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如果你是我,你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消耗最少的方式解決三十六國聯盟的殘餘勢力?」

「首先封鎖三十六國聯盟與火族邊境,被不給他們求救的機會,然後集中兵力先拿下蒙天國,只要蒙天國一倒,三十六國聯盟殘餘便是一團散沙,最後安撫各國民眾,招降逃跑在外的宗級強者,許以厚利,根本不費一兵一卒。」

二人一問一答,十分快速,殘陽甚至都沒有考慮,令青龍左使極為詫異,好像他事先就準備了一般。

… 吞天沙漠內,楚莫離渾身泛著火光,體內的金沙顆粒被其強行逼出,臉色漸漸恢復。

南洛的傷勢較輕,金沙大部分都打入了楚莫離的體內,經過一番修復,她很快便清醒過來。

赤鵬獸和犀牛獸都顯化人身,護在楚莫離的身邊,一動不動,南洛眉間微微一簇,她昏迷的時候身邊只有楚莫離,可是現在身邊居然多了兩個玄宗級別的強者,還有虎臣鉞帶著他的巨虎,不禁緊張的朝後退去。

「虎臣鉞,他們是什麼人?天才戰上我並沒有發現他們,還有,你們不要傷害楚莫離!」南洛握緊赤火槍低沉的喝道。

「南洛道友,他們都是少主的朋友,你不必擔憂,等少主清醒,就會帶我們離開這個沙漠。」虎臣鉞凝聲說道。

「少主?誰是你少主?楚莫離嗎?」南洛詫異,虎臣鉞雖然境界不高,可終究是上古巨虎血脈,哪怕只有一絲,那也是高傲的種族,怎麼可能認人為主?


「不錯!他就是我少主,這輩子唯一的一位主人!」虎臣鉞看著楚莫離慘白的臉色,恭敬的說道。

南洛沉默,看著楚莫離,第一次產生看不懂的念頭,一個玄者五重的平凡人,竟然讓一個擁有上古巨虎血脈的天才認主,更關鍵的是他憑什麼有玄宗級的朋友?難道就因為他會煉器嗎?

許久之後,楚莫離眉間緊蹙,漸漸清醒了過來,渾身傳來陣陣刺痛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

「哼……」楚莫離悶哼一聲,面孔猙獰,痛到了極致。

「少主,您醒了,要不要休息一會?」虎臣鉞擔憂的問道。

「不用了,現在我們身上都沒有帶水,不能長久呆在沙漠中,找到方向,我們回玄宗,我不放心小林峰。」楚莫離低沉的說道。

「現在回玄宗不安全吧?萬一再碰見青龍左使,我可沒有信心再帶著你們逃走。」楚鵬無奈道。

「沒那麼湊巧,他一個玄宗大圓滿強者怎麼可能去玄宗?對付玄宗,最多出動兩個宗級強者就夠了。」楚莫離站起,望著無邊無際的沙漠,發乾的嘴唇想多說一句話都困難無比。

南洛環視一周,發現沙漠里的天氣說變就變,惡劣的空氣遮天蔽日,根本分不清方向,不禁有些擔憂的說道,「你們能分清方向嗎?我們進入沙漠多少里了?」

「沒事,我飛過的路線都可以清晰的記得,按照原路返回,最多時間長久一些。」楚鵬自信的說道。

「那就走吧。」楚莫離一聲令下,赤鵬獸顯現本體,百丈金身捲動黃沙,讓南洛差點癱倒在地。

她可不信化形凶獸可以和人做朋友,而且境界這麼低,除非一種可能,楚莫離是馴獸師!這也是唯一可以解釋虎臣鉞身邊巨虎的來歷。

煉器師,馴獸師,戰鬥型天才,他還有不會的么?煉丹!或許他不會煉丹吧,不然南洛真的會被楚莫離刺激到道心崩潰。

咻咻咻……

一行人在赤鵬獸的帶領下經曆數次驚心動魄的風塵暴,才堪堪回到外圍,不過並沒有到戰場中心,萬一被幾百個玄宗境強者圍堵,不死也得脫層皮。

一行人一入人類世界,赤鵬獸很快回到鸚鵡的身份,玄宗境強者太引入注意,巨虎也被楚莫離下令丟到了一個山谷里,所以任由他們三個小輩在偷偷前行。

現在的三十六國聯盟到處瀰漫著肅殺氣息,蒙天龍等人逃脫之後不僅沒有回國,甚至連面都不敢露,直接逃出了聯盟勢力範圍。

殘陽率領青龍殿大軍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三十六國統一,所過之處只要敢反抗,幾乎格殺勿論,雞犬不寧!

