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前輩,咱們去南域,為何不往正南方走?那樣不是更快嗎?」金豹對血狼提出疑問。

「我要去天爵城,那裡有我的朋友。」血狼正色道:「我有很多事情瞞著你,小萱知道的也比你多,但你還是別問她吧!以後你會知道的。」

「好!」金豹點點頭就沉默了。

…………

血狼他們比較低調,在途中也不隨意惹事,一路走向天爵城,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麼大麻煩,一些小麻煩也不足掛齒。

五天後的一個黃昏,血狼他們穿走出了中域,進了一座小城池,他們打算先住了下來,準備明天走。這座小城市離大海還有400公里的距離,而天爵城就坐落在海邊,那裡是南域最繁華的城市之一,也是最亂的城市之一。

血狼四人牽著馬,走在城中,丁筱萱疑惑的說道:「據說,這裡已經是南域了,怎麼只有一條大河?大海呢?」

「你沒看地圖嗎?」金豹呵呵一笑,又回道:「我們明天沿著河往下遊走,應該就能看到大海了。」

「沒錯,明天才能看到大海,今晚好好休息吧!」血狼說完就和他們去找了家賓館,住了下來。

和往常一樣,血狼又坐到酒樓打探消息,他從別人的嘴裡打探到,天爵城出現了半獸人,可那是上個月的事情,不過,這件事引來了很多中域和東域的強者,但是南域的高層似乎很淡定,並沒有協助那些強者。

除此之外,血狼還打探到,南域最近出現了一股新生的勢力,這個勢力不屬於海族,修鍊的神力很獨特,他們行蹤詭異,最喜歡的就是搶奪神石,而且還非常低調,碰到比自己強的人就逃。

對於這些人的議論,血狼也懶得過問,因為他不可能完全相信這些人。

血狼明白,這些人嘴裡的半獸人肯定就是呂風,他現在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全,畢竟,芊影和木馨兩人如此招人喜歡,呂風也不一定能保護好她們。

第二天早上,血狼他們急匆匆的趕往天爵城。

…………

天爵城的一間賓館內,兩個女子正在聊天,仔細一看,她們正是芊影和木馨。

「芊芊姐,你說狼哥怎麼還不來啊?我們都等一個多月了,他不會是遭遇不測了吧?」木馨擔憂道。

「狼哥不會有事的,否則我們肯定能得到消息,狼哥說了不見不散,我們決不能先走,一定要等到他來。」芊影目露堅定。

木馨嘆了口氣:「我們兩人每天都躲在賓館里,外面有大海又不能去看,不知不覺就躲了一個多月,我都悶死了,你呢?」

「天爵城那麼亂,而且我們又長得那麼漂亮,出去不就是找死嗎?小風上次為了保護我們,差點還送了命,我們就先忍著吧!等狼哥來了再想辦法。」芊影無奈的安慰道。

…………

下午,血狼他們終於到了天爵城,天爵城非常大,血狼一時間也聯繫不到呂風他們,但他並不著急,既然都在同一座城,那就肯定會碰面,而且,他們之前就相約在天爵城的大門相會,時間就是天黑后。

現在天色還早,血狼他們先去賓館休息了一番。天黑后,血狼跟丁筱萱和金豹說了一聲,他獨自一人走到天爵城的大門。等了不到一個時辰,便看見一個戴著斗笠的年輕男子走來,這年輕男子穿著一襲白衣。

血狼看他走路的姿勢,一眼立即認出了他就是呂風。

「你還好嗎?朋友。」血狼走到呂風身前,笑望著他。

「老人家,你是誰?」呂風有些疑惑。

血狼想了想,回道:「小風,你的手上次被我用火燒,差點就廢了,你還在介懷那件事嗎?」

「你跟我走吧!」呂風說完就轉過身走了,誰也不知道他正在笑,血狼也微微一笑,並跟著走去。

…………

「你們看我帶誰來了?」呂風帶著血狼走進芊影和木馨的房間,這讓她們非常疑惑,因為她們並不認識血狼這副模樣。

「這老頭是誰啊?」芊影問道。

血狼突然神色一凜,嚴肅的說道:「本尊是極幻界的第一高手,別人都管我叫神,你們兩個小姑娘見了本尊,竟敢不高興,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你說話的聲音好熟悉啊!」芊影沉吟片刻,突然跳了起來。她一把撲進血狼懷裡,哽咽道:「狼哥,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呢!你好沒良心,一個多月才來找我們,你不知道我們都很著急嗎?」

