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讓我們來細細說說這個噁心的怪物吧。

它的整體形象,可以大概歸結為兩個「人」。就像是之前的那些屍體一樣,這兩個人也是連接在一起的,從那個可以被稱之為「頭」的部位來看,應該是一男一女,只有十幾歲的樣子……而在他們脖子的位置以下,則如同連體嬰兒一樣的長在了一起,除了左右兩隻胳膊外,胸口的連接處也有兩個發育不良的手臂,就像是一大坨肉塊上,伸出了倆腦袋和四條畸形的殘肢。更讓人接受不了的是,在他們的皮膚之外,有一層黏糊糊,金黃色,像是屍油一樣的東西覆蓋著,那讓人作嘔的甜味,就是從這上面發出來的。

在這個噁心的連體生物胸口之下的部分,就全沒有了,拖著這玩意高速移動的,是一群密密麻麻,類似於螞蟻一樣的蟲子!!!!!不單單是在這怪物之下,而且在它的胸口,胳膊,腦袋,所有的地方都有這種螞蟻在爬行,這些蟲子在它的身體里到處亂鑽爬行,發出那嘎吱嘎吱讓人頭皮發麻的撕咬聲,與此同時,這兩個腦袋也伴隨著一直在發出痛苦的慘叫,四條胳膊到處揮舞。

哦對了,在描述完了這個玩意的外形之後,還得提一下,這個怪物的個頭很大,大到足足又三層樓那麼高,隨便一揮手,那些像是發臭了的腐爛蜂蜜一樣的東西就飛濺的到處都是,而且極其粘稠,估計糊到身上,單憑人力是扒不下來的。

「艹……這裡的東西……都長這樣的么?」胖子似乎是對那些進進出出,密密麻麻的蟲子無比的反感,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而且渾身還極其不自在的扭動了幾下。

也就在這時,那怪物也已經沖近了街區。

下一秒!!!!!

「胖子快跑!!」理工男的護目鏡似乎是帶有透視的功能,就在怪物的巨大身形剛剛進入到一棟建築的視野盲區后,理工男立刻沖著藏在這棟建築旁的胖子咆哮道。

呃……原來他真的叫胖子~

啊!!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理工男雖然看到了這怪物的行動,但是還是太晚了,況且胖子的行動速度也實在是太慢了,只聽「轟!!!」的一聲,樓體完全承受不住那畸形肢體的力量,直接被貫穿,隨著接下來的一「胡掄」!整棟建築就像是積木一樣轟然倒塌,直接將胖子掩埋在煙塵之中。

「媽的!!」滷蛋哥見狀,怒吼一聲,直接沖了出去。因為那怪物似乎在撞塌樓體后,還想繼續從廢墟上壓過……

他們都知道,以胖子的生存能力,被半棟樓壓在下面,應該不用多久就能恢復過來,但是如果被這玩意在來回碾上幾遍,那成了肉餅可就真沒法回復了。


附著式裝甲雖然看起來很醜,但是神經感應晶元能很清楚的知道穿戴者需要什麼,充足的內置動能提供了極其強大的力量,滷蛋哥一個躍起,直接彈到了高達三米的怪物頭頂上方,緊接著,就像他平時的戰鬥風格一樣,能一下解決的事情絕不用兩下……裝甲動能瞬間提升到最高!

「呃啊!!!!!!」

他用所能發出最大的聲音咆哮著。

同樣的揮出一拳,喊與不喊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效果,隨著這一聲近乎於語無倫次的嘶吼,右手義肢也達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

一拳!

時間好像停頓了半秒鐘。

那之後的瞬間,一陣肉眼可見的氣浪自那拳頭的定點炸散,直至周圍的煙塵都被沖開,一股無形的壓力直衝的讓人雙耳都短暫失聰,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一聲巨響……

「砰!!!」

由於在半空中,腳下沒有任何的支撐,所以隨著這一拳,滷蛋哥的身體也像是炮彈一樣被反向擊飛了出去。而那個怪物也明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繼續前進的步伐不但被中斷,甚至險些栽倒在地上。8) 「沒有證據的事情,我們不能胡亂懷疑,不過,喬震天那邊必須要盯著,而他究竟想借這次聯邦戰技大賽搞什麼鬼,也一定要調查清楚,絕不能讓他壞了我們的好事,這次聯邦戰技大賽可是影響聯邦未來的關鍵,一定要保證其順利進行。」徐克篤定道。

