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平時見的那些血狼是冷血他們特意培養的,實力大多在四五級左右,相當於人類劍師與劍狂之間。

而今天這些黑衣人牽來的血狼只是兩級的普通血狼,實力也就相當於人類劍者,雖然現在大家的實力也就劍侍顛峰與劍者初階左右,但和二級血狼一拼,還是有一定的勝算的,再加上眾人手上還有兵器。

五條血狼被五名黑衣人依次的放進了五個鐵圍欄之中,然後退出,將鐵圍欄的大門關上,站在門邊,冷冷的看著裡面的一人一狼。

「嗷嗷……」

一入鐵圍欄,血狼並沒有立即發動攻擊,而是用那狂暴、噬血、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對面的人,嘴裡不斷發出低沉的吼叫。

聽著那陰森的吼叫,林峰不為所動,雙眼死死的盯著最左邊的鐵圍欄,因為進入那裡的是代號為一號的男孩,是這五個人中最有希望殺死血狼的人。

一號,叫什麼名字林峰不知道,不過林峰知道這個在眾人中年齡最大,身材最壯的男孩,他的天賦也是所有人中實力最好的,實力也是最強的,現今實力已達到劍者初階。

雖然在勁氣方面,他仍然還不如宋玉珍,但要知道,宋玉珍能有今天這樣的實力,除了來到這裡時已經是劍侍中階外,這幾個月林峰還不斷拿各種丹藥和靈藥給她服用。

而一號,來時只是一個身體比較壯的男孩而已,根本就沒有一點勁氣,完全是在到這裡后才開始修鍊的,更別說有丹藥和靈藥供給他服用。

所以,在這裡,他是當之無愧是天賦第一者,同樣,實力也是第一者,就連宋玉珍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林峰之所以一開始就關注他,因為在文昊的心中,自己這些人雖然經歷了殘酷的訓練,但總的來說,並沒有一點實戰能力。

而血狼不同,做為奇獸的它,雖然只是二級,但它們天生狂暴、噬血,從出生就為了生存而不斷博斗,絕非自己等人可比。

所以,林峰並不看好這些實力低下,又對血狼一無所知的傢伙,如果這五人能活著出來,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一號。

同樣,林峰也不看好自己,如果自己進去和這些血狼正面博斗,他知道自己有八成會成為血狼的食物。

所以,他必須藉此機會,好好的觀察一下這些血狼,將它們的強項和弱項都看清楚,只有這樣,等一會兒輪到自己,自己才會有一絲存活的機會。

「嗷嗷……」

血狼望著一號,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吼叫,前肢不斷扒著地面,將地面抓出一條條深深的爪印。

一號並沒有急著進攻,雙手緊握著一把雪亮的兩尺青峰劍,雙眼死死的盯著血狼,臉上沒有絲毫的懼意,雙腿緩緩的走動著,每一步都沉穩有力。

「嗷……」

血狼似乎有些不耐煩了,長嘯一聲,後腿在地面猛的一蹬,就像一隻利箭一樣,向著一號沖了過去。

看著射來的血狼,一號急速後退,不過,他的速度使終不及血狼,只退了數米,血狼便追上了他。

血盆大口猛的張開,露出裡面如利刃般的牙齒,唾液從牙齒間如泉般湧出,就像人們看到自己最喜歡的美食一般。

眼看那血盆大口就要咬到自己脖子上,一號身子一沉,整個人瞬間向後仰面倒去,一下子就後背貼地,而那如利箭般射來的血狼幾乎是擦著一號的身體從上飛過。

就在血狼快要從一號身上飛過之時,一號雙臂一動,握在手中的利劍在身前劃過一前寒茫,一下子劈在了血狼的一條後腿上。

「砰」

一聲悶響,一號看著血狼被自己劍劈中的地方,整個人一愣,因為他一劍居然只在血狼後腿上留下一條刀痕,並沒有想像之中將整條後腿砍掉。

「嗷……」

臨空的血狼一聲嗷叫,後腿突然用力向後一蹬,正發愣的一號根本就沒想到血狼居然還有這麼一手,一時沒反應過,眼睜睜的看著那鋒利如刀的爪子刺入自己有肩膀。

四隻爪子深深的刺進肉里,就像四把小刀一般,劃過一號的肩膀,不但在他的肩膀上留下深深的幾條爪狠,更是將一大塊肉給生生的撕了下來。

「啊……」

劇痛傳來,一號根本無法忍受,一聲凄厲的慘叫隨著他張開的嘴發出,聽得廣場上的眾人一陣毛骨悚然。

慘叫之餘,一號不敢停留,右手猛的一擊地面,整個人就像一隻狡兔般,從血狼的屁股後面一彈而起,一下子射出數米遠。

穩穩的站住,一個轉身,面向血狼, 國民影後:老公,安分點! ,而是赤紅著雙眼,冷冷的盯著血狼。

此時,血狼也轉過身來,腥紅的雙眼仇恨般的看著一號,那被砍了一劍的後腿冒出了一絲鮮血,還有些微微的顫抖。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有人跟我,說我上傳章節好快,平均每天五章我現在回答,我這本書是以前在廠里做倉管時寫的,用筆記本,筆是鉛筆,我用了四年才寫完的我寫了又改,看到那寫的不好我就改掉,我上傳快是我不用去想怎麼寫,只要我看著筆記本打字就行了,四年來我寫了三個半筆記本,本來這本書的名字叫五行神玉的,在上傳的時候我想從寫一本的,我的文學不好所以寫的時候我要反覆修改,在寫新書的時候我沒事先寫,所沒有時間去修改,在我寫了幾章後去看我寫的,那叫一個不堪入目,我就把書改成我以前寫的在改書名時,已經有了所以才有神玉奇俠。

