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名赤發披肩,相貌極其英俊的龍人走了出來,衝秦抗天微拱了下手,一臉倨傲之色:“親王殿下,您要對這件侮辱高貴龍族的事做出解釋,龍女是屬於龍族的,一個卑賤的人類竟然敢強行霸佔數千龍女,這是對高貴無比的龍族的嚴重侮辱,殿下必須將這個卑賤的人類交給龍族,讓他接受龍族對他嚴厲的審判。”

秦抗天身後出現了騷動,鈕瑟等侍衛直眉楞眼的望着龍人,也有點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他嘴裏說出來的,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古怪之極。地龍族的三十萬勇士們則全都怒目圓睜,一雙雙鐵拳捏的咯嘣直響。


“嚴厲的審判,不知是什麼樣的審判?”

秦抗天微笑道。

“弟弟,你——”

韋小寶驚呆了,不相信這話是從秦抗天嘴裏說出的。

白虎眨了眨綠幽幽的大眼,露出極其古怪的笑容,喃喃道:“有好戲看了。”

赤發龍人見秦抗天如此客氣,更加倨傲了,揚了揚英俊的下巴,陰狠的說道:“這個卑賤的人類混蛋竟敢糟蹋這麼多絕色的龍女,他應該被千刀萬剮!”

“剮了他!”


三十萬龍人齊聲吼道,一雙雙嫉妒怨毒的眼睛終於找到了發泄對象,瞬間變得血紅起來。

“剮了他,嗯,這些龍女們都是他的妻妾們,他死了,她們應該怎麼安置?”

秦抗天臉上的笑容更加溫柔可親了。

赤發龍人揚了下手,身後的呱噪瞬間停了下來,臉上露出淫邪的笑容,放肆的大笑道:“龍女當然要歸龍族享用了,這數千龍女應該還不夠分的,不過我龍族向來是雨露均沾,將她們弄到軍營裏,也可聊解兄弟們的寂寞,哈哈哈哈哈。”

三十萬龍人放肆張狂的大笑起來,一雙雙眼睛噴涌着高漲的**望向龍妃們,眼裏的龍妃們此時似乎已經是不着一縷。

龍妃們壓根都沒瞧他們一眼,美目都深情的望着韋小寶,韋小寶則瞪着噬血的眼神惡狠狠的瞪着秦抗天,心裏發狠道,弟弟你這個臭小子,你要真的這麼絕情絕意,讓他們凌剮了我,還將你的這數千小嫂子送與他們淫樂,老子、老子就死在你面前!

敖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大聲怒喝道:“你們瘋了,太放肆了!敖乙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還不趕快跪下向親王殿下和韋公子請罪!”

“請罪?韋公子?”

敖乙冷笑看着敖玉:“就是那個人類雜碎?敖玉你將高貴龍族的臉都丟盡了!”

臉色一變,***的打量着敖玉:“你這麼緊張,不會也和那個卑賤的人類有一腿吧?哈哈哈哈哈哈”三十萬龍族又發出震天的笑聲,笑聲極盡輕狂。敖玉小臉青一塊紅一塊,驚恐的望向秦抗天,身旁的敖奇已開始兩條腿不住的顫抖。

秦抗天笑眯眯的看着他們,直到他們的笑聲停止了,才輕飄飄道:“你們知道這數千龍女是誰嗎?她們是昔日龍皇的龍妃,你們還是不要胡來爲好。”

話音剛落,三十萬龍族眼內的**更加高漲了,赤發龍人敖乙大笑道:“龍皇?龍族早就沒有龍皇了,哈哈哈哈,怪不得這些龍女這麼水靈嫵媚,原來是那個老傢伙的禁臠,兄弟們,讓昔日的龍妃侍寢,讓她們在咱們身子底下曲意求歡,這種滋味想必是非常不錯了,我說的對嗎?哈哈哈哈哈。”

淫邪的狂笑聲更加猛烈了。 韋花花不滿的看着韋小寶,訓斥道:“小寶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怎麼這麼不成熟,你都不如你的妻妾,她們都看明白了,抗天是在耍他們,你怎麼就——,唉!”

