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那蒼雲域城傭兵大廳的大長老周放天低呼道:「楊牧歌,蒼雲王府楊家的女強人!」

沐鳳嫣低聲向唐龍介紹道:「是蒼雲王府的女強人,一個老姑娘,跟我娘並稱蒼雲地域兩大女強人,是對手,也是閨蜜,閉關十年,終於出關了,很可能踏入輪迴境界了。」

唐龍釋然。

他得到了蒼雲王府楊家的友誼,一直覺得沒啥用處,想不到關係到沐鳳嫣這樣大的事情,他們居然真的敢出面,要知道,這樣會得罪沐鳳嫣未婚夫的那個在世王者家族的。

但,不得不說,蒼雲王府楊家很夠意思。

「楊牧歌跟我打賭,青武賽讓你反手而為,我們沐家不插手,若是你能在他們各種小動作,小麻煩的干擾之下,能夠奪冠,從此之後,沐家絕不插手你和鳳嫣之間的事情。」皇甫婉儀說的很乾脆。

沐鳳嫣驚喜的發出一聲尖叫。

她本以為是被抓回去的,哪想到居然是這樣的結果。

沐家居然開出了不為難唐龍的條件。

這下令在場中人都為之震驚。

很快,人們就發現不對勁兒了,因為皇甫婉儀的話中,還有一個意思,就是沐家不插手,卻不代表著別人不插手,聽聽,他們將會任由人來搞小動作,搞麻煩,來阻止唐龍奪冠,無疑是給那些要針對唐龍的人一個保證,讓他們盡情的搞了。

那還不讓唐龍的奪冠之路充滿變數。

「小丫頭,你就這麼看好他能奪冠。」皇甫婉儀道。

「當然!」沐鳳嫣驕傲的仰起頭,「我看上的男人,怎麼可能輸。」

皇甫婉儀深深的看了沐鳳嫣一眼,做娘的最是清楚女兒的妖,她的話分明是在告訴自己關於唐龍的看法,她淡淡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們母女就做一次看客吧。」

話落,皇甫婉儀便在座位上消失。

當人們驚疑的時候,卻發現沐鳳嫣也不見了。

在那夜空之中,這對母女已經只剩下一片倩影,還有沐鳳嫣的叫聲,「唐龍,乾死葉靈帆,讓沐家的那些老東西們閉嘴。」

眾人聽的額頭直冒汗。

唐龍也被一雙如劍般的目光鎖定,他扭頭看去,正是葉靈帆。

另外還有兩道犀利的目光盯著他。

這兩人就是四強中的另外兩個,他們沒有唐龍和葉靈帆來的名氣大,也沒有兩人那麼熱門,卻在一路闖關中,展現出了驚世駭俗的實力,都是一招擊潰對手,強大的一塌糊塗。

其中一名二十一二歲的年輕男子走出來,他長得很普通,看上去像個肌肉男,很有蠻力的樣子,壯碩的身軀足有一米九的個頭,黝黑的皮膚很粗糙,若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的左臂要比右臂粗重的多,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任誰都知道,他的左臂藏有奧秘,但他從未使用過,便輕鬆的闖入四強。

「自我介紹一下。」年輕男子朗聲道,「我叫盧克,十郡中最強的秋陽郡去年的青武賽冠軍,為你唐龍而來大龍郡參賽,很希望四強對決中,對手是你,這樣我就有機會再戰大龍郡百年來的第一天才葉靈帆了,我要打敗你們,讓世人知道,秋陽郡才是最強的。」

盧克,秋陽郡青武賽冠軍!

一個強人。

許多不知道他來歷的人也都是很驚訝,引起一片小騷亂。

秋陽郡一直以來都是蒼雲地域十郡之中最強大的,而且也是走出去人才,能夠進入蒼雲域城最多的。


唐龍的橫空出世,引起了盧克的興趣,來參加青武賽,就是為打敗唐龍來的。

「阿貓阿狗。」葉靈帆不屑一顧。

盧克冷哼道:「葉靈帆,你也是大龍郡城的人,不要處處以蒼雲域城人自居,那是很忘本的。」

「我的未來是無限天空。」葉靈帆傲然道。

這更是嘲諷盧克眼界太小了。

盧克目光更加冷冽。

這時候,另外一名四強人員走了出來,是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年輕人,看樣子也就是十八九歲,跟葉靈帆年紀相當,「我叫呂星,無名小輩。」

