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求訂閱)

眾人又是一愣,接著都在搖頭,身在九玄大世界卻想要獨立於九玄大世界的天地大道之外,這怎麼可能?除非龍驕陽是帝級境大成期的存在,才能真正的擺脫這個世界的天地大道,凌駕在這天地大道之上。

葉懶懶本來也再搖頭,可是她突然想起了,仙經出世的蓋世帝者大戰的異象之時,龍驕陽絲毫不受影響,帶她站立觀戰的事情。她注視著龍驕陽,在心中自語,「龍驕陽真能獨立於九玄大世界的天地大道之外嗎?」

小石人獨戰三個領悟帝紋的蓋世強者,處境異常的危險。巨人族,翼人族,天眼族的強者,都是領悟帝紋多年的存在。他們之所以沒有證道成帝,是因為天荒之中,法真正的證道。而他們又受到一些法逾越的限制,一直法離開天荒,所以他們的境界一直停留在領悟帝紋的地步。

然而,他們的真正的戰力,已經極度強悍,比之帝級境初期的蓋世帝者都不弱。

小石人曾經是上古人族之中最強的,因為它並非上古人族,是石人族的時代供奉讓它形成,它是圖騰虛神其實力限制的在發展。所以當初的石人族是上古人族的首領,可是當祭祀之術成了天地大道不容的法術,情況就徹底改變了。

現如今石人族已經被滅,小石人不復當年神威,它抱著必死之心要滅殺儘可能多的三族子民,來複血仇。[

不多時,三族所在的地方,被毀滅許多地方,數族人死在混戰之中。

小石人所化的神紋巨石,龜裂痕迹明顯,它接近敗亡。而且它並未真正的與三個種族的帝紋強者決戰,它基本上不防禦,只是單純的要滅掉這個盤地之中的生靈。

三十米高的巨人,天眼族的強者,翅膀遮天的翼人族強者想要阻止,卻法真正阻止發狂的小石人,它這是在自我毀滅的一戰,他們卻不願耗壽命與精血的生死大戰,只能儘可能的防禦。

嗡……!

忽然,一道一道血色光芒,從小石人毀滅的方向傳來,盡毀滅氣息席捲而來。

這是滅道的力量,極其可怕,一般修者遇上都難逃死劫。

「石人族的圖騰,你終於觸發了滅道毒誓,你這般亂殺辜,該魂消魄散!」翅膀遮天的翼人強者冤怒低吼,這一次翼人族損失巨大,這石人族的圖騰怎麼會恢復力量的?

巨人族的強者,天眼族的強者的神情都非常難看,當年石人族衰弱之極,被他們聯手奪寶,而後將四周防禦撤離,驅趕著異獸群闖入石人族的地盤,導致了石人族的滅亡。

那時候,他們覺得石人族的圖騰會自行滅絕,根本沒有什麼後顧之憂。誰知道,石人族的圖騰恢復了實力,回來毀滅性的報復,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小石人收斂神紋,從巨石化為人形,它飛落到石人族的殘缺之地,低喃道「圖騰為信者而生,亦該為信者而亡……」

巨人族的強者,翅膀遮天的翼人,天眼族的強者在遠方看著。他們不敢靠近,滅道的力量可不是開玩笑的,沾染上了可會連帶被滅亡的。

如果不是小石人曾經太強大,他們不看著小石人化為滅道之灰法安心的話,現在他們早就躲避的遠遠的了。

滅道的力量化成一道一道血色力量,瘋狂匯聚在一起猙獰的沖向小石人。

龍驕陽在這個時刻,突然以時空域門之術穿梭地出現在了小石人的身邊,他低吼道「小石人,你這就認慫了嗎?」

小石人已經龜裂的石眼睜開,它驚慌道「龍驕陽道友……你怎麼來的……快點走……滅道的力量會殺死你……」

小石人凝聚靈力,欲送龍驕陽離開。龍驕陽的手臂上突然生長出一朵佛氣盎然的冰山雪蓮,它在緩緩開啟一個九玄大世界之外的世界!

