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影六重——掠影分身——殺!」幻影殺,最高可以凝聚出六重幻影,既可以用於進攻,還是逃命的無上利器。只見秦凡所過之處竟然迅速的凝聚出六重人影,此時的人影凝若實質,不僅真假難辨。

「哈哈!沒想到這掠影身法第六重竟然能夠在今日練至大成之境。」在這巨型隧道中又是傳出了秦凡一陣暢快的哈哈大笑聲。

掠影,靈級高階身法武技,只有當形成的身影真正擁有一定的抵禦能力之時才代表著真正的大成之境。顯然,現在的秦凡終於做到了。

「十尾遮天!」

「吼!」

在這巨型隧道之中,一聲震天動地般的巨吼聲傳來。只見得一頭擁有煉王二重修為的十尾龍蠍突兀的出現在這一片巨型隧道中,怒目猙獰,隱隱散發出一股震懾天地的兇悍氣息。

「嗯!秦凡,你這十尾遮天技能亦可算作是練至真正巔峰了,相信憑藉這十尾遮天,你現在完全可以硬捍煉王二重修為的武者攻擊了!」帝老也是悅聲道。

然而,帝老隱隱感到這十尾龍蠍的散發而出的氣息之時,亦是有點驚訝。

畢竟,十尾龍蠍早已死去,秦凡能夠將那已死去的十尾龍蠍近乎實質的凝聚出來,而且實力大超以前,既已代表他的實力已經是真正的突飛猛進了。

「是的!老師,改變的不僅僅是這些而已。我覺得我現在體內的源氣至少還剩下了四層左右,而且還在急速恢復!」聞言,秦凡答覆道。

「並且我自信憑藉我現在自身的肉體力量,完全可以做到在鍊師九重境界無敵!」秦凡說道。

感覺到自己肉體之中源源不斷湧來的強悍力量,秦凡此時充滿了自信。

「當然,那至尊七彩吞天蟒精血的煉化加上靜演的雙重打磨,憑藉你現在的肉體根基打爆鍊師境界武者當屬正常!」

「不過,秦凡!你要記住,武煉大陸,煉者鍊師境界修為的武者便是炮灰,連螻蟻都算不上!連苟且偷生的權利都是無法被上天賦予。所以秦凡你的修鍊之路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說完,帝老便是將自己的目光望向了這巨型隧道世界的盡頭。


「炮灰麽?螻蟻麽?老師,徒兒不會讓你失望的!」秦凡此時的雙眼滿含感恩之意。

然而,秦凡他知道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帝老所賜予。可以這麼說:沒有帝老,自己現在仍然只不過是秦家一個小小的文弱秀士,飽受羞辱蹂躪。所以秦凡早已發誓,要讓自己變強,想盡辦法恢復帝老之前的肉身,也好對帝老做一點小小的報答!

雖然這個目標遙不可及,但是,這卻是此時秦凡心中蔓延開來的「遐望」。

「嗯?那便離開這遺迹隧道吧!」感受到秦凡那成為強者的決心,帝老此時也是飽含欣慰。

得徒如此,夫復何求啊!

…… 秦凡整理了一番心情過後,取出鈞天棍,便是迅速的穿過來時的巨型隧道,經過那屍山那骨海,秦凡終於是抵達了來時的傳送陣處。

隨即,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幾塊上品靈石,秦凡便是迅速的照著先前的記憶,在這古老的八芒星傳送陣上布置好一塊塊靈石。而且,隨著靈石的布置完成,傳送陣便呈現出了一陣明亮的光芒。

在那巨大的八芒星陣出現,包裹住秦凡的全身,車閑熟路的閉上了雙眼,秦凡靜等外界傳送陣地點的出現。

「呼,到了麽?!」睜開眼來的秦凡看到自己身旁那熟悉的八卦隱靈陣時,嘴角便是不自覺微微上翹。因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魔獸鐵背蒼熊的氣息。