「對了,主席,說到這裡,我覺得有必要對新任新型能源處的處長雷鵬中校好好關注一下,他在聯邦戰技大賽第一輪和第二輪比試的表現都十分出色,尤其是在第二輪,可是有著連洛院長都驚嘆不已,難以置信的表現,在萬道九境可是闖到了第七重!」吉平上將提起道。

「真的嗎?不是說連星辰學院的很多戰聖長老都還沒闖過第七重嗎?既然吉上將這麼說,那此人肯定是很有潛力的,說不定能夠成為第二個卓小邪,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徐克主席馬上露出老謀深算之色。

「我也這麼覺得,總之,我有種預感,他可能會成為我們對付宗門的一顆重要棋子。」吉平上將眯眼說道。

「那此人就交給吉上將了,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他不被宗門勢力給挖走……。」徐克主席立刻下令道。

「主席放心,我一定儘力而為!」吉平上將一臉正色點頭。

時間一晃,這聯邦戰技大賽的第三輪也如期而至。


這第三輪的比試場地位於聯邦戰道總院名下的一個基地之中。

之所以安排在基地進行,是因為這第三輪分段排位的賽程緊密,需要相當大的人力物力,因此,聯邦軍部也動用了整個基地的軍力來安排第三輪的比試。

等胖子與其他幾十位參賽強者進入基地之後,整個基地就進入了封閉的警戒狀態,只允許持有許可證的一些家族、宗門以及學院等實力的代表進入觀戰。

此刻,基地的訓練場內,參加第三輪分段排位戰的眾強者也都到齊。

片刻之後,洛星塵、吉平上將以及絕天戰聖三位裁判長便同時出現。

緊接著,就由一位軍官宣布這分段排位戰的賽制規則。

分段排位戰為期十天,乃是以預選賽的積分排名進行分段,一共分為三段,凡段、地段以及天段,只允許同段位的強者相互進行挑戰,凡段強者必須達到十場勝利,才可以升入地段,同樣,地段強者想要進入天段,也必須獲得十場勝利,而天段強者若是能夠獲得十場勝利,就可以直接提前進入第四輪,也就是最後一輪。

而沒能在十天內在天段勝利十場的強者,將分段排位戰結束后,將視其段數以及勝場排名決定是否有資格進入第四輪。此外,如果有兩位強者同樣挑戰一位強者,那就以隨機抽籤來決定,並且,每位強者每日挑戰不得少於三場,但也不能高於五場。

隨後,現代化的訓練場一端的大屏幕上也隨之出現了分段名單。

胖子看了一眼后,因為他預選賽的排名也不過是在九十幾名,所以,自然也就被排在凡段,除了他之外,風寒,鍾離小若,孫梓幾人也都在凡段。

一直敵視胖子的吉紫楓因為在預選賽排名較高,被分到了地段,至於包括雨薇仙子、碧書萱以及烈芊柔在內的排名前二十的巔峰戰尊都被排在了天段。

雖然進入分段排位戰的眾強者實力都已經相當不弱,但從天賦潛力上來區分的話,還是有所強弱,所以,分段排位戰說白了,也就是去粕取精,淘汰掉其中一些天賦潛力較弱的,而保留天賦潛力更強的一些強者,這樣才能保證後半程更加精彩的比試以及展現聯邦精英的風采。

因為對自己在預選賽的排名都心知肚明,所以,眾強者看完分段名單后,也並沒有什麼異議,不過,他們也都明白這分段排位戰的強度遠勝於之前的兩輪,畢竟對於其中大部分強者來說,要在十天之內打到一個足以進入第四輪的段位排名可並不容易,按照估計,至少也要進入地段,並且,排名至少在地段前二十名才有機會,所以,這勝場至少也超過二十場才有機會,要這樣高手如雲,精英輩出的大賽中贏下二十場,不用想就知道有多難了。

當然,少部分擁有足夠實力的強者,肯定有更大的野心,比如在天段的二十位強者,自然都希望能夠直接贏下十場進入第四輪以逸待勞,而在地段排名靠前的一些巔峰戰尊當然也想擠入天段,力爭一個好排名。

因此,像這樣的安排,對所有參賽強者來說,都是實力與身心的巨大考驗。

不過,這也讓一些帶著私人恩怨的強者,有機會報復一下自己的目標,就比如此時的吉紫楓,也正和風寒議論如何對付胖子,讓胖子無法順利升段。

「真是天助我也,這雷鵬被分到凡段,那我絕對不會讓他有機會升入地段的。」吉紫楓一臉陰險之色,因為在萬道九境的考驗中,他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所以,對胖子更是懷恨在心,眼下有這麼好的機會對付胖子,他自然會讓胖子好看。

