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些事情並不能直接去做,人類的信仰從來不是強迫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虔誠與認真方能真正成爲信仰。

洪武與其他四人慢慢往上攀登着,前四層,都是有人居住的,東郭城主一家就住在這四層之內,而從第五層開始,便從來沒有人往上探索了。

此時五個人便在第五層當中探索着。

這第五層當中,到處都是黑色的沼澤,很難想象,爲何這通天巨塔之中,會有這樣一個沼澤,顯然,這應該是連通異空間的。

劉姬兒與孫秀玉雖然都是修士,但是都是女生,對於黑乎乎的沼澤不甚感冒,甚至有些厭惡。

“相公,這裏都是黑乎乎的沼澤,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劉姬兒問道。

“我也正在愁這個呢。”洪武說道,“若是說這個是一個關吧,可是又沒有守關者,若是說這不是關卡,可誰把這些爛泥放進這塔裏,或者誰又把咱們引進這沼澤裏來,到底意欲何爲呢?”

“會不會這沼澤之中,藏着某種怪物啊。”孫秀玉問道。

“倒也有這個可能,可是我剛進來之時,便以神識掃了許多遍,卻並沒有掃到什麼怪物啊。”洪武說道,“雖然這裏面的確有些妖獸,但是實力頂多也不過是元嬰期左右,但居住在這裏各種,卻是十分分散,根本不像是什麼守關怪獸的樣子。”

“難道是這當中就有守關怪獸,只不過這怪獸善於僞裝?”

“我來試試。”老巴說着,放出了神識,他此時被天空巨蛇傳授了許多神道功法,實力也是大進,因此對於神識的運用也比一般修士要強大百倍。


一道神識向四周散發出去,這神識比起其他人的來,更快,穿透力也更強,竟然還帶着閃光。神識之光一閃,頓時這一層的所有東西全都映到老巴識海之中,無一遺漏。

只不過所花費的精神力也更多,老巴縱使是半步地仙,但這也是他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技能,使用完之後,老巴亦是滿頭大汗,身體發虛。

老巴突然叫道:“好傢伙。”

其他人都盯着老巴,問道:“怎麼了,怎麼了?”

老巴伸出舌頭舔舔嘴脣道:“好多老鼠。”

其他人不解,只有索羅斯用力捶了老巴一拳道:“現在幹正事呢,你別想着吃。”

原來如此,根本不是老巴發現了什麼祕密,而是老巴發現了這沼澤之中的妖獸幾乎全都是鼠類的妖獸,頓是大喜。他原本就是一條蛇,對於鼠有着別樣的渴望。

不過老巴也並不是沒有收穫,他的神識探索到一個黑盒子形狀的東西。

在他把神識之中的這個黑盒子投映出來的時候,洪武一眼便看出了,叫一聲:“這東西我認識啊。”

“這是什麼東西?”老巴奇怪地說道。

“難道洪非前輩沒給你們看過這種黑盒子嗎?這東西叫任意門,可以隨意傳到一個地方去。”

“可以傳到任意一個地方?難道就是這個東西,纔是這一層真正要守護的東西?”

幾個人急忙飛向那個黑盒子所在的地方,放出氣息,頓時這些元嬰期的妖獸紛紛逃走。洪武率先落了下去,手一抄,便抓住了深埋在淤泥之中的盒子。

只不過這盒子似乎與沼澤是固定的,洪武又不敢使太大的力氣,生怕將這盒子給捏碎了,竟然一時奈何不得它。

正這時,突然大地震動,沼澤之中到處都噴起泥漿噴泉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沼澤之中竟然真的有一隻怪獸,而且這隻怪獸竟然可以瞞過老巴的神識。

不僅僅是大地震動,連天空也開始扭曲,整個空間都開始搖晃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洪武亦是大吃一驚, 冷面總裁强寵妻 ,甚至可以說,遠超過地仙的水平。

幾個人迅速聚成一團,背靠背,面對外面進行防禦,洪武還特意布了一個三層的防禦陣法。

只不過這震動很快結束了,竟然恢復如初,根本看不到任何奇怪的地方,一切平靜。

難道這怪獸是守護在那隻黑盒子?只要自己一動黑盒子,怪獸便開始發威?

可是這怪獸到底在哪兒呢?如果以它的實力出手,這些人無一可以倖免,爲何它卻只是嚇唬一下,卻並不動手呢?

