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那就一戰定輸贏吧!」接引道人也是目光堅韌的說道,十二品功德金蓮出現在其身下。

「轟……」丁岳等人的一道道氣息也都是狂放了起來,混沌鍾,乾坤鼎、聖十字架都是一個個光芒照耀了天地,威能強大至極!

大戰一觸即發,這一下,連遠方那些原本觀戰的強者也都是一個個遠遠離去了,一個個的心中苦澀的嘆道:「這麼多的強者大戰,還不得把天地都給打破!」

「夫君……」同樣的,菡芝仙等人見到了這一幕針鋒相對的局勢,也都是一個個的急了,悲切的呼喊道。

「遠遠的退開。」丁岳傳音給敖嵐等人。

如果真的放開的一戰,那麼洪荒天地都可能給打穿,比昔日的巫妖的結果好不到哪裡去,雖然如今的洪荒天地比昔日堅固了許多倍。

鴻鈞道祖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了雙方中央,古井無波的面色也是帶起了一絲怒氣,一聲冷哼頓時發:「哼!」


「轟隆隆……」天地風雲頓時匯聚,一股前所未有的天威從天而落,壓迫而來,讓在場所有人都是面色為之一變,全身的氣息釋放,死死的抵擋那些壓身的天威。

有的人身軀都是彎了下去,像妖師更是臉上冷汗叢生!

每個人的面色都是充血了,目光駭然至極!

但天威來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一個剎那間,便是煙消雲散,天威散去,但每一個人都是收起了自己的傲氣,面色敬畏的看著鴻鈞道祖。

在造化境面前,混元境就是螻蟻,剛才那一剎那間,諸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這一點!(未完待續。。)

ps:求支持!!! 隨著美女的靠近,她身上是的濃烈香水味道也跟著撲面而來。

龔墨神色淡淡,就在美女快要貼上他的身子時,一個轉手把手中的托盤往兩人中間一橫,美女驀然撞上堅硬的餐盤,痛得她輕呼一聲。

「先生,真是好大力氣呢。」

美女雖然吃痛,卻對龔墨這樣的冷漠美男,凶不起來,所以她揚唇一笑,語帶曖昧。

龔墨這回再不冷漠,而是微微向前傾了下身子,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對美女說道。

「這位小姐,我這個人從來不吃野味,因為我怕–不幹凈。」

這話說的可夠直接的了,縱使美女再怎麼臉皮厚,也架不住他這般一針見血地扎人。

當即面色一變,笑意盡失。

「真是無趣!」

美女冷冷地剜他一眼,便扭著小腰走了,連帶著香氣也跟著帶走了。

總算是清靜了!

龔墨頓時放鬆下來,端著托盤迴到了趙婧這邊。

「這是給你選的,也不知你愛吃什麼,就每樣都挑了一些。」他把食物托盤放到趙婧面前。

「謝謝。」趙婧沒想到他會如此細心,有些受寵若驚。

「你不吃點嗎?」她把食物往龔墨那邊挪了一點。

「我吃過了,你吃吧。」龔墨說完把目光放到了遠處。

王美悅和子明玩得很歡樂,同一群人嬉笑玩耍,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怎麼不去跟他們一起玩?」趙婧也沒客氣,吃著糕點問龔墨。

「你看那邊都是成雙成對,我過去算什麼?」龔墨輕瞟了她一眼,話里似乎意有所指。

「有嗎?我怎麼沒看到。」趙婧故意裝眼盲。

「那可能是我眼瞎了。」

這人!就是沒有幽默感。

趙婧暗暗在心裡嘀咕,誰知龔墨卻突然轉過頭來,看向她道:「要不,我帶你過去玩吧。」

「啊?我不去,我又不會跳舞。」趙婧忙拒絕。

「走,不用跳舞,只是跟他們一起玩。」

龔墨忽然拉住了她的手,不顧趙婧的推辭,稍一用力,便把她給拉了起來。


「龔墨……」

怎麼叫都沒用,她直接被龔墨給拉著跑向了篝火人群中。

「婧婧,別總是坐著,快過來一起玩!」王美悅看著兩人牽著的手,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大聲招呼她。

