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我軍才失敗一次,這一次一定會成功。”

“對。這次我軍必勝,必勝。”

戰將們忍受不住,紛紛開口,連郭嘉下面的話都掩蓋過去,不僅是戰將方面,謀士們也差不多,只有少數的幾個人沉默不語。

聽着反對的聲音,看着反對的人,郭嘉搖搖頭,使用了技能。

“平心。”讓心靈安靜的技能用出,憤怒的衆人瞬間閉嘴,寧靜的他們,忘記了憤怒,忘記了一切,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

“啪啪。”郭嘉輕輕拍手,取消了技能。

沒了技能的衆人,緩慢甦醒,不解的看着郭嘉,不明白他爲何這麼做。

“聽我接着說,不是被敵人打敗,而是我們主動失敗。”這一句說出,更加讓衆人不解。

什麼是不被敵人打敗,而是自己去失敗,難道還有人故意找失敗的?

還是說這是郭嘉的計策,並且主公也肯定了?

在座的都不是笨蛋,微微猜想,就想到了這點,其中的聰明人甚至想到了更多,想到了幽州的李易,想到了天下大勢。

“敢問先生,此戰如何失敗?”良久,司馬懿問道。

聽到問話郭嘉看了過去,等發現是司馬懿的時候,微微點頭,然後開始介紹。

“因爲我們要故意戰敗,然後吸引敵人來襄陽決戰,然後一戰勝之,當然了,本次的失敗也是有着目的的,那就是讓更多的人晉級,只有成爲頂級戰將或者謀士,才能更加幫助主公,我這麼說你們都明白了吧。”郭嘉用最簡單的話語,把這次戰鬥的目的說出。

那就是培養出更多的強者,用高端的戰力決勝一切。

郭嘉的話,讓衆人開始興奮,誰不想讓自己變得更強,要是按照郭嘉的話去做,那麼他們也有希望晉級,雖然僅僅是少數的幾個人,但是也讓他們開心,至少比自己一個人晉級的希望大很多。

“不知這次要晉級的是哪幾位?”司馬懿再次問道。

郭嘉聞言,再次看向司馬懿,沒想到這個小傢伙如此聰慧,並且如此大膽,難道他不知道這會讓他處在風口浪尖,是故意如此,還是別有用心?我看多半是後者居多。

“子廉,文謙,還有你。”郭嘉一開始點了兩個人的名字,分別是曹洪樂進,最後則是指了指司馬懿。

這可是讓司馬懿大驚失色,沒想到這次竟然有他的名字,無論是資歷還是本領,比他強的有很多,而且他剛剛加入曹操陣營,忠心方面還未得到曹操和郭嘉的認可,難道是他們認可我了?

司馬懿的臉色突變,沒有讓衆人覺得突兀,而是感覺到這小子太幸運了,沒想到被郭嘉大人看重,一但突破紅色品級,他的地位會直接上升。

“主公,我該說的都說了,接下來該您發言了。”郭嘉不等衆人反應,把話語權交給曹操,讓曹操說接下來的事情。

曹操滿意的點點頭,郭嘉將大體都說完,並且讓衆人興趣高漲,不愧是奉孝。

“很好,此次戰鬥的地點則是赤壁,通過赤壁之戰,消耗敵人的兵力,然後故意戰敗,引誘敵人過江,一戰殺之……”其後,曹操把一些細節說出。

衆人聽的如癡如醉,都暗歎曹操的果斷,能如此做的人世間少有。

等到會議結束,曹操獨自坐在大殿之內,看看空空如也的大殿,心裏忽然有點寂寞,他不知道能否笑到最後。

之後的幾天了,曹操召見了蔡瑁等人,商議擴建水軍,要一鼓作氣殺到長江以南,然後滅殺對岸的孫權大軍,趁勢拿下整個荊州。

雖然蔡瑁等人極力反對,但是架不住曹操的堅持,只要下去準備了。

同一時間,程昱開始大敲詐,把荊州內的世家都走一遍,想要活下去,就要上交一筆費用,當作對曹操的補償,誰讓他們在當初什麼作爲都沒有,如今想要不被當作是奸細,只有如此。

