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會拉屎?」陳宇忍俊不已的問道。

「我們吞星獸以星球為食,自然也要拉屎。」大黑說道。

「你拉什麼?」陳宇好奇的問道。

「我拉星珠。」大黑說道。

「星珠?」陳宇疑惑的問道。

「星球的初始狀態就是星珠。」大黑說道。

「怪不得浩瀚星空之中,還有那麼多星球,要是吞星獸光吃不拉,天上那些星球,怕是早就被它們吃光了。」陳宇心中暗道。

「主人,你要星珠嗎?」大黑問道。

陳宇想了想后,把大黑收進個人空間。

「主人,我能出去玩嗎?」見大黑消失,小金神情期待的問道。

陳宇心中一動,又把小金收進個人空間,他可不想對方被外人發現。

大黑舒展身形,變成一個龐然大物,噗噗噗的聲音響起。

一顆顆臉盆大小的星珠,被它接二連三的排了出來。

散發著光芒的星珠,彷彿受到什麼力量影響一般,錯落有致的分佈在個人空間之中。

片刻后,一顆顆星珠自行轉動起來,一個非常簡陋的星系成型。

「這樣下去,個人空間怕是要蛻變成一個真正的宇宙。」

看了看個人空間里的情況,陳宇心中若有所悟。

三百六十六顆星珠,猶如一個簡化版的星系,除了一顆一動不動的星珠之外,其餘星珠都在緩緩的自轉與公轉,其情形與太陽系何其相似?

隨身攜帶一個宇宙,陳宇越想越激動,恨不能讓大黑多拉一些星珠出來。

花錢平復心情,他讓大黑變小之後,又把它取了出來,然後說道:「大黑……」

「是,主人。」大黑點頭應下,身形一閃而逝。

離開天藍星所在的天藍星域,大黑變成龐然大物,瘋狂吞噬一顆顆星球。

實力飆升無數倍的它,幾口就是一個星球,不到兩個小時,它就吃掉了幾萬顆星球。

一邊釣著魚的陳宇,一邊用強悍逆天的神識,挪移大黑的位置。

一顆顆荒蕪星球,相繼進了大黑的肚子。

之後的十幾天時間,陳宇早上陪唐詩去學校上課,晚上送唐詩回家。


一心二用的他,一邊應付家人、老師、同學,一邊遠程操控大黑吞噬一顆顆荒蕪星球。

一次次把大黑收進個人空間,一次次把大黑送到茫茫星空。

個人空間之中的星珠越來越多,先後突破一千顆、一萬顆、十萬顆……

隨著星珠的數量增多,他還沒有用錢充值,個人空間的直徑就一次又一次暴增。

「除了天藍星域的星球,神識覆蓋範圍之內,再無一顆生命星球。」

見此情形,意猶未盡的陳宇,只好將大黑收回個人空間。

「個人空間開始向一個宇宙蛻變,原來那些豬牛羊魚蝦蟹……全部腐壞了。」

患得患失的陳宇,看了看手錶,再次進入遊戲空間。

「反恐精英,殺一個敵人,獎勵三百大漢紙幣,完全是浪費我的時間。」

「捕魚遊戲?只能增加經驗值,這遊戲沒意思。」

「炸彈超人,炸鬼子倒是大快人心,但卻沒有什麼好處。」

一次次刷新遊戲,不知刷了多少次,他又把賭博遊戲刷出來了。

「小賭怡情,隨便玩幾把。」

十幾分鐘后,損失慘重的陳宇,咬牙退出遊戲。


「極品神石還剩四萬億,極品仙石只剩一億,極品靈石也只剩一億了。」 退出遊戲,以太字形睡了一覺,次日早晨,洗漱一番后,陳宇開車前往鎮上。

與未來老婆唐詩一起,在自己家的麵館,吃了三兩紅燒肥腸面。

把車停在同事家的地壩,陳宇笑著說道:「走吧。」

如今唐詩的容貌、身材、氣質,都達到了十萬里挑一,身高也長到了一米七。

當然,陳宇的身高,比她還要高一些,足有一米七五。

未來老婆長高一公分,他也讓自己長高一些,總之,他始終比她高那麼一點。

來到教室坐下,沒過幾分鐘,三個男同學走了過來。

「陳宇,中午打籃球,怎麼樣?」張大朝神情期待的問道,對方長得夠高,身體也足夠健壯,不打籃球浪費了。

「是啊,這學期都快結束了,你還沒有跟我們打過籃球。」李偉說道。

「現在才高一,再不打籃球,以後打籃球的機會可就少了。」趙旺說道。

「我對籃球不感興趣。」陳宇隨口說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和班上的同學打籃球,不是欺負人嘛?拿球一丟,絕對百發百中,伸手一掏,搶球輕輕鬆鬆。

