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傑臉色陰沉,但卻沒有後退,他的攻勢可不僅僅是上路,林天的拳頭再厲害,還能防得住腿部的攻擊嘛?

砰!

兩人的雙腿狠狠相撞,發出清脆的曝響聲,雷傑大喝一聲,腿部的骨骼爆響,內勁運滿,毫不遲疑的再度壓下,就是要硬生生的砸斷林天的右腿。

在他看來,林天這時自取滅亡,一個人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全力的控制自己的拳頭和雙腿,既然剛才林天全力的揮動拳頭,那麼他的腿部力量一定會弱一點,林天如此和他硬碰硬,簡直是自取滅亡,說不定,林天的腿會被直接折斷。

砰!

兩人的雙腿一碰,力量狠狠相撞,頓時摩擦齣劇烈的火花,林天大喝一聲,腿非但沒有斷,反而猶如泰山般壓了下來,一股剛猛無雙的力道瞬間傳遞到雷傑的身上。

雷傑眼中流露出難以形容的震驚之色,林天的右腿就彷彿鋼鐵鑄成一般,自己使盡全力去震撼,居然連護體的內勁都被反震回來,隱隱發麻。

林天淡淡一笑,不得不承認,這雷傑是個古武奇才,體內修鍊的內勁十分的精純,若他不是修真者,真氣更加的精純,恐怕真的不是雷傑的對手。

但這世界上沒有如果,雷傑今天勢必被林天吃死了。

轉眼間,兩人就以硬碰硬,對轟了十數腿之多,同時手上絲毫不停,劃出暴風驟雨般的攻勢,和對方針鋒相對的硬碰。

場下更是鴉雀無聲,眾弟子看的都傻眼了,他們雖然都是古武者,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對決,兩人不分伯仲的在擂台上對打,隨著內勁的揮發。擂台上發出陣陣爆響,驚的他們都是一身冷汗。

而臉色最難看的,莫過於倉合派的門主倉宏的,本以為雷傑可以秒殺林天。替鍾強和楚雲報仇的,沒想到,林天的實力如此的強悍,竟然和雷傑打了個平手。

不,照這樣子下去,雷傑會漸漸的落於下風。


而不遠處的薛彤,臉上卻露出醉人的笑容,林天,是她看上的男人,怎麼可能不強悍?決定了。老娘的下半生就交給他了。

當然,不管林天願不願意,她跟定這個男人了。

擂台上,兩人依舊在rou搏,如此近身攻擊。意味著根本無法躲避,每一拳每一腳都快若流星,要麼硬抗,要麼抵擋化解。

但無論哪一種,林天都如魚得水。

對於近身搏殺,他其實完全不在行的,他殺人那需要那麼麻煩?神識一動。飛劍祭出,便可以殺敵於千里之外,根本不需要如此辛苦的和別人搏殺。

像他現在打出的拳路、腿法,其實之前他完全不會,只不過,昨天看到有些弟子在耍這些招式。他依靠強大的學習能力,直接學過來了,而且從中領悟了這些招式的精髓,起手之間,帶著無法形容的飄逸和完美。

要是讓那些弟子知道。林天只靠著一個晚上就把他們十幾年所學到的東西學會,而且融化貫通,一定會氣的吐血三升,氣絕身亡。

而且林天擁有者完美的真氣操控能力,無論是先發制人,還是后發先至,他都可以把雷傑克制的死死的。

吼吼吼!

林天打的興起,連吼三聲,大開大合,猶如江海河下,一拳猛似一拳,向著雷傑猛攻。

他的拳越打越快,越打越複雜,已經讓人無法看清到底是什麼動作。

鏘……

突然,在林天複雜的動作里,突然爆出一道藍色的閃光,緊接著擂台上響起一聲清脆的鳳鳴聲,雖然清脆悅耳,而那點藍色閃光還是讓人不由自主的眨了下眼睛。

那是什麼?眾弟子面面相覷,林天使用的拳法是蔣家很基本的一套拳術,但怎麼突然出現一道藍色的閃光?

