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略的肚子被踢了一腳,但是他那漆黑的拳頭也狠狠的砸在了那地痞的臉上,頓時鮮血飛濺,直接將對方整個人轟飛了出去!

李福看得整個人都呆住了,倒抽了一口涼氣,只見自己的那個小弟的身體重重的砸進了廢墟之中,鮮血、骨頭、碎肉、腦漿濺了一地,定睛一看,那人早已是面目全非,連慘叫都沒有發出,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個柔弱學生僅僅憑藉一拳,居然就將一個人的頭砸得稀爛!

一個人的性格決定靈魂的強大,而靈魂的強大,就是實力的強大!

這就是靈魂大陸!

————————————————————————–

… 第七章會說謊么

星野-翼望著落荒而逃的陳略,心裡疑問重重,但並沒有急著追上去。

15歲的翼,天賦在同齡人之中是極為出眾的,小小的年紀便凝聚出了魂力,並且在13歲那一年成功突破了10點魂力,順利成為了一名初級魂士,魂士分為初級、中級和高級,在20歲之前能夠成為魂士的人,都算是不錯的天賦了。

一個月前,義父將他派到這個小鄉下來,為的就是這一個名叫陳略的少年,義父十分重視他,翼也對陳驚鴻的後代頗為好奇,但是翼在見到陳略之後,實在是看不出這個少年的特別之處。

不過,敏銳的翼依舊是在陳略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絲的違和感…

他接到的命令是:找到陳略,試探他的實力,若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便不必理會,若他已經凝聚出了魂力,哪怕只有1的魂力,無需多言,立馬將其斬殺!


翼認為,不管這名少年是不是隱藏了實力,今晚應該都會見個分曉,若是那兩個混混將陳略制服,說明這個少年不過如此,翼自不會再去理會,讓他自生自滅去,但若是結果不是這樣,那翼就要另做打算了…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解決面前的這三隻蒼蠅。

三個地痞將翼圍在了中央,其中一個面色不善的說道:「陳略,老老實實跟我們走一趟!」

聽到這話,翼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你們一個個的,都是笨蛋么?」

「你說什麼?」

「我說了我不是陳略,剛才那個跑了的人才是,而且他不是女的。」

「你一個學院生囂張個屁啊!老子管他是男是女!」一個拿著鋼筋的地痞不屑的說道:「把你們兩個都抓起來就是了!」

「白痴…」

「去尼瑪的!」

那人掄起鐵棍,朝著翼的左腿便是抽了過去!

「鏗!」

只見那根鐵棍並沒有擊中目標,而是重重的擊打在了地面之上,被對方抬腿躲了過去,而後,翼一記鞭腿抽在了混混的臉上,將其踢倒在地,這一腳直接將那人踢昏了過去,翼出手十分狠辣,腳力沉猛,雖不至死,但醒來之後還能不能保持神智,那就難說了…

翼的嘴角出現了一抹冷笑,雖說成為魂士之後,魂力並不會為本人帶來身體強度的增幅,但是身為家族精英的他,從小便經受嚴酷的訓練,身手自然遠超普通人,別說三個地痞,就是再來三個,他也能在不動用魂力的情況下將其盡數解決!

其餘兩人見狀大驚,原本以為對付一個眉清目秀的學院生問題不大,但沒想到對方僅一招就踢翻了一人,當下大驚失色,急忙聯手,從兩邊同時攻了過來!但讓他們絕望的是,兩人的同時攻擊被面前的這個少年輕鬆的防住了,黑夜之中甚至看不清他是怎麼出手的,只是眼睛一眨,便有一隻手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然後猛的一扯!

「砰!」

一聲悶響,兩人的頭重重的撞在一起,同時倒地,不省人事了。

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三個地痞,翼並不准備給他們最後一擊,並不是他仁慈,他只是不想髒了自己的手而已。

拍了拍肩頭的灰塵,翼轉身朝著陳略三人的方向走去,心中隱隱期待著,那名少年在自己的視野之外到底會幹一些什麼呢?

