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法海大師一朝頓悟,遁入空門,實力更是突飛猛進。”

“慚愧慚愧。”江北雙手合十,一臉的羞恥樣……

至於內心怎麼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劉無忌繼續說道:“而這次……江萬貫一事,便是法海大師的師尊王喇嘛親自出手,爲了這江萬貫的位置,更是被因果……”

“哎,我師尊已經去往西方極樂世界了。”江北搖了搖頭,一臉的悲痛。

甚至還把手放到眼睛旁,擦拭了幾下。

距離江北最近的葉瓊,看得一清二楚,眼睛上什麼玩意都沒有!

大師你人設崩了啊大師!

不過,葉瓊的嘴角雖然抽搐了幾下,她卻並沒有說話,一切還是看這滅霸師兄怎麼說了。

“哎,不好意思各位,想到我家師尊,一時間竟有些難過。”

說罷,看了一眼面前的劉無忌,便去到一旁,拿過來了一把椅子,又走回了大殿。

坐下。

“不介意的話,小僧便坐下,慢慢與各位道來。”

誰敢介意!

大夥都特麼要罵娘了好嗎,都想着讓這法海趕緊說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或者回家抱着媳婦睡覺,他不香嗎!

而且,你坐都坐了……

你還問個毛啊!

怒氣值+166+266+366……

大佬就是大佬。

江北牙一呲,隨後直接從儲物戒指裏取出一根菸來,又看了一眼劉無忌,果然,那劉無忌看到這玩意當時眼睛就直了……

見狀,江北也只能再掏一根出來,遞給劉無忌。

“法海大師,我來,我來!”

劉無忌懂事啊,直接湊過來,一團紫色的小火苗出現在手上,給江北點菸……

江北嘴角抽了抽,吞了口唾沫,沒拒絕。

隨後,把拂塵朝着地上一丟,隨後二郎腿翹了起來,一副促膝長談的樣子。

“小孩兒沒娘,說來話長。”

“本座要是沒記錯的話,這事兒還得從萬魔宗說起啊……”

“萬魔宗?”

旁邊的那些人都愣住了,不光他們,就倆難劉無忌都愣住了!

怎麼就從萬魔宗說起了,萬魔宗?

“各位,可知道那萬魔宗的新任幽冥尊者?”

瞬間,劉無忌的身體便是一震!

“知道……那萬魔宗的新任幽冥尊者,法力通天,極爲強橫……”劉無忌沉聲說道。

這事兒只有紫雲宗的長老知道,畢竟上次抓來了一個萬魔宗的弟子。


結果那萬魔宗的弟子人事兒不幹,直接來他們這大殿吹了一波牛逼。

當然,結果也是很慘烈的。


直接被那時的道無涯宗主給丟出去放煙花了……

但是,聽聞劉無忌的話,大家的神色都沉了下來。 江北的臉上依舊帶着不鹹不淡的笑容。

愛生命協會 ,深吸了一口煙,吐出尿尿的煙霧,穿着袈裟,拂塵隨手丟在地上,帽子也沒帶。

嗯……胸口還掛着一個不倫不類的十字架。

這大師的既視感,真是讓人一言難盡。

隨後,只見江北緩緩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臉淡然的說道:“嗯……萬魔宗,新任幽冥尊者,法力通天,都是關鍵詞,記下來哈,考試要考的。”

衆人:“……”

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就是那幽冥尊者呢!

能不能別長他人志氣別自己威風!

那幽冥尊者就是再強又如何!我連山脈如此多的大佬,是吃素的嗎!

下一刻,只見江北環顧四周,隨後一臉認真地繼續說道。

“那幽冥尊者……並非你們想的這麼簡單。”

“什麼!”