雷傑卻是驚得滿身是冷汗,就在他招架林天的拳頭時,他的眼球中掠過一絲藍色閃光,這閃光就是從林天的拳頭中飛射而出的,雖然不知道是何物,但他的心底泛起一絲絲涼意,直覺告訴他,這東西千萬不能阻擋。


身體極速的後退,想跳出林天的攻擊,就算跳不出攻擊範圍,最起碼的也要躲開拿到藍色閃光,因為這個才是最致命的攻擊。

可惜,雷傑的速度還是跟不上鳳鳴殺,鳳鳴聲一落,雷傑的右肩便被擊穿出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鮮血汩汩流出。

雷傑慘叫一聲,翻身到底,真沒想到,林天這招竟然如此的厲害。

嘖嘖!

林天連連咋舌,他明明瞄準的是雷傑的腦門,沒想到竟然被雷傑給躲開了,看來他的反應速度十分的靈敏。

「卑鄙,你竟然使用暗器。」雷傑怒喝道。

「暗器?什麼暗器?你拿出證據來?」林天淡淡一笑,這鳳鳴殺是他用真氣凝練而成,射入人的身體后,就會消散不見,根本就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迹,何來證據?

雷傑用手捂著自己受傷的右肩,的確,完全沒有感覺出傷口中有什麼暗器之類的東西,頓時一怔,如果不是暗器傷他,那剛才的藍色閃光是什麼?

「你輸了。」林天笑著說道。

「哈哈……」雷傑突然大笑起來,又道:「林天,想不到你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你的確很厲害,不過,一切到此結束了。」

雷傑突然抬起頭,眼中儘是瘋狂的赤紅之色,這便是他另外一種形態,嗜血瘋魔。

別人都說雷傑是個瘋子,但之前看他除了外貌和衣著有些邋遢之外,並沒有什麼不正常了,原來說他是瘋子,竟然是這層意思,就是他開啟瘋魔狀態的時候。

雷傑猛然吼了一聲,上身的衣服瞬間爆裂而開,化成片片碎布,露出強健無比的肌肉。

林天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一幕好像在哪見過,對了,昨天那個鐘強好像就是這樣,二話不說就把身上的衣服給炸開,露出讓人噁心的胸mao,難倒倉合派的弟子都是暴.露.癖?打架的時候都喜歡赤luo上身? 上身的衣服爆裂而開,雷傑露出強健無比的肌肉,一雙手掌更是濃稠如血,仔細看去,似乎有血紅色的霧氣從手掌中散發而出。

這就是雷傑瘋癲的狀態,嗜血瘋魔,眨眼之間,雷傑猶如戰車般沖了過來,血紅色哥的手掌更是帶著恐怖而強大的氣勢,閃電般的向著林天的胸膛狠狠砸去。

林天臉色一變,他很清晰的感覺到血紅色手掌那恐怖的氣息,似乎一掌之下,一切東西都要灰飛煙滅。

這是雷傑最強的一擊。

林天深深吸了口氣,真氣極速的運轉起來,練氣九層的修為全部釋放出來,在身上籠罩起一層真氣罩,而此時,他的真氣罩竟然呈現出藍色,那股淡淡的藍光照耀著他的全身。

眾人看著這一幕,臉色都僵住了,簡直不敢相信,什麼樣的功法,能讓林天突然出現如此異象。

林天對這種情形也是微微一怔,但隨即放置一邊,或許真氣罩呈現出藍色,和他修鍊的有關係,從修鍊第一重心訣開始,他就若隱若現的發現了這一點,是一種冰屬性的功法心訣,而且真氣在心訣的催動下,會出現藍色,所以,這真氣罩呈現出淡藍色,他也就見怪不怪了。

倒是倉合派的門主倉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臉上肌肉抽搐著,猙獰的盯著擂台上的林天,他有種不祥的預感,感覺自己的徒弟雷傑,有性命之憂。

而在一個冷靜的角落裡,陸秋燕也盯著擂台上的林天,一雙美眸充滿了震撼之色,她也看不出林天這種何種功法,除了震撼之外,她的眼中還流露出一絲陰狠。

「去死吧。」雷傑呼嘯著。 帝國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 ,迅速的逼近林天天。

林天雙掌舉起,真氣凝聚在掌中,瞬間。周圍空氣的溫度極速的下降,冷的那些弟子直打哆嗦,而這股寒意越來越濃,不停的匯聚到林天的雙掌中。

林天要使出『冰鳳掌』來對付雷傑,如果他不全力對付雷傑,很可能會被雷傑殺死。

就在雷傑衝到林天身前時,林天也猛然衝出,兩人的身影猶如浮光下的掠影,瞬間重合。

醒目的血紅色和閃耀的藍色閃光,瞬起瞬滅。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重合的兩人乍合乍分,在對沖數十下后,便僵直的站著不動。

眾人驚異的看著,剛才那一幕發生的太快,到底誰贏了?