「知道啦,王姐!」

本來來這裡就是為了度假玩樂的,她也該放鬆一下自己了。

趙婧慢慢放開性子,也開始融入這熱鬧的氛圍中。

旁邊有龔墨帶著她,沒一會兒,她便和大家玩到了一起,又唱又跳,度過這個屬於她的狂歡夜晚。

等到篝火晚會散了,都已經差不多到夜裡十二點多了,玩了這麼長時間,身體也變得有些乏累。

王美悅喝的有些多了,全程靠著子明,子明只得摟著她,怕她摔倒。

「王姐喝醉了,你們先回去吧。」魚魚小說

龔墨在旁出聲。

子明淡淡瞥了龔墨一眼,又看了看趙婧,「趙小姐,你所坐我的車一起回去,還是……」

還是跟這個龔墨一起回去?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意思卻已是很明顯。

「我……,我還是跟龔墨一起吧,你們先走,不用管我們。」

趙婧猶豫了一下,原本想跟他們一起走的,可是子明和王美悅兩個人濃情蜜意,她實在不該去做那電燈泡,於是便改變了主意。

天寶伏妖錄 那好,我們先走了。」

子明雖心裡有些不樂意,但是沒辦法,只得告別,他們兩個先開車回酒店了。

「你怎麼不跟著一起走,不怕留下來有危險嗎?」

龔墨明明知道她顧及什麼,還故意這樣問,實在是嘴欠。

趙婧懶懶翻了一個白眼,「大哥,相比留下來,我更覺得跟著他們一起走,比較有危險。」


畢竟那個子明雖然接觸不是很多,但是她總感覺子明看她的眼神總是帶著莫名的深意,讓人覺得十分的不舒服。

所以,她說的這些可是實話。

龔墨聽到她說這話,似乎心情好了許多,連嘴角的笑意都掩飾不住地上揚。

他們兩個沒有馬上回去,而是沿著河灘漫步,除去嘈雜,這裡只剩下了一片寂靜。

一邊走,還可以聽河水流動的聲音,很是愜意。

趙婧原本還有點頭暈,經過這一番的玩鬧早就好了,這一刻,她很享受。

享受這份寧靜,享受這份難得平靜清朗的心情。

兩人漫步走著,誰都沒有說話。

「龔墨,謝謝你。」

忽然,趙婧開口,打破沉默。

「為何要謝我?」龔墨有些不解。

趙婧又回道:「不為什麼,就是想謝謝你。」

龔墨笑了,這是什麼回答,不過他也沒細問。

「我先前一直以為你是個十分嚴肅,且不苟言笑的人,是那種只知道工作,對其他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的那種人,沒想到接觸下來,我發現我想錯了。」

其實龔墨有幽默,也有細心,但是他一直都不怎麼表現出來,所以讓趙婧誤解了。

龔墨淡淡笑笑,「以前的我,確實就像是你口中所說的那樣。只是經歷了一些事情后,我便開始做出了自我改變,現在這樣很好,我也在慢慢適應著。」

龔墨回答的很懇切。

趙婧看了他一眼,卻只在朦朧夜色下,看到他剛毅的側臉,很好看的眉眼,俊美的讓她都忍不住小小地嫉妒一下。

趙婧猜到了他口中所說的經歷指的是什麼,她懂所以她才覺得自己了解他。

「人總是在成長的道路上,經歷各種各樣的事情,好在能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得到彌補,這便是很好了。」

「趙婧,你知道我對你其實是有感覺的。」

龔墨突然說了這樣的話,讓趙婧始料未及,根本來不及做任何的心裡準備。


「我……」一時語塞,她的嘴巴又不合時宜地變得笨拙了起來。

龔墨接著道:「你不用驚慌,也別想著如何婉轉的拒絕我,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做什麼。就像是你說的,人總是在成長的道路上經歷各種各樣的事情,我經歷過一段沒有熱戀的婚姻,也在其中明白,感情來了,是要主動出手去抓住的,不能幹等著,這樣你便便會孤獨到老。因為那些屬於你的人已經錯過了,而我現在不想錯過你。」 一聲冷哼,讓太清聖人、妖皇等洪荒頂尖的大神通者都是靜了下來,沒有了之前的鬥志昂揚,個個都是不再吭聲。

丁岳心中更是有些忐忑,因為他感覺鴻鈞道祖似有似無的掃了自己一眼,那種眼神,好像帶著一絲不怎麼友好的氣息。

「人族氣運,百年後,再行決斷!」鴻鈞道祖淡淡的說了一句,便是消失不見!

