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子沉默着,都是大佬,自己幫哪一邊都不好,最後兩邊不是人。所以只有沉默。

“好了,剩下的交給我得了。”黑虎一手把李靜美抱起。

“妹子的,這麼漂亮的一個娘們就要被那個腎虧趙禍害了。”

黑虎嘮嘮叨叨,雙手時不時往李靜美的屁股上摸一摸,臉上猙獰的面龐笑起來更加的可怕。

陳天生恨不得立即衝出去把這個男人殺了。只是他知道,現在並不是時候,唯有拼命忍住。

也幸好,黑虎只是摸幾把而已,後面就沒有更多的動作了。可能是時間急吧,腳步邁得很大。

兩個男子見沒有他們什麼事了,想到待會還要接黑虎回去的,無聊之下只有回車裏聽音樂。

“不知道那個趙公子可以玩多久的,要是久了,咱們不就是等到發瘋?”一個男子說道。

“不會太久的,你沒有聽到剛剛黑虎哥叫他腎虧趙麼,等等就是了。”另一個男子答道。

“草,這些有錢人就是好,想玩就玩的。”

“誰叫咱們不是有錢人的。”

“那你們下輩子投胎就做個有錢人吧。”

“誰?!”

兩個男子反應過來,兩張撲克牌就從車窗裏飛入,直刺兩人腦袋。

剛剛還在討論兩個人,就這麼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死了。

陳天生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沒有看兩具屍體,把手伸進車裏按下了某個鍵,車窗緩緩關上。

黑虎揹着李靜美來到一間房子,敲了敲。

“進來。”

推門而入,趙財微笑的看着黑虎背上的李靜美。

哼哼,女人,到最後還不是落入了我的手中。看你之前還扮什麼清高。

“趙公子,人我帶來了。”黑虎把李靜美放到了牀上。

“嗯,很好。你回去和王地虎說,合作的事,我可以代我父親答應。”

趙財的話讓黑虎眼前就是一亮。

現在王哥的後臺僅限於市級,現在搭上了一個省級的,前途無可限量啊。

而作爲這事的執行者,黑虎相信自己的功勞肯定是最大的,那麼功勞大,獎勵也就大。

黑虎已經幻想着以後的榮華富貴了。

“謝謝趙公子。”

“不用,你可以回去了。”

趙公子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這個大個子是笨蛋麼,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就是在浪費自己的金錢麼。


“哦哦,那我先走了,祝趙公子今晚雄風強勢哈。”黑虎討好的說了一句,就轉身離開。


趙財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錯,這話我愛聽。

看了看牀上閉着眼的李靜美,趙財微微一笑,自言自語的說道,“美人兒,等我洗完澡,就好好服侍你,保證餵你喂得飽飽。”

趙財每一次做這事時,都要洗澡,這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

黑虎高高興興的走了下來,來到麪包車前,眼神微微一動。

血腥味?

身體馬上一轉,陳天生的槍卻已經頂在他的額頭上。

“剛剛那個美女你帶到哪個房間了?”

之前進去的陳天生才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黑虎把李靜美帶到了哪個房間,心急之下,就準備拿出國安局的證件讓賓館搜查,就看到了黑虎笑嘻嘻的走了出來。

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幕。

“你是誰?”

黑虎很冷靜,現在自己的生命在別人手中,而兩人手下不用說肯定是死了。現在的自己就是要找機會反擊。

“別廢話!”陳天生怒吼了一句,黑虎猛的一轉身,一腳朝陳天生的褲襠踢去。

“找死!”

陳天生舉槍,根本不用瞄準直接射擊。

一槍爆頭。

一代槍王風範展露無疑。

虎幫五大將黑虎,斃命! PS:速度搞起,不廢話。

陳天生微微眯起了眼,對於文明希這個所謂的藥劑,他的好奇心可是大大的。只是現在並不是問這個的時候,以後有的是時間,現在首要的是趙財的問題。

“你怎麼找到這裏來的?”陳天生瞥了一眼趙財,對楊風問道。

“在電話上見你那麼急切,所以順手調查了一下什麼事。”

楊風並沒有多做解釋,陳天生聳聳肩,對於國安局的情報系統不得不另眼相看。

“現在的你肯定很想處理這個傢伙是不是?”楊風笑着指了指已經暈過去的趙財。

“李姐在我心裏的位置很重要。”陳天生沒有細說,不過語氣已經包含了一切,他,一定要處理趙財。

楊風無奈的搖了搖頭,“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不?”


陳天生眉毛挑了挑,“什麼人?”

“趙雲之子。”

楊風的解釋讓陳天生爲之一愣。

這個趙雲可不是三國那個常勝將軍,趙雲是ZJ省的副省長,政績累累,三十歲就達到了如此高度,將來進軍中央是百分百的事。更有傳言這次換屆,他將坐上邱志深的位置。

省長!