「陳宇,中午我們和高二的踢足球,還差一個守門員,你看?」曹德勝說道。

「聽說你守門很厲害,為了班上的榮譽,守門員的位置就交給你了。」胡岩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對踢足球也沒什麼興趣。」陳宇說道。

「陳宇,你是不是我們班上的男生?」胡岩質問道。

「我是不是這個班上的學生,你說了不算。」陳宇神情不屑的說道。

「班長,你看看,他怎麼這樣?」胡岩轉身問道。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唐詩平靜的說道。

「就是,別人踢不踢足球,那是別人的事,誰也管不著。」趙旺說道。

「你會打籃球嗎?」唐詩問道。

「會。」陳宇說道。

「要不,你去打籃球吧。」唐詩提議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未來老婆讓自己去打籃球,無非是不想自己與班上那些男生鬧僵。得罪一個人總比得罪一群人要好,心如明鏡的他,也就應了下來。

午飯後,班上籃球隊的人,相繼來到籃球場。

為了以絕後患,陳宇稍微用了一點實力,不到半個小時,百投百中的他,就得了一百多分。

輸得凄慘的高二三班,無地自容的投降認輸。

「想不到你打籃球這麼厲害。」張大朝匪夷所思的說道。

「早就說了,我對籃球沒什麼興趣。」陳宇說道。

「算了,以後打籃球,再也不叫你了,免得嚇跑了對手。」張大朝說道。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不知不覺間,高一上半學期就要結束了。

藤山工業園區,一架嶄新的直升機,加滿油之後,被人推出車間。

「看上去很威武,就是不知道性能怎麼樣?」於建軍說道。

「我長這麼大,還沒開過飛機,就讓我來試試。」陳宇說完之後,快步走向直升機。

「小宇,你還會開飛機?」於建軍好奇的問道。

「不就是飛機嗎?又不是很難,我看過說明書,開飛機絕對沒有問題。」陳宇說道。


「陳總監,還是讓我來開吧。」陳雄說道。

「誰也別跟我搶。」陳宇不顧眾人的阻攔,動作麻利的走進駕駛室。


「小宇,我陪你。」於建軍咬牙走進副駕駛室。

「大家都走遠一點。」見眾人遠去,陳宇動作熟練的打開一個個開關。

頃刻之間,螺旋槳快速旋轉,直升機徐徐升起。

「於哥,系好安全帶,我帶你去兜兜風。」陳宇說道。

「小宇,想不到你真的會開飛機。」於建軍說道。

待對方把安全帶系好之後,陳宇開著直升機一飛衝天。

片刻后,嘟嘟嘟的報警聲音響了起來。

「小宇,什麼情況?」於建軍擔憂的問道。

「到了八千米的飛行高度,這款直升機就會報警。」陳宇說道。

「直升機的升限可以達到八千米?」於建軍難以置信的問道。

「設計升限兩萬米,於哥,你感覺不舒服的時候,記得告訴我一聲。」陳宇隨手消除報警,繼續往高空衝去。

「太冷了。」於建軍說道。

陳宇打開空調與供氧設備,又道:「怎麼樣?」

「還有空調?」於建軍驚奇的問道。

「藤山出品,必屬精品,我再試試一萬兩千米。」陳宇說道。

「現在多少米了?」於建軍問道。

「現在才一萬米。」陳宇說道。

直升機快速沖向高空,離地距離相繼達到一萬兩千米,一萬三千米…….兩萬米。

陳宇右手駕駛直升機,左手拿出手機,接連拍了幾十張照片。

「這上面太漂亮了。」於建軍感嘆道。

「於哥,坐好了。」陳宇說道。

「嗯。」於建軍點了點頭,雙手緊緊的抓住扶手。

陳宇操控直升機,在高空快速翻轉,一個個高難度飛行動作,被他輕易的施展了幾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