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它沒能普及,除了材料稀少外,自然也有明顯缺點:

它和本體魔源相連,一損俱損,等同於令法師多出了一個暴露在外的弱點,一旦被擊毀,重傷都是輕的,大部分法師都會當場死亡。

所以,體外魔源雖然好,但即便是掌握它的製作方法的法師,也大多隻會製作一個體外魔源,而且會在它們外層籠罩上各種保護法術,確保敵人永遠攻擊不到它。

林安不需要考慮魔源安全的問題,她有印記空間,把體外魔源往裡面一放,就安全無虞。

靈魂空間只有傳奇才能開闢,不過傳奇強者不需要靈魂空間,他們通常會開闢屬於自己的半位面,從自己的半位面中汲取魔力,效果遠超體外魔源百倍。


要給其他人開闢靈魂空間,代價幾乎同等於創造半位面,也只有露露他們才會為林安付出這麼大代價。

其實,靈魂空間就相當於半位面的雛形,它的空間法則受本人控制,即使是層次遠超林安的傳奇強者,也無法窺視到她的靈魂空間內有什麼。

等到林安進階傳奇,如果她想將這個靈魂空間擴張成自己的半位面,所要付出的代價會比其他傳奇小得多。

而且因為是很早之前就開始培養,半位面和靈魂更為契合,和主位面連接的時候,限制就沒有那麼大,並且通過半位面的反哺,林安能夠更容易加深法則領悟,從而提升得更快。

從這點上說,印記空間的價值超過體外魔源千百倍。

只不過林安此前根本不了解它的價值,只當普通的空間使用,直到再回通天塔之後,她才明白,當初露露贈與了她一個多麼珍貴的臨別禮物。

可惜林安現在與能夠真正利用上靈魂空間的層次,還有遙遠距離,只能著眼當前,一步一步積澱,才能有朝一日質變。

在大-法師階段,體外魔源是林安提升自身實力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分。

體外魔源必須由法師本人親手煉製,任何外人插手,都會導致性質駁雜,令最後的產物變成廢品。

幸好,體外魔源的煉製並不困難,林安目前的鍊金術水平也基本足夠。

它的煉製困難之處,在於它對材料的要求極高。

製作體外魔源的最基本材料種類不限,唯獨要求靈性儘可能高,而且必須是超魔導材料。

超魔導材料很好理解,最常見的例子,就是魔力水晶。

魔力水晶由魔力凝結而成,自然對魔力的流通沒有任何阻力,因此才會成為許多附魔配方的中用來增加武器魔導性的重要輔助材料。

對靈性的要求也很好理解。

體外魔源雖然是外物,但實際上與魔源相連,類似於增加了一個外部器官,靈性越高的材料排異反應越低,體外魔源嫁接的成功率就越高,與本體魔源的同步率也越強。

為此,體外魔源大多以魔力水晶為主材,原本在印記空間中,監守者們也給林安留下了兩根巨型魔力水晶,每根的直徑都有一尺。

但和林安在地下空間中得到的巨無霸水晶相比,這兩根魔力水晶又只是小巫見大巫。

林安那些「巨無霸」級的魔力水晶,最小的都有一尺半直徑,最大一根需要成年男性雙臂合抱才抱得住,單看品相都能看出兩者的區別。

林安考慮了老半天,還是不捨得那最大那根來用,選了一根大小排在前十位,靈性測試排在前三的「巨無霸」。

體外魔源個頭肯定不能太大,不然就是敵人的靶子。

林安要將那塊幾噸重「巨無霸」用濃縮到至少和拳頭差不多大,並且不能讓它原本的靈性有任何受損,才算完成了半成品。

這個階段大約需要十二個魔法時,可以分階段完成,正好在歸途這五天之內搞定。

之後的煉製是水磨工夫。

林安需要將半成品魔源貼身佩戴,長期保持魔力流通循環,令半成品魔源內部儲存的魔力與她的魔力共融,什麼時候完全融合,什麼時候算是嫁接成功。

這個階段,大約需要一到兩個月。

製作體外魔源的時間太長,同時要不斷消耗精力和魔力,要不是林安能夠一心多用,在這段時間內基本幹不了什麼事了。

魔災不知道什麼時候降臨,在此之前,林安必須將時間合理分配到其他事務和法術推演上,不可能光靠充沛的魔力打天下;等魔災降臨,到時局勢緊張,林安更不可能有安全的空餘時間煉製更多魔源。