「紫楓少爺,這雷鵬似乎不是個容易對付的絕色,我看還是悠著點……」風寒好心提醒道,因為從萬道九境之後,他就越發覺得胖子不簡單,所以,他也不願意和胖子正面為敵。

「哼,他算什麼東西,反正,一定要保證他升不到地段,我會馬上買通一些凡段中實力高強的戰尊,全力阻擊他,必要的時候,我希望你也能出手,畢竟,你的實力已經突破高階了,加上你的玄天劍,對付他肯定綽綽有餘……」吉紫楓不屑一顧的說道,顯然已經早有安排,不過,他後面的一句話也相當令人驚訝,原來這風寒在萬道九境的考驗之後,順利的突破了戰尊高階,但這件事除了吉紫楓以外,沒有其他人知道,因為風寒也是打算扮豬吃老虎。

「咳!我知道了,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我一定全力以赴。」雖然風寒心裡完全不想和胖子對上,但是,他也不能直接拒絕吉紫楓,所以,也只能敷衍應道。

「很好。」吉紫楓也是心滿意足的點點頭。

等眾參賽強者了解完分段排位戰的賽制后,便先前往安排好的基地宿舍休息。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這一拳,也打消了其他人「游擊戰」的設想。看來躲著是沒戲了……

理工男的護目鏡里,一大堆數據快速的閃過,從重量,到傾斜的角度,總之,在幾秒鐘之內就分析出了一個關鍵的著力點。而他顯然也對這護目鏡有著極大的信心,一個閃身就衝出了建築掩體,同時按動了改裝手槍的射擊模式。

「跟上!!!」他喊道,下一秒,槍口裡一個梭子型的子彈便射出槍膛,準確的在怪物的著力點上炸開。

隨著這聲爆炸,巨大的身形又再次晃動,那兩個明顯比身體大上好幾號的腦袋直接將重心帶到了一個無法糾正的角度,只得無力的向下栽倒。

「跟上」這個詞的意思也很明顯了。 買個娘子會種田 趁他病,要他命!」這個理論在任何階層的打架過程中都是很適用的。雖然這怪物殺傷性很大,但是……你個沒有下體的玩意都倒地上了,那還不干你丫的!

一群見慣了大世面的老流氓們一下子都蹦了出來,霎時間,槍聲炮聲榴彈手雷,反正所有的傢伙都往這個倒地的可憐怪物身上招呼著。在一旁剛剛倒塌的建築廢墟之上,一些碎磚開始鬆動。緊接著,胖子也終於吭哧吭哧的爬出了廢墟,雖然看上去灰頭土臉有些狼狽,但是這一身肥肉再加上上特質軟甲的保護,讓他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而腦袋上的一些傷口也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

「媽的~~撞老子~呼呼。」他一邊極其費力的爬出碎石堆,一邊自言自語的叨咕著,身後的大箱子「呲——」的一聲,彈出了一個造型極其粗壯的長管型槍械。「我生氣啦!!!」他瓮聲瓮氣的喊道,隨即就抄起身後大槍……

「砰砰砰砰砰。」一震震連續的破空聲響起!

榴彈炮見過么,那能把榴彈打出衝鋒槍感覺的槍械肯定不多見,還是超遠距離的那種。現在胖子手裡拿著的就是這麼個玩意,那后坐力讓他全身上下的肥肉都跟著顫抖著,而且隨著每一聲槍響,整個身體都要往後稍上幾厘米。

霎時間,煙塵四起,火光衝天,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那些密密麻麻的大黑蟲子也開始瘋狂的嘶叫起來。再這樣的火力之下,就算是一棟樓也會被炸的渣渣都不剩了吧。

可就在打的正嗨的時候……頹廢哥的瞳孔猛地緊縮了一下。

雖然他什麼都么看見,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有危險,在電光火石之間,他飛快的沖向一旁還在賣力扣動著扳機的紅髮小子,將其撲倒在地。也就是在下一個瞬間,一大坨金黃色的油脂就飛出煙塵,從二人腦袋上極速略過,轟的一下把身後建築的牆砸的粉碎。