「沒想到一出來便是看到了老朋友的身影,哈哈!」看到不遠處那魔獸鐵背蒼熊探頭探腦的樣子,秦凡便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來。

儘管這八卦隱靈陣屬於低級陣法,但是對於隱藏自身氣息,防止一些煉肉級的武者或者魔獸的窺視,仍舊綽綽有餘。因此,此時出現在魔獸鐵背蒼熊眼中的情景,便是身旁不遠處一顆巨石之內傳出陣陣怪異的哈哈大笑之聲。

「吼!」顯然,這情景太過詭異,然而,頭腦一向簡單的魔獸鐵背蒼熊想也不多想,舉起它那強而有力的那雙熊掌,捲動氣勁,便是使勁的朝著那塊巨石怒砸而去。

「哼!」

此時,只聽得一聲悶哼聲從秦凡的嘴中傳出。巨石破碎后便是顯化出秦凡那略顯削瘦的身影,而此時的秦凡嘴角處竟然流淌出了絲絲鮮血。

「呼!沒想到,憑藉自己此時鍊師九重境界修為,能應抗煉王的肉體,靜演功法的不斷打磨,再加上至尊七彩吞天蟒精血的換血淬鍊,竟然還是無法完全抵擋這魔獸鐵背蒼熊的攻擊!」秦凡輕呼出聲。

原來,秦凡竟是站在原地,任憑魔獸鐵背蒼熊的掌力怒拍在自己的胸膛,來檢驗此時自己肉體的防禦能力。不得不說,此時的秦凡完全是一個瘋狂瘋子。

然而,要知道這魔獸鐵背蒼熊在魔獸中天生便是以力大著稱的存在,而來秦凡硬抗一擊竟然只是微微流淌出一絲鮮血,就算是擁有煉王初期修為的武者都是做不到的啊!

可想而知,現在秦凡肉體防禦的強悍。隨即,秦凡迅速的調動周身源氣滋潤溫養自己的五臟六腑,秦凡先前臉上呈現而出的蒼白之色便是迅速地向紅潤轉變。

「吼!」魔獸鐵背蒼熊卻是對著不遠處的秦凡發出陣陣低吼。

看到,自己的全力一擊,對方不閃不避硬挨自己一掌,卻是只讓得其流淌出了絲絲鮮血,此時的魔獸鐵背蒼熊在感受到對方強悍絕倫的同時,卻是自身的尊嚴受到了無與倫比的挑釁。

「嘿嘿…還想戰?」秦凡對著不遠處正奮力嘶吼的魔獸鐵背蒼熊笑說道。

「哼!那…便戰吧!」

嘭!

嘭!

嘭!

拳掌到肉的聲音傳來,秦凡此時完全是在憑藉自己的肉體同魔獸鐵背蒼熊雙掌硬捍!

魔獸天生便擁有遠超人類的強悍肉體和無比悠長的壽命,但是無論是在武學天賦或是修為進階之上都要遠遜於人類武者。

魔獸的進階,除非是擁有很高的智慧或者是逆天的奇遇,否則只能夠依靠久遠時間不斷堆積。

魔獸鐵背蒼熊的肉體強悍程度本當便是同階魔獸的佼佼者,其肉體迸發而出的力量完全可以同煉王二重修為的武者相媲美。除了無法同人類武者一般施展武技禦敵外,此時的魔獸鐵背蒼熊完全可以媲美煉王二重修為的人類武者。

然而,此時的秦凡竟然能夠憑藉肉體,便可完全硬捍三級九重修為的魔獸鐵背蒼熊,足可見證經過至尊七彩吞天蟒精血換血淬體的秦凡自身肉體的如何強大。

此時,想著自己那因同魔獸鐵背蒼熊不斷對碰而漸漸酸麻無力的手臂,秦凡亦是忍不住低嘆了一口氣。

隨即,搖了搖頭,秦凡輕聲說道:「看來此時的自己光是憑藉肉體力量,仍然是無法震懾壓服這以力稱雄的三級九重修為的魔獸鐵背蒼熊啊!」

悠地——

隨即,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鈞天棍,隨著秦凡的一聲暴喝,無窮的源氣便是湧向那隱隱帶血的鈞天棍,只見棍影重重,朝著魔獸鐵背蒼熊的周身攻擊而去。