「受傷了。」林峰看著血狼顫抖的後腿,心想道,同時也為血狼的防禦吃驚,剛才一號那一劍雖然並未用全力,但至少也用了七成,沒想到居然只能在二級奇獸身上留下一點傷,如果是更高級的奇獸防禦又會厲害到何種程度呢?


也許是受傷激怒了血狼,這一次,血狼沒有做多的停留,在嚎叫一聲后,便再次向著一號沖了過去。

看著眨眼就到身前的血狼,一號雙腿一動,身體突然閃向一邊,而同時,血狼也到了他的身前。

「嗷」

一聲嚎叫,血狼血盆大口一張,向著一號的脖子咬去,同時,兩隻前爪帶著數道寒光也向一號的身體上抓去。

「去死。」

一號怒吼一聲,身體向旁邊一錯,避過咬來的血盆大開,也不管那兩隻狼爪會給自己身體造成何種傷害,揮劍就向那血盆大口之中橫劈而去。

「鏘。」

一聲金鐵交戈的聲音響起,一號居然一劍劈中了血狼口中的獠牙。

「嗷。」


血狼痛吼一聲,撲上來的一隻爪子狠狠的抓在了一號的胸膛,帶起四道深深的血痕,差點就將一號給開膛破了肚。

「給我去死。」

一號忍著劇痛,臉頰一陣扭曲,雙手中緊握的利劍一翻,從那擋著的獠牙上劃過一道寒光,一下子狠狠的劈在了血狼的口中,讓那血盆大口變得更大

「唔唔……」

血狼身體直退,口中痛得直嗷叫,但卻被一號的劍給堵著,讓它的聲音都快發不出來了。

「還想跑。」

這次,一號沒有再退,反而忍著身體上的劇痛,雙手緊握著還被血狼咬在口中的利劍,雙腿不斷向前衝刺著,緊逼血狼而去。

「唔唔……」

血狼一邊退,嘴裡還不斷發出憤怒交加的咆哮,腥紅的雙眼散發著噬血般的光茫,死死的盯著一號。

不管血狼如何仇視,一號根本不為所動,雙手緊握著利劍,緊緊的逼著血狼而去,因為他知道,進到這裡,要麼血狼被他殺死,要麼就會成為血狼的食物。

他不想成為血狼的食物,所以,他就要想盡一切辦法將血狼殺了。

一人一狼,一追一退,很快數十米過去,血狼後背已頂到鐵圍欄,再也退無可退。

一號的身體也是驟然一停,然後雙手肌肉突然虯起,怒吼一聲,使出全身力氣,握著利劍向下壓去,看那威勢,一號居然想從血狼的嘴裡,將它腦袋一開兩半。

「唔唔……」

血狼一陣怒吼,似乎也激起了它的狂性,居然一口咬住一號的利劍,頂著一號壓來的力量,緊靠著背後的鐵圍欄,整個人立而起,兩隻前腿寒光暴閃,對著一號的腹部抓去。

嘗試過血狼爪子的厲害,一號自然不會再讓它抓在身上,雙腿一動,身體一下子就閃向了旁邊,同時,手中利劍使勁向旁邊一拉。

寒光一閃,鮮血飛濺,血狼的嘴一下子被一號給劃出一條長長的口子,使得它那血盆大口,變得更大。

「嗷……」

怒嚎不斷,腥紅的鮮血順著血狼張開的嘴不斷下流,順帶著還落下幾粒紅中帶白的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血狼的牙齒,看那樣子,這次它確實傷得不輕。

