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白眉方丈也出手了,他對準結界一掌拍出,閃爍著無數金光的金剛掌重重的拍了下來。只聽一聲金石交擊的爆響,這道看起來脆弱無比的結界猛地凹陷,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印,然而依舊沒有破碎!

而這個時候,炫無機已經踏上了傳送陣!

看到南允王和白眉方丈攻擊結界的那一幕,炫無機哈哈大笑。「這結界珠又豈是這麼容易就能破的,南允,白眉,你們真當我炫無機是忍氣吞聲之輩,老夫在上古遺迹之中尋得魔帝手札,為此耗費十年心血,甚至不惜發動南海戰爭。只為梵天龍根!你們竟然妄想什麼都不付出,來分一杯羹,老夫不算計你們一把,豈能甘心!老夫不介意給你們一個忠告。外面的護殿大陣,若是沒有老夫的秘法,想破開它的難度,不比破開藥園古陣的難度小,哈哈!南允,白眉,但願十年之後,老夫能看到你們破陣而出!」

炫無機如此一說,南允王和白眉方丈臉色都極為難看,當初他們進來的時候一起破的護殿大陣,自然知道其中的困難,沒有炫無機,他們想破陣肯定不容易。

白眉心中怒火中燒,大手一拍,明佛大手印!

轟隆!

結界劇烈的顫抖,十成力量的明佛大手印打上去,依舊沒有破碎,只是光芒黯淡了一些,似乎被白眉方丈這一掌消耗了大量的能量一般。

「嘿嘿,勸你們省點力氣,現在就算破了這結界,卻也是遲了!」炫無機說話間,炫雨妾也輕飄飄的落在了傳送陣上,神態從容之極。

「南允王,大禪寺,你們等著,待到老夫成就神海,封皇稱帝之後,必將一一造訪你們的老巢,屆時,南天域、五行域、大禪域、包括整個南海,誰能阻我?只能對我炫無機俯首稱臣!」

炫無機說到這裡,意氣風發,這是他這千年以來的執念和夢想!如今近在眼前,即將實現,在這個時候,當著敵人的面,將他的執念說出來,炫無機只覺得意氣風發,慷慨激昂,念頭無比通達!

不得不說,命隕境界對武者造成的心理壓力太大了,即便是炫無機這等心機深沉的人,陡然看到打破命隕桎梏的希望,也是眉宇飛揚,欣喜若狂!

要知道,他百歲便到旋丹至極,而後被命隕這座大山足足壓制近千年的時間,一朝脫困,他無法自制的心中的壓抑全部宣洩出來。心機陰沉的人,一旦宣洩他瘋狂的一面,往往比一般人更加的瘋狂。

「炫無機,你太狂妄了,梵天龍根只不過也只是增加渡命隕成功的幾成概率而已,你以為你能封皇稱帝?說不定在渡下一重命隕時,你便灰飛煙滅!」南允王氣急敗壞,他一邊狂攻結界,一邊諷刺炫無機。

「哈哈!老夫自然還有其他後手,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你們以為,這上古遺迹就這麼簡單嗎?我炫無機為成神海,準備了近千年的時間!又豈能沒有把握!」

炫無機說到這裡,神采飛揚,目光中閃過一絲痴狂之色,他確實是萬事俱備,只欠梵天龍根!

「這梵天龍根的價值,更超你們的想象,它不但能增加渡命隕成功的概率,也能洗筋伐髓,讓武者修為更進一籌!不過你們還是不要擔心這些了,先想著如何從魔神帝宮中出來,最好能趕在這個世界崩毀之前!」

炫無機說到這裡,南允王恨得幾乎將牙齒咬碎,早在進魔神帝宮之前,他就猜到可能中炫無機的詭計,處處防備,然而沒有辦法,魔帝手札在炫無機手上,不可能給他們看,沒有魔帝手札,他們自然處於被動之中!


然而,機遇當前,南允王明知道有被算計的危險,還是跟了進來,沒想到終究還是栽在這裡了!

