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匡滅的面前,雷風沒有動手殺了他,而是鬆了一口氣,開啓自己的預知能力,但是不一會兒那逐漸減弱的殺氣居然再次狂升,比剛纔猶有過之啊!因爲雷風看到的是居然是一片漆黑。不用說,匡滅在四年前接受這個任務時是在一個完全漆黑的地方接受的,雷風根本就看不到幕後指使,那地方最有可能就是密室了。

不能找出幕後黑手,雷風的怒火可想而知。

“吼~~~”那森林之王猛虎恐怖的虎嘯聲從雷風的喉嚨裏發出,那恐怖的聲波把衆人震得暈頭轉向,那些沒有實力又心智不堅定的人,直接蜷縮在地上直哆嗦,就是心志堅定的也感到內心的一震顫抖,那些有實力的也是心驚的看着雷風,不知雷風爲什麼會這樣,怕雷風瘋狂起來。

雷家的衆人也是一臉心驚的看着雷風,不知道雷風爲什麼在這大仇快得報的時候會這麼憤怒。

不過一會兒之後,衆人就放下心裏來了,因爲就在雷風虎嘯過後,身上的殺氣如流水一般,迅速的消散了。衆人都認爲雷風這是大仇得報前的發泄,哪裏知道是雷風把仇恨深深的藏在了內心的最深處。


雷風慢慢的擡起自己的腳,猛地一發力,轟的一聲,踩在匡滅的胸口上,伴隨着雷風這一擊的還有“咔嚓”骨頭斷裂的聲音,也有地面破裂的聲音。

在看看匡滅,呼吸全無、心跳也靜止了,明顯的已經死了。可以說在臨死的最後一刻,匡滅心中想的最有可能是鬱悶和憋屈吧!

想他一個準大師級的人物,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卻沒有想過會死的這麼的鬱悶和憋屈。

爲什麼?他堂堂準大師級的人物,居然不知道自己的領域爲什麼會無緣無故的被破,他在昏過去的那一刻可能還在想。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使用了領域,爲什麼雷風的速度會快到比自己使用領域的速度還快。這是鬱悶,他一個準大師級的人物,居然不知道自己爲何敗了。

憋屈就不用說了,死的時候自己居然是昏迷的,可以說他是世界上第一個這樣憋屈而死的人。

雷風冷冷的看着匡滅的屍體,沒有說話,靜靜的走向雷雅,接過趙靈兒的身體慢慢的向着匡家大院的出口而去,臉上無喜無憂,心裏想着:你們等着吧,總有一天,我,雷風,一定會糾出殺害我父母的幕後指使者。

雖然雷風有想過是匡家的人,但是奈何沒有證據,他就是用了預知也找不到。

就在雷風正要踏出匡家大院時,一股強大的威壓鎖定在雷風的身上,然後一句霸道的聲音在框架大院響起:“我匡家的人若是被你雷風帶走,那我匡家還有什麼臉面。”

未完待續、、、 最後一更,第三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小風啊!

感受那恐怖的威壓轟向自己,雷風一驚,這匡家究竟有多少的高手。這個人的實力已經是大師級的實力了,而自己從破了靈兒的”迷魂散“之後,被人盯上的感覺相比。雷風可以肯定的說絕對不是這個人,那隱藏在暗處的那個人實力可能還要在這個人之上。

等聽到聲音之後,雷風停下了腳步 ,他知道今天自己要想離開匡家大院不是那麼容易啊!這大家族真的是臥虎藏龍,被譽爲中國第三大世家的匡家就有這麼多恐怖的高手,那趙家和自己的雷家呢?真的就表面這麼弱嗎?大師級的人物會沒有一個嗎?這說給誰聽啊!

而雷風所受到的威壓,在匡家大院的人沒有感受到,但是那聲音卻清清楚楚的在衆人的耳朵迴盪。衆人不清楚,匡家還有什麼人能留下剛纔大發神威的雷風。但是衆人聽到這個聲音充滿的霸氣,就知道此人不簡單。

一看,何止是不簡單啊!有些人已經心底在顫抖了,這個煞星怎麼來了。

雷狂更是直接出現在雷風的面前,一臉的凝重,看着慢慢從匡家裏面走出來的一身紅袍的中年男子。

看到那紅袍中年人的出現,匡家的人一臉欣喜,而雷家的人卻是一臉的凝重。這個人就是龍組異能組的掌管着——匡炎,S級的火系異能者,爲人暴躁,面對敵人從來奉行的是就地格殺。而且在這世上他只服龍組的組長龍極和匡家的家主。

其餘的人可以說是不屑一顧,服龍極那是因爲他和龍極交手只有被虐的份,不服不行,而服匡家家主,那還是因爲他的性命是匡老匡天銘所救,那時他便發誓,自己有生之年只會爲匡家而服務。他進入龍組就是匡家安排的。