「陳驚鴻之子,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

望著地上那具血肉模糊的屍體,陳略愣住了,自己殺人了,生平第一次殺人…

他想要嘔吐,卻是強行忍住了,過了一會兒漸漸的緩過氣來,陳略發覺,自己雖然是第一次殺人,卻是意外的輕鬆呢,果然自己是一個殘忍的人么?

怎樣都好,即便自己獲得了勇氣,但本質是永遠都不會變的。

少年又看了看自己剛才殺人的右手,手上還殘留著黑曜石的碎片…他確信那就是一級陣法,重擊陣法的效果!不由得搖頭苦笑,這本古書上記載的陣法固然強悍,但對於效果的描寫也是十分的曖昧,『陣法生效后的第一次攻擊』…鬼才知道這第一次攻擊的標準定義是什麼!

暫時不去想這些,事情還沒完呢,陳略將目光緩緩移到了另外一個人身上。

李福是真的嚇尿了,他癱坐在地上,褲襠濕了一片,滿臉的驚懼,渾身瑟瑟發抖,對於混了幾年的江湖的他來說,原本以為捉拿一個普通學院生是信手拈來的任務,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名看似人畜無害的學院生不但殺了人,而且還是以如此血腥的方式…

看著對方那狼狽模樣,陳略反而是露出了微笑,但是這個微笑在李福眼裡卻顯得格外的猙獰,此時的陳略再不是什麼任人宰割的小白羊,而是一匹惡狼!

少年慢悠悠的走了過去,走到李福的跟前蹲了下來,後者嚇得一陣怪叫。

「啊啊!!別殺我!我還不想死!」

其實如果現在李福暴起直接將陳略制服的話,少年是沒有什麼勝算的,因為重擊的效果僅限一次,剛才已經用了,所以現在的陳略只是在虛張聲勢罷了。

「別喊了!」陳略冷喝一聲,隨後親切的問道:「你剛剛不是想強姦我么?」

李福一聽,急忙道歉,「嗚嗚!姑奶奶,我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陳略頭頂冒出幾根黑線,臉色一沉,「你叫我什麼?」

李福一愣,急忙改口,「姐姐…大姐,你就放過我吧!」

「……」

見對方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李福現在連哭的心情都有了,他可不想像剛才那人一樣腦袋開花,眼珠子一轉,又改口道:「陳大哥!小的知錯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陳略眉頭一挑,笑道:「喲,你還挺聰明的嘛!」

李福暗道天吶,面前的這個學院生還真是陳略啊,黃立冬到底招惹了一個怎樣可怕的人啊,看來以後是絕對不能跟黃立冬混了,他對這個世間還是很有留戀的,他還不想死。

「陳哥!只要您肯放過我,我願意為您做牛做馬!只要我有的,一定全數奉上!只要我能辦到的,一定會赴湯蹈火!只求您饒我一命…」

「…你說誰是誠哥?」

「陳哥,是陳哥!不是誠哥啊!」

陳略微微沉吟,心中便有了計較,說道:「也好,現在我時間有些緊迫,今天我就不殺你了…你會說謊么?」

李福拚命點頭,「會!」

「我現在不想節外生枝,你只要不亂說話就行了,今天的事,你回去之後依舊向黃立冬彙報,然後該幹嘛幹嘛,等到需要用到你的時候,我自然會找你。」

「好的!我絕對不會給您添麻煩!陳哥你放心好了!」

看了一眼身後的屍體,陳略道:「記得要說謊,你的這個小弟…」

「是是,那我就回去說,這個人是不小心從樓上摔下去,把自己砸死的!」

「啪!」

陳略對著李福的腦門兒就是一巴掌,「你會說謊么?!」

這少年一抬手,李福嚇的眼淚都出來了,生怕他給自己一拳,現在的李福不再覺得陳略是一匹惡狼了,而是真正的魔鬼!