這樣一來,曹操造船的錢就有了,甚至有很多剩餘,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曹操哈哈大笑,稱讚程昱辦事有力。

有了錢,又有製造船的人,數十萬艘艦船開始打造,僅僅用了二個月的時間,就全部造好,等到艦船下江,那壯觀的場景,能讓所有人歎服。

八月二十,曹操直接下令,大軍出擊,直接殺向孫劉聯軍的大營樊口。

就在曹操出兵的時候,樊口大營內,一片肅然,都聽着斥候的消息。

“曹操與八月十九開始集結大軍,總計二十億大軍開始登船,經過一天的休整,全員登上艦船,從江陵出發,沿着長江向着烏林進發,預計三天後到達烏林,從那裏搭載攻城器械,然後經過夏口,直奔樊口而來……”

聽着斥候的話,劉備和孫權愕然的看着斥候,不明白他怎麼打探的這麼精準,好像是有人故意告訴他的一樣,這是否是曹操的計策。

等到斥候說完,在懷裏拿出一個竹簡,遞給了侍從,然後就等待主公的命令。

侍從打開竹簡,拿出裏面的書信,然後就要呈給孫權,不過孫權那裏會獨自觀看。

“念。”孫權的話,讓孫劉聯盟的關係緩和了不少,誰讓他以前做錯了事情,想要獨吞荊州,現在可好,曹操沒打跑,他們反倒是損兵折將。

“吾乃魏王曹操曹孟德,特會蜀王和吳王,我定於本月末期決戰,不知敢戰否,我當在江上擊敗爾等……”後面的則是斥候方纔所講的話。

聽着明顯是挑戰書的話語,更加讓兩人不解,不僅是他們,諸葛亮周瑜等人也是如此。

曹操明知道水戰不會勝利,怎麼還要水戰,聽他的口氣,要直接決戰,一戰戰勝對手。

一時間在座的都沉默不語,在心中猜想曹操到底要幹什麼,可是不論他們怎麼想,都猜不出曹操的想法,真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不到最後,他們是猜不出曹操的計策。

“諸位,不論曹操有如何計策,咱們只要擊敗他就是,我認爲公瑾先生的水戰無人可敵,就讓曹操嚐嚐先生的厲害。”劉備的大喝,將衆人喚醒。

是啊,無論曹操是何計謀,只要擊敗他,那一些計謀都是虛無,只要在水上,周瑜想要失敗都難。

“嗯,蜀王說的對,公瑾此戰就靠你了。”孫權也反應過來,把戰鬥的指揮交給了周瑜,讓周瑜全力出手,不要給曹操留情面,要是此戰都全殲曹操的大軍,那甚至能趁機拿下荊州。

孫權說到這裏的時候,諸葛亮忽然想到什麼,靈機一動的他,沒有說出,而是把疑惑留在心底,等到會議結束,與龐統一起來到劉備的房間。

打開門,劉備見到是諸葛亮兩人,直接把兩人迎入,順便給兩人倒杯茶。

“孔明,士元你們倆怎麼來了?難道是剛纔的會議你們有疑惑?”劉備的話語打開了話題,讓諸葛亮順着劉備的話說了下去。

“主公,我猜想曹操此戰必定會失敗,不是被咱們打敗,而是故意找尋失敗,雖然這個猜想有些不合乎常理,但是我就是這麼認爲。”諸葛亮的話一說出,劉備當時就傻眼了。

他不明白以諸葛亮的智慧爲何如此想法,難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有什麼我沒有想到。

看着劉備的疑惑,諸葛亮再次說道:“主公,這只是我的猜想,未必是真的,但是不可不方,結合曹操的挑戰書,曹操一定在謀劃什麼,請主公提前做準備,讓雲長兩位將軍保護主公的安危,即便出現差錯,也能保護主公的周全。”