「你別激動,坐下來,我慢慢跟你解釋。」血狼推開芊影,將她輕輕按到凳子上坐著,又道:「我上次逃脫追殺后,就已經昏迷了,而且昏迷了一個月,讓你們久等了,非常抱歉。這段時間,你們沒遇到什麼麻煩吧?」

「嗯!」芊影點頭道:「只要你沒事就好,我們整天呆在房裡不敢出去,所以並沒遇到什麼麻煩。也就是剛來的那天晚上,我們去海邊玩,結果被調戲,後來小風拼著性命殺了那人,還好那人沒什麼後台,不然我們就完了。」

「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們。」血狼將金豹和丁筱萱的事情說了一遍,而且說得比較詳細。

聽完后,木馨問道:「你怎麼不帶他們來見見我們?」

血狼提議道:「現在天色已晚,明天再說吧!我先回去了,你們好好休息,明天我帶他們來找你們。」

「狼哥,人家很久沒見你了,怪想你的,你今晚就別走了,留下來陪陪我吧!」芊影目露憂傷,抱怨道:「馨兒經常跑去陪小風,讓我一個人獨守空房,我害怕啊!」

血狼呵呵笑道:「你想讓我陪你幹嘛?我只把你當成妹妹哦!」

「要是思思姐醒來了,我怎麼辦呢?」芊影嘟著小嘴巴,委屈的說道:「我告訴你吧!思思姐已經有了要蘇醒的跡象,我沒幾天可以做人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吧!你抱抱我也行啊!就當我是思思姐,就一回,好嗎?」

「抱歉,我做不到!」血狼說得非常堅定。

給讀者的話:

各種求!

!!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你先回去吧!」芊影說完就趴到床上,頭也不抬起來。

木馨看著有些尷尬,她拉著呂風走了,血狼還在,他弱弱的問了一句:「芊芊,你哭了?」

「沒哭,你走吧!別婆婆媽媽的,我想一個人靜一靜。」芊影淡淡的說道。

「那你好好休息吧!」血狼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就走了。

…………

中域,亡影城,夜明酒樓。

一個黑衣男子和兩個白衣男子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如果血狼在這,他肯定認識這三人,因為這三人分別是吳志海,余精,還有雷德,雷德也就是邪尊。

「雷兄真是進步神速啊!我和余兄剛認識你的時候,你才是神力一段,到現在才三個月,你竟然突破了神力三段,相信你很快就能突破神力四段。」吳志海誇讚了一下邪尊,又道:「雷兄,等大家都突破了神力四段,進了沙漠綠洲,你可得幫幫我和余兄啊!」

「是啊!雷兄。」余精附和道:「我和吳兄被爺爺罰閉關三個月,可三個月過了,我們還是沒有突破神力四段,每次都是偷偷跑出來陪你喝酒,回去后還得被爺爺教訓,你說我們夠不夠義氣?你那麼厲害,進了沙漠綠洲肯定能有大收穫,我們只求跟著你分一杯羹。」

「這個好說,我雷德最看重的就是義氣,誰把我當朋友,我就把誰當兄弟。」邪尊豪氣的說完,舉起酒杯,大聲道:「來!大家干一杯。」

深夜,邪尊和余精還有吳志海三人走在大街上,突然,天空閃過一條金黃色的光芒,隨後,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他們三人面前。

「雷德,你小子竟然在亡影城花天酒地,害老子到處找你,而且還找了差不多三個月,老實說,你有沒有擊殺那隻饕餮?」中年男人就是被血狼騙來找雷德的段志戈,他目光冰冷的逼視著雷德。

