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熱烈且有序的進行著……

「林天。」這時,于思議走了過來,笑道:「新娘漂亮嗎?」

「對於每個女人來說,穿上婚紗都是一生最美的時刻。」林天笑道。

于思議秀眉一蹙,有些生氣的說動道:「我問的是,蜻蜓的妝容畫的怎麼樣?這妝可是我精心設計的。」

「啊?」林天一愣。說道:「我還以為你說的是人呢。」

「蜻蜓本來就很美,需要你誇讚嗎?」于思議說動啊。

「我要是不誇,別人怎麼知道她美?」

「……」于思議鬱悶的翻了翻眼睛。她不想和林天抬杠,想了一下,問道:「你是不是和丁妙可談了去蘇杭開設分公司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的?」林天問道。

于思議說道:「妙可和你談完之後,就和我說了這件事……你也太大方了。居然答應丁家那麼豐厚的條件。你是在開公司賺錢,還是在開慈善機構捐款?」

林天這次做的實在是有些過分,居然答應丁家百分之三十的紅利,這可是一筆不少的數目。

「你不同意?」林天說道。

「沒錯,你做的太冒失了,我知道在蘇杭開設公司,需要蘇杭四大家族,特別是丁家的許可。但是,你答應的條件也豐厚了。這樣我們還能賺到錢嗎?」于思議生氣的說道。如果當時她在林天身邊,她是會堅決反對的,從經濟理論上講,這麼做是不適合公司長久平穩的發展的。

「還有要說的嗎?」林天一臉平靜的問道。

「當然。」于思議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動啊:「這只是你答應人家的第一個條件,關鍵還有第二個條件……你答應幫助丁家在燕京開設公司,並且是無償的幫助……可是,你知道嗎?丁家在燕京一切的公司及其產業,都是被貝家控制的,你這麼做,無疑會惹怒貝家,他們會對我們公司自身的發展,造成很不利的影響。」

婚禮繼續進行著,而于思議卻說的面紅耳赤,在之前,無論林天做出什麼決定,她都會支持的,可是這次林天的確衝動了,這樣魯莽的決定,很有可能將剛剛有些起色的林氏醫藥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林天從桌子上取來一杯紅酒,笑道:「喝口酒,消消氣。」

于思議也說的有些口乾,端過酒一口飲下,這才將緊張的神情穩定住。

「你有什麼解釋的嗎?如果沒有,你趁早和丁妙可取消這種不划算的合作。」于思議將杯子放在桌子上,看著林天說道。

「有。」林天笑著點點頭,說道:「我怎麼做,就是想讓林氏醫藥入住蘇杭,在蘇杭以據點,擴大整個南方的藥品市場,最終形成以燕京和蘇杭為中心的龐大產業圈。」

「你說的這個的確是個很不錯的設想,我也相信可以成為現實,可是,你答應丁家每年百分之三十的紅利是怎麼回事?這也太多了吧?」于思議反問道。

「多嗎?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只有答應了這麼多的紅利,丁家才可以完完全全在蘇杭保護我們林氏醫藥的產業,甚至還會主動幫助我們。」林天說道。

「萬一他們不幫呢?」

「不幫就算,就當我們給他們交的保護費好了。」

「……」

「你放心吧,我覺得丁家不是那種只收錢而不干事的。」林天笑道。

「但願如此吧。」于思議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林天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但她還是感覺林天有些太胡來了。

一個公司以營利為目的,林天一下子將百分之三十的紅利送人,真的有些……傻傻的……

「至於第二個問題。」林天想了一下,笑著說道:「我只是在幫助丁家擺脫貝家的控制住而已,而且丁妙可也欣然的接受了。」

「但是,這樣貝家一定會認為是我們從中搗亂,乘機來對付我們的。」于思議說道:「我們林氏醫藥剛剛起步,可不是貝家的對手。」

「這個我知道。」林天點點頭,又道:「可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覺得我們不會被貝家給打垮的。」

「你是說聯合其他的力量來一起對付貝家?」

「就是這個意思。」

「你也太膽大了,你怎麼知道聯合起來可以擊垮貝家?」于思議吃驚的問道。

「我沒啥依據,但是我卻知道,現在貝家沒有貝悠然,就一個貝狄然完全不會成大事。」林天笑道。(未完待續。。)

… 若是貝悠然沒有去古武王家,依舊在燕京掌控貝家的生意,林天或許還會考慮一下和丁妙可的合作,但是現在貝悠然不再,只是一個貝狄然而已,他完全的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你準備和貝家開戰了?」于思議淡淡的問道。