洪武決定再次放出神識,放出神識的同時,也放出靈力,將那黑盒子往上提。

頓時,黑盒子一提,大地再次震動,而天空也再度扭曲。

這次,洪武終於明白這是什麼原因了,不過這個原因讓他也覺得驚愕非常——這整個沼澤之中,的確並沒有什麼再高級的妖獸了,高級的妖獸卻還是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還是一隻巨獸。

這隻巨獸之大,大得難以想象,因爲洪武等五人,竟然根本就是在這巨獸的身體之中,確切說,他們都在巨獸的胃中,這巨獸的胃,便已經是一個世界了。

現在這隻黑盒子,卻是嵌在了巨獸的胃壁之上,洪武一動這盒子,巨獸便胃疼,因此,纔會出現地震和天空扭曲的景象。

洪武將情況向大家說明了一下,然後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知道自己還身處在這巨獸的身體之中,洪武頓時大驚,將幾人全都收進了小世界之中,自己行了一個縮小之術,想尋一個出口,溜出這個地方。

可是這哪裏是一個胃啊,分明是一個小世界,因此想要逃出這個小世界,卻又談何容易。

洪武在這胃裏飛行了許久,卻依舊沒有尋到任何一個出口。

不過既然這是個胃,便應該有兩個出口,一個是從嘴裏進來的入口,一個是從胃下出去的出口,因此只要找到這兩個口,便能出去。

當然,洪武可不願意從後面出去,這實然讓洪武難以忍受,因此只能從前面出去。

但是估計前面出去的路口,並不是隨時都開着的,而是隻有在進食的時候,它纔會打開。洪武一念至此,便快速往上飛去。

一直飛上天空,這時候果然看到了一個巨大洞口。

此時洞口是關着的,這根本無從出去。

洪武停在空中,等着這巨獸吃東西,只要它一吃東西,自己便趁機往外飛去。

然而左等右等,似乎這巨獸根本不吃東西一般。洪武有些不耐煩起來。

既然它不肯開口,那就刺激它開口。

洪武從洪非的傳承那兒得到過一些叫小說的東西,當中有一段故事說的是一隻神猴,鑽進別人肚子當中去了,便讓別人肚子疼,最後將他吐出來了。

因此洪武也想試上一試,於是他使了一個放大千倍,頓時成了一個百丈巨人,這百丈巨人用力往胃壁之上一拳轟去。

頓時這胃壁猛地收縮起來。

隨着胃壁的收縮,整個世界也開始扭曲。

只不過這胃壁收縮了一會兒,又停了下來,這怪物竟然還是沒有開口。

洪武再次用力轟擊胃壁,這一次,胃壁上面竟然多了一層液體,使得洪武一拳擊上去,力道卻被卸去了不少。

這是什麼情況?顯然這巨獸知道胃裏有什麼東西想出去,因此才特意分泌出一些液體來,而且這些液體似乎有着消化功能,它將小世界之中的妖獸卷中,頓時這些妖獸掙扎慘呼着,便被這液體給融化了。

隨着這液體越來越多,頓時沼澤變成了大海。

洪武飛在這帶着一股酸味的大海之上,知道這大海顯然是爲了自己而來,是想將自己也給融化掉。

可惡。

洪武向着再次飛去,就在這時,大海之中,突然站起來一個液體巨人,這液體巨人發現了洪武,向着洪武發出了兩顆水彈。

洪武見這兩顆水彈向自己撲來,因爲不知道這液體到底能不能傷害到自己,因此也不敢硬接,而是閃身躲開了。

液體巨人見洪武躲避開了,身體打了個旋兒,再度潛入海中。

再次出現時,已經不再是一個巨人,而是成片的全是巨人,密密麻麻地擠在海上,手裏都有水彈旋轉形成。

突然,一顆水彈飛過來,旋即,水彈如雨一般向着洪武飛來。

洪武在這些水彈之間靈活的穿梭着,只不過水彈越來越密,洪武知道自己若是不反擊,估計也難逃被這水彈擊中的下場。

可是這胃壁很厚,而且上面有一層液體,洪武根本無從下手。

這可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從下面的口離開嗎?