陸秋燕微微凝起美眸。眼中疑惑之意微閃。

砰……啪…..

突然,雷傑的雙臂自動的脫離他的身體,摔在了地上,猶如銀瓶乍迸,碎成了無數個小冰晶。

雷傑怒瞪著林天,臉色僵硬,嗓子眼發出嗚咽之聲。似乎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他整個人就如他的手臂一樣,直挺挺的倒在了擂台上,瞬間,碎成了無數個小冰晶。

算是。死無全屍!

見擂台上靜寂被打破,台下這才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林天打贏了,天哪,不敢相信……」

「是啊,你看見沒有。他使出的招式?可以把人給冰起來……」

「太恐怖了,雷傑整個人都變成了冰塊,現在都融化不見了,屍骨無存啊!」

不止是眾弟子,就連其他門派的門主都是驚駭欲絕,沒想到,蔣家的弟子中還有如此厲害的人,連進入嗜血瘋魔狀態的雷傑,竟然也打不過他。

「我們走。」顫抖的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倉宏臉色鐵青,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兩天之內,他一下子失去了三個弟子,楚雲被廢了,鍾強死了,這雷傑更是死的屍骨無存,倉宏心中的怒意已經到達了極點,但他卻不能發作,他要忍,也必須忍。

本來他就不想讓雷傑來給他的師兄弟報仇,但雷傑性子太過倔強,無論怎麼勸都不聽,誰想,真的被林天給殺了。

倉合派的弟子每個人都是滿臉的悲痛,隨著倉宏遠遠而去。

其他的弟子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剛才他們都為林天捏了一把汗,但現在,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然而,在眾人的注視下,林天始終一動不動,僵硬的站在擂台上,似乎成了一具雕像,就連姿勢也沒有任何變化。

眾人臉色一變,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

「林天,你怎麼了?」薛彤叫道,率先沖了上擂台。

「等等,你們先不要動他。」林老爺子突然道,大步走上了擂台,觀察了一下林天,眼神中透出一股擔憂,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老爺子,林天是不是受傷了?她到底怎麼了?」薛彤沒有去碰林天,也知道林老爺子和林天的關係,但語氣中還是透著一絲焦慮。

林老爺子的臉色有些不好,嘆了口氣,說道:「這小子受傷了,內臟受損,身上的骨骼也多處斷裂。」

「這麼嚴重?」薛彤驚詫的張大了小嘴兒,「林天不是贏了么?怎麼會受那麼重的傷?」

「哎,你這女娃子太天真了。」林老爺子嘆了口氣,說道:「剛才的對決,小天可是使出了全力,而那個雷傑也是奮力拚殺,林天也只是險勝而已,能撿回一條命,已經算不錯了。」

說完,林老爺子讓莫圖把林天給抬了下去,他現在明白了一件事,林天這小子的修為已經完全超過了他,而且林天修鍊了什麼厲害的功法,雖然不知是何功法,但卻比古武強上好多倍。

……

三天後,林天終於醒了過來,當他看到有三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他看時,不由得愕然起來:「你們看我幹嗎?」

「林天哥哥,你終於醒了。」唐悅激動的大叫起來。

「我睡了很久?」林天問道。

「是啊,三天三夜呢,擔心死我們了。」方玉瑤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終於可以把快跳出來的小心臟放回心房了。

「醒來就好。」于思怡淡淡笑道。


林天抬頭看了看四周,問道:「我和雷傑的比試怎麼樣了?最後是不是我贏了?」

三女一陣無語,還以為林天蠻清醒的,敢情還沒有醒過來,連自己輸贏都不知道。 「林天哥哥,你贏了,而且那個叫雷傑的壞蛋,被你變成了好多的小冰塊,被太陽融化后,消失的無隱無蹤。」唐悅滿目崇拜的說道:「林天哥哥,你什麼時候也教教我吧,這樣我也可以打壞人了。」