聽着諸葛亮的話,劉備的眼神一亮,他明白該如何去做了。

“我明白了,多謝孔明,如果不是你,到時一定會出現意外,即便不是被曹操所殺,也會被孫權所殺,看來不僅要小心曹操,孫權也同意如此。”劉備緩慢的說道。

從諸葛亮的話中,劉備察覺到危險,如果周瑜真的在水上全殲了曹操,那孫權一定會自大,以爲自己一個人就能擊敗曹操,拿下整個荊州,當然了事實也是那樣,整個荊州的兵力都在水上,一但孫權勝利,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拿下荊州。

那時自己就成了礙事的人,必然會對自己出手,要是關羽和張飛在身側,那什麼危機都不怕,可以安然離去。

“主公,實在不行此戰咱們不去,去告知孫權,咱們在後方攻擊曹操,這樣一來,什麼危險都沒有。”相比較諸葛亮,龐統更喜歡攻擊,對於防禦他不是很願意。


聽到龐統的話,劉備搖搖頭,把一些事情講出。

“士元,曹操宣戰的是我們二人,如果我沒有趕上決戰,那世人如何看我,此戰我必定要出現,即便是什麼都不做,也比其他的都強。”劉備的話,說的龐統啞口無言。

其後三人有商議一番,在確保劉備安全的前提下,參加這次決戰。

然後劉備如同往常一樣,帶着關羽和張飛,在城內四處閒逛,沒事的時候,找孫權喝喝小酒,靜等決戰的開始。 「戮仙?」『玉』真子聞言之後,先是一愣,而後仰頭長笑出聲,笑聲之中滿是鄙夷和不屑之意,許久之後,笑聲戛然而止,淡淡望向林白,道:「你也配?」

「如果我還不配的話,那這世間就再沒有其他人配了!」林白淡淡道,言語冰冷。.訪問:щщщ.。

「你和劉伯溫果然還是有些不一樣的,你比他要更倔強,但這股倔強,也更叫我討厭!」『玉』真子聞言一愣,學著林白此前的語氣,淡淡道:「如果我也不願呢?」

「你不願,那我就打的你願意!」林白冷然一笑,目光陡然抬起,死死的盯著『玉』真子的雙眸,兩人眼眸之中的『精』光相觸,幾乎都有如同實質般的火『花』綻放!

不願意,就揍得你願意!當著一名仙人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說的如此理所當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就像是沒有半點兒疑問,這是何等的霸氣!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從林白一人的口中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也只有他才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林白這話話糙理不糙,世間的事情不就是這麼個理兒。有多少事情,有多少人不服氣,但不服氣又能怎樣,想要讓別人服氣,就得拿出比別人更強的實力。

話音落下,林白手上的印訣陡然掐動,先天真罡陡然順著身軀彌散而出!那先天真罡此時已不是無形無質,而是成了純粹無比的血紅之『色』。而且在先天真罡的催動下,林白身軀間的各個細胞陡然開始顫慄,一股澎湃如汪洋般的活力,驟然逸散而出。

這是唯有在生命機能徹底燃燒之時,才會出現的徵兆!林白很清楚,雖然如今自己對上的,乃是一名在六百年前身受重創的仙人,但依舊不能等閑視之,想要將其斬殺,必須要在一開始就極盡升華,讓自己所有的實力盡數爆發,只有這樣才能有一線希望。

「燃燒生命機能,極盡升華,果然夠決絕!」看到林白的動作,『玉』真子的眼眸驟然變得森寒起來,但他手中所持的那詭異事物的光華緩緩籠罩周身,而後冷笑著望著林白,淡淡道:「你以為你極盡升華,燃燒生命機能,就能與我相抗?」

「能與不能,儘管來試試看!」林白平淡開口,眼眸如冰,飛劍錚然一聲長鳴,陡然出鞘,閃爍著不定的寒光,在林白身前盤旋不定,那劍芒吞吐不止,猶如毒蛇一般,牢牢的鎖定了『玉』真子,似在探尋他身軀的薄弱位置,只要一擊出,便是致命攻勢。