不,絕不可能。

洪武發起了一股狠勁兒,突然想到了自己身上的那柄神光小劍。


據說這神光小劍就算是連真正的地仙,甚至天仙也可以對付,說不定也能拿出來對付這巨獸。

將那柄神光小劍召了出來,洪武以神識控制着它,猛地斬向了海面。

頓時,海面上原來密密麻麻的液體巨人,被洪武這一斬,一下子被清空了。而那神光小劍卻去勢不絕。

噗的一聲,小劍斬中了胃壁。頓時一道口子被劃了出來,從這道口子裏,流出暗紅色的血來。

洪武趁着這個當兒,往劃開的那個口子飛去,既然上面沒開口,便從側面出去也是一樣。就在洪武飛出胃的時候,回頭一看,胃已經重新合上了。

這恢復速度,這巨獸的確相當恐怖。

小劍還是繼續飛行,洪武則追着小劍,小劍到哪裏,洪武便到了哪裏。這便是洪武的主意,他完全是側切開這巨獸的腹部,從裏面鑽出來。

終於,洪武完全鑽出了這隻巨獸的肚子,這一出來,便看見了虛空。

虛空之中,懸着無數的星斗。

洪武再一回頭,卻見一隻巨獸伏在虛空之中,這巨獸的體形龐大,足有一個星球那麼大。而洪武在它的面前,便連螞蟻都算不上。

但是此時這巨獸已經鎖定了洪武,它突然一張嘴,一條血紅的舌頭向着洪武這個方向捲來,洪武連忙使用縮地神行,一下子橫移了十萬步,而這時候,血紅的舌頭卷中了洪武原來地方的隕石帶,捲起一大片隕石來,吞了下去。

洪武頓時看傻了,這是什麼怪獸,竟然以星辰爲食。

“天啊,這竟然是一隻吞天貔貅。”棺君突然叫起來,“這世上真有這樣的生物嗎?我還以爲這只是個傳說啊。”

“這就是貔貅?”洪武也聽說過貔貅的說法,貔貅是一種異獸,它最大的特點便是隻吃不拉,因此凡人們根據這個傳說,還專門有人佩戴貔貅形的玉佩,據說這會讓人財運很旺。

“不是貔貅,是吞天貔貅,你可知道這是什麼樣的異獸嗎?這可是洪荒獸啊。”棺君叫道,“只可惜你實力實在太弱,若是實力強大,便將它殺了,它的身上可都是寶貝啊。”

“殺了它?別逗了,它現在在殺我呢。”

洪武說着,又移了十萬步,再次躲過了這吞天貔貅的舌頭。

現在那道神光已經被洪武給消耗掉了,自己再也不能跟這吞天貔貅對抗了,現在能做的,只能是逃走。

洪武二話不說,連忙向着一個方向飛去。

在虛空之中飛行,空間之風迎面而來,吹到一般修士身上,定然能將一般修士給吹個千刀萬剮。就算是洪武這樣的體修,也感覺到壓力很大。

更讓洪武感覺壓力大的是,那隻吞天貔貅已經認準了洪武,竟然沒完沒了跟了上來。

洪武在前面飛,這貔貅就在後面追,洪武往前飛得已經算夠快了,但是這貔貅顯然更快。

洪武猜得出這東西現在的心情,顯然是覺得,自己吃下去的食物竟然自己逃走了,實在是有辱貔貅這種異獸的名聲。因此無論如何,也要將這個人類給追回來。

洪武雖然會縮地神行術,但是吞天貔貅的體形大,追起來加速度越大,因此也就在幾個轉瞬之間,便來到了洪武的面前。


這吞天貔貅一張嘴,虛空之中突然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這吸引力將洪武牽引着往它的嘴裏飛去。

不好,洪武剛剛逃出來,若是再進去,神光小劍又沒有了,這回必然要出不來了。雖然說在這吞天貔貅的肚子裏也不會一下子死去,但是誰願意呆在別人的肚子裏一輩子不出來?


洪武還在大好的時光要度過,一定不能被這吸力吸引巨獸的腹內。

可是洪武現在卻是沒有半點辦法,這吞天貔貅的實力驚人,而這虛空之中也沒有風,洪武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巨獸的速度更快。

眼看着洪武化成一支箭,急速向着吞天貔貅的嘴裏飛去。

就在這時候,突然虛空之中出來一顆彗星,向着這吞天貔貅撞了過去。吞天貔貅一見彗星飛過來,頓時往後退去,這往後一退,洪武身上的吸力頓消,雖然還有着慣性,向吞天貔貅原來所在的地方飛去,但好歹也不用再擔心落到貔貅的肚子當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