之力所禁,可以說生死不由己心,這對於聖劍·林格來說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但是,這空間禁固可不是如此容易掙脫的,甚至可以說,以聖劍·林格現在修為,他根本就沒有脫身的機會與能力。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不過,老人也並沒有斬殺聖劍·林格,而是帶其離開了小鎮,就象老人之前所說,他們對於進入黑暗神界的異教徒早有應對之法。

聖劍·林格被老人押著向東走,那是離開山脈的方向,沿路人煙漸多,村落、小鎮稀疏林立於山林之間,村鎮之中居民日升而作,日落而息,堪稱是一派美好的田園風景。

只是,如果這風景中的農夫村婦等人物如果都是宗級修為,就是那田邊玩耍小孩都達到師級的戰力,那就不好玩了。

經過數十上百的村落小鎮,聖劍·林格跟隨著老人來到一座大城,這是一座巨城,繁榮而昌盛,但是老人並沒有在此停留,而帶著聖劍·林格踏上一座傳送陣。

在又一次翻江倒海的感受之後,聖劍·林格踏入一座新的城市,或者應該說是戰爭堡壘,而聖劍·林格一踏入堡壘就感受到了光暗兩系力量最為激烈的碰撞。

這讓聖劍·林格心中浮現出意外與驚奇,在黑暗神界怎麼會出現光系力量?而是如此龐大的光系力量?

聖劍·林格不由得展眼向堡壘之外看去,那天空與大地之上,是一個龐大的戰場,無數強大的戰士揮斬出光暗兩系的力量對拼著,使堡壘周圍數百里範圍皆成為光暗力量的戰場。

而在天空的最高處,兩股龐大之極的力量巨烈的交鋒,巨大的氣勢自天而降,使這一區域內再無生靈存在,而那高空之中交鋒的赫然是兩隻黑白美女。 黑白美女自然不是黑色與白色的美女,那也不叫美女,這兩位高空美女是全身散發著光暗兩系光芒的美女。