一陣怒嚎之後,已經瘋狂的血狼雙後腿猛的一蹬,張著血盆大口,爪影暴閃,又向著一號撲了上去。

看著再次撲來的血狼,一號腿下連動,身體連閃,擦著撲來的血狼身體,一下子到了血狼的旁邊。

雙手勁氣浮現,手中利劍紅光一閃,緊握利劍,對著血狼的身體猛的刺了過去。

半空中的血狼,根本就躲閃不過,眼看著那閃著紅色勁氣的利劍「哧」的一聲刺在了自己腹部,稍一停頓,又是一股大力傳來,大力借勢,一下子就穿透了自己的身體。

「嗷……」

一聲凄厲痛苦的嚎叫從血狼嘴裡發出,只見它不斷的掙扎著,似乎想將穿入自己身體的利劍掙脫。

「還想跑。」一號冷哼一聲,眼中一道寒光一閃而過,緊握利劍的雙手一揮,怒吼道:「給我去死吧!」

插入血狼身體的利劍被一號一揮,不但利劍動了,就連利劍上的血狼也跟著被舞動了。

一號猶如一個瘋子般,一邊怒吼著,一邊吃力的舞動著手中利劍上的血狼向鐵圍欄向撞擊,每撞擊一下,血狼血上的傷口就要大幾分。

一連五六次下來,血狼幾乎快要**在身體上的利劍給一劍兩斷,而這時,血狼也從利劍上掉了下來。

此時的血狼,倒在地上,肚子上有著一條半尺長的傷口,鮮血、內臟不斷的從傷口滾出,嘴裡、鼻子里也不斷的向外湧出鮮血,但如此凄慘的血狼居然還沒死,仍在聲聲的低吼著,那凄厲的聲音就好像在向人們訴說著臨死前的遺言一般。

不過一號並沒有因為血狼的慘狀而放過它,只見赤紅著雙眼的他,握著利劍,催動勁氣,猛的跳到血狼身旁,然後手中那泛著紅光的利劍對著血狼不斷揮舞,每揮舞一下,便會帶起一篷血霧和一聲狼嚎。

剛開始,血狼還向著一號揮著爪子,似乎還想抵擋,但片刻之後,它的吼聲就變得越來越小,身體再也無反抗之力,最終被一號給生生劈成碎塊。

擊殺掉血狼,一號一屁股坐在了狼屍旁,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雖然他剛才表現得很勇猛,但心裡壓力同樣不小。

片刻之後,一號的氣息總算緩和下來,他這才緩緩站起來,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出了鐵圍欄。

「很好。」

總教官惡魔看著身前的一號,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即,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出現了,一個黑衣人居然拿著一瓶傷葯給了一號。

一號接過傷葯,冰冷的目光中出現一絲感激,有了這瓶傷葯,他身上的傷就可以好得更快。

「很好,你今天的任務已完成,可以下去休息也可以在旁邊觀看其它人的博斗。」總教官淡然的對著一號說道,說完,也不管一號,又將那不帶一絲感情的目光移到了場上另外四個鐵圍欄中。

一號拿著傷葯,走到廣場旁邊,先將自己身上的傷處理了一下,並沒有離開,而是將目光移到了鐵圍欄中。

第一批五人在一號將傷處理好后,也終於結束了,只是出乎林峰的意料,除了一號外,另外四人居然只有一人死亡,兩人重傷,還有一人被咬掉了一條胳膊。


三人拖著傷痕纍纍的身體離開鐵圍欄后,都得到了一瓶葯,同時,幾名黑衣人也很快進入鐵圍欄,將裡面清理乾淨。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本章完結- 第二批五人很快進去,同樣是五隻血狼,只是這五人的實力並不如第一批,一戰下來,死了兩個,活著三人也是滿身的傷。


看著那一批批完好進入鐵圍欄的人,出來時,要麼是滿身的傷,要麼是缺胳膊少腿,更慘的是連完整的屍體都沒有,被人拿出來的只是幾根腥紅的骨頭。

看著這凄慘的一幕,聽著那些人臨死前的哀嚎,廣場上剩下的眾人臉色都變得一片慘白,有些甚至還在發抖。

如此景象,和地獄又有何異,就算他們這些人這段時間見多了如此的一幕幕,可如今,仍然忍不住心生恐懼。

很快,又是三批人進去了,這些人似乎已經從前面的戰鬥中找到了血狼的弱點,雖然實力沒有前面的眾人強,但死亡的人數居然只有四人,這讓眾人心中的恐懼稍微的減弱了一點。

「下一批。」

隨著總教官的喊聲,又有五人很快便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而這五人中,就有林峰。

從兵器架上拿了一把長劍,林峰緩緩的走向了第一個鐵圍欄,人還未進,一股濃重的血腥味便撲鼻而來。

忍著嘔吐的**,林峰一步步的走進鐵圍欄,此時的鐵圍欄里,經過前幾批人的搏鬥,已是滿地鮮血,在那傷痕纍纍的地面,甚至還留著一些碎肉。

踩著腳下的鮮血和碎肉,林峰一步步的向著裡面走去,一直走到快要到圍欄邊上時,這才停了下來。

很快,一個黑衣人牽著一條不斷低吼的血狼進了鐵圍欄,然後他將血狼一放,將鐵圍欄的大門一關,整個人就猶如看戲一般,站在門口冷漠的看著裡面。

血狼一進入鐵圍欄,林峰的雙手就將手中利劍緊緊握著,雙眼也死死的盯著血狼,心中不斷的想著:血狼殘暴,兇狠、速度快、防禦高,唯一的弱點便是它的眼睛、脖子、肚子和腰。

黑衣人剛將鐵圍欄大門關上,血狼在聞到鐵圍欄里那濃到能讓人作嘔的血腥味,瞬間,眼睛就變得腥紅,皮毛也全都倒豎起來,前肢不斷的刨著地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