林天愕然,這冰鳳掌可不是隨便什麼人可以學的,不過,他還是知道了,雷傑被他給殺了,看來倉合派和他的恩怨越結越深了。

「小悅,不要胡鬧。」于思怡嬌喝一聲,林天的功夫雖然很厲害,但殺起人來也太殘忍了,一點也不適合唐悅去學。

唐悅撇了撇嘴,不再多說什麼,不過,還是決定背地裡偷偷的向林天學。


嘶呼……

林天剛想從床上坐起來,發現身體異常的疼痛,全身的骨頭像是散了架一樣。

「你別亂動啊。」方玉瑤有些激動的喊道:「林爺爺可以花了好久才把你斷掉的骨頭給接上的。」

「我不動了。」林天疼的滿頭是汗,不是不想動,而是動起來疼得要命。

「這才乖啊……」方玉瑤鬆了口氣,說道:「你現在要好好的休息,要是亂動,會留下後遺症的……」

方玉瑤很關心的說了好多讓林天心裡很溫暖的話,但林天也有些意外,這個小妮子啥時候怎麼會關心人了?

「好了,讓林天休息吧,我們回去了。」最後,于思怡說道。

「好。」方玉瑤和唐悅應道。

林天這時才發現,三個人都留著很深很黑的眼圈。似乎好久沒有睡覺一樣,心裡的感動又一次噴發而出。

……

夜黑風高,一個紫衣女子站在後山的破廟前。似乎在等待什麼人,但她的神情卻異常的冰冷,冷的讓人有些寒顫。

不一會兒,從下面走來一個人,正是倉合派的門主倉宏。

倉宏今年也五十多歲了,但見到這個女子卻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道:「屬下見過大小姐。」

「起來吧。」陸秋燕冷冷的說道。

「謝大小姐。」倉宏站起身。但身子還是微微弓起,恭敬的問道:「不知大小姐深夜召喚屬下,有何要事?」

陸秋燕並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從衣袖中取出一封信遞給了倉宏。

倉宏結果信件,打開看了一下,不禁臉色驟變,疑惑的問道:「家主真的要對蔣家動手了?」

「怎麼?你懷疑信是假的?」陸秋燕冷眉一橫。道。

「不是。」倉宏急忙搖了搖頭。道:「這蔣家的防禦猶如銅牆鐵壁,我們是攻不進去的啊,還有,我損失了三個弟子,倉合派的實力大減,恐怕對蔣家構不成什麼威脅。」

「你說的只是你的原因,不過,既然爹爹說了要對蔣家動手。你就必須要遵從,你可別忘了。你的老命可是我爹爹救得。」陸秋燕冷冷的說道。

倉宏點頭道:「這是自然,家主對屬下的救命之恩,屬下就是萬死也難以報答。」

「你知道就好,今晚命令你的弟子準備一下,明天一早就行動。」陸秋燕頓了一下,說道:「你放心吧,我們陸家不會讓你去做炮灰了,我們的計劃非常的周密,絕對萬無一失。」

倉宏愕然,雖然他相信大小姐的話,但這話說的也太漂亮了,完全是哄著他們往火坑裡跳,萬一計劃失敗了,犧牲的只有他們倉合派,而陸家一點損失都沒有。

見倉宏疑惑,陸秋燕輕哼一聲,笑道:「我透露一點給你,今晚有人會在蔣家的飲用水裡下毒,明天你就帶著你的弟子,把蔣家中院和下院的弟子全部控制住。」

「不是還有上院的弟子么?他們才是蔣家的核心,而且據屬下所知,上院的四周被蔣家三老爺子所設下的四象陣保護著,就算我們把中院和下院弟子都控制住,但上院弟子卻是一個很大的威脅。」倉宏分析道。

「陣法?哼,你放心吧,明天這陣法就消失了。」陸秋燕冷哼一聲,再次囑咐道:「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過問,讓你的弟子把蔣家中院和上院管理好就行,別人一隻蒼蠅逃出去。」

倉宏一怔,聽大小姐的意思,這次陸家決計要把蔣家給滅了,不禁抱拳說道:「是,屬下一定照辦。」

「知道就好,只要大事已成,這蔣家就沒了,你們這些依附在蔣家後面的小門派也自由了。」陸秋燕說道:「這不是你們倉合派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