韋花花恨鐵不成鋼的搖搖頭。

韋小寶再也忍不住了,剛想站起身來,痛罵秦抗天,被彪柔輕輕按住了,韋小寶茫然的看着彪柔,彪柔微笑搖搖頭,韋小寶一愣,扭頭望向身後的龍妃,驚訝的發現龍妃們臉上都是開心的笑容,深情的望着自己,一點都不緊張的樣子。

韋小寶恍惚間有些回過神來四下望了望,這時才發現白虎韋花花蕭三臉上全都浮現着古怪的笑容望着對面的龍人敖乙。

秦抗天點點頭,微笑道:“還有一件事,你們知道那個卑賤的人類是什麼人嗎?他是我的哥哥。”

敖乙和身後的三十萬龍族的笑聲嘎然止住了,敖乙望着秦抗天,猶豫了一下,咬牙道:“沒想到他竟然是殿下的哥哥,殿下的面子龍族不能不買,既如此,您的哥哥我們不追究了,但是龍女必須送還龍族,這是底線!”

秦抗天又點點頭,笑眯眯道:“你叫敖乙,還不錯,死前終是留下了名字!”

臉色快速陰沉了下來,右手一擡,一股沖天的狂飆噴涌着漫天的殺氣從秦抗天身後急速射出,敖乙臉上的表情剛露出驚駭之色,身體就被絞成了一堆血肉四散飛落,狂飆倒射而回,鈕瑟呵呵笑着擡手破開狂飆一根一人大小粗大的狼牙棒握在手裏。

“哥哥!我要你這雜碎償命!”

一個和敖乙相貌相似但年紀更輕的赤發龍人聲嘶力竭的射出,剛站穩腳步,一條巨大的黑鐵棒裹挾着如山般的威壓從空中砸落下來,砰!赤發龍人消失了,地面露出一個直徑一米的深坑。

金曜晃了晃手裏的玄鐵大棒,砸吧着嘴道:“孃的,就一棒子真不過癮!再出來幾個讓金爺解解饞!”

三十萬龍人這才醒過神來,震驚的望着威風凜凜的金曜。

這一下其他侍衛不滿意了,紛紛叫罵道:“金曜你小子有完沒完,接下來該輪到我們兄弟了!”

秦抗天一擺手,止住了侍衛們的騷動。扭臉望向地龍族,大聲說道:“看來本太子錯了,有些低賤的雜碎種族是不能拿他們當兄弟,他們只配做奴隸!”

三十萬地龍族勇士熾熱的望着秦抗天,齊聲吼道:“主子,下命令吧,咱們屠了這幫雜碎!”

話音剛落,身後傳來更加猛烈仿若海嘯般的震天吼聲:“殿下,我等請戰!”

白虎和巨虎王韋花花蕭三韋小寶急忙扭頭望去,百萬獸族軍隊整齊的跪在地上,一名熊族偏將喊道:“低賤的龍族竟敢當着我等侮辱萬獸國臣民心目中的皓月,臣熊族紐卡向您請戰!屠滅龍族!”

百萬獸族齊聲吼道:“屠滅龍族,爲殿下雪恥!”

韋小寶興奮的蹦了起來,大叫道:“弟弟,你快下令,屠了這幫雜碎吧!”

三十萬龍族嚇得不住後退,每一位龍人都是臉色慘白,身子不住的打着擺子,死亡的驚恐籠罩着全身。

秦抗天擡頭望向天空中一大團白雲,冷笑道:“高貴的龍族族長們,你們不會是要等到本親王屠了龍族,才肯現身見我吧?”

聲音凝結成束化作一道強勁的聲浪破開空氣將空中濃厚的白雲團破開一個口子,龍族七族長尷尬的顯出身影。

族長們相互苦澀的一笑,閃耀着七彩光芒落在草原上。“拜見族長!”

三十萬龍族一下子看到了救星,哭喊着跪倒在地。赤龍族族長敖廣嘴角抽搐了幾下,望着面前的深坑,昏眊的老眼內滾動着淚花,抱拳道:“敖廣向殿下請罪,小孫不知天高地厚,冒犯殿下神威,真是死有餘辜。”

秦抗天一愣,微笑道:“原來那兩個無父無君的雜碎是你的孫子,敖廣你太教子無方了,竟然養出這樣的東西,本親王本打算連你一同問罪,念在你老來無後的份上,我就不再追究了。”

敖廣急忙翻身跪倒:“多謝殿下天恩。”

秦抗天冷哼了一聲:“起來吧。”

敖廣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放下心來,老來無後,不會的,那兩個雜碎不過是老夫數百個孫子中比較出色的兩個。

秦抗天冷冷的打量着龍族族長們,冷笑道:“我的侍衛我的兄弟們還有萬獸國的百萬大軍都強烈要求本親王將龍族一舉屠滅,各位族長們你們是否同意啊?”

龍族族長們驚得趕忙跪倒:“殿下萬萬不能啊,求殿下念在他們年幼無知,就饒過他們這一回吧。”

紫龍族族長敖天扭頭怒吼道:“畜生們,還不趕快滾過來,求親王殿下饒恕你們的狗命!”

三十萬龍人慌忙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呼啦啦跪倒,哭嚎道:“殿下,我們再也不敢了,求殿下饒我們這條狗命吧。”

秦抗天陰冷的看着龍族族長們:“各位高貴的族長們,本親王卑賤的請問你們,你們是否認爲本親王軟弱可欺?是否認爲本親王沒有能力將你們全族在這個世界盡數抹去?”

龍族族長們驚得冷汗像小溪一般從脊柱滑落,紛紛連聲說道:“臣等萬死不敢,殿下怎麼會如此想?”

秦抗天鄙夷的望着三十萬龍人,大聲吼道:“你們這羣雜碎聽着,高貴的龍族?做你們的春秋大夢去吧!你們先祖所建立的輝煌已是昨日之夢,留給你們的只是無盡的屈辱!你們,只是一羣卑賤的奴族!媽的,在本親王面前提高貴兩個字,也不怕天雷劈了你們!你們就是一羣下賤到極點的雜碎。本親王念在龍族與我結拜大哥和我未婚妻子有那麼一點點淵源,好心收留你們,沒想到你們竟然不知感恩戴德,還想蹬鼻子上臉,騎到本親王頭上,真是從骨子裏都透着下賤!”

龍族族長們和三十萬龍人聽着秦抗天極盡羞辱的怒罵,羞愧的無地自容。幾名龍族族長互相偷偷看了看,一股屈辱升騰起來,孃的,幹嘛要受這份氣,大不了留在萬獸國,奴族就奴族,總比遭受這樣的羞辱強吧!

龍族族長們剛想如何婉轉的拒絕秦抗天,將三十萬龍人帶回各自的族內。秦抗天陰冷的話語傳到了耳朵裏:“本親王是帝君陛下的小叔,在萬獸國就是帝君陛下也要禮讓我三分,今日我要是一怒之下將你們盡數驅逐,你們考慮到後果了嗎?”

龍族族長驚駭的險些癱在地上,眼前立時顯現一片屍山血海,龍族老幼盡數屠戮,妻妾被蹂躪****生不如死。

龍族族長們臉上的汗水彷彿如暴雨澆頭,叩頭如搗蒜一般:“求殿下開恩,饒恕龍族吧。”

秦抗天眼神閃過一絲滿意之色,冷笑道:“你們放心,我不會這麼做的,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就乾脆挑明瞭吧,你們龍族這三十萬青壯從今日起就是我秦抗天大秦帝國的太子萬獸國千獸親王殿下一個人的奴隸!我要他們生則生,要他們死他們一刻都不會耽誤。”

“是!”

龍族族長們低聲答道,十四顆屈辱的眼淚滴落在壓倒的青草上。

秦抗天滿意的點點頭:“既然你們俯首受訓,本親王也不會過分爲難他們,你們放心,答應你們的我還是會如數做到。但是我另外還有條件,第一,三十萬龍人從進入大秦之日起,不得再化身人形;二,未經本太子的許可,一律不得離開軍營半步,違令者斬!第三,若敢心存怨恨,私開小差,私通敵國,或是臨陣退縮,遇敵逃命,不思奮勇殺敵者,不僅他的命本太子要取,他在萬獸國的家小,本親王也一個不饒盡數屠戮!聽明白了嗎?”

“聽、聽明白了。”

龍族族長們參差不齊的回答道,心裏都悲哀的想到,這哪是從軍,簡直就是拿他們當犯人和炮灰!早知如此何必求他,我們親自將兒郎送入火坑,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啊!

秦抗天望向三十萬龍人,大聲吼道:“你們聽清了嗎?”

龍人們趕緊聲嘶力竭的喊道:“回稟殿下,聽清了!”

一雙雙眼睛怨恨的瞟着各自的族長。

秦抗天脣角綻起一絲冷笑:“各位族長,恕不遠送!”

龍族族長們一愣,趕忙叩頭道:“多謝殿下鴻恩,我等告退!”

龍族族長們羞臊的縱身而起鑽入一團濃厚的雲團內急速飛走了。

秦抗天收回目光,扭頭望去,楞了一下,這時他才發現大夥全都用崇拜的的眼神望着他,笑道:“你們怎麼了?”

白虎笑道:“你小子越來越像個君主了,威風!痛快!”

蕭三美目更是異彩紛呈,喃喃道:“天哥,剛纔真是你嗎?”

秦抗天壞笑道:“如假包換,你要是不信,可以摸摸看。”

蕭三羞澀的白了秦抗天一眼。

韋小寶不滿的吼道:“弟弟,你小子要是今後再敢拿你大哥我的女人玩大喘氣,老子和你拼命!” 韋小寶尷尬的笑道:“其實我也看出來了,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嘛。”

彪柔和數千龍妃美目都水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夫君韋大公子,心裏都像喝了蜜一般甜。轉眼間,韋小寶被她們春情氾濫的俏臉挑弄的心情大好,和她們低聲嘻嘻哈哈起來。

秦抗天羨慕的看着韋小寶,大哥真是好本事,竟能俘獲數千女人的真心,與她們濃情蜜意。微搖搖頭,我倒是俘獲了三丫頭的心,可是——,唉,她要是有弟弟女人一半的開放該有多好,眼神不由自主的瞟向蕭三,蕭三也羨慕的看着韋小寶和他數千妻妾,美眸內閃動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殿下,敖玉前來請罪。”

敖玉眼圈通紅的走了過來,就要跪下行禮,秦抗天急忙示意敖奇,笑道:“這不關你的事,是那幫老傢伙欺我年輕,想給我一個下馬威,不成想,偷雞不成蝕把米。”

敖玉更加羞愧的低垂下頭,心裏不住的埋怨自己的父親自作聰明。

秦抗天突然望向衣不蔽體的僅用破舊掉毛的獸皮圍裹身體的地龍族,眼睛一轉,亮了起來,扭頭對元寶和蕭三笑道:“二哥,三妹子你們跟我來,我有事要與你們商量。”

話音剛落身形已如勁箭一般射向天空瞬間劃空向萬獸國邊境飛去。


蕭三和元寶都是一愣,互相看了看,急忙追趕了過去。

秦抗天站在半空中凝視着萬獸國的邊境,心裏一陣的激動,出去就到了大秦的國土了。

“天哥,你神神祕祕的搞什麼鬼?”

蕭三閃爍着青芒,狐疑的看着秦抗天。

秦抗天扭頭一笑,眼睛望着地面上飛奔過來的元寶,笑道:“二哥如此修爲高深的高手,怎麼不馭空飛行?”

元寶止住身形,擡頭望向秦抗天,又低頭瞧了瞧胯間的獸皮。黑臉一紅,喊道:“四弟到底什麼事還要避開大哥和老三?”

秦抗天臉上露出怪異的笑容,體內的天魔氣瞬間急速運轉起來,三魂七魄快速凝束縮體,破開下丹田浩渺的星空,鑽入自己創造的世界裏,如流星般落在龍宮八荒宮殿頂。

玄武正趴在大坪上懶洋洋的曬着太陽,微睜開一隻豆眼,不滿的嚷道:“你是不是不相信老子,咱們不是說好了一個月見分曉嗎?現在跑進來幹什麼?”

秦抗天眼睛一亮,驚喜道:“仙果你已經栽種下去了?”

玄武哼了一聲,又閉上了眼睛。

秦抗天仰頭望着浩渺的星空內不時爆起的耀眼光芒,呵呵笑道:“朱雀祖神很勤快嘛,不愧是太古神獸,精力果然旺盛!”

玄武微睜開豆眼,射出一絲得意之色,心裏暗自偷笑,老姐纔沒那麼勤快呢,她那是藉着開闢位面,瘋狂的吞噬混沌之氣所化做的天地精華。嘿嘿嘿嘿。

秦抗天笑道:“你別誤會我不是來監視你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我是來看看我的那些寶貝。”

玄武一撇嘴:“既然如此,就請吧,我還要睡午覺呢。”

秦抗天一愣,望向天空,喃喃道:“不錯,連時辰都和外面快一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