因此,在可以預料的一兩年內,林安大概是不會製作第二顆體外魔源了。

這就有點太浪費了。

即便已經將一半的魔力水晶儲存起來,剩餘的存量依舊足以令任何勢力瞠目結舌。

好不容易找到了魔力水晶的有效利用渠道,林安自然不吝和小夥伴們分享。

她將體外魔源的製作方法教給安德烈他們,將優缺點說清楚,要不要製作體外魔源,由他們自己決定。

其實以安德烈他們的等級,現在製作體外魔源很浪費,因為體外魔源的容量一旦確定,就無法改變。

但特殊時期特殊做法,體外魔源是短期內能立竿見影直接提高實力的方法,而且林安財大氣粗,和安德烈他們的性命相比,區區一兩根魔力水晶又算什麼。

薩林那邊的結果不出林安預料。

在詢問過林安一些細節后,薩林當即決定製作體外魔源,而且一次製作三個。

林安沒問薩林打算把魔源藏到哪去,這是最親近的人都不能告知的弱點。

由於只是過渡性的裝備,再次晉陞之後肯定要更換,薩林沒有用大的水晶,而是選擇了三根不到一尺直徑、靈性檢測較高的魔力水晶,拒絕了林安提供更好的選擇。(未完待續。。)

… 「蜜雪兒,你又不乖了,不許淘氣!」

撒克遜輕斥。


「蜜雪兒是乖孩子,沒有淘氣!」小姑娘委屈了,嘟起小嘴。

「還說不淘氣,上前幾天是誰去皇叔府里,竟然甩開所有護衛,偷偷跑到下人房去的?害得皇叔差點沒把整個府邸翻過來!」

撒克遜皺起眉。

小孩子並不懂理解大人斥責背後的擔憂,蜜雪兒一見撒克遜板起臉,立馬一頭埋進林安胸口,兩隻小手握成拳頭收起來,好像藏到撒克遜看不到的地方,就能不被打手心似的。

可能是因為林安在場,她覺得有了後台,嘴裡還奶聲奶氣地辯駁:

「蜜雪兒不是偷跑,是去那裡找小朋友玩,她一直在叫喚我呢!」

「你又撒謊了!誰教你學會撒謊的!」撒克遜生氣了,「你根本不認識什麼人,皇叔府邸里也沒有什麼小孩子,哪來的什麼小朋友!」

說到後面,他卻慢慢降下了火氣。

他想起來,蜜雪兒長居深宮,幾乎沒有同齡玩伴,他們這些大人多少軍國大事要忙,或多或少忽略了這孩子,蜜雪兒會這麼做,或許只是本能地想引起大人關注罷了。

說到底,這是他這個兄長忽略了她。

但林安卻並不這麼想。

她感知到,蜜雪兒並沒有撒謊,她說的都是真話。

聯想到蜜雪兒剛才的話,林安心中有所觸動。摸摸小傢伙的頭,將埋在自己懷中的小腦袋扳正,認真地詢問:

「蜜雪兒,你真的聽到有人在叫你嗎?」

小傢伙可能是這幾天被人冤枉得厲害,眼眶旁邊紅了一圈,正泫然欲泣,難得有人相信她的話,眼中一亮,小腦袋點得快要掉下來:

「真的,真的有人叫我!」

她站起來。揪著林安的法袍。鼓著小臉,老牛拉車一樣拖著林安,「老師我帶你去找她!」

林安順從地站起來,抱起小傢伙。「好。老師帶你去你皇叔府里找她。」

撒克遜正自不解。皇帝卻一直關注林安神色,看出了什麼,擺擺手。「你和她們一起去。」

與此同時,林安也剛好回頭,對他們點點頭,看意思也和皇帝差不多。

撒克遜的心一下提起來。

事關蜜雪兒,他賑濟疫情時的大將之風立即消失不見,對皇帝告退一聲,立即提著心緊跟上林安和蜜雪兒。

從皇宮到五皇子府花了大半個魔法時。

由於有侍衛打前站,約克雅丹已經得知了他們要到訪的消息,等在正門外迎接,看到林安時也沒有什麼異色。

林安知道,約克雅丹雖然和多蘭之塔有聯繫,但不是多蘭之塔的傳承弟子,不在靈魂契約的名單之中,所以他現在對隱世傳承近日的動靜,應該還一無所知。


不知是不是有意在撒克遜面現展現和林安的熟稔,約克雅丹沒有用交際場合的那套,直接省略地敬稱,問: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一點風聲也沒收到。」

「下午剛到,還不到兩個魔法時。」

「看來你不是來找我敘舊的了,有事?」約克雅丹看了林安懷中的小傢伙一眼,紳士風度地伸手道,「我來抱蜜雪兒吧。」

「還是我來吧。」

撒克遜也伸手過來。

「哼!」

蜜雪兒卻記恨他之前冤枉自己,小身子一扭,撲到約克雅丹的懷中。

約克雅丹沒想到小傢伙這麼給面子,受寵若驚,親親小東西的嫩臉,手托在小傢伙腋下,一拋一拋地舉高高。

蜜雪兒咯咯的笑聲灑了一路,笑得滿臉緋紅,進到主樓里時,都快把此行的目的忘乾淨了。

林安不得不打斷了這對叔侄的天倫之樂,看蜜雪兒都笑得打嗝了,把她接過來,輕輕拍背,等蜜雪兒平復了一會,才問:

「蜜雪兒,這次你有聽到什麼人叫你嗎?」

約克雅丹目露詫色,卻沒有出聲,臉上的笑意消退了很多,和撒克遜一樣關注地看著林安師徒。


「沒有了!」蜜雪兒也想起她的小夥伴了,咬著手指,歪頭迷惑,「她怎麼不找我了呢?」

「你們上次是在哪找到蜜雪兒的?」林安問約克雅丹,「你有什麼發現嗎?」

在來時路上,林安已經誘導出了不少情況,知道上次蜜雪兒就是在主樓附近玩耍時,聽到隱約呼喚,才循著聲音找過去的。

三歲的孩子,表達能力到蜜雪兒這種程度,已經是相當有條理,林安無法要求蜜雪兒描述得更詳細,索性直接詢問府邸的主人。

「我當場就搜查了一遍,別說是下人房,整個府邸都找不到什麼小孩子。」約克雅丹道。

蜜雪兒那次失蹤,動靜鬧得不小,撒克遜說約克雅丹幾乎把府邸翻了過來,可不是誇張。

林安也料到這個結果了,如果找得到異狀,撒克遜也不會一直認為蜜雪兒是在撒謊。

「那我們就親自去看看吧。」

約克雅丹自然沒有異議。

他看得出林安不是來找他麻煩的,自然配合,還叫來皇子府的管家,讓他把府邸中的仆侍都集中到主庭院中,方便林安詢問。

下人房位於皇子府西面,與後花園一牆相隔,有個小門與皇子府相通。

嚴格說起來,這裡已經不是皇子府範圍,而是皇子府世襲家僕們聚居的地方。

由於約克雅丹前十幾年一直深得寵愛,炙手可熱,他府邸中的僕役數量自然也很龐大,佔了將近兩條街,這在寸土寸金的貴族區,是權勢的象徵。

雖然同樣是貴族區,僕人居住的地方當然不能和貴族府邸相比,但也乾淨清潔,出入的人身上的衣著,比平民區的大部分人要整潔得多,幾乎沒有面黃肌瘦吃不飽飯的人。

管家正在召集僕人,人們行動間略顯匆忙,但看得出受過嚴格的禮儀教導,一舉一動像有標尺量過,無論下半身走得多快,上半身都挺得筆直,顯得精神十足,沒有半點頹暮之氣。

所有人都認得約克雅丹這個主人,見到他陪著皇太子出現,都靠牆直立,低頭行禮。

在下人房的巷道中來回了兩趟,蜜雪兒始終沒有感應,一行人返回主庭院,僕人在管家的指揮下,早已整整齊齊的排好。

見他們到來,身著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管家過來,對撒克遜兄妹和林安行禮,輕聲向約克雅丹彙報:

「主人,所有僕役和家眷都在這裡了,不包括侍衛和私兵,一共三百七十二人,男一百九十七人,女一百七十五人。」

庭院中,僕役分男女站立,分成了八列。

男的身著亞麻襯衫黑馬甲和黑長褲,女僕黑裙外罩著白圍裙,這正是貴族府邸中最常見的僕役穿著。

「不愧是世仆,我伯爵府的下人遠遠比不上你這裡的。」林安贊道。

僕人是貴族的門面,最直觀反映一個府邸的精神面貌,約克雅丹雖然看似的皇位爭奪中落敗了,但只要見過他這一府下人,就知道他並沒有徹底落魄。

「過獎,都是吉姆斯的功勞。」約克雅丹道。

他的管家板著臉站在一旁,聽聞稱讚,也只是躬了躬身。

蜜雪兒依舊沒有感應,林安想了想,問吉姆斯管家:「除了客人意外,平時還有別的外人進入府邸嗎?」

「有的。」

管家對府邸事務瞭然於心,看了約克雅丹一眼,後者點點頭,便一絲不苟地答:

「後門每天會有送菜的貨車出入,每三天一次,通常情況下,都是使用城外莊園的出產。不過,如果府中臨時來客,有時也會臨時需要新鮮材料,就有可能會從當日的集市上補進新鮮食材。」

「那麼蜜雪兒來的那天呢?」

管家道:「我記得蜜雪兒殿下來的當天,主人改了前一天定下的菜單,換成了海鮮餐,后廚臨時補進了海鱸魚、西斯里里大龍蝦和鵝頸藤壺,因此曾經有運送海鮮的貨車出入過。」

林安心中一喜,不動聲色地道:「運貨的人是哪個商會的,是不是女人?」

吉姆斯管家卻不知道。

通常貴族府邸的管家分內外管家。

吉姆斯是外管家,總理全局,也管理男僕和府中的侍衛,內務如管理女僕以及后廚採買等,通常都是內管家具體負責,吉姆斯管家能知道府中大致情況已經很盡職。

他招來了皇子府的內管家馬尼拉夫人,詢問之後,驚訝地回林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