龍驕陽牽引著梵界的信念力量轉為祭祀力量灌入小石人體內,他沉聲道「我有辦法替你恢復到最強的狀態,只是這之後你可能就只能去梵界了。因為我只能讓你獨立在天地大道之外一炷香的時間而已,過了這個時候,更恐怖的滅道力量怕是就會到來。」 小石人震撼無比,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這世間無人能在天級境的時候做到。可是龍驕陽說得如此認真,會是忽悠它的話嗎?

小石人注視著它大開殺戒所招惹來的毒誓滅道力量形成的血浪,這血浪猙獰,卻突然間失去了目標。

小石人處於龍驕陽開闢的道之內,它獨立在了天地大道之外,讓這個世界的滅道力量無法起到作用。在小石人與巨人族,翼人族,天眼族的眼前,因為當年的毒誓而爆發的滅道力量消失了。

乾坤鼎在不遠處震駭低喃道「龍驕陽是怎麼樣做到的?正魔雙修之道,真的如此逆天?」

「不能給石人族圖騰復甦的機會,殺了他們!」翼人族的強者最先反應過來,他的羽翼之中衝出無數祭煉過的光羽,其殺傷力極強。

呤!

乾坤鼎再現,它狂吼震天,發出龍呤殺音震動山河,阻攔翼人族強者的光羽攻伐。

三十米高的巨人橫空飛降,他化成了巨大山脈,遮天蔽日也要將這一番天宇全部鎮壓。

「小石人,你在前方征戰,我會跟隨著你,替你恢復神祗之威。」龍驕陽出聲道

小石人身上的龜裂痕迹消失,它雙手握拳化成兩道石芒劈向四面八方,它不是要攻擊敵人,而是龜縮防守,爭取恢復神祗力量的時間。


巨人族的強者,轟擊在憑空出現的石化牆壁上,他無法讓其瞬間破裂。

天眼族的強者踏空行來,他被氤氳光暈籠罩,春夏秋冬四季景色在他身邊循環輪迴不斷,讓其看起來異常的神秘。此時他踏空而來,如掌控天地的神,天地間的四季因他而定,這裡的時光也因他而倒轉!

天眼族的強者非常可怕,他雙眼反轉,如輪迴倒轉,這四周的一切都在倒轉。小石人凝成的石化防禦力量快速消失,他雙眼如刃,發出駭人光輝斬向了龍驕陽。

龍驕陽雙眼轉為紫色,化神訣被其施展。

白色眼神與紫色眼神實質化的在碰撞,龍驕陽的精神意念並不弱,只是他比天眼族的帝紋強者肯定是要弱點的。

幾息間,龍驕陽的雙眼已經出血,受傷不輕。

小石人果斷的一掌劈在了龍驕陽與天眼族強者眼神交戰的中間處,龍驕陽的身體顫抖幾下,卻沒有倒下。天眼族的強者盯著龍驕陽看了半響道「好厲害的小輩。」

巨人族的強者,手掌如天,狂暴打下去道「他越是厲害,我們越可能會遭遇危機,不要顧及他是小輩,全力出手殺了他。」

龍驕陽的正魔道心,能夠跳脫在天地大道之外,能無視帝紋強者的氣勢威壓,可是他並不能無視帝紋強者的攻擊力量。如果被襲擊到,龍驕陽不會有活命的可能。

關鍵時刻,小石人的身上祭祀符紋神性外泄,形成了一圈一圈讓人敬畏的無敵符紋。

「吼……」小石人仰天長嘯,神性祭祀符紋在勾動天地大道,讓萬物的力量都變成它的力量。

巨人族強者狂暴拍下的巨掌,威力驚人,可是到最後卻力量全無。因為他劈出的力量,被小石人的神性祭祀符紋截為了自己的力量。

「石封九天!」

小石人大吼,這一個盆地區域都在石化,它要絕殺三族的生靈。

巨人族的強者,翼人族的強者,天眼族的強者驚恐無比,小石人的恐怖他們從小就知曉,這是一個活了無盡歲月的圖騰虛神。這三族的強者一代一代的坐化而亡,小石人都未曾消失過。