「饕餮?」邪尊若有所思,他也冷冷的望著段志戈,問道:「誰告訴你我殺了他?」

「喲!你小子怎麼修為退步了?」段志戈驚異的望了邪尊一眼,然後笑道:「難道你是因為跟饕餮戰鬥時,被傷了根基,然後修為下滑,成了廢人?哈哈!真是太搞笑了,難怪你不敢回東域,是怕被其他兄弟欺負吧?」

邪尊的修為之所以才神力三段,是因為他把雷德的龍神力抹掉了,他現在修鍊的是邪神力,但他也不會去跟段志戈解釋這些,所以他隨便回了一句:「那又如何?」

段志戈呵呵笑道:「你別激動,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殺饕餮沒成功,只要你告訴我饕餮在哪,我絕不會殺你,畢竟,你已經成了一個廢人,你覺得呢?」

「你他媽以為是你誰啊?敢說雷兄是廢人,我看你是活膩了!」余精有些衝動,他用手指著段志戈,大聲說道:「這裡是亡影城,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快滾吧!」

「你小子挺囂張啊!真是無知者無畏,老子這就廢了你。」段志戈說完就想動手,而就在這時,一位黑衣老者緩緩走來,他搖著羽毛扇,無疑,他就是吳志海的爺爺吳斷風。

「住手!」吳斷風邊走邊說:「你是龍部落的吧?不知你聽說過沒有,我們亡影城有條規定,那就是任何人不得在城中動手殺人,這是夜羅宗定的規矩,凡有違規者,必死!」

「老鬼,你是誰?敢幹涉老子的事,我看你是活膩了。」段志戈的脾氣也不是很好,話語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吳段風氣定神閑,淡淡的回道:「年輕人,這裡不是東域,你識相的話,就走吧!我不想跟你動手。」

段志戈雖然有些衝動,但他也不傻,他知道自己不是這吳段風的對手,而且他也有些怕那個規定,所以他拂袖走了,走時還對邪尊說了一句:「雷德,你最好永遠別回東域,否則你就死定了。」

邪尊呵呵一笑,根本不把段志戈放在眼裡。

「你小子的修鍊進度不錯,以後悠著點吧!少來找我孫子玩,他可沒你這樣的資質。」吳段風對邪尊說完,又對吳志海吼道:「回家!」

這時,余精他爺爺也跑出來帶他回家了,留下邪尊戰在寂靜的街上,邪尊搖頭笑著,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

天爵城,早上。

血狼帶著丁筱萱和金豹來找呂風他們,大家相互認識了一下,血狼把自己的身份也告訴了金豹,金豹震驚過後,向血狼發誓,絕對不會將這事說出去,血狼相信他,不然也不會告訴他。

六人去附近的酒樓開了個雅間,邊吃邊聊。

「我提點建議。」血狼對其他五人說道:「我們現在有六個人,目標太大,所以,我們必須低調行事,芊芊,小萱,馨兒,你們打扮得別那麼漂亮。還有,你們對外都叫我前輩,我們是來南域的冒險隊。」


丁筱萱開口問道:「據說,南域有很多神秘的小島,我們要不要去探險?」

血狼點頭道:「這是個好主意,不過我們先得去弄一艘屬於自己的輪船,這樣才好行動。」

呂風嘆了口氣,說道:「我之前去問過,輪船至少需要兩億顆神石,這是非常龐大的一筆錢,就算我們去搶,也不一定能搶得到。」

「我們實力太低,去搶肯定不容易,既然如此,那就去偷。」血狼篤定的說道,說完便笑了起來。

「去偷?太無恥了吧?」芊影皺了皺眉頭,嘿嘿笑道:「不過,要是真能偷到兩億神石,那也不算太無恥。可是,那麼多神石,我們要去哪偷呢?」

血狼回道:「當然是去那些貴族手裡,你們想想,我們上次從陸成海手裡都搶來了一千萬,而且這天爵城那麼繁華,豪門貴族肯定不少,想要搞這兩億神石,其實也不難,這事,就交給我們三個男人吧!」