但是殘陽並非一味的痛殺,在收服的領土內開始安撫人心,善待凡人,整頓軍隊和宗門,倒是贏得了人心。

洛山河望著暴戾的殘陽,心底在發顫,好像第一次認識他一般,黯然道,「殘陽,你屠殺墨族一脈,連嬰兒都不留,會不會太過了一些?」

「師傅,想成大事者,不拘泥於小節,我若不殺一儆百,整頓三十六國聯盟會艱難許多,死的人絕對是這人數的百倍甚至千倍!」殘陽望著城下無數屍骸,冷漠的說道。

「可是終究會給人留下話柄,我們之前屬於三十六國聯盟,可是轉眼之間卻帶領青龍殿的人屠殺自己人……」洛山河無奈提醒道。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只想表現的強大些,讓青龍左使看見,我有能力幫他,我玄宗的地位才會高一些,而且我要的,不僅僅是青龍殿,而是建立一個神國,我要見詩詩,誰也阻攔不了!」殘陽這一瞬間的氣息變了,變得陰沉,變得陰森無情。

他一直想征伐天下,可惜沒有這個機會,龍華勢弱,無力舉旗,青龍殿身為四品勢力,不大不小,只要給他時間,最多三五十年,他就可以完全吞下這個勢力!並把這個勢力壯大到五品強國。

「哎,不知是福是禍,希望你別忘了本心,不要太執著於殺戮!」洛山河對於殘陽的改變無能為力,最後留下一句話便黯然離去,身影漸漸淹沒在無情的風沙中。

八天,殘陽將三十六國全部收復,並全部交到了青龍左使的手上,不貪戀一點功績,讓青龍左使笑了。

「你不錯,值得我培養,隨我去青龍殿,我把你引薦給殿主大人。」青龍左使深深的看了殘陽一眼,便說道。

「多謝大人栽培,以後定甘願馬前卒!」殘陽躬身說道。


「嗯,不錯,青龍殿家大勢大,裡面很多門道我不講你應該很清楚,很多護法使者都有自己的心腹,而我卻很少,沒有幾個能幫我的,希望你能得到殿主大人的歡心,這次功勞我會全部給你助你上位,但是你不要讓我失望才是!」

青龍左使深知殘陽是個聰明人,可是更想培養自己的心腹,所以連考慮都沒有考慮,便準備把殘陽引薦上去。

「多謝大人!以後有用得到殘陽的地方,定肝腦塗地!」殘陽精芒一閃,即單膝跪地,選擇了效忠。

… 楚莫離聽著龍輕羽訴說著殘陽的變化,心底湧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他看不透殘陽,可是卻懂殘陽,這種人就像火山,一旦爆發,那是毀滅性的,除了他自己可以熄滅,無人可以阻止。

「幫我把這封信交給他,他會明白的。」楚莫離拿出一封信交給了龍輕羽,微微笑道,「我將離開三十六國,替我向詩詩公主問好,來日再相見。」

「你要離開?不見殘陽了嗎?」龍輕羽詫異的問道。

「不見了,如果他見到我,肯定要我留下幫他,我不想和大師兄反目,另外你留下幫他吧,不要和他作對,他瘋起來,我想你應該比我更了解,這個世界都會跟著瘋起來的!」楚莫離搖了搖頭,看著紅霞,好像看見了整個宇宙都充斥著血浪。

「好,祝你好運,另外我妹妹,你準備咋辦?她可是一心撲在你身上了,現在幾乎不出現,整日閉關苦修,我真擔心她會吃不消走火入魔,走之前你最好去勸勸她。」龍輕羽苦笑道。

楚莫離搖了搖頭,深知無法面對龍詩詩,拍了拍犀牛獸化作的靈貓,低沉的說道,「留下保護她十年,十年後我會回來,到時定讓你晉陞。」

犀牛獸自然不願留在這種垃圾地方,連連搖頭,可是楚莫離心意已決,凝聲道,「楚鵬的身份已經暴露,只有你還未暴露,你只要呆在她身邊,除非必要時候,不準出手干涉她的生活,更不能顯現本尊,十年而已,就當幫我一次。」