沒有想到這個趙財竟然有個這麼厲害的爹。陳天生心裏有些猶豫,只是看到了暈過去的李靜美后,那一絲絲猶豫徹底消失。

“就是三國的常勝將軍,我一樣要他好看!現在我就挑明瞭,我要幹他,你們國安怎麼做!”

陳天生雙眼盯着楊風,他不是笨蛋,對於楊風看重自己,他是知道的,也推測出應該是某個大佬打算利用自己做點什麼。

作爲南方區區長,業務用日理萬機來形容也不爲過。而這樣一個人竟然處處幫着自己,要是說沒有陰謀,陳天生可不相信。

而現在,自己要對趙雲出手,就得看看國安是個什麼態度。要是國安真的阻止自己,那麼自己也沒有絲毫辦法報復。要是幫助自己的話,那就不得不考慮,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如此大的能力。

當然這樣做也是很冒險的,要是楊風突然變臉,現場就把自己捉了,那就死翹翹了。陳天生要逃走還可以,但是這裏還有個李靜美,逃,可能麼。

楊風的臉色微微一變,顯然沒有想到陳天生竟然如此大膽,而且還是當着自己這個**安全大佬說,太大膽了。

楊風臉色有點猶豫,想了想還是移步去打了一個電話。

陳天生也沒有在乎,就這麼冷漠的看着暈倒在地的趙財,顯然是吃定這個公子哥了。

文明希看了看陳天生,又看了看李靜美,眼神深處閃過一絲隱晦的精光。

楊風講電話的臉色可以說是變化無常,一時吃驚,一時恍然大悟,最後臉色平靜的把手機放下,微笑的朝着陳天生走來。

陳天生好像知道了什麼,嘴角微微翹起。

“幹他,可以!不過你得爲國家做一件事。”

楊風的話語確定了陳天生心裏所想的。看來看好自己的那個大佬,能量很大啊,竟然能隨意對付一個省長級的人物。

“又是任務?”

陳天生有些無語,貌似上次在清雲山的任務還沒有做呢。

楊風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確實,一樣是雲南那邊的,你可以兩個一起做。”

陳天生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下來。自己面對的可以**官員,要是國家不站在自己這邊,對付起來真的很困難。

“那好,任務內容我會發到你電腦上。至於趙雲那邊,我們會見招拆招。”

楊風並沒有把話說得太滿,不過陳天生已經很滿足了。

陳天生緩緩走向趙財,楊風好像知道陳天生要幹什麼似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文明希則看向了窗外。

右手伸出,咔嚓!輕而易舉地把趙財脖子扭斷,自此,這個將來可能成爲京城公子的***,死亡。

“唉~”

楊風嘆了一口氣,對於陳天生的做法他並沒有什麼反感,龍有逆鱗,觸之必死。既然已經決定支持陳天生,那麼就不能再三心二意,而且現在趙財也死了,多說什麼就是自找無趣。

“既然沒事,那麼我就走了。那個任務非常重要,我建議你明天就動身前往。”說完,楊風就快步離開。一個省長,就是主席處理起來都非常困難,何況是他這個更低一級的人。

不過也並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現在趙雲還只是副的,還沒有轉正!這,就是突破口。

陳天生沒有理會楊風的態度,而是看向了文明希。

“放心,靜姐姐吃了我的解毒藥劑,應該沒事的了。”文明希好像知道陳天生準備問什麼的,沒有等他開口就說了出來。

而正如文明希所想的,陳天生確實是擔心李靜美的安危,現在見文明希說沒事,他也鬆了一口氣。

臉上露出一個舒心的笑容,對着文明希真摯的道,

“謝謝你了。”

文明希翻了一個大白眼,“她也是我姐姐。”

陳天生笑了笑,沒有多說。

看了看時間,已經10點了。

“既然沒事,靜姐就拜託你了。我先回去準備下明天的任務,靜姐醒了告訴我一聲。”

說完,陳天生也轉身離開。看着他的背影,文明希心裏隱隱有些懵動。

第二天10點,陳天生從雲南機場走出。

昨天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李靜美就醒來了,經過一翻的解釋,終於安撫下了她的情緒。對於陳天生的身份,她也沒有太多的表現,如同往常一樣,視陳天生爲弟弟對待。

對於這一點,陳天生和文明希都面面相覷,搞不清楚爲什麼。李靜美可是一個普通人啊,怎麼就不對這些只有小說中才出現的東西感到驚訝呢。

不過這個問題他們也沒有細問,誰沒有一兩個祕密呢,何況這也不是什麼壞事,所以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