之所以衆人才給了他一個煞星的稱呼,那是因爲他暴躁的脾氣,和對任何人不屑一顧和不買誰的帳的態度,在加上他的行事手段都讓人感到害怕。

面對衆人的目光,匡炎都沒有理會,緩慢的走了出來,只對匡家的家主——匡文強微微一弓腰,然後那銳利的眼神直接襲向雷風。

霸氣的聲音在次響起:“雷風是吧!我承認你的實力不錯,居然能殺了匡滅,但在我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放下少夫人,自己滾;二至少重創,然後我把你丟出去,少夫人仍舊留下,你選擇哪個?”

如果是衆人的話,一定會想都不想的選擇第二種啊!這兩種選擇無論怎麼選,趙靈兒都要留下,那自己幹嘛找抽呢?

但是雷風會選第一種嗎?知曉雷風性格的雷家之人爲雷風感到擔心,他們可是知道匡炎的恐怖,在中國基本上就只有刑衝敢和匡炎作對了,當然還有一個龍極。但是龍極這個人基本上在中國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所以在中國只有刑衝能和匡炎分庭抗禮。但是現在刑衝不在這裏啊!如果在就好了,因爲所有人都知道匡炎是屬於匡家的,但刑衝也可以說是雷家的。

現在雷家之人只是擔心雷風受傷和失去之後趙靈兒的痛苦而已。在他們認爲,匡炎已經說了,雷風反抗的話就是重創,在他們想來,匡炎理所當然的不敢殺了雷風。

但是雷狂可不這麼想,匡炎說的是至少重創,那麼說就有可能滅了雷風。對於匡炎的瞭解,雷狂相信匡炎會這出這樣的事情,畢竟在匡炎的眼裏除了龍極之外,他根本就不懼任何人,就算雷風是雷家的嫡系也沒有用。

在雷風沒有開口前,雷狂就道:“匡炎,身爲龍組的副組長,S級異能者,你可不要亂來,你知道這件事情的後果涉及有多大嗎?”

這些話從雷狂的嘴裏說出來,衆人感到驚訝!要知道雷狂的狂傲可是衆人周知的,哪有向人這樣子服軟過。但是他不這麼說不行啊!雷風的性命就捏在匡炎的手上,如果是他的話,他寧願拼死也不會像匡炎服軟。不過,他本來就有愧也雷風,所以不希望雷風死在匡炎的手裏。

但是,匡炎卻是一屑不顧。面無表情的道:“雷狂,不用這麼廢話。總之,雷風只有兩條路選,如果你想要插手此事的話,那我也不會對你客氣的。”

“是嗎?那我就要看看S級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了。”雷風的話一說完,將趙靈兒交給雷狂,整個人直接襲向雷狂。

雷狂這樣服軟的樣子,雷風很是不悅,雖然說是爲了自己,但是也不能這樣委屈自己啊!所以,雷風決定自己和匡炎拼命一戰。畢竟自己有異能的存在,在雷風想來就是匡炎要自己的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一交手的雷風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可笑,以爲自己能不懼準大師級別的人物,就有和大師級的人物一戰的資格。


但是隻是一招,匡炎那輕飄飄的一拳直接對上雷風的拳頭。只聽到碰的一聲,雷風整個人倒飛而出,而匡炎站着不動。

十幾米外,雷風半跪在地上,出拳的手已經紅腫,還有着絲絲的肉味在空氣中飄蕩,鮮血垂掛在嘴邊,如果這鮮血改爲口水的話,衆人還以爲雷風在盯着燒烤流口水呢?

雷風的心裏一片駭然,這就是S級和準S級的區別嗎?雷風感到匡炎的這一招和匡滅與自己虎頭衝相碰的那一拳是何等的相似。但是這威力卻是天壤之別,匡炎拳頭裏蘊含的炙熱能量居然在接觸到雷風的拳頭時直接衝進自己的手臂,勢不可擋。如果不是雷風反應快,現在不止是手臂紅腫,空氣中飄香,而是那炙熱的能量進入雷風的身體,雷風直接重創或者死亡。

而看到這一幕,衆人拉大了嘴巴,剛纔威風凜凜的雷風,居然抵不過匡炎的一拳,而雷家中,雷軍等人已經向着雷風衝來。但是都被雷狂攔下了,這是去送死嗎?

然後雷狂將趙靈兒交給了雷雅,出現在雷風的旁邊,將雷風攙扶起來,看着傷勢頗重的雷風問道:“怎麼樣了,還能不能戰鬥?”