那白熾的聖光元素使得那白衣光系美女本來就高貴的氣質更顯聖潔,而為黑霧狀暗系元素籠罩,身著緊身皮衣的黑髮美女則更顯妖嬈,可謂是迷到眾生。

只可惜的是在這生死戰場之上,兩大美女的美貌並沒有吸引到任何的目光,因為這裡是戰場,稍有疏乎就是死亡。

而且實力決定一切,兩女強悍的實力以及地位也令戰場上所有人都不敢有所妄想,甚至無人敢仰望高空,那是要人命的。

但即便如此,高空之上也如同多出兩個黑白太陽,是如此的耀眼奪目,刺痛心神,那不是肉眼中的景像,而是來自於靈魂上的投影傷害。

老頭眯著眼看了看天空,絲毫不再意那黑白兩色光芒的刺眼傷神,然後就若無其事的又重新低下頭來,神色還是那樣的淡然。

只是,一直在旁邊的聖劍·林格卻從老頭雙眼之中看出一絲羨慕與不甘,顯然,這也是一個有故事的老人。

「小子,到地方了,看到了沒,這裡就是你今後一生要呆的地方,好好享受吧!」老頭看著聖劍·林格微笑著說道:「只是,小子,你也要小心,別讓今後的一身太過於短暫!」

老頭說完就離開了這座巨大的戰堡,完全沒有再去管聖劍·林格,即沒有限制他的自由,也沒有與戰堡內的管理人員進行交接,就這樣將聖劍·林格丟在了戰堡的廣場上。

這讓聖劍·林格很是無語,難道就不怕他跑了么,不過,很快聖劍·林格就明白了為什麼那老頭一點也不擔心了。

在戰堡的廣場上,一塊巨碑聳立在廣場中心,巨碑上的文字是以魔武世界上古文字寫成,說明了戰堡的來歷,自然也有關於他這等人的處置。

黑暗神界是黑暗之神撒旦的神國,同樣,光輝之主作為光明之神自然也有他的神國,那就是光明神界。

據巨碑記載,這兩大神界是由兩大主神創造而成,但兩大神界開闢之初,竟然互相交融,形成一個特殊區域。

因為在這個光明、黑暗兩界交融的區域,天地間許多的法則都發生了變化,形成了一個的區域,兩界所有的規則在此區域內融合、衍化,形成新的法則。


當這個區域形成之時,就成為一個的狹長區域,外圍為厚厚的空間之力所包裹。

它與外界的連繫只有兩個狹小的通道,分別位於兩界之中,為了阻止對方進入自己的神國,兩界神王在各自神界的通道之上立下戰堡,駐防強大的戰士守衛。

光明與黑暗天生死敵,光明神界與黑暗神界又互有交融,這戰爭自然就打了起來,而且一打就是成千上萬年,這是自兩大神界成立開始算起。

而這場持續上萬年的戰爭雲集了兩大神界各層精銳,是各鏡界中強者中的強者,高手雖的高手。

比如現在那高懸高空中的兩大美女就是悟道境中的巔峰強者,是兩大神界在此的領軍人物。

而那些在戰堡外上千里內交戰不休的光暗兩系戰士則是她們的屬下,是光明、黑暗兩大神界的信徒與戰士。

當然,還有部分戰士沒有懸浮半空戰鬥,而是在大地上交戰,他們雖然身處兩大陣營,但實際上這些戰士即不屬於光明神界,也不屬於黑暗神界,當然,他們更不是自願在此戰鬥。

實際上,這些強者全部都是來自於魔武世界魔法、鬥士兩大工會歷年來的強者,在與光明、黑暗兩大神教的衝突中被俘虜,或者如同聖劍·林格一樣,誤入兩大神界而被抓。

不管是何種原因,這些強者此時皆已經成為俘虜,只能成為他人的炮灰,每天都為生存而戰。

因為區域內的部分規則已經發生改變,有些事情及生存方式也隨之改變。


那些曾經達到王級的修行者在過去早經避谷,不需食用肉食穀物,只需吸納天地元氣補充己身。

但現在卻不行了,每天都必須食用大量肉身來補充體力的消耗,否則別說沒有力氣戰鬥,只怕幾天之後就會活活餓死。

至於逃走,那更是不可能,這兩界交融之地已經被空間之力重重包圍,形成一個的空間,而那僅有的兩個通道又被兩大神界的戰堡所把守,根本就逃不出去。

即逃不了,又無法吸天地元氣補肉身氣力,那就只能被活活餓死了。

被餓死這一死法顯然是無法被這些王級強者所接受的,而要想得到食物就必須去戰鬥,以戰績來獲得足夠的食物。

現在,聖劍·林格終於知道那老頭將他送入這戰堡之中后就不睬不理,一點都不擔他逃走,而城內也沒有人來管理他這個外來者了。

而現在,聖劍·林格已經開始感覺到一絲飢餓,但是,此時戰堡之外的大戰已經接近尾聲,聖劍·林格已經沒有半路插手的可能,今天註定只能挨餓了。

第二天,聖劍·林格餓著肚子隨同眾戰俘虜走出戰堡,開始與光明神界的戰鬥,雖然肚子很餓,不過,聖劍·林格以煉玉訣煉體,氣力之強遠勝其他俘虜,還是有一戰之力。


因為俘虜的身份,聖劍·林格他們雖然可以吸納天地元氣與元素回復鬥氣與魔力,但是,一直受到黑暗神界那強大存在的壓制,無法突破自身修為,甚至連飛行都被禁止。

這讓戰堡內許多俘虜都為之絕望,因為不能突破修為境界,達到皇級就沒有資格離開這個空間,畢竟空間法則只有達到皇級,也就是悟道境方才能領悟。

雖然這只是一個資格,但對於眾多俘虜來說,卻是一個希望。

現在希望沒有了,俘虜們只是為活著而戰鬥。

`光明神界的光系戰士很強,絲毫不弱於黑暗神界,這是很顯然的,雙方爭鬥了上萬年,都未曾分出勝負。

幸好的是雙方都有著各自的對手,那飛在空中的光系戰士也不肖於對聖劍·林格這個新晉王級出手,而只有皇級強者不出手,聖劍·林格完全不懼同境界的戰鬥。

當然,聖劍·林格也不會太過於表現自己,否則,一個新晉王級境竟然同階無敵,必然會引起戰堡高層的注意,甚至會驚動那位高高在上的美女。

這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聖劍·林格可不相信自己有主角命,王霸之氣側漏,美女紛紛來投,那不是他的路。

要知道,即便是本尊夏凡的妻子慕容小青也是在經過數年的相處與影響之下,方才對夏凡表露愛慕之心,成為他的妻子的。

如果聖劍·林格真的表現異常高調,最真實的結果就是被美女抓住,然後進行徹底的分析,弄清他所有的秘密,然後將他一掌拍死。

所以,一切還是低調的好,聖劍·林格的打算本就是混口飯吃,他真正的目的是為離開而做準備。 是的,聖劍·林格從未曾放棄過離開戰堡、離開黑暗神界的想法,即便是戰堡內眾多俘虜都已經絕望,他都未曾有放棄的念頭。

空間力量戰堡內的那幫王級俘虜無法參悟,但是並不表示聖劍·林格就沒有辦法。

要知道本尊夏凡可是差點就成功凝聚出蘊含空間之力的神通種子,雖然最後因為領悟不足,沒有凝聚成功,但是,這也標誌著夏凡已經領悟到了部分空間之力的奧義。

雖然只是極少部分的空間奧義,連一條完整的奧義都不具備,但是,無可質疑的,夏凡現在就具備了參悟空間法則的資格。

本尊夏凡擁有資格,作為分神分身的聖劍·林格自然也擁有,參悟空間奧義當不再話下,只不過,因為自身實力及境界的原因,聖劍·林格要想離開這個空間囚籠卻是需要極為漫長的時間。