「是的。」林天很肯定的回答道。

「好吧。」于思議嘆了口氣,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再多說什麼。」

或許,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你想躲也是躲不開的。

還記得林老爺子說過,貝家和林家的恩怨,從上上一代就有了,到了林天這裡,這種恩怨並沒有消除,反而愈演愈烈……

……

這時,婚宴大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因為新郎新娘已經交換了戒指,正式成為了夫妻……

&—.nbsp;「各位,下面有請新郎新娘為我們跳今晚宴會的第一支舞。」司禮大聲的說道。

「等等。」新娘蜻蜓從典禮台上跑下,一直跑到林天的面前,說道:「我想林天哥和他的舞伴和我們一起跳。」

「跳舞?」林天一愣,苦笑道:「我不會跳,而且我還坐在輪椅上呢。」

周飛從跑了下來,笑道:「林先生,你可是我們的月老,這點面子不會不給吧?」

周飛可不認識林天不會跳舞,他只是認為林天在推脫而已。

「我真的不會跳啊。」林天一臉正色的說道。

「兩位新人,既然林少說自己不會跳。你們就別勉強了,不如我和我的舞伴和你們一起跳第一支舞如何?」這時,不識趣的花澤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一臉得意的說道。

其實,他今晚沒有帶舞伴來,但是,他之前看到了沈言心,只要他站出來邀請沈言心跳舞,沈言心應該不會當眾拒絕的。

林天淡淡一笑,如果花澤不站出來。他一定會百般的推脫,說自己不會或者學不會,但既然花澤站了出來。並且還讓他滾蛋,他自然心裡不爽。

「花少,你走開,沒你什麼事。」林天冷冷的笑道。

「林少。你不是說不會跳舞的嗎?」花澤沒有生氣。反而笑呵呵的說道。


林天瞪了花澤一眼,說道:「我說不會跳,又不是不去跳。」

林天看向一旁的于思議,又道:「你把要跳的舞給我說一遍,只要一遍,我應該就會了。」

說一遍就會了?周圍沒有任何人相信,就連于思議都不相信,但是。于思怡還是很認真的給林天說了一遍,又怕林天待會真的出醜。于思怡還刻意的做了動作稍微的比劃了幾下。

「可以了。」林天見於思怡說完,笑著說道。

其實,他並不需要學會什麼,因為他坐在輪椅上,跳舞並不需要什麼腳步,但是下半身不需要動作,上半身的動作還是要學會了,不然一定會讓人看出自己是個門外漢。

當然,他本來就是哥門外漢。

這個時候,第一支舞曲已經放了起來。

蜻蜓和周飛率先進入舞池,而所有人卻都盯著林天和于思怡看,彷彿他們才是真正的男女主角。

有的人想看林天坐著輪椅怎麼跳舞,而有的人就是為了看林天出醜,比如花澤等人…….

于思怡靜靜的看著林天,她有一種感覺,林天似乎很有自信的把剛才她說的動作都記下了。

林天坐在輪椅上,拉著于思議的手,一股淡淡的幽香傳入他的鼻孔,他之前就知道,于思怡身上這股香氣,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于思議身體自然產生的幽香,這種香氣讓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很快,林天另外一隻手挽住于思怡纖細的腰肢,隨著舞曲輕輕的舞動起來,雖然他坐著輪椅,可在運動的時候,輪椅居然毫不遲疑的跟隨音樂轉動,簡直這輪椅被音樂給熏陶了一般。

「林天,你騙我的吧?你還說自己不會跳舞?你跳的一點都不差,我絕對不相信你只說了一遍,就會跳的如此好。」于思怡一臉的不可置信,立即感覺林天剛才是在眾人的面前裝的,現在看來,林天的動作協調比她還要來的靈活。

林天笑了笑,並沒有做什麼解釋,這些動作實在是太簡單了,他只需要在大腦中模仿一兩遍,就可以完全的掌握了,這比修鍊要容易的太多了。

「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輪椅舞。」

說完,林天抱住于思怡的腰肢,直接把于思怡給抱了起來,然後雙臂微微用力,一下子就把于思怡給跑了起來。

啊……

于思怡被嚇得失聲尖叫起來,身體在半空中旋轉了好幾圈。

啪……

等於思怡落下的時候,林天又穩穩地接住了她。

啪啪……

眾人立即拍手叫好,沒想到林天坐著一個輪椅,居然還可以做出如此高難度的動作。

「刺激嗎?」林天接住于思怡,一臉笑意的問道。

「嗯。」于思怡嚇得驚魂未定,但還是點點頭。

「那就再來一次。」

「啊?」

于思怡再次被拋到了半空之中……

……

花澤的臉色氣的鐵青,他感覺自己又被林天給耍了,這讓他很惱火,眼神中閃出一絲凌烈的殺意,隨即他冷冷一笑,心說,林天啊林天,你現在就得意吧,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你的一切,包括你傾國傾城的女人,都是我的……