諸人不由得發愣,就這麼完了?

丁岳心頭也是充滿疑惑,對鴻鈞道祖的舉動不明所以。

難道百年後就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人族氣運關乎著諸人的造化大道,諸人根本難以妥協,鴻鈞道祖又能有什麼好辦法解決嗎?

諸多大神通者都散去了,丁岳也是準備把敖嵐幾人送回普陀島。

但這個時候,遠處的周鵬卻是突然大叫一聲,身形一晃,到了丁岳面前,拉著丁岳手臂就走,口中說道:「兄弟,走,我老媽要見你。」

什麼?

丁岳腳下一滑,差點摔下去,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周鵬的老媽?

那是遠古的那位威名赫赫與鴻鈞道祖也是稱道友平輩而論的飛禽一族的鳳凰吧。

孔宣也是到來,目光狠狠的掃了周鵬一眼,對丁岳說道:「母親大人召喚我等,也請了道友前去。」

「話說自從哥出生以來,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個老媽啊,怎麼突然就召喚哥了呢。」周鵬說道,他臉上出現一絲忐忑。和迷茫。

孔宣也是如此。因為他也沒有見過自己的那位母親。唯一的一次聯繫,還是昔日為了救周鵬神念傳音給他的。

不過雖然如此,但孔宣卻是沒有一點怨言,他知道,雖然他母親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過,但卻一直都在暗中靜靜的看著他們兄弟兩個,從來沒有停止過。

丁岳平復了一下心情,心中念頭急轉。很不明白這遠古的鳳凰為何要見他。

「兄弟別擔心,相信肯定是好事,說不定會有一大籮筐的至寶等著拿呢,嘿嘿嘿……」周鵬摟著丁岳的肩頭,一副哥倆好的樣子,笑道。

在南瞻部洲,雖然此時修羅族稱霸,但有一片地方卻是修羅族從來都沒有涉及的地方。

不死火山群!

這是一片億萬里的地獄,赤地億萬里,一座座山峰都是光禿禿的。寸草不生,飛鳥不存。是一片不毛之地。

而那一座座的山峰也都是轟隆隆的大響響了億萬年,從不平息,濃煙滾滾,衝天而起,匯聚在天地間,使得這片天地都是常年灰暗一片!

相傳,這裡是遠古鳳凰的沉眠之地,遠古鳳凰以自身永鎮這片不死火山群。

傳說因為遠古的那一場大戰,大地之下有無窮無盡的地火翻滾,即使是聖人也是束手無策。

如果不是遠古鳳凰以自身地火的話,那麼整個洪荒大地都可能大地傾覆,被地火焚滅!

曾經,有很多修士都曾來這裡探查,但卻都是一無所獲,沒有見到那位赫赫威名的遠古鳳凰,這片死地,生靈不存,只有那永不熄滅的火山群!

孔宣和周鵬也曾來過,想與母相見,但待了上百年也沒有見到鳳凰一面,最後才黯然離去。

丁岳也來過,不過那只是路過。

其實,天王山距離這裡並不遙遠。

在火山群中央,一座最為高大的火山之上,那火山口之內,有岩漿滾滾冒出,一片片的地火滔滔的涌動。

突然,一聲輕鳴從火山內部,好像透著億萬里的距離,從大地深處傳了出來!

「啾……」這一聲輕鳴,讓這億萬里的火山群都是為之一震,無盡的地火為之砰的一聲散開,化作了煙灰,無數的火山群震動,發出轟鳴大響!

輕鳴散開,有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火山之上,身穿七彩仙衣,一道道的仙光都在升騰,雍容華貴,面容絕美,讓天地都黯然。

但她的目光帶著一股灼熱無比的壓迫之力,好像一道目光,就能把人的元神都點燃一樣。

「我的孩子……」她自語的念著,透出了一絲惆悵。

一座大殿之內,冥河老祖正在閉關療傷,一道道血色仙光把他包裹著,緩緩的蠕動著。


「冥河。」但就在這時,一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冥河老祖的面前,身影有些模糊,淡淡的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