於是,聖劍·林格就此在這戰堡之中安定下來,每天打打怪混日子,當然,打怪的地方是處於戰場的邊緣,交戰的對手也只是一個王級初期,兩人打的熱火朝天,基情四溢。

也只有這樣的對手,在這樣的地方,方才符合聖劍·林格現在王級初期實力的身份。

而且,聖劍·林格找這樣一個邊緣地帶作為戰場並不只是為了淹蓋自身實力,關健還再於這邊緣地帶與空間之力形成的屏壁極為接近,正好適合他解析參悟空間奧義。

聖劍·林格的參悟速度很慢,但是卻沒有停滯,一直在緩慢向前。

從那與魔武世界相連的空間通道就可以看出,這方世界空間的穩定性比較差,在這空間屏壁處,空間之力散溢。

這散溢的空間之力對於其他王級強者來說卻粘惹不得,但是對於聖劍·林格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好東西,為聖劍·林格的解析工作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

時間如流水,緩慢而堅定不移的流失著,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之久,在這二十年之後的今天就是聖劍·林格凝聚空間魔力之符的時間,當然也是本尊夏凡再次凝聚空間神通種子的時間。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因為空間法則的玄奧莫測以及外部因素的制約,聖劍·林格的參悟顯得格外的緩慢。

不過,再緩慢的速度,在經過二十年時間的解析參悟,也會擁有足夠的積累,完全解析參悟透一條空間奧義,達到厚積薄發,一舉衝天的程度。

光暗戰場的邊緣,一具屍體橫躺在地上,整個頭顱都被人打碎,這個無頭人不是他人,正是二十年來聖劍·林格的老對手,這二十年來,為掩護聖劍·林格,可以說是居功甚偉。

可惜的是,今天聖劍·林格空間奧義參悟圓滿,要重新凝結空間魔力之符,已經用不上他了,而且為了防止他泄密,聖劍·林格一拳將其打死,也為這二十年來的戰鬥得到一個圓滿的結局。

「習慣果然是找死的節奏!」這是打死對手后,聖劍·林格的感悟。

若不是這個對手二十年來習慣了聖劍·林格這個對手,今天他也不會來找聖劍·林格戰鬥,自然就不會被聖劍·林格一拳打死。

為對手感嘆完之後,聖劍·林格就潛入了空間屏壁散溢出來的空間迷霧之中,空間迷霧完全由空間之力組成,層層疊疊,王級修為的強者根本不敢靠近,就連初入悟道境的皇級強者也不願粘惹。

聖劍·林格有煉玉訣在,自然不怕空間迷霧的浸蝕,而經過二十年的參悟解析,他早已經參悟透徹空間之力的奧義,深入到空間迷霧的深層。

這次進入空間迷霧之中,聖劍·林格將在空間迷霧的深處突破,凝聚空間魔力之符,這樣做可以掩蓋自身,防止他人發現並破環。

同時,在突破之時還可以為凝結空間魔法符文提供大量的空間之力。

在聖劍·林格凝結空間魔力之符時,外部的戰鬥還在進行著,與過去二十年一般無二,不過,今天註定不平靜,就在一天的戰鬥過去一半時間,這個空間的西部屏壁突然發現變化。

這個空間內的屏壁雖然不是太過穩定,經年瀰漫著空間迷霧,二十年來但也沒有什麼其他變化,但是現在卻起了變化,空間迷霧沸騰起來了。

空間迷霧的變化並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至少所有的俘虜戰士及大部分光暗兩大神界的戰士都沒有覺查到。

因為他們自身修為較低,甚至修為境界被光暗兩大神界所壓制,在生死大戰之時,根本就沒有能力覺查到邊緣空間屏壁的變化。

而那些初入悟道境的皇級強者倒是有能力查探,但是他們敢么?

很顯然的,他們不敢,在這生死大戰之際,還分神他顧,那就是在找死!

在這戰場上,唯二有能力、有機會、有膽量的也只有那高高懸浮於高空中的二位美女了,只不過,空間之力的玄妙莫測,兩女聖級修為的神魂之力也不過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像。

「魔女,你黑暗神界還真是人才輩出啊!」光明聖女微微笑道:「恭喜你啦!」

光明聖女自然不可能真正的恭喜對手,這翻話只不過是對黑暗聖女的嘲諷罷了,嘲諷黑暗聖女連自己的屬下都管不好,戰場之上竟然開小差,跑到空間屏壁里去尋死。

「呵呵呵,承蒙姐姐誇獎,我這些屬下也是調皮,想去開小差,竟將姐姐的屬下打死了,還真是罪過啊!」

黑暗聖女知道自己的這個老對手的德性,因此也不生氣,反而反將一軍。

「哼!」

光明聖女無話可說,冷哼一聲,重新與對手大戰起來。

至於去救人,兩大美女根本就沒有這個想法,空間屏壁外測的迷霧本來就麻煩,現在迷霧開始沸騰,空間之力的殺傷性大增,更是連她們這等聖級強者都不願涉足。


何況這進入空間迷霧的不過是一個俘虜炮灰,死了就死了,誰還會冒險去救!

於是,聖劍·林格凝聚空間魔力之符引發的天象就這樣被人有意無意間忽略了,因為從未曾有人想到會有人在空間迷霧中修行,這是不可思意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