「為何要留下?她身在皇宮,現在三十六國聯盟里,殘陽至少做一半的主,誰能欺負她?」犀牛獸無語,這裡的靈氣差到極點,十年,修為等於停滯不前。


「哎,我走了,你認為她還會在龍華呆著么?必然會離家出走,外出歷練,她的修為不足以外出,所以我希望你幻化成另一種靈獸,靠近她,不要暴露自己的存在,否則她知道是你,肯定會立刻把你拐出皇宮的。」楚莫離交代道。

犀牛獸無奈,既然楚莫離都這樣交代了,再不留下他就該翻臉了,所以只能選擇幻化一頭金色靈貓。

楚莫離隨即帶著楚鵬消失在龍華,虎臣鉞和巨虎被留在了三十六國聯盟內,這是楚莫離交代的,讓他留下加入殘陽的軍隊,殘陽需要心腹,需要有可以信得過的人,那麼虎臣鉞必然是最佳人選。

青龍殿內,殘陽一襲黑衣,立在殿內,骨子裡透著傲氣,修為雖差,可是散發的氣息竟讓玄宗境的強者都感受到壓力。

青龍殿主如雲霧一般縹緲,雖然就立在眾人面前,可是沒有人能夠看清他到底長什麼樣,甚至沒人知道他究竟是男是女。

「收服三十六國聯盟,比我想象的還要快速,左使,這次聽說這個小傢伙立下不小的功勞?他是何許人也?可靠否?」青龍殿主聲音嘶啞,卻充滿了魅惑,讓人不自主的臣服,這就是超越玄宗境強者存在的魅力。

「殿主大人,這位就是龍華國的殘陽,指揮打仗絕對一流,陣法運用堪比上古謀士,他的身世家底都十分清白,屬下認為可以造就!」青龍左使恭敬的回道。

「哦?難得左使這麼誇獎一位年輕人。」青龍殿主輕描淡寫的站起,隨身牽動天下大勢,俯視著殘陽,彷彿神靈在俯視著凡人,「青龍殿北方乃是穆族,西南方是火族,東方是獸域,再朝東方是大唐,南方是浩然宗,除了大唐,皆是四品勢力,如果你是我,可有辦法在這夾縫中生存,並且日益壯大?」

「回稟殿主,辦法自然是有的。」殘陽躬身說道。

「哦?其他人退下,殘陽留下。」青龍殿主精芒一閃,揮退左右護法使者,只留下殘陽一人。

「說說你的看法,如果合適的話,本座自有嘉獎。」青龍殿主淡淡的說道。

「火族僅靠沙漠,地理環境惡劣,再加上火族單兵作戰能力極強,依靠天時地利人和,很少有勢力願意招惹,可是現在三十六國聯盟已經屬於青龍殿了,火族已經被青龍殿包圍起來。」

「我們先動火族,以摧枯拉朽之勢殺死火族的最強者,再扶持一個傀儡,火族自然會成為青龍殿的助力,而非累贅。」

「至於如何殺死火族的最強者火龍道人,這個方法最簡單不過,火龍道人和您的戰力相當,如果您邀戰於沙漠中心,您認為他會同意么?」


殘陽侃侃而談,自信無比。

「他佔據絕對的地理優勢,我不敵他,他沒有拒絕的理由。」青龍殿主蹙眉說道。

「如果兩個您聯手,您有信心在沙漠中殺死他嗎?」殘陽繼續問道。

「這個自然可以。」青龍殿主傲然道。

「那您只要給我一百玄宗境強者,三個月時間,我將鎖龍陣交給他們,學會之後配合您足以在短時間內擊殺火龍道人,火族不攻自破!」殘陽自信的說道。

「哈哈哈,我以為你真的很聰明,原來只不過是愚蠢至極,先不說你鎖龍陣的威力,單說這一百玄宗境如何避人耳目進入我們決戰的地點?更何況你認為火龍道人會愚蠢到單刀赴會嗎?」青龍殿主不屑的嘲笑道。

「殘陽愚昧,可是我若先將一百名玄宗境強者帶入沙漠訓練鎖龍陣,然後三個月之後你率領青龍殿所有強者傾巢而出,大軍壓境,您只要挑釁一番,以火龍道人的性格,他一定會單刀赴會!與您決戰與沙漠深處!」殘陽急促的說道。