呂星,對於唐龍和盧克來說確實很陌生。

葉靈帆卻是嗤笑道:「你們藍月商會的人就是喜歡瞎鬧騰,人都來了,還不敢露出真實身份,是怕輸了沒臉見人么。」

「葉兄也知道我這無名小輩呀。」呂星並不介意葉靈帆的嘲諷,還是那麼溫和。

「無名小輩?藍月商會當代年輕子弟中的佼佼者,你要是無名小輩,這裡郡城的人都是垃圾了。」葉靈帆冷笑道,「蒼雲地域天才榜第十五的朋友!」

唐龍不由的對呂星刮目相看。

能夠登上天才榜的都是真正的天才。

只是榜單不僅僅是根據每個人的潛力,天賦綜合製作的,而是需要實力境界來劃分,這樣的做法就是刺激那些年齡小,但潛力大的人更加奮發圖強,努力超越的。


但呂星能夠位列天才榜第十五,至少說明了情況。

至於說藍月商會,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商會,可不是大龍郡城的雲月商會這等小商會所能比的,他們商會的力量遍布整個蒼雲地域的各地,只是不像四極堂那樣,分部也叫四極堂,只是稱呼某地分部,他們的商會分部都是有自己獨立名字的,歸屬於藍月商會而已,且因與四極堂發生過衝突,被狠狠的教訓過,所以十郡城中的藍月商會的分部都很低調,給予各郡城自己的小商會發展壯大的機會。

藍月商會是不如四極堂,但在蒼雲域城,那也是響噹噹的一號,是能夠與銀背侯這樣的老牌封號武侯平起平坐的。

唐龍看向這笑起來很溫和的呂星,道:「藍月商會的人,也喜歡來大龍郡城玩呀。」

「我不是來玩的。」呂星和和氣氣的笑道。

「不會也是沖我來的吧。」唐龍道。

「還真是你。」呂星的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笑容,「不過,我要聲明不是我想找你的麻煩,是有人讓我來的。」

唐龍道:「也是你們藍月商會的人?」

呂星笑著點點頭。


唐龍自問從未與藍月商會的人有過任何的接觸,間接得罪人了?這也難說,與他有過恩怨糾結的人也不算少,其中難免會有和藍月商會有瓜葛的。

「我認識么。」唐龍問道。

呂星道:「認識,而且很熟悉,非常熟悉。」他抬手一指唐龍身後的大龍院入口處,「看,他來了。」

唐龍迴轉身,看向來人。

這一看,他的臉色頓時就冷了,「居然是你!」

ps:發現分開更,大家看著的不爽啊,所以還是決定每天早上八點三更,另外,我還決定不定時多更,怎什麼時候,如何更,還有其它想法就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因為在深圳參加作家峰會,等10號到家每天都在微信公眾號和大家交流,我的微信公眾號是:aotianwuhenbenzun 這人的出現,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見到是他,大龍郡城的人頓時引起了一片的騷動,顯然大家都非常的意外。

作為蒼雲域城大勢力之一的藍月商會,居然會收留他,而且看樣子,在藍月商會內部還是有一定的地位,更是讓人對他刮目相看。

「好久不見,唐龍!」

來人臉上帶著笑容,聲音卻毫不掩飾那股子森寒的恨意。

「好久不見,曲名揚!」

唐龍臉色也很冷。

沒錯,這位藍月商會的故人,就是曾經的天眼閣天眼曲名揚。

曾經,曲名揚,李道成父子,燕雲嘯父子的燕家和梁耀祖的雪月傭兵團都是唐龍的敵人,現如今,其他人都死了,唯有曲名揚還活的有滋有潤的。

之所以唐龍當初不對曲名揚下手,也是有原因的。

曲名揚來自天眼閣,作為百帝世界地位最獨特的天眼閣之人,想要殺他們的人,不管有沒有理由,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和背景,都要面臨可怕報復的。

故而,唐龍沒殺曲名揚,他本來就打破了天眼閣觀測潛力不出錯的規律,基本得罪天眼閣,可沒興趣在這麼弱小的時候,與天眼閣碰撞。

哪裡想到,曲名揚不但沒有就此消失,居然再度歸來。

而且還加入了強大的藍月商會。

這事實在是讓唐龍覺得噁心。

本來有個銀背侯為沐鳳嫣的未婚夫上躥下跳的,就很鬧心了,居然又冒出來個能與銀背侯不相上下,甚至可能更強一些的藍月商會。

「我可是對你想念的很。」曲名揚緩步來到唐龍的面前,將想念兩個字咬的很重。

「所以你就讓呂星來了。」唐龍道。

曲名揚笑道:「沒錯,我曲名揚就是這麼個人,從哪裡跌倒的,就要從哪裡爬起來。」

唐龍冷冷一笑,他算是明白皇甫婉儀說的小動作,小麻煩是什麼了。

這場青武賽,真的是很危險呀。

「長老,沒讓你失望,我進入四強了。」呂星道。

「嗯,幹得好。」曲名揚拍拍呂星的肩頭。

長老?