而其他的豪門小姐和貴.婦,都是一臉的羨慕嫉妒恨,她們也想和林天如此帥氣的男人共同一起跳舞,也想被林天拋到半空之中,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

一曲舞罷,于思怡的臉色紅色發燙,也不知道自己被林天拋到半空中多少次,但她還是聽到了周圍的掌聲,也就意味著這隻舞曲終於結束了。

「我跳的如何?」林天將于思怡抱在懷裡,笑著問道。

于思怡幽怨的白了林天一眼,說道:「馬馬虎虎。」

「不會吧?我那麼賣力的把你拋上拋下的,居然只是馬馬虎虎?」林天有些生氣的說道。


「好吧,給你打七分。」

「才七分?」

「怎麼?嫌高了?」

「好吧,七分很不錯的。」(未完待續……)

… 舞曲再次響起,眾人紛紛尋找舞伴進入舞池。&.23wx.

而花澤受了林天的氣后,本來也沒有心思去跳舞的,但看到站在角落處沈言心,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連忙走了過去,笑眯眯的說道:「沈小姐,我可以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如果是其他的人,沈言心倒是可惜將自己的手伸過去,一起共舞,但是走過來的男人卻是之前摸她屁股的花家少爺花澤,隨即冷冷的看著花澤一眼,甚至臉回答都沒有。

「沈小姐,可以邀請你跳支舞嗎?」人至賤則無敵,花澤依然厚著臉皮的笑著問道。

「蛇精病。」沈言心瞪了花澤一眼,轉身就往林天的方向跑去。

只留下臉色越來越難堪的花澤。

「林天,你可以和我跳支舞嗎?」沈言心走到林天的面前,笑嘻嘻的說道:「我也想你把我拋到半空中。」

「這個……」林天愕然,看了看身邊的于思怡,隨即笑道:「我累了,恐怕不行。」

沈言心卻並沒有生氣,而是笑道:「你要是累的話,不跳舞就算了……不過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

「什麼好消息?」林天問道。

「我剛才問過爺爺了,他完全同意林家和沈家聯姻。」

因為有于思怡在這裡,沈言心並沒有直接說自己要嫁給林天,這句話算是相當委婉的,但于思怡如此聰明的女人,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其中的意思?

林天微微一怔。他著實沒料到沈老爺子會同意這門親事,可是,這可他有什麼關係呢?自家老爺子也說了。他只是和沈言心開了玩笑而已,因為老爺子斷定沈家是不會同意的。

這下真是被啪啪的打臉了,沈老爺子居然同意了,不知自家老爺子如何的收場。

反正,林天覺得這件事沒有他任何的事情。

「這是好事啊。」林天一臉笑意的說道:「但是,和你成親還是有些困難的……這個我做不了主,你還是去問我爺爺吧。畢竟是他答應你的。」

林天直接把問題拋給了自家老爺子,反正就是他瞎扯淡扯出來的問題,就讓他老人家自己解決。

當然。如果老爺子還是稀里糊塗的答應了兩家的聯姻,林天就要和老爺子斷絕爺孫關係了……

「哼,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沈言心嬌哼一聲,說道:「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找林爺爺。讓他答應這門親事。」

「去吧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林天裂開嘴笑著說道。

兩人的對話,恰巧被花澤給聽到了,他的臉色越發的鐵青,為什麼自己看上的女人,都會被林天給搶走?

都說他這個花家的少爺花心,可尼瑪,林天還不是更花心?什麼美女都往他身上倒貼。

花澤從兜里摸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陌生的號碼,用命令的語氣說道:「艾薇兒。你打算什麼時候對林天動手?我告訴你,你要是今晚沒有把林天幹掉,懸賞金你也就別要了。」

「你放心,我不會失手的。」電話里傳來艾薇兒冷漠的聲音,接著電話就被掛斷了。

「臭biao子。」花澤怒罵一聲,他罵的是艾薇兒,也是沈言心這個不識趣的女人。

花澤看著遠處的沈言心,眼中閃出一絲邪意,對於男人來說,越是得不到的女人,就越想得到,越想把她按在床上,盡情的蹂.躪。

等著吧,等林天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后,看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敢和他搶女人。

這麼一想,花澤心裡的怒氣也消了一半,只要林天一死,就不用擔心沈言心嫁入林家了,到最後,他看上的女人,包括于思怡、方玉瑤,甚至是沈言心,都將是他床上的玩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