「憑藉區區一柄飛劍,就想與仙相抗,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玉』真子見狀不禁冷笑出聲,而後腳步緩緩朝前邁動,隨著他的動作,方丈山登時一陣顫慄,一縷無形但卻無比恐怖的殺機驟然蔓延開來,向著林白的身軀便沖了過去,似乎是想要將他的神魂盡數抹殺。


「試試再說吧!」林白冷然開腔,話語聲中毫無半點兒畏懼之意,身形無懼朝前邁動,超然世間萬物,指尖輕擺,飛劍化作一道熾烈的流光,席捲千萬里,向著『玉』真子衝殺而去。

從進入方丈山的那一刻開始,林白便一直在為如今的這一戰做準備,而經他的推斷,如果自己想要謀得勝利,最好的辦法便是無畏施展術法,傾盡全力出手,只攻不守。唯有這樣極盡升華的出手,才有可能在方丈山吞噬生機之力的情況下,讓自己的贏面變得大些。

是以這乍一出手,登時便是自靈劍山之中領悟到的那劍仙至強一擊,一擊出手,便是一股浩然無匹的銳氣,直叫人覺得劍氣之下,世間無物可攔,無法可阻。

「劍仙至強一擊,不錯,看起來我是小覷你了!不過這隻不過是剛剛成為劍仙之人的一擊,想以此來對付我,還遠遠不夠!」望著那卓絕的劍光,『玉』真子眼角微微一跳,冷冽道。

話音落下,只見他指尖陡然輕抬,被他持在掌中的那一團光華,陡然迸濺而出!裹挾這無邊的氣勢,恍如席捲汪洋大海的颶風狂『潮』般,向著那劍仙至強一擊便迎了過去。

轟!說時遲,那時快,連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兩股氣息登時轟擊到了一起!轟鳴聲中,天地震『盪』不休,光華瀰漫浩瀚如汪洋,地面甚至都開始有無數道裂痕崩陷。

許久之後,光華緩緩斂去,而『玉』真子的面容卻是冷冽到了極致,而且眼眸之中的那種神芒也愈發凌厲,望向林白的目光中,忌憚之『色』也深重了幾分。

雖然剛才林白的那劍仙至強一擊,被他抬手便攔阻。但他很清楚,若是再來上這麼幾次,自己也不見得就有實力能夠繼續接下來。

說到底,還是六百年前留下的創傷在作怪。這六百年來,他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只能將生機封印到最小的地步,而這樣就無法調養傷勢。那些被劉伯溫留下的傷勢,在他的身軀之中盤亘了六百年,早已深入到了骨髓神魂之中,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創傷。

想要恢復六百年前與劉伯溫一戰之前的手段,除非他也如林白一般極盡升華,燃燒生命,才能夠讓自己成為完整無缺的仙。但那種慘烈的代價,不是他所能夠承受的。如果真的那麼做了,毫無疑問會讓他的傷勢加重的更厲害,即便是真的能取得勝利,恐怕也不見得還能完成他已經期盼了六百年的事情:前往山巔,從這牢籠之中脫身!

但明明是這樣的危局,不知為何,『玉』真子的面上卻是突然多了一絲釋然的笑意,就像是篤定了心中的某些猜測一樣,就像是看到了什麼期待已久的希望一樣。

「小子,我不得不承認,你比你的那位祖師還要更難纏一些!但越是這樣,便讓我確定你就是那人,便越讓我覺得從此間脫身不再是什麼妄想!」緩緩朝前邁出一步后,『玉』真子眼眸中有欣喜光芒『露』出,望著林白,緩緩道,言語間滿是貪婪之意,淡淡接著道:「不過就算是你比你那位祖師稍稍強一些,但你以為就憑你的這些手段就能戰勝仙人嗎?還差得遠!」


話音落下,『玉』真子掌中的光華陡然滔天而起,就像是一道水紋般,向著林白便沖襲而來。那『波』紋看起來雲淡風輕,就像是其中沒有任何力量一樣,但冥冥之中,卻是給人一種深重到了魂魄之中的詭異壓迫,直叫人覺得神魂都要從軀殼之中脫離。