「給老衲破!」白眉方丈又是重重的一記明佛大手印,對著結界狠狠的一撕,這一次,只聽嗤啦一聲,結界似乎不堪重負,要被撕裂的樣子。

炫無機嘿嘿一笑,「明佛大手印不愧是大禪寺的頂級功法,可惜,遲了!勸你們大禪寺收好,說不定數十年之後,老夫會借來一觀!據說佛門功法,與魔道功法有相輔相成之處,不知是也不是!」

「狂妄!炫無機,老衲此生以佛祖起誓,必滅爾等南海魔障!」白眉方丈徹底失去了往日的氣度,此時的他,鬚髮飛揚,面容猙獰,一副邪惡之象。

「哈哈?佛祖?佛祖是什麼?它存在嗎?擁有無盡的力量之後,我就是佛!我就是神!」

「我炫無機的命運,由我自己掌控!南海魔域的未來,由我炫無機書寫!曾經幽魔帝城的輝煌,由我炫無機之手重造!待我炫無機成就神海之後,普天之下,由我去得!」

「傳送陣,啟動!」炫無機說到這裡,猛然一跺腳,他腳下的上古傳送陣,發出閃亮的光芒,然而這光芒閃爍了幾息的時間,卻越來越黯淡,片刻之後,竟是完全沉寂了下去。

以炫無機為首的南海魔域僅存的四個長老,依舊站在傳送陣上,動都沒動一下。

「嗯?」炫無機愣了一下。

而其餘三個南海魔域的長老,也是不明所以,一向神態妖嬈炫雨妾有些花容失色,「怎麼回事?」

炫無機心中一慌,不過馬上鎮定下來,之前他專門探查過,這傳送陣還能用的,腦海中回想了一下魔帝玉簡上關於啟動陣法的記載,應該沒有錯啊……

炫無機又是一跺腳,「傳送啟動!」

如死一般的趁機,周圍的景色沒有半點變化,而在甬道的另一端,白眉方丈和南允王依舊在全力攻擊結界,這臨時結界已經搖搖欲墜了!


炫無機那一瞬間,身體僵硬,只覺得頭頂上有無數烏鴉飛過。

「媽的,哪裡出了問題!?」

「師兄,到底怎麼回事?」炫雨妾也急了,難道古陣法失效了?

不會這麼倒霉,一路走過來,這魔神帝宮中的上古陣法沒有一個失效,怎麼偏偏這個失效?

其他兩個南海魔域長老,更是頭皮發麻,腳跟發軟。

他們實力有限,要是傳送陣失效,炫無機還能逃,他們兩個恐怕難逃一死!

「傳送啊!」

試了最後一次,確定不是自己記錯開啟傳送陣的方法,而是傳送陣本身出了問題之後,饒是炫無機素來鎮定,此時也是額頭冒汗!

從剛才意氣風發,似乎已經看到自己成就神海,帶領南海魔域一統南天的情景,到現在孤獨無助,以僅僅四人的數目,對抗來勢洶洶的其他勢力聯軍,這讓炫無機頓時有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他媽的!老子被算計了!」 炫無機這十年來,搜集這麼多資料,多少也研究了一點上古陣法的皮毛,而且,在魔帝手札之中,將傳送陣的發動之法描述的簡單明了,炫無機不認為自己弄錯了。

然而事實上,陣法就是發動不了,魔帝手札應該不會錯的!

難道……

結合之前的一點蹊蹺之處,炫無機心中陡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感覺,自己似乎被什麼人算計了!

然而,他根本來不及細想到底問題出在了哪裡,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他釋放出來阻隔眾人的結界,被南允王和白眉方丈徹底撕破了!

「糟糕!」炫無機大驚失色,「莫動手,老夫有話要說!」

「你他媽下地獄去說!」南允王心中早已經被熊熊怒火所充滿,一上來,他就真元運轉到極致,渾身殺氣洶洶,一刀劈出,刀光斬碎虛空,直卷炫無機而來!

「該死!」

炫無機有苦說不出,只能出手對敵,他還要保護炫雨妾他們三個,無法避讓,而且在這狹窄的甬道中,也根本沒有避讓的餘地!

炫無機抽出須彌戒中的天階寶器長矛,一矛向南允王的刀氣刺了下來。

「快退!」

炫雨妾花容色變,拉起其他兩個命隕長老便暴退出去,南允王配合白眉方丈,兩個命隕三重的頂級強者,與炫無機全力拚鬥起來,爆炸的餘波就極為恐怖了!