「吼!」魔獸鐵背蒼熊自是無法抵禦此時鈞天棍的源氣攻擊,不斷發出陣陣凄厲的獸吼之聲,讓得附近的一些低級魔獸都是被這獸吼之聲懾服的伏倒在地,引來陣陣哀鳴。

「哼!再不走,休怪我手下不留情喔!」對於這先前不斷免費陪自己磨練武技和肉體力量的魔獸鐵背蒼熊,秦凡還真不忍取其性命。不過如果這魔獸鐵背蒼熊再是糾纏不休,秦凡倒真不介意讓其來祭自己的滴血的鈞天棍。

「嗷!」顯然,已經初具靈識的魔獸鐵背蒼熊似乎聽懂了秦凡話語之中的意思,低頭看了一下自己四肢之上不斷流淌的而出鮮血,又看了看對面秦凡鈞天棍之上流淌而下的絲絲鮮血,魔獸鐵背蒼熊只是發出了一聲痛苦的低吼之聲,便是迅速的竄入林中,消失不見。

「呵呵!老師,我現在感覺,憑藉現在自己的實力,完全可以同煉王二重修為境界的武者相鬥而不敗,而且我還能夠感覺到我的肉體還在不斷的增強!」此時的秦凡緊握雙拳滿是雄心壯志,呵呵笑說道。

「嗯?只要煉王二重修為的武者沒有什麼特殊底牌的話,確實難以擊敗現在的你。但是你修練的功法靜演,不論是從吸收靈力還是恢復源氣上都是不佔優勢,所以在你戰鬥之時必須掌握好戰鬥的節奏,這樣你才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帝老也是點頭說道。

「不過這靜演的修鍊,待得你突破到煉王的修為境界,那便是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時,你才會真正苦盡甘來!」帝老此時也是很期待靜演未來在秦凡身上發生的神奇蛻變。

聽到帝老說的話,秦凡便說道:「嘿嘿!老師,這便是所謂的厚積薄發吧!」

「呵呵!秦凡,我的離開這裡吧!臨走之時把那通向聖獸遺迹的傳送陣也是一併摧毀吧!希望那聖獸——七彩吞天蟒和聖獸——九幽帝冥蟒在這魔獸森林他們的遺迹中能夠得到永遠的安息,再也不要有任何人去打擾!」帝老說道。

此時的帝老的聲音中亦是夾雜著無盡的惆悵凄涼之意,現在的自己只不過是一縷苟且於世的殘破靈魂體,永遠看不到自己未來的路!

「好,這也是我現在唯一能夠替他們做到的了!望你們的靈魂能夠在另一個世界得到永久的安息。也願那九幽帝冥蟒能在那個世界尋找到七彩吞天蟒你的身影!」秦凡雙眸朦朧。不過此時的秦凡內心中也是不好受。

轟!轟!轟!

悠地——秦凡,鼓動全身的源氣匯聚於自己的雙拳,秦凡奮力的朝著那傳送陣連連砸去,直至化為粉碎過後,秦凡的身影才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嗯?!等等,秦凡。就在你的不遠處,竟然有一隻魔獸紫翼雷虎在突破四級境界修鍊,快點靠近去看看!」就在秦凡準備離開時,帝老略帶驚奇的聲音在秦凡腦海中響起。