想要以威壓來『逼』迫我的神魂離體,好佔據我的身軀嗎?!感受到這種叫靈魂都開始悸動的威壓,林白登時便明白了『玉』真子施展此法的用意所在。

不過對於『玉』真子的話,林白卻是沉默不語,沒有任何回應。因為『玉』真子所說的話,乃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仙,終歸是仙,終歸是要比尋常人強出一線的存在。能夠成為仙的人,又有哪個會是凡夫俗子,又有哪個不是踩著旁人的血與骨,一路『激』戰,才能走到那一步。

林白很強,甚至於他曾經斬殺過一名仙人,但他所斬殺的那仙人,和眼前這『玉』真子相比起來,卻是相差的太多太多了。而就此來看,他比『玉』真子還是存在著一些差距。

『玉』真子能夠成為仙人之中的一員,並且能被仙路彼岸的那些人派到此間,讓他來攔阻六代祖師的謀划,就足以說明此人即便是在仙路彼岸,也絕對不是什麼籍籍無名之輩。而且他能夠在劉伯溫的手下保住自身的『性』命,在這方丈山中苟延殘喘了六百餘年,雖然所施展的手段,並不是那麼好看,有**份,但這卻也足以說明他的手段和實力。

但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仙又怎樣,神又怎樣!只要他們做的是錯的,那為何就不能將他們斬殺?最重要的是,『玉』真子惜命,但他林白不惜命!

「殺!」拳頭一震,林白手上印訣迅疾掐動,先天真罡鼓『盪』的愈發劇烈,生機燃燒的速度也越來越狂暴,他的身軀幾乎都已被耀眼奪目的光華所佔據,就如同是一道人形閃電!這是生命燃燒到極致,到了極盡升華地步之後,所出現的態勢。

而就在這光華燃燒到最為璀璨至極,林白的手陡然持緊了飛劍,飛劍和身軀達成了一種詭異的默契,而後掌中長劍揮舞,裹挾著凌厲的劍氣,向著『玉』真子便沖了過去。

劍光傾瀉,恍若是銀河倒掛,其勢無法可阻,其威睥睨天地,直接向著『玉』真子的脖頸之間便斬殺而去,只有攻,沒有守,不計代價,對他而言,這已是以命換命的一戰!

一擊之下,兩種光華登時便碰撞到了一起。但光華相觸,只是眨眼間便又分開,林白的身軀之上,已有無數的血痕斑駁出現,即便是筋骨強勁如他,此時此刻,都有一種粉身碎骨的錯覺,鮮血的血『肉』飛濺,森白的骨骼在創口間若隱若現。

但他這極盡升華的一擊,卻也是起到了應有的效果。劍光擦身而過之際,直接『洞』穿了『玉』真子的右肩,順著他的肩膀處,鮮血淋漓,痛楚之下,更是叫『玉』真子的神情猙獰可怖。

「以命換命,你未免也太看得你這條命了!你以為我真的就拿你無可奈何嗎?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仙為什麼能被稱之為仙!」劇痛之下,『玉』真子眼眸愈發冰寒,冷聲緩緩道。說–55789+dsuaahhh+25550672–> 時間緩緩流逝,轉眼間,幾天的時候過去了。

長江之上,一直龐大的艦隊氣勢驚人,向着東方殺去,這是曹操新組建的艦隊。

途中路過烏林的時候,停頓了一下,這一停頓就是一天,孫劉聯盟的斥候則是飛速趕來,希望打探曹操的消息,可是不論他們怎麼打探,都無法探查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只知道烏林的很多器械都裝上了船,一些士卒也是走上艦船,其他的就什麼都不知道。

然後曹操的艦隊繼續前行,殺向周瑜的所在。

遠在數百萬裏之外的長江之上,周瑜的數千艘樓船蓄勢待發,雖然相比較數量和規模,遠遠不如曹操的艦隊,但是周瑜十分自信,他自信可以輕鬆擊垮曹操的艦隊,最多隻是消耗一點時間而已。

數千艘樓船中央,一艘巨大的樓船顯現出他的非凡,它就是周瑜的座駕,高級樓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