「南允王,住手!老夫也被人算計了!」事情複雜,又在打鬥,饒是炫無機心思慎密,此時他無暇思考,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誰這麼手眼通天,居然能算計到他頭上,甚至把所有人算計進去了!

「炫老賊,現在你就算說破了天也是無用!老夫再信你半個字,就白活這八百多年了!」南允王出手如風。血浪滔天,根本不給炫無機半點說話機會!

他之前差點被炫無機困在這魔神帝宮中,而被對方卷寶潛逃,搞不好甚至在這裡面困個十年八年的。

在這種情況下,南允王又怎麼可能再信炫無機的話。


炫無機的本身實力稍稍弱於南允王,不過他有天階寶器。真正戰力卻能勝出一籌。然而南允王這邊,還有一個白眉方丈!

白眉倒是奇怪炫無機為何沒能傳送走,不過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細想這麼多,不管炫無機是怎麼回事,先聯手把他廢了,拿到這株梵天龍根和魔帝手札再說!

一個被廢掉的炫無機,那就好掌控多了,到時候一看魔帝手札。什麼都清楚了,還需要跟他廢話嗎?

「明佛大手印!」

白眉方丈一掌推出,巨大的金色手印鋪天蓋地的直劈下來。

「混蛋!」

炫無機心中也被打出了火氣,他本來就被人算計,還沒來得及的細想到底是誰算計了他,現在又被南允王和白眉方丈劈頭蓋臉的一頓狠打。心中暴怒。

「別以為我炫無機怕了你們……給我破!」

炫無機目光中閃過一絲厲芒,一矛向金色大手印刺來!

轟!

金色的明佛大手印被炫無機一矛刺了個對穿,而他本人,也身體倒飛出去。這個時候,其他人,也跟南海魔域剩餘的三個長老打鬥起來。

看到來勢洶洶的長老聯軍,南海魔域的三個長老。頓時心中發苦,腿肚子轉筋,一向妖嬈嫵媚的炫雨妾臉色蒼白,而其他兩個長老。老臉直接漲成了豬肝色。

……

在長老們混戰成一團的時候,在魔帝葯園之中,卻只剩下了林銘一個人。

以神凰島為代表的小宗門與大禪寺早就有合作的約定,這次又重新許以重利,自然也要追上去了,他們奢望不了梵天龍根的主幹,但是得到半條根須什麼的,也非常知足了。

畢竟幾經磨難之後,還活著的長老們只剩下了二十個出頭,再扣掉南海魔域的四人,總共十七八人,根須卻有九條,如果能全殲南海魔域,並在戰鬥中起到一定作用,分到半條根須的話,還是大有希望的。

以至於轉瞬之間,魔帝葯園人去樓空。

林銘當然就被留在了魔帝葯園了,牧鳳仙自然不可能帶上林銘,且不說林銘速度極慢,關鍵是爭鬥起來戰鬥慘烈,林銘說不定就被卷進去身死了。

林銘壓抑住心中的激動,閉目冥神,同時心中默數著時間。

一息……兩息……三息……

傳送陣距離魔帝葯園有十里距離,而一般命隕大能的感知在這殘破的世界中也就是幾百丈,林銘有足夠的時間開啟葯園的上古陣法。

何況,他們正處於激烈追殺之中,不太可能注意到這裡。

十息之後,林銘估算,魔帝葯園已經離開這些命隕老怪們的感知範圍了,這時候他無論做什麼,都是安全的!

林銘深吸一口氣,猛然睜開雙眼!

魔帝葯園的上古陣法有南北兩重,梵天龍根也有兩株,每一重陣法中,各自封住了一株梵天龍根!

這兩重陣法,相互支持,炫無機不了解陣理,只能兩道陣一起破,而林銘卻可以一重一重的開啟。

之前林銘為了方便炫無機搶到梵天龍根,有意開啟了距離炫無機較近的南邊陣法,而留有北邊的陣法未曾開啟。

於是,南邊的這株梵天龍根被炫無機掠奪走了,而北邊的,卻紋絲未動。

富貴險中求,此時無疑是最好的機會了。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林銘腳步一動,身體如一根高度壓縮的彈簧一般猛地彈射出去,飛射到第一個陣符的跟前,手掌一拍,瞬間改變了陣符的結構,第一道陣符……能量貫通!