「紫翼雷虎?」在心中嘀咕了一番,見沒有得到帝老的回答,秦凡也就不再言語。

突然間,秦凡隱隱間感受了一番天地靈力波動的氣息,秦凡便是迅速的朝著那處方位趕了去。

…… 此時,隱藏在一處密林之中,帝老用靈魂力包裹住秦凡的全身,緊緊注視著前方那頭正在渡劫的紫翼雷虎。

眾所周知,武煉大陸魔獸世界,有兩種魔獸進階之時才需要渡劫!一便是眾人口中所謂的極其逆天的魔獸,二便是那些具有渾厚的雷屬性的魔獸。

然而,這類魔獸也是惟有經歷過雷劫,才能夠順利進階。

不過,一旦渡劫,必定會進入一個魔獸的虛弱期。

而且,魔獸一旦虛弱,便是意味著無窮無盡的危險。

此時正在渡劫的紫翼雷虎便是如此。



魔獸紫翼雷虎,雷屬性魔獸,全身成淺紫色澤,速度敏捷、雷力強大,而最為詭異的便是上天賦予了其飛翔的本領,本身為虎卻在雙肩處長有一對紫色羽翼,可以讓其在天空中飛行。

然而,眼前的紫翼雷虎顯然便是魔獸紫翼雷虎的變種,逆天級妖孽。只見其渾身都是均被一片血紅所籠罩,連紫翼都呈現詭異的泛紅色澤。

這些,相對於普通的魔獸紫翼雷虎而言,眼前這紫翼雷虎不論是從雷力的蘊含度,抑或是從其隱隱散發出來的陣陣凶煞氣息來看,都是普通的紫翼雷虎遠遠無法相比的。

「嗯?竟然會是紫翼雷虎的變異魔獸紫翼血雷虎,而且還是幼虎期!看其一身所散發而出的凌厲氣息,其將來絕對擁有成為一方魔獸霸主的潛力,沒想打竟然會在這魔獸森林遇到。秦凡,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收服努力將其收服,這紫翼血雷虎在未來一定會成為你的一大臂助!」看著前方正在渡劫的紫翼血雷虎,此時的帝老滿是急切的開口說道,話語聲中亦是透射而出濃濃的希冀。

武煉大陸魔獸從出生到魔獸三級境界是幼年期,魔獸四級到魔獸七級是成熟期,魔獸八級至魔獸九級那就是強悍期。這是武煉大陸的常規。

然而,此時的紫翼血雷虎正在渡劫,只見得其隱隱散發而出的凶戾強悍氣息似乎連這整片天地都要遮蔽。

然而,要是這紫翼血雷虎真正從三級九重巔峰跨入到四級一重的層次,只怕就連一些四級三四重境界的魔獸都難以攖其鋒,兩者完全能夠正面抗衡,甚至這紫翼血雷虎完全可以做到立於不敗之地。

「嗷!」、「嗷!」、「嗷!」

一聲聲憤怒撕嚎的咆哮聲不斷從這紫翼血雷虎的口中傳出,而這紫翼血雷虎那一片片焦黑的皮肉還有深可見骨的傷痕可見,此時的紫翼血雷虎怕是被雷劈傷得不輕。

不過,此時從體內不斷流淌而出的殷紅鮮血卻是讓得紫翼血雷虎皮膚之上的奇異血色更甚。

「嗯?!秦凡,不好!你現在貌似有麻煩了。」不斷注視著不遠處紫翼血雷虎渡劫的帝老突然開口道。

「嗯?怎麼了,老師?」此時的秦凡也是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視著前方不遠處渾身散發出兇悍氣息正在對天咆哮的紫翼血雷虎,聽到帝老的話,便是立即收斂心神,開口詢問道。

「秦凡,渡劫的魔獸要不就是天賦好到逆天,招天妒忌;要不就是天地雷祖的寵兒,招天地雷祖寵愛。因此,每次魔獸渡劫,必然會引來其它強悍魔獸的窺視。對於其它魔獸來說,一旦是吞服了這類型魔獸的魔核精血,必定會讓得其能力更上一層樓,甚至是改變其自身天賦。絕對是萬載難逢的機遇!」帝老開口解釋道。

