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此不得不在家卧床休息一段時間。

這個在全縣考試成績一直是數第一的女孩子,因為這次的意外受傷,成績下滑了。

有的同學笑話她,有的同學諷刺她。

說她是常勝將軍,現在卻成了落敗的鳳凰,失落的鳥。

她因此很沮傷便一蹶不振。

老師就給張光明打來電話說明這個情況。

張光明一聽很是著急,就來到學校找到二女兒。

他就富有詩意語且又重心長地對二女兒說:「文慧呀,日有晴有陰,月有圓有缺,即使在春暖花開的季節里,也不光是風和日麗,也會有

凄風苦雨。

讓我們直面挫折,笑對逆境;磨其心智,砥礪前行。

莫學愚人自困畫地為牢,要排除干擾,永誌不忘初心,追逐夢想一往無前!」

二女兒牢記父親的教導,自那日起,再有同學在她面前譏諷,她都是一笑置之,不予理會。

她埋頭苦讀,發憤自勵。

落下的功課很快就補上了,成績又是和摔傷前一樣,又成了全縣第一名。

……

次年的一天,張文雅手裡揮著紅色的一張紙,她像個小孩子似的一蹦一跳地一邊往田地里跑,一邊著吻著錄取通知書。

她遠遠的就看見爸爸和媽媽,正在鋤花生地里的草。

張文雅就喜不自勝地喊道:「爸爸媽媽快來,你們快看這張大學通知書!」

爹娘扭臉看到大女兒,一副興奮不已的樣子。

兩口子急忙走過來一看大女兒手中的大學錄取通知書,一副喜出望外地的表情問:「誒呀,文雅你竟然考上首都醫科大學了?」

張文雅看到爹媽很吃驚的樣子。

「是的,爸媽我考上了最好的醫科大學嘍!嘻嘻……」張文雅就高興萬分,笑嘻嘻地回答說。

她拿著通知書不由自主地就親了又親。

張光明笑著說:「你看咱的大女兒甭提有多高興了!」

李月娥說:「是啊是啊!看她跟個孩子似的又蹦又跳的!」

她看著丈夫又說:「常言說得好,功夫不負有心人哪啊!哈哈……」

兩口子都高興地大笑起來。

兩人正說著,張文雅熱淚盈眶地笑著,把通知書遞給了爸媽。

「我的大女兒你還真行啊!」張光明高興極了,樂呵呵地笑著拍了拍大女兒的膀子說。

李月娥也高興地說:「你了不起呀文雅!你是我們全家人的驕傲啊!」

爸媽不住地都誇她,弄得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哦,你把這個大好消息告訴文慧和文君了嗎?」父親滿眼激動的淚花問。


張文雅笑著說:「嗯,是兩個妹妹讓我來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您二老的呀!」

……

這天張文傑她跟舅爺請假,非要去祝賀大姐考上了名牌大學不可。

趙桐樹聽她說,她大姐考上了一所名校,他也很高興。

他就批准了張文傑回家去。

張支書和家人正在吃著早飯,全家人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之中。

門外忽然傳來小文傑的聲音:「大姐祝賀你考上你夢寐以求的大學了!」

張文雅立馬走出屋門迎接小妹。 張文傑來慶祝大姐考上了名校。

大姐說:「謝謝小妹!啊,小妹越來越漂亮了哦。

看看你颯爽英姿的樣子,還真有俠女氣質呀!」大姐誇獎道。

兩人說著就跨過了門檻進了屋門。

張文傑踏進屋門,就立即和家人互相問寒問暖了一番。

……

張光明剛買一台黑白電視機,放在大隊辦公室的桌子上,他讓村幹部們都來看新聞。

可把他們稀罕的瞪大眼珠子準備觀看新聞。

張支書打開黑白電視機上的按鈕,只見漂亮的女播音員身著正裝,表情認真地說:「於1981年6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重要會議……」