「啊啊啊啊——————」

一陣根本不是人類所能發出的其慘叫聲直衝天際,隨後那跌倒在地的怪物顯然是在爆炸中緩過神來,開始瘋狂的抓起身體上的蟲子往四外胡亂的亂甩,撒發著腥甜惡臭漿液混著扭曲尖叫的蟲子如同炮彈一樣開始往砸向眾人,這要是被擊中了,不被砸死也肯定是變成「人體琥珀」了。

「先跑!!!」白熊見狀,趕緊喊了一聲頂起盾牌衝到頹廢哥和紅髮在身旁,將二人拽起來。而其他人也肯定不會傻了吧唧的繼續跟著這怪物對射了,都扭頭就跑。

就這麼一會,剛剛爆炸揚起的塵土也被怪物一通亂掄給扇的消散了不少,眾人發現,這傢伙身上的油脂似乎在剛剛的高溫之下變得透亮發光……類似於結晶了一般。

此刻,眾人已經跑到了兩條街之外的的另一處建築群后,探頭探腦的看著它,怪物身體里開始鑽出極其多的大黑蟲子,一個疊著一個的,眼瞅著就要將栽倒在地上的怪物拖了起來。

「我艹……這玩意不怕槍?」紅頭髮小子看著這個在如此密集的攻擊下,似乎也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的傢伙,一臉苦逼,那些結晶顯然是擁有很強的防禦能力,而繼續攻擊可能會導致更多的結晶,槍炮之類的攻擊好像陷入了一個越打越打不動的情況。。

這時候,陳笑扭頭沖著理工男問道……「這附近有下水道么?」

「啊?」理工男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顯得莫名其妙。

「深的地方……越深越好!」陳笑又補充了一句。

白熊顯然是跟上了陳笑的思路,他立刻向眾人解釋道:「這傢伙不會跳!」

頹廢哥稍稍皺了一下眉頭……立刻反映了過來:「對,它移動完全靠那些蟲子的支撐,先限制他的行動,下水道……不行,太淺了,裝不下他,得是污水處理的主幹道,或者是狹窄地下室之類的地方,但是要深!」

理工哥當然也明白了這個計劃,他點了一下頭,立刻就開始調整這護目鏡,幾秒鐘之後……「三個街區外,小鎮所有的地下水路都匯聚到了那,最深的排水系統,雖然只有幾米深,但是有上下兩層,只要炸開,肯定能容納進去那玩意。」

外勤組就是這樣,混到C級的人再蠢也不會蠢到哪裡去,所以往往一個計劃從想出來到執行,也就幾秒鐘的時間,

眾人聽完,都互相確認了一下眼神,也不用多說什麼,就都開始往理工男所指的方向沖了過去。

「有貫通式的地雷,爆炸直徑6米,應該夠用!」胖子一邊跑,一邊說著,雖然他一身肥肉,跑起來腮幫子上得肉都跟著上下翻飛的,但是……還真就跟上了隊伍的速度,跑得最慢的,反而是隊伍最後的陳笑。

「兩個!!」頹廢哥極其簡短的說了倆字……

就在這段時間裡,那個沒有下體的連體怪物也終於被蟲子們給頂了起來,估計是因為剛剛的一通狂轟亂炸,它顯然是很生氣,兩個腦袋瘋狂的扭動著,張牙舞爪的就向眾人沖了過來。

與此同時,眾人也跑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就是這!」理工男再次確認了護目鏡里的信息,喊道。

…… 胖子到了他的基地宿舍后,就見桌子上有一張凡段挑戰的名單,上面有所有的凡段強者的名字,他需要從其中選擇要挑戰的三到五名的對手名單,並且,排列順序。

「第一個找誰開刀呢?」胖子猶疑了片刻,但很快的,就在風寒的名字上寫了一個「一」字。說起來,他和風寒之間還有一戰之約,但後來因為被烈火軍團臨時徵召而取消,之後,他就「光榮戰死」了,所以,自然沒機會和風寒完成約定。

雖說他如今已經是雷鵬,不過,他可以以替胖子完成約定的名義來挑戰風寒,這樣一來,也可以讓風寒對鍾離小若徹底死心,一舉兩得。

之後,胖子就又隨意的挑了四個對手寫上順序,因為對他來說,這凡段強者之中已經沒有值得他一戰的對手。

不久后,就有一位軍官來收取挑戰名單。

幾個小時后,這第一天的對決賽程也隨之公布,而胖子的第一場對手,竟然真的就是風寒。

「難道就我一個挑戰風寒嗎?」胖子看到賽程后,也是眉宇一挑,不過,這也算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因為這凡段的強者,基本上都是高階戰尊的實力,而擁有神兵玄天劍的風寒,再加上萬道九境的考驗,如今的實力就算沒有達到高階戰尊,那至少也是相當逼近,絕對不好對付,所以,那些高階戰尊寧可挑戰相當熟悉的對手,也不會冒險挑戰風寒這樣天賦潛力都高人一等的聯邦新星。