「石人族的圖騰,請你不要大開殺戒,如今各族捲土重來,人族有大危機,需要上古人族來庇護,你不可以一下子毀掉所有人族的希望。」天眼族的強者驚恐大喊道

「石人族的圖騰,你真要覆滅一切嗎?你應該知道上古人族不離開天荒的真正原因,當上古人族滅亡,你知道會發生什麼嗎?」巨人族的強者提醒道

翼人族的強者,眼中有懼意,但是他同樣有著無盡的戰意。

「石人族的圖騰,傳聞你近乎成仙,有著仙威。我很想知曉,仙到底有多強!」翼人族的強者說完,雙翼化成兩道戰刀,帶著無極帝紋,一路上讓虛空碎裂,讓天地大道崩毀的斬向小石人。

小石人在龍驕陽全力提供的祭祀力量下,它的神祗力量迅速恢復如初。

翼人族強者發起最強攻伐的殺招,小石人的身上神性的祭祀符紋,形成力壓萬道的強勢力量,它的雙手伸出,手臂延長十米硬生生的破掉翼人族強者的翅膀上的帝紋,並且在一瞬間讓翼人族強者化為戰刀的翅膀顯出原形。

「血仇,唯有血祭!」

小石人怒火,它的雙手上神性符文暴動,將翼人族強者的雙翼硬生生的折斷!


「啊……」翼人族的強者慘叫的元神遁出,欲逃走。

「死!」

無數道石槍從天而降,斬殺翼人族強者的元神,同時有一道石槍刺殺翼人族強者的肉身,沖向石人族滅亡的殘缺區域中,以仇敵之血祭奠亡靈。

巨人族的強者與天眼族的強者,被嚇的最後一點僥倖心理都沒有,徹底恢復的小石人他們根本無法對抗。

「石人族的圖騰,您可以殺死我,但是不要滅殺我的族人。」天眼族的強者懇求道

巨人族的強者,卻不甘心這樣被殺,他從巨人縮小成米粒大小,迅速轉入土裡,想要以此逃遁。

「吾乃地生,豈能讓你遁地而逃?」小石人冷哼一聲,一腳猛踩大地,遁逃千里的巨人族強者,被轟擊的渾身是血衝擊出來。

「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巨人族的強者知道今日無法生離,他燃燒魂血在逆天提升力量。

「吼……」

巨人族的強者渾身冒火,這是燃燒自身神魂與精血的死亡異象,而他的氣勢攀升到極點,徹底超越了九玄大世界的天地大道,這一刻他就是蓋世帝者,無敵於天下。

「裂天一擊!」

君臨天下的巨人族強者,一雙手如兩個重鎚,他出手轟擊的天地都在毀滅重新歸於混沌。

小石人向前一步,身邊祭祀符文蒸騰如海,彷彿有無盡信徒在虔誠祭奠。它身邊的神性祭祀符篆之紋,變成了一條一條的最初的秩序道紋,在重演開天的過程。

天地日月星辰齊現的,將巨人族強者毀滅的天地吞入替代。

「萬道獨尊!」小石人開口,神性的祭祀符篆之紋演化的秩序道紋,攻向燃燒神魂與精血的巨人族強者,巨人族強者的肉身瞬間被斬成了三段,鮮血飛濺! 巨人族的強者雙眼凸出,七竅皆有鮮血溢出,他的元神亦遭遇絕殺無法離體,將要滅亡。神祗力量徹底恢復的小石人無敵天下,讓這一個盆地都要變成死亡地獄。