大家都聚精會神地聽著電視上的偉人的講話內容。

只聽電視上的播音員說,「這次會議是要在今後五年間,爭取……經濟狀況的根本好轉……」。

張光明聽后樂開了花,因為無論是對於村民來說,還是對郭教授來說,無疑都是極大的好消息。

他看完新聞節目對班子成員們說:「我們是得把經濟建設作為重點工作來抓。

那我們就要去努力開創咱村的新局面。

我們還要大踏步往前闖,並且邁好堅實的每一步,一步一個腳印穩步前進。

大家可以暢所欲言,都發表自己的觀點看看怎樣去做呢?」

村幹部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議論后,大家一直都說:「對於村莊來說,還是以農也產品發展為主的好啊!」

張光明點點頭表示贊成大家的話。

他從這次會議上洞察到發展手工業的契機。

張支書說:「你們說的很對。

我看我們應該果斷地成立動物、植物農業合作社。」

大家都用詫異的目光,齊刷刷地轉移到張支書的臉上。

「咱們可以種植我們三人研究出的瓜果蔬菜的新品種,並通過用塑料大棚進行種植。

不上化肥、不打農藥,要把咱們種植的這些純綠色的食物,以高出同類產品價格幾倍的銷售方法,我想一定會出現供不應求的呀!」

大家都認為張支書想出的這倒是個好辦法,可他們紛紛顧慮滿腹。

班子成員們發表自己的看法:

「我就是不知道不上化肥蔬菜能長成啥樣子呢?」

「是啊,那到底長勢行不行呢?」

……


張光明他說:那你們以後看吧……

貴小寶問:「不打農藥行不行啊?要是有病蟲害可該咋辦呢?」

張支書自信心地說:「不上化肥就用有機肥代替。

我和秦春天,還有李中秋,我們仨人會培育繁殖了一批害蟲的天敵的好辦法。

到時候我們仨人會把這些個問題逐一解決的。

請大夥就放心吧!」

大家立馬像吃了一顆定心丸,帶著對村莊美好的願景散會了。


「上面讓各個村莊都落實責任到田,分產到戶呀!」張光明興奮地說,「這個好消息就像一陣春風吹到咱牧野花村了!」

村幹部聽了張支書說的這一番話,無不是歡天喜地。

張支書他立即把各個生產隊解散了。

自從包產到戶,社員們再也不用聽鍾而行動了。

張光明心中只覺得暖乎乎的,他立即響應上面的號召,把土地按人口平均分給了村民們。

牧野花村沸騰了。

從來沒有比分到田地這個喜事兒,更值得人們高興啊!

他們紛紛地一邊扭,一邊唱:咱們農民啊!今個是真啊真激動!真啊真高興!高興,激動……」

張光明在村委會議上高興地說:「咱村民們有了自己的土地,那高興勁兒就不用說了。

晚上做夢村民們都數著賣糧賣棉的鈔票笑嘻嘻的。

你們看這幾年咱村民們的生活有了大大的改善。

手裡有賣糧賣棉的錢了,就紛紛蓋起了一座座新房子、購置了新傢具。

你看來找劉遠飛定做新傢具的人越來越多。

劉遠飛這些日,帶領著木工們不分晝夜地做著傢具,三班換班來做,都忙不過來。

我妹夫劉遠飛按照我妹的意思,招收了全公社裡的很多很多的殘疾人。


這些身體有殘疾的徒弟們,個個很努力地跟著劉遠飛和張光妍學習木工和雕刻畫。

劉遠飛就很有耐心一遍一遍地教男殘疾人,怎樣正確使用木匠工具做木工活。

我妹張光妍很有耐心地教女殘疾人,跟她學習怎樣雕畫的基本動作。

夫妻倆還教大家怎樣做編織加工品等。

只過了一年夫妻的徒弟們,就能很熟練地做各種木製傢具,還有雕刻畫,以及編製加工品。

因此,遠飛的傢具廠也擴大了規模。

由於我妹夫劉遠飛和我妹的手藝都很高超精湛,他們家的傢具廠生意一天比一天興隆。

自從包產到戶了,這家家戶戶的糧食和棉花堆成山,那數錢的時候甭提有多令人激動與興奮了!」

村幹部聽了他說的話,都笑著點點頭。

張光明感嘆地又跟大隊長說:「誒呀呀,這樣呢,可是極大地調動了村民的積極性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