很多人都為之側目。

藍月商會的長老,地位是很高的,曲名揚居然有這麼高的地位,看樣子呂星對他還很尊重。

曲名揚還是老樣子,喜歡成為眾人的焦點,他一來,就走到中央,拍拍手,讓所有人都看著他,這才說道:「諸位,四強已經決出來了,大家不覺得可以添加點樂子玩么。」


有人問道:「曲長老有什麼好玩的樂子。」

曲名揚笑道:「當然是金幣了,你說,對吧,唐龍。」

在場之人立時都明白了曲名揚的意思。

當初唐龍就是以金幣賭鬥的事情,牽扯到一百四十億的對賭,結果令燕家和雪月傭兵團垮掉的,從而崩潰被滅亡的。

現在曲名揚就是要用同樣的辦法,來搞垮唐龍。

果然是,從什麼地方跌倒,就要從什麼地方爬起來。

「對,這樣的樂子最有意思了。」唐龍道,「我也很感興趣,你來說說,怎麼個玩法吧。」

「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曲名揚意氣風發的點指唐龍,「我藍月商會對這次的大龍郡城青武賽四強開出了賠率,諸位可以下注。」

唐龍饒有興趣的聽著。

在大家期待中,曲名揚拍拍手,有四名美少女各自拿著一個牌子走出來。

牌子上面寫著藍月商會給出的賠率。

賠率給的非常扎眼。

葉靈帆,最強,一賠一。

呂星,次之,一賠三。

盧克,再之,一賠七。

唐龍,最後,一賠十。

按照這賠率,藍月商會是完全不看好唐龍的,他們最看好的也不是自己人呂星,而是葉靈帆。

隨即曲名揚再度放話,「大家可以來下注,無論多少,藍月商會全部吃下。」然後又看向唐龍,笑眯眯的道,「唐龍,你對自己不是向來都很自信的么,一賠十呀,你來下注吧,把你所能搞到的金幣都拿來投入,如果贏了,就是十倍的返還呀,能讓你賺死的。」

大家統統看向唐龍。

這真的是針對性太強了。

「一賠十,的確是個不錯的賠率。」唐龍沉吟道。

「對啊,十倍呀,你還不跟烏世通他們商量商量,看看能為你籌集多少金幣,儘可能的多,不用擔心我們藍月商會支付不起的,這個是通過傭兵大廳公證的,是沒法反悔的。」曲名揚一副吸引唐龍儘可能加大投入的意思,擺明就是認定唐龍會輸,要讓唐龍輸死。

唐龍輕笑道:「你們的上限是多少。」

曲名揚道:「沒有上限,只要你能拿得出,無論多少,我們都吃下,來吧,來吧,把你那些朋友的金幣,房產等等都借來吧,我保證全部吃下。」

「好吧,你這麼熱情,我不參加都不好意思了。」唐龍道。

「你要下注多少,一百億?對了, 甜妻100分:總裁老公快點贊 。」曲名揚道,「不如你都押上。」

唐龍看著曲名揚像個小丑一樣的表演,心裡說不出的感慨,這就是那個原來高高在上,對他嘲諷不屑一顧的天眼么。

也罷,小丑是時候該落幕了。

「我下注的金幣是。」 首席撩妻,好手段 ,笑眯眯的看著曲名揚,一字一字的道,「一千億!」

全場嘩然。

很多人都以為唐龍會戲弄曲名揚的,說個一金幣之類的,哪知道居然是一千億。

一千億,整個大龍郡城加起來,都沒那麼多吧。

曲名揚也愣住了,他冷笑道:「唐龍,這下注,可不是胡扯的,你拿得出一千億么。」

「我還要找個人擔保嗎。」唐龍道。

「當然,我可不認為你能拿出一千億。」曲名揚完全不信。

唐龍笑了笑,他還沒找人做擔保,就有人主動走出來了。

這人赫然是周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