巨人族的強者想要說話,開口卻不斷湧出鮮血,他的話語沒有說出口,撲通倒地分成幾段慘死於此。

天眼族的強者收斂氤氳光芒,露出了滿頭白髮,他沉聲道「石人族的圖騰,請您息怒,一定不能將上古人族全部滅絕,要不然禍亂天下,整個人族都可能會被滅亡的。」

小石人冷冷注視著天眼族的強者,它此時君臨天下,無人可阻,三族的生靈已經被石封而亡了無數人。

「阿彌陀佛,圖騰大人收手吧。」突然,空虛和尚的聲音傳來。

小石人轉頭看去,巨蛋帶著空虛和尚,葉庭雲,葉懶懶,耿天火趕來了。這是乾坤鼎給巨蛋傳言的,它想要讓眾人見識圖騰虛神的蓋世之威。

不過乾坤鼎沒有想到,石人族幸免於難的後裔之人空虛和尚,卻要阻止小石人滅絕三族之人。

「阿彌陀佛,圖騰大人,我族其實是因祭祀之術被天地不容而滅亡。這些人不過是天地大道改變之後的幫凶而已,我們真正的敵人是黑暗神君。」空虛和尚沉聲道

「不要混淆事實,真正讓石人族滅亡的是他們!」小石人殺意衝天道

「圖騰大人,我族已經滅亡,你現在滅掉三族的人又有什麼意義?這一次黑暗神君肯定會進入天荒奪仙經,您現在滅絕三族之人,不是要讓黑暗神君毫無阻攔的去奪取仙經嗎?」空虛和尚提醒道

小石人猶豫了,它先前被仇恨泯滅,一心只想要滅掉三族。可是卻忘記了,這三族的人,是要守護天荒一些秘術的存在。現在它要是滅掉了這三族的人,進入天荒尋找仙經的人,將會容易得手一些。

「這些人滅了石人族,你為何要阻止我復仇?莫非你真的入了佛門,連自己的種族被滅之仇都能無視?」小石人質問道

「阿彌陀佛,種族被滅,本僧心如血滴。可是現在復仇,只會讓真正的仇人暗中歡喜,所以本僧才會阻止圖騰大人繼續出手。」空虛和尚說道

天眼族的強者急忙表態道「石人族的圖騰,我可以自刎於您的面前,但是請你收手不要滅絕上古人族。」

龍驕陽在小石人的身後道「小石人,快沒有時間了,你要快點做決定!」

小石人看了眼空虛和尚,又看了看天眼族的強者道「我可以不滅絕上古人族,但是你要以種族的存亡立誓,跟隨在龍驕陽道友身邊,做他忠心不二的手下。」

天眼族的強者白眉顰皺,苦澀道「石人族的圖騰,我無法離開天荒,根本無法追隨在他的手上,只要您願意放過我的族人,我願意自刎於此。」

「你不需要追隨龍驕陽出去,在這天荒之中你保護他就行。」小石人說道

「好,我願意立誓追隨龍驕陽。」天眼族的強者果斷答應道

龍驕陽卻在這時開口道「小石人,他是你的敵人,怎麼能做我的手下呢?」

「天荒太複雜,你們需要熟悉這裡的強者保護,還請龍驕陽道友不要阻止,這樣我去了梵界也會無法安心。」小石人給龍驕陽傳言道

「好吧,聽你的。」龍驕陽答應道


天眼族的強者,姓巫名海,今年八百歲年歲不小了。如果不是小石人恢復神祗力量,他絕不會向龍驕陽臣服。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終結自己的性命,都不願意做一個人族少年的手下。

「小石人,你自己進入梵界吧。」

巫海立誓之後,龍驕陽對小石人說道

小石人點了點頭道「我會自己進入梵界,但是在進入之前,我要做最後一件事情。」

「時間已經不多,你最好立刻去梵界,要不然後果難料。」龍驕陽鄭重的提醒。

「我知道,但是這件事情非做不可。」

小石人以神性的祭祀符篆之紋,包裹著龍驕陽沖向天空,它的雙目之中符篆紋路閃現,它在掃視天荒,尋找黑暗神君的所在。天荒會阻止外界強者的神識探查,卻不會阻止小石人這樣的探查。因為它生於此,修行在此,它所修的道都屬於天荒。