不過對於帝老說的這番話,秦凡卻還是聽不出一個所以然,這與自己危險了有什麼關係。

然而,不過看著秦凡摸著自己的後腦勺,帝老才接著道:「而且現在,發現這頭正在渡劫的紫翼血雷虎的不僅僅有你,還有另外一頭擁有相當於煉王三重修為的魔獸赤地甲龍。看來,待會這紫翼血雷虎渡劫成功后,你和這魔獸赤地甲龍之間免不了一場血戰啊!」

「魔獸赤地甲龍么?老師,我倒是想試試現在自己的極限。這相當於煉王三重修為的魔獸赤地甲龍正好合適,相信它也奈何我不得!」聽著對手是擁有煉王三重修為的魔獸赤地甲龍,秦凡也是止不住鼓起了雙拳。

「嗯!現在的你要想抗衡這煉王三重修為的魔獸赤地甲龍,怕是不付出足夠的代價絕對是做不到啊!不過,老師相信你,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去吧,秦凡,努力一試!因為這頭紫翼血雷虎完全值得你這麼去做!」說完,帝老便是隱匿氣息不再言語絲毫。

不過,鍊師九重修為境界的秦凡要挑戰相當於煉王三重境界修為的魔獸赤地甲龍,任誰看來都會覺得這是無比瘋狂的舉動。

轟!轟!轟!

此時,雷聲滾滾,不斷的怒劈在紫翼血雷虎的身上。然而隨著雷聲大作,紫翼血雷虎渾身的鮮血亦是不斷迸射開來,竟然染紅了身旁的漆黑土地。

「呼!沒有想到這天雷之中的力量竟然強大如斯,就連我在遠處心中都是充滿著壓抑。不過,幸好是結束了!」感受到天雷帶給自己的壓力,秦凡長呼了一口氣,發出了一聲感嘆。

然而,隨著那些天雷的消失,天空之中的烏雲也是漸漸消散開去,露出了天邊的朝陽。不過呢?此時的紫翼血雷虎卻是相當的不妙。

渾身都是被自己流淌而出的鮮血所覆蓋,仰面躺倒在地只是暴突著雙眼注視著前方不遠處的密林,而那正是那頭魔獸赤地甲龍的藏身之處。

眼睜睜看著那魔獸赤地甲龍一步步朝著自己靠近,紫翼血雷虎踉踉蹌蹌掙扎著想站起身,卻只能發出一聲聲低咆而又無能為力的躺倒在地。只是露出嘴間猙獰的虎牙發出陣陣無聲嘶吼,凄涼無比!

「吼!」

此時的紫翼血雷虎不同,然而魔獸赤地甲龍卻是發出滿是興奮的咆哮。那吐舌頭的魔獸赤地甲龍陰森異常,而且不斷流出的涎水竟濕了一地,慢慢的朝著不遠處紫翼血雷虎仰躺在地的方向靠近而去。



魔獸赤地甲龍,相當於煉王三重境界修為,為一條足有水桶那麼粗,大概三十餘米長的巨大魔獸赤地甲龍。而且魔獸赤地甲龍的全身有著一條近乎平行的土褐色線斑紋,這些土褐色線斑紋越是靠近頭部,土褐色線就越加的粗。

然而,在那巨大的魔獸赤地甲龍最前段,更是分裂出兩個猙獰的鋒利的畸角。

「嗷!嗷!」看著不斷朝著自己靠近面帶猙獰興奮之色的魔獸赤地甲龍,紫翼血雷虎只能無力的發出一陣陣低咆。仿似在憎恨這上天的殘忍和不公。

「吼!」只見不斷緩慢前行中的魔獸赤地甲龍突然加速,張開了自己那猙獰的大嘴,露出了其中帶有深褐色劇毒的獠牙,朝著紫翼血雷虎吞服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