也是他腦筋轉得快,想了一會兒,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那我就說,他是死於一位高人之手?」

「死在…」

「死在那個白髮小子手中!」

「對啦!」

……


等到翼趕到現場的時候,只發現了那一具廢墟中的屍體,而陳略和李福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核桃?」

白髮少年緩緩走了過去查看了一番,在看見那人的死狀之後,他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喃喃道:「這是魂技?不…普通的d級魂技應該沒有這種威力才對…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無數的問號出現在他的腦中,但是隨後,翼露出冷酷的笑容…

「這個陳略,有點兒意思…」

————————————————————————–

… 第八章初窺魂力

急匆匆的跑回家,陳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之前的已經畫好了的重擊陣法,再給自己套一次重擊光環,就算陳略現在的膽子再大,謹慎的性格是不會變的。

看著消失在自己身體之內的煙霧,陳略這才稍稍放心,難怪陣法師在大陸上這麼的受歡迎,果然名不虛傳,今天他也第一次見識到了陣法的威力,有了重擊光環,才有了自保的屏障,不至於手無縛雞之力!

陣法成功生效之後,陳略並沒有覺得自己的精神有多大的負擔,看來是因為傳承的原因,陳略不但獲得了勇氣這一重要屬性,連精神力也是有所增長,雖然不清楚精神力這玩意兒怎麼測量,但這對陳略來說也是一個好消息。

不過,想要對付黃立冬和那名白髮少年,光憑重擊陣這一招是遠遠不夠用的,但是有一點因素是決定性的,那就是現在陳略膽子大了,什麼東西都敢於嘗試,稍微一思索,便想到了幾個目前情勢很實用的陣法。

迫不及待的從床底下翻出那本古陣書,陳略兩下便找到了兩個很有意思的陣法:

【荊棘束縛陣】:一級對敵陣法,召喚荊棘將處於陣法之中的敵人纏繞並束縛,造成刺傷效果和短暫的麻痹效果,效果持續60秒。

【為我所用陣】:一級對敵陣法,無消耗陣法,吸取敵方一人少量魂力,僅限一次,其魂力只能用於陣法獻祭。

這兩個陣法對於陳略來說極為需要,目前為止二級陣法陳略是不會去想的,因為所需材料實在是太昂貴了,以至於他都想不出用什麼東西來代替,而且書上提醒過,精神力沒有達到要求的話,是不能使用更高級的陣法的,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要是自己有魂力就好了…雖說陣法師的強大毋庸置疑,但陳略最想成為的職業,還是魂師!

陣法早已經在陳略的心裡演示過無數遍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陳略依舊決定找東西嘗試一下。

「對敵陣法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明天早上找李福實驗一下好了…」

大部分的陣法只要有集齊陣圖、代價、精神力三樣元素,再加上獨一無二的咒語,便能夠無限的反覆使用,這一點今天陳略已經通過重擊陣試驗過了,但是畢竟戰場瞬息萬變,真要是打起來了,哪兒有時間給你慢慢畫陣圖?

有一個方法能解決這個問題,陣法師能夠在靈魂大陸橫著走不是沒理由的,有經驗並且熟練的陣法師,能夠將陣法濃縮,畫在物品上隨身攜帶,遇敵之時,只需要憑藉小型陣法和魂力便可。

現在的靈魂大陸之上沒有一個人是陣法師、魂師兼修的,那麼在搭檔不在的情況下,魂力也可以用魂石來替代,便可以呼風喚雨,奪天地之造化!

於是陳略也照葫蘆畫瓢,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副白手套,分別在左手套和右手套上面畫上了【為我所用陣】和【重擊陣】,畫圖陣是一件很費時間的事情,一個時辰后,陳略終於是戴上手套,看著手套之上那玄奧的圖案,心裡一陣激動!