很快,小石人的目光鎖定在一個方位,它整個人忽然如山嶽般暴漲,龍驕陽跟隨著小石人的頭顱不斷上升。小石人身上的神性祭祀符篆之紋,在形成一把巨大的石槍。這一桿石槍,在天地間不斷暴長,眨眼間已經百米長。

「黑暗神君,你早就該死了!」

小石人一聲低吼,它的一隻手臂延伸萬里,提著石槍爆裂天地虛空,刺向了一個小山川。

轟!

小山川四周被夷為平地,數個聖級境的惡魔一族的強者被槍風裂碎,一個黑暗身影被石槍釘在大地深坑中成了虛無的空氣。這只是黑暗神君的一道靈身,並非本體。

「可惜了,沒有能殺死黑暗神君的本體。」小石人嘆息一聲,隨後它瘋狂出手,向六個方向擊出六道石槍!

魔族所在之地,小石人展出的石槍霸道蓋世地襲來,數名強者被斬成了血雨,而這石槍的目標是一個美艷無雙的魔族女子。

「魔吞萬界!」美艷無雙的魔族女子施展秘術,讓己身化為黑洞,欲將石槍引導向無盡的宇宙虛空。

石槍有靈,它在刺入黑洞的前一刻,忽然間爆裂的釋放出無盡神紋。

美艷無雙的魔族女子被炸裂成血霧,一個面容猙獰全身冒著黑氣的魔曝光在天地間,太陽光芒之下,他的全身冒起黑煙。

「啊……好疼,快點找替補的處子讓本尊入體!」


這是魔尊的一道元神,魔族的魔尊曾經是無敵天下的存在,他的元神也不會懼怕陽光,只是後來與浩氣天碑一戰,讓他受傷嚴重,如今元神傷勢未曾恢復,還留著詭異的浩氣道傷,一旦遇上太陽光芒,就會如萬火焚心一樣痛苦。

三個年輕美麗的魔族女子被帶到魔尊元神的前面,長孫雪兒是其中的一個,也是這三個女子之中最美麗的一個。 魔尊的元神迅速向長孫雪兒衝去,他喜歡美麗的事物,特別是美麗的處子。所以他才會要求魔族的現任族長,替他找族內的美麗女子來做他的元神藏身之所。

長孫雪兒肌膚如雪,容顏如畫,她紫色的眼眸之中蘊含著憂思,因為她的身上發生了一件無法彌補的錯事。她懷上了一個絕對敵人的孩子。

魔尊的元神沖入長孫雪兒的眉心處,很快他震怒的飛沖而出道「是誰找了一個懷孕的臟女人來?是想要害死本尊嗎?」

說話間,魔尊的元神飛衝到另外一個容貌差一點的少女的眉心之處。

蚩霸宇,長孫霸天,鬼武等人全部都震驚的看向長孫雪兒。特別是長孫霸天,長孫雪兒是他的孫女,是被家族挑選出來,做為魔尊承載之人的聖女,可是本應該冰清玉潔的聖女,如今卻變成了孕婦?

「長孫雪兒,你要給我一個解釋!」長孫霸天身材魁梧高大,紅髮紫瞳儀錶堂堂,不過此刻生氣的他,看起來非常的陰森。

「爺爺,我……」長孫雪兒痛苦難言,她曾經試圖滅殺懷上的孩子,可是每一次都沒有能成功,這孩子彷彿天生能化解靈力,她的靈力對其根本無效。

蚩霸宇震怒低吼道「長孫雪兒,你隱瞞**的真相,還想要隱瞞嗎? 帝臨 ,你到底**給了什麼人?」

「一個人類,她體內胎氣蘊含著人類身上的臭味!」魔尊成功入體在一個少女身上,他目光陰冷的盯著長孫雪兒,目中殺意暴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