頓時。


衆人都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卻是未等發表出自己的言論,江北已經先行開口了。

“若是不出我所料, 網游之永生 ……”

“當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畢竟江萬貫要是回來,其實也沒什麼地方敢去,那種人,要是甘心改頭換面存活下來的話,當年也不會發生那種事。”

江北咧了咧嘴,下意識的就想起了老爹那油膩中年人的外形,然後拎着富貴竹追着他和老哥揍的樣子。

眼角都有些抽搐。

“不錯,江萬貫那賊人不可能會做這種事,改頭換面,呵……他江萬貫要是能做這個,我腦袋都可以給他。”一個大漢冷聲說道,眉頭緊皺。

江北:“……”

大佬,能不能別亂立這種flag,作爲江萬貫的兒子,聽到這種話我很尷尬的你知道嗎?


就在此時。

一旁的劉無忌也是開口附和道。

“不錯,那日我親眼見到過江萬貫,他確實……還是但年那個樣貌,而且他的實力彷彿更深不可測了。”

同境界的人,而且江萬貫畢竟在闢海境大圓滿卡了二十來年了,就算是他劉無忌,也看不出這江萬貫的深淺。

而且……他也沒必要去研究人家是什麼實力。

“這……”那些人一時間都點了點頭,表示他們很贊同法海大師和劉無忌宗主的話。

隨後,江北接下話茬繼續道。

“而那時,我師尊也不過剛剛用自己畢生的性命來推演,但是……推演的並不是江萬貫,而是……推演出了修煉界的一次大劫。”


“什麼!大劫!”

“法海大師!還望告知!江萬貫爲什麼在此時回來!”

“莫非那大劫與江萬貫有關!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大劫!”

“法海大師,您的師尊,莫非就是因爲推算出了此次的大劫,才身……歸去西方極樂世界的?”

“法海大師,此時當真有如此嚴重嗎!”

……

就連一旁的慧絕大和尚的眉頭都不由得緊皺了起來,推算大劫,竟然把自己命都給推沒了?

夠尼瑪邪乎的啊。

看來這玩意還是不能亂來。

“是的。”

江北沉聲說道,微微點了點頭。

“此次大劫,便是因這江萬貫而起,若是處理不當,整個修煉界都將……”

江北說着,便停了下來。

你們不是會腦補嗎?剩下的你們自己腦補就行,我說出來了怪嚇人的,萬一你們不信就尷尬了。

而與此同時,此前還對江北滿是不滿,甚至要動手幹他的林欣也是眉頭緊皺了起來。

“法海和尚,這大劫,這江萬貫,與我冰寒閣又有何干系!你爲何因此便血口噴人!”林欣冷聲喝問道。

第一寵婚:帝少大人,你好棒! 呵呵……”

江北冷笑一聲,神身吸了一口煙,隨後剩的一口也不抽了,直接就丟在了地上,猛地站起身來。

冷眼看着那林欣。

劉無忌雙眼死死地盯着被江北丟在地上的菸頭,肉都在疼啊。

“林欣,你覺得,若不是因爲你們冰寒閣,道無涯宗主可會去那幽暗森林去找那江萬貫!”

“法海,你……”

“別你啊我啊的!我師尊推斷的不錯吧?那江萬貫確實就在那裏吧?甚至是魔門的都知道了他在那裏!你還作何說法!”江北說着,直接上前一步!

“難道你就不好奇那魔門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嗎!還有,那魔門爲何直接包圍了幽暗森林,而道無涯宗主,卻是直接找到了那江萬貫!”江北說罷,再次上前一步!

而那林欣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竟在這種場合下,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瞬間!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住了,難道,真的與這冰寒閣有關?

饒是林欣都覺得哪裏怪怪的……

但是,這與我冰寒閣有什麼關係?不就是因爲你師尊推算出了這江萬貫,或者是這大劫嗎!

下一刻,江北突然冷笑了出來,隨後看向了周圍。

“我想,列位應該都知道當年的事吧?道無涯宗主和冷雙閣主的那些小事,這就不用小僧多說了吧。”

說罷,給了那劉無忌一個眼神兒。

唰的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