青龍殿主眉間一挑,深深的看了殘陽一眼,眼中射出一道精芒。

「你如何保證這一百玄宗境能夠在沙漠中活上三個月?要知道沙漠中天氣說變就變,沙塵暴一來,連我都難以自拔。」

「我自然有把握,到時候您只管把火龍道人朝天柱山引去,只要他敢到,就必死無疑!」殘陽抱拳而立,恭敬的回道。

「好,我會分配人手給你,所有的資源都會到位,只要你幫我拿下火族,我會大大的獎賞你。」青龍殿主野心太大,可惜身邊沒有謀士,否則也不會現在才拿下三十六國聯盟了。

… 青龍殿有了殘陽的加入,一切行程都被打亂,強行推進,楚莫離卻不願招惹關於殘陽的因果,直接帶著南洛駕馭著赤鵬獸展翅高飛,朝五品大唐國疾馳而去。

一路疾馳,萬古森林倒飛,楚莫離立在高空俯視著大地,心底熱血澎湃。

南洛坐在羽翅上看著楚莫離的背影,不禁有些迷惑,她從未對任何男人有過想法,甚至連興趣都沒有,可是看見楚莫離,她總想探究一下關於他的秘密。

二人一路上沒有說話,各自苦修,修者世界,若不逆水行舟,乘風破浪,必定葬身怒海,沉淪地獄。

離開偏僻的三十六國聯盟,穿越青龍殿的勢力,最後橫跨獸域,楚莫離帶著赤鵬獸孤身進入了大唐盛世。

一入大唐,楚莫離便讓赤鵬獸降落地面,化身鸚鵡,帶著它便走向遠處。

男子錦衣翩翩,風流倜儻,女子貌美傾城,引來很多人的注目,二人詢問一番,找到了附近的大城,撼天城。

撼天城,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了,荒古氣息瀰漫,像這樣的一座城,堪比蒙天國,可是在大唐國內,這樣的城池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這就是五品強國。

撼天城內有個撼天宗,是方圓萬里的掌控一切的存在,就算是官方城主府都要給撼天宗七分面子。

楚莫離他們從三十六國聯盟出發,耗時整整三個月,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十分的疲倦,來到城門口,看著浩瀚的大城,心底不禁一陣驚嘆。

四品勢力和五品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兩座城聯手幾乎就可以滅掉一個四品勢力。

「先進城休息幾日,把自己的境界提升一番再做打算。」楚莫離整理了下衣服便走了進去。

一入大城,方知撼天城的龐大,四處瀰漫著陣法氣息,客棧,宗門,茶樓,青-樓,應有盡有。

人山人海,凡人與修者共存,到處都是凡人在大街旁販賣早點和吃的,更多的冒險者開始用自己的冒險所得去換取所需要的丹藥。

楚莫離並沒有把時間浪費,直接走向一家寶器店,他修為雖低,可是店內依舊有人迎了上來。

一個大約二十多歲的小廝走向前來,恭敬的問道,「這位公子和仙子,你們是想買什麼級別的寶器?」

「神弓弩和其配套的神弩箭。」楚莫離環視一周直接問道。

「神弓弩?這是軍隊軍官才能配置的裝備,很抱歉,我們不能賣給你,除非你能夠提供可靠的身份,而且我也做不了主。」小廝啞然,沒有想到一個小孩子居然開口就要神弓弩。

「那就找你們可以做主的過來。」楚莫離看著對方那副不屑的表情,頓時不耐煩的說道。

「小兄弟,不說神弓弩要賣給特定的人,就單說賣給你,價格也不是你可以吃得消的,相當於……兩枚玄宗丹,而且是中品的玄宗丹,你明白么?」小廝嗤笑一聲便說道。

楚莫離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知道這種貨色的衣服,大街上到處都是,難怪這小廝看不起自己。

沒有搭理小廝,便直接走向寶器店深處,越貴重的東西,就越會藏在裡面,神弓弩和神弩箭都屬於王品寶器,有些高等貨色,堪稱宗器,連玄者境強者都可以斬殺。

「喂喂喂,第三區你們沒資格進去,那是vip客戶才可以進入的!」小廝上前就要攔住楚莫離,引起一群人的注意。

「你們再敢亂闖,我可不客氣了!」小廝怎麼說也玄者境巔峰存在,根本沒有把楚莫離放在眼內,一見他不搭理自己,臉色頓時就變了。

撼天城有名的公子哥他都見識過,那些公子哥每次出現都帶著十幾個護衛,耀武揚威,就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誰,可是楚莫離身邊只有一個小女孩,一個護衛都沒有,一見就知道沒有什麼背景的菜鳥,最多是小宗門出來歷練的人,小廝自然不怕。

「怎麼?店大欺主么?我行南闖北,第一次見到小廝把客人朝店外趕的,你是寶器店的店主嗎?」楚莫離嘲笑道。

「不是,可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