不過,胖子之後的對手,竟然只有一個是他所選中的,其他三個顯然都是想要挑戰他的,似乎打算拿他當白菜切。


當然,這些人很快的就會後悔的。

因為明日就是第一戰,所以,所有的參賽強者也都待在自己的宿舍備戰。

第二日一早,所有參賽強者就在規定時間內,前往他們各自的第一站賽場,進行第一戰。

因為進入第三輪的參賽強者足有六十幾位,也等於同時進行三十多場的對決,但允許進入基地觀戰的勢力代表並不多,所以,大部分都集中觀戰一些頂尖實力的精彩對決。

因此,很多賽場幾乎沒有什麼觀眾,只有一些基地的士兵觀戰。


不過,胖子所在的場地卻十分熱鬧,因為這風寒可是大名鼎鼎的風氏少主,自然能引來不少想要攀交巴結的勢力代表,此外,胖子在第二輪的驚人表現,如今已經傳遍聯邦的各大勢力,自然也是相當令人關注!

這時,胖子和風寒幾乎同一時間進入了比試場地,兩人目光對視,神情明顯不同。

「沒想到你會直接挑戰我?」風寒眯眼說道,他自然意外胖子選擇第一戰的對手竟然會是自己,在他看來胖子最先挑戰的應該是鍾離小若才對,畢竟,論實力他還在鍾離小若之上,更何況他手中還有玄天劍。

「星辰學院的最強學員,自然讓人有挑戰的興趣。」胖子輕描淡寫的一笑。

「其實,我是不願意和你交手的,因為我知道你有深藏不露之處,不過,憑著我手中的玄天劍,你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未必有十足的勝算。」風寒也是開門見山的說道。

「其實,我選擇與你一戰,只不過是為了了卻卓小邪大英雄的心愿而已,因為他曾經和我提起過,他和你有過一戰之約。」胖子也是挑明道。

「他居然跟你提起此事,看來他還真不是什麼縮頭烏龜,不過,他是他,你是你,沒必要混為一談。」風寒頓時露出驚訝之色。

「卓小邪大英雄對我有恩,幫他完成心愿也是我應該做的。」胖子一臉正色道。

「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願,拿出全力與你對戰,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比起之前,我的實力也已經大有長進了。」風寒沒想到這雷鵬如此義氣,竟然還要為卓小邪完成心愿,心裡頓生怒意,畢竟,卓小邪對他來說就是揮之不去的噩夢。

「我知道你已經是高階戰尊的實力了。」胖子冷冷一笑,以他現在的實力自然能夠看出風寒所隱藏的氣息。

「既然你看出來了,那我也就沒必要隱藏了。」風寒也毫不示弱,直接氣息一震,頃刻間就釋放出高階戰尊的氣息。

「高階戰尊?風寒少主竟然已經達到高階實力了?」

「看來這趟萬道九境他是沒白去了!」

「不愧是星辰學院第一高材生,這麼快就已經是高階戰尊的實力,他的天賦也僅次於幾位宗門的新銳了。」

「相比之下,這雷鵬到現在還是中階戰尊的氣息,他不是已經闖到第七重境了嗎?按理說,實力也應該有所長進才對。」

「估計是天賦不足吧!他能闖到第七重境多半是靠運氣……」

……

一時間,四周的觀戰眾人餓也是騷動起來,各種議論之聲不絕於耳。

這邊,胖子與風寒之間的對決,也是一觸即發。

但見風寒竟然直接祭出玄天劍,劍氣一震,破空朝胖子狂斬而去,看來是打算速戰速決。

澎湃的劍氣如虹貫日,眨眼間,就破地數尺,勢如破竹的衝到了胖子面前,下一刻,劍氣突然瞬間分化為五道劍影,瞬間將胖子包圍起來,咄咄逼人。

「影劍術,劍系戰技之中的地級高階戰技,威力僅次於天級戰技……」

「風少主一出手就是如此厲害的戰技,看來是有必勝的把握了。」

「不知道雷鵬能不能接下這招!」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