不過,手套上的陣法,沒有施法對象也無法實驗,一切計劃只能等到明天才能實行了。

檢查了屋子裡的警報機關之後,陳略這才真正鬆了一口氣,一旦精神不再出於緊繃狀態,陳略才感覺到自己是有多麼的睏倦,一頭栽進了被窩裡,沉沉的睡去…

……

翌日,陳略早早的便起床,只睡了三個小時的他,此時卻是沒有絲毫疲憊的感覺,反而是格外的精神,看來,所謂的精神力的提高,對自己還有這麼多的好處。

除了昨天留下的腹部和背部的踢傷還在隱隱作痛,此時的陳略已經恢復得七七八八了。

再一次檢查了門口和屋頂的鈴鐺機關,看來昨晚沒有人再來襲擊,不過即便昨天平安度過了,之後敵人也總是會找上來的,與其被動防守,倒不如勇敢的去面對!再說了,以陳略的性格,一旦有了勇氣,那可是瑕疵必報的!

特別是黃立冬,現在的陳略想要殺掉魂力只有8的黃立冬並不是什麼難事,但陳略不得不考慮黃立冬身後的背景,黃家在尚津鎮是有一定的勢力的,而且據說黃家在業火城還有更龐大的靠山,此時殺了黃立冬,絕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新仇舊賬,也只能等自己一天天強大起來,時機成熟之後,再和他好好的算總賬了,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陳略相信,那一天,不會太遙遠的。

而此時李福也是聽了昨天陳略的吩咐,一大早便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陳哥!您找我有何吩咐?」

看著進屋的李福那一對黑眼圈,又看見他那一臉的諂媚模樣,陳略好笑道:「怎麼,昨天沒睡好么?」

李福陪笑道:「嘿嘿,小的膽兒小,又不像陳哥那樣厲害,昨晚…嚇得一晚沒睡。」

陳略也懶得再損他,直截了當的說道:「我要拿你做一個實驗,你站著別動。」

本來就戰戰兢兢的李福一聽這話,頓時就被嚇壞了,哆嗦道:「您昨天不是說不殺我么?怎麼…」

「誰要殺你了?只是用樹藤綁一下而已。」

「…特殊愛好?」

「你要是再廢話,我不介意賞你一拳。」

讓李福站定,陳略從背包里取出了幾件物品,也就是荊棘舒服陣所需的材料了。

只不過,書上寫的材料是:紅荊條、紫瑪瑙、蟒蛇皮…

而陳略準備的材料是:樹藤、十銅幣一個染色瑪瑙手鐲、廉價皮革…

也就陳略這吝嗇小子敢用這些劣等材料來代替了,按理來說材料如果不對的話,陣法的成功率是很低的,陳略之所以能夠一次性成功,主要歸功於他心中千錘百鍊的熟練度、出類拔萃的精神力,以及他多年來對於古書中陣法的特殊理解。


二話不說,將這三樣東西一股腦兒的朝著李福砸了過去,然後伸出戴著畫有陣法的手,閉上了雙眼,屏神靜氣,默念咒語…

李福看見陳略朝著自己扔了什麼過來,想躲又不敢躲,定睛一看,發現那只是幾件普通的東西,不過,當他看到陳略手套之上散發出的光芒之後,終於沒法兒淡定了。

「唉!陳哥啊!有話好說…」

不過,等了許久之後,李福發覺沒有什麼特別的動靜,緩緩的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的身體還是完好無損的,什麼都沒有發生,而面前的那個笑容宛如魔鬼一般的少年,此時正皺著眉頭思考著什麼。

陳略失敗了。

他發覺使用手套上面的小型陣法,難度比使用地上的圓陣要高上許多,所需求的精神力和專註度也增大了,中途對於陣法的控制屢屢受阻,很是費勁,也就是說,目前陳略還無法做到僅憑藉物品之上的小陣啟動陣法。

看來,即便自己在這方面有天賦,真正厲害的技能,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學成的…

不過陳略並沒有灰心喪氣,他早就準備好了b計劃,從家裡翻出了幾張白紙,他決定將陣圖畫在大紙上面,既方便攜帶,又能夠輕鬆啟動,而且陳略也不怕這陣圖被盜,沒有咒語,再複雜的陣法也不會生效的。

畫陣圖需要不少的時間,先不急,將紙張折起來裝進背包里。

對李福招了招手,道:「你,站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