「我們不要幫忙嗎?」木馨問道。

血狼搖頭回道:「你們等著吧!多則一個月,少則三五天,我們很快就能把錢搞到手。」

「那你們小心。」三女齊聲叮囑。


血狼三男將芊影三女送回賓館,然後開始行動,血狼單獨行動,呂風和金豹在城中亂逛,尋找機會。

!! 血狼之前從呂風口中了解到,天爵城的第一大豪門是上官家族,而城主則是海族中人,名叫邱島,邱島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其實,海族也是人類,他們修鍊的是純正的海神之力,但他們並不信奉海神。這讓血狼感到非常奇怪,呂風也感覺奇怪。

血狼去問了一個老頭才得知~~曾經的南域有兩個派系,一派信奉海神,另一派不信奉海神,這兩派後來發生了大戰,勝利的卻是不信奉海神那一派,而信奉海神那一派被趕出南域,他們到中域建立了幻海宗。

如今,南域只有一個大勢力,這個勢力就是海族,據說海族首領的修為是神力十段,這是一個超然的勢力,它凌駕於宗門與部落之上。海族並不會去找幻海宗的麻煩,因為他們已經用實力證明了,不信奉海神才是正道。

上官家族並不屬於海族,但它在城中的地位並不比邱家低,因為海族自恃清高,比較講道理,並不會仗勢欺人。血狼已經打定主意,準備去偷上官家族的神石,這兩億神石對於上官家族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丟了都不一定會被發現。

血狼也明白,上官家族既然能屹立於天爵城千年不倒,那就肯定不只是有錢那麼簡單,這還需要足夠多的強者來守護。所以他也不敢貿然去偷,只能慢慢來,如果不偷也能拿到這兩億神石,那就再好不過了。

中午的時候,血狼走到海邊,這還是他第一次看海,不禁有些小激動。他沿著海岸線一直走,突然聽見前方一片嘈雜,他走近一看,發現這片海灘上有很多人,有的人在海里洗澡,有的人在沙灘上曬太陽。

在這裡玩的都是些貴族人士,而且還是女多男少,有些少女正在寬衣解帶,讓人想入非非,有些少婦只穿著兩樣東西,露出白皙細膩的肌膚,身前那兩隻呼之欲出的東西還一晃一盪的,讓人神往……

這場面太有誘惑力了,血狼只是一個純情小處男,他看了不到一分鐘,不禁熱血沸騰,火氣大曾,不過他意志非常堅定,所以他扭頭就走了……

血狼剛走幾步,突然看見一個中年美婦朝他迎面走來,這美婦不僅長得美艷超群,而且她身上還散發著高貴典雅的氣質。最讓血狼震驚的是,她竟有神力五段的修為,血狼與她對視了幾秒,隨後擦肩而過。

「老頭,海水這麼清澈,而且海灘上又有那麼多美女,你不想去洗個澡嗎?」這美婦突然轉過身,饒有興趣的望著血狼,她的聲音非常甜,甚至可以說是性感,定力不夠的男人聽了她的聲音,肯定會yy一下,不過血狼倒不至於出醜。

血狼微微彎著腰,慢慢的轉身望著這美婦,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姑娘這是哪裡話來?老夫都半截脖子埋下土了,哪還有力氣去跟你們這些年輕人玩?你去慢慢玩吧!祝你玩得開心,我有事先走了。」

「唉唉唉!老人家。」美婦上前拉住血狼的胳膊,悠悠笑道:「我聞到你身上有一股很特別味道,嗯?這是小男人的味道,上了歲數的老頭身上,是不可能發出這種味道的,莫非你易過容?」


「姑娘說笑了,老夫從未易容,也許是你想多了而已。」血狼聞著美婦身上那迷人的香味,看了看美婦抓著自己的玉手,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並邪笑道:「姑娘,你這手可真滑啊!老夫幾十年不碰女人了,你是想獻身么?」

「老頭,你的手也挺滑的嘛!」美婦伸出另一隻手,去抓住血狼摸她的那隻手,接著說道:「老男人的手和年輕男人的手有區別,你也不用掩飾,因為我也會易容,所以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不是老人。」

「厲害啊!」血狼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打量了一下這美婦,笑問道:「既然姑娘會易容,那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你說。」美婦笑著放開了血狼的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