這幾個時辰一來,開陣的過程早已經在林銘腦海中推演了無數遍,為的就是節省時間。

對此時的林銘來說,時間就是生命!他不確定那些命隕老怪什麼時候會回來。

如果炫無機成功通過傳送陣逃掉,那麼那些老怪自然會很快返回,林銘就沒多少時間了。

然而……那傳送陣早就被林銘做了手腳……

林銘很期待那時候炫無機的表情,如果讓他知道是自己動的手腳,恐怕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跑不掉,他們勢必會大戰一場,這就給了林銘更多的時間。

林銘自信自己這次坑人坑的十分隱蔽,就算大戰之後,這些老怪們覺得不對勁,醒悟過來,再回來,也應該有半刻鐘到一刻鐘的時間,足夠林銘做完一切了。

開啟這個葯園古陣,原本就用不了多少時間,然而林銘更講將這個過程壓縮到極致,因為他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去嘗試另一件事!

葯園上籠罩的上古陣法,就如同一套繁雜的密碼鎖一般,只有正確的改變每一個陣符的結構,才能將上古陣法開啟。

林銘出手如風,身體在三十六個上古陣符之間快速的奔跑。

只是十幾息的時間之後,所有的陣符都被林銘改變了能量結構,隨之……整座陣法,發出了蒙蒙的白光。

林銘那一瞬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了!

千萬不要出問題!

這十幾息開啟陣法的時間,林銘手心已經出了汗,他一雙眼睛灼灼的盯著防護罩之中的梵天龍根,屏住了呼吸。

「呼——」

隨著陣法的開啟,蒼莽、冰寒的氣息擴散開來,林銘只覺得渾身上下徹骨的冰寒,他甚至不得不強行運轉真元,才勉強抵抗住了這冰寒之氣的侵襲。

「好厲害的寒氣!」

林銘全神貫注,待到陣法完全開啟的那一瞬間,他一個箭步躥出,來到梵天龍根的跟前,真元包裹雙手,伸向了梵天龍根。

那一刻,林銘的手在顫抖。

得到了!

這無數命隕大能夢寐以求的天材地寶——梵天龍根!

扭曲如人蔘一般的根狀植物,通體灰色,看起來毫不起眼,只是它的根須像是盤扎在一起的虯龍。

這可是存在了數萬年的靈植,即便在神域,梵天龍根也最多種植萬年就採摘了,不會讓它生長數萬年之久。

很少有哪個門派,會花費數萬年的時間,去種植一株靈藥,因為很多門派,他們本身都存在不了數萬年的時間。

這一株梵天龍根,生長如此久的時間,完全是陰差陽錯。尋遍天衍大陸,能找到比它價值更大的天材地寶,也怕是沒有多少了!


接觸到梵天龍根的那一刻,林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即便雙手之上包裹了厚厚的真元,他還是感覺到了手心冰涼刺骨,似乎隱隱的有絲絲寒流,沿著周身經脈傳遞過來,甚至傳入了骨髓之中,這種感覺十分的舒服。

「不可思議,只是拿著它,就能感到骨髓之中與梵天龍根的共鳴,彷彿它就是為而生的!」

快速而小心的將梵天龍根附近的土撥開,一條條根須被林銘快速的清理出來,連細小的根毛他都不捨得碰斷。

就這樣,十幾息之後,一株完整的梵天龍根,被林銘取出,放入了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玉盒之中,林銘又取了當地的土壤,塞滿玉盒,將梵天龍根完全包裹了。

接著貼上封印,小心將玉盒收了起來。這種依然有生命的靈植,無法收入須彌戒中。(未完待續)

<<武極天,歡迎讀者登錄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第四百九十八章再入洞府(求月票)

「到手了!終於!」

收起玉盒的那一刻,林銘有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要知道,在此之前,可是有三十位命隕老怪,為了得到梵天龍根而聚集在一起,冒險闖魔神帝宮,之後更是有近十位命隕大能,為它而隕落!

炫無機更是為它付出十年心血,甚至不惜發動南海戰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