雷風咧嘴笑了笑,道:“沒事,只是一隻手不能動而已,我還能戰鬥。”


“那就好,今天就讓我們兄弟聯手會會S級異能者的威力吧!”雷狂豪情萬丈的道。

“好,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今天我們拼了,我就不信我雷風今天會死在這裏。”雷風也大聲道。

“嗯,不錯、不錯,雷風,居然能在我全力的一擊下而不死,有做我對手的資格。不過,你們以爲你們兩個聯手就是我的對手嗎?笑話。”匡炎不屑的道。

“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們會敗呢!”雷風和雷狂異口同聲道。

場面再次詭異起來。 匡炎、雷風和雷狂誰都沒有動,因爲他們都知道這一動必定是山河絕提,勢不可擋。

而其他人更是連氣都不敢喘,呆呆的、緊張的,看着這個場面。不管看不看得到,誰也不敢打擾到這場戰鬥啊!雷風三人哪一個人是可以惹得,就是不用出他們背後的勢力,就他們其中一個,憑着他們的實力要殺死打擾他們戰鬥的人那是易如反掌啊!

匡炎淡淡的看着雷風和雷狂兩人,雖然說他不屑雷風他們兩個,但是他可不想在陰溝裏翻船,要知道雷狂可是擁有領域的準大師級,而雷風那詭異的異能,匡炎也比較忌憚。

而相對的,雷風和雷狂也不敢妄動,對於匡炎的實力,雷風經過剛纔短暫的接觸也知道,現在要想打贏他的話就只能靠他的異能來配合雷狂了。他知道憑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匡炎的對手,再加上他的異能還有次數限制,不小心翼翼纔怪。

至於雷狂,身爲龍組的一員,而且還具有相當大的權力,對於匡炎的瞭解那就更加的不用說明了。自知不是對手的他,也知道只有依靠雷風的詭異異能和加上自己的全力襲擊,那纔有可能獲勝的機會。

兩邊無論是誰都沒有人出手,但是各自的氣勢卻是越來的越強。這可苦了周圍的人啊!那些有實力的人還行,只是感到莫大的壓力,並沒有什麼,畢竟那威壓不是對着自己等人的,但是那些沒有實力的人就慘了,基本沒有一個人站着,都是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啊!

現在那些人已經在心裏大罵:靠,你們打就打啊!爲什麼要連累到我們,我們是無辜的啊!甚至有些人在心裏發誓,以後若是有這種利益糾葛或者感情糾葛的宴會,一律不再參加。靠!叫人怎麼參加啊!就單單參加這個婚禮,就被嚇了幾次,現在更是亞歷山大。

這提心吊膽的感覺,從小到大都沒有受過啊!希望回去不會出現什麼心臟病,要不然就真的慘了。

“竟然你們不動手,那就我先動手了。”匡炎本就性格比較暴躁,所以忍不住暴喝一聲,整個人一瞬間消失在原地。

對手,當然就要找軟的柿子捏,所以他的目標就是雷風。

“小心。”雷狂吼道,但是匡炎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雷狂的話剛出,他就已經出現在雷風的面前了。

不過。雷風好像知道匡炎會出現一樣,居然也是直接消失在原地,空間平移,出現在雷狂的身邊。這讓雷狂鬆了一口氣,兩人不約而同的反撲向匡炎。

虎鞭直襲匡炎的腦袋,雷狂的猛拳直襲匡炎的胸口。

面對雷風和雷狂兇猛的招式,匡炎整個人就像沒有看到一樣,居然沒有反擊而是一臉笑意的看着雷風和雷狂兩人。

兩人突然驚覺。糟糕,上當了。

果不其然,一個火焰的世界直接將兩人罩了進去。面對熊熊大火的世界,雷風和雷狂的攻擊戛然而止,兩人面面相懼。

而站在兩人面前的匡炎則是一臉的笑道:“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況是你們兩人呢?雖然說,我並不看好你們兩人,但是你們也太讓我失望了。就這樣的警覺,就算你們實力強那又怎樣,還不是要在陰溝裏翻船。今天爲就教教你們。記住了,只要是敵人,那你就要無所不用,直至敵人滅亡。希望你們下一輩子聰明點。”

說完,匡炎整個人消失在自己的領域當中,而他領域在一瞬間卻是溫度飆升,火勢也是在一瞬間猛地驚人。

而就在此時,雷狂也撐起了自己的領域,將兩人罩在一起。但是在那肅殺的殺氣里居然還是感到大汗淋淋,那又殺氣引起的冰寒氣息居然沒有出現。

“看來,匡炎是真的想要殺了我們,雷風,我的領域撐不了多久的。等一下你離我遠點,我要自爆領域,你找準時機衝出去,聽到沒有。”雷狂對着雷風鄭重的道。

“什麼?”雷風驚呼道,對於匡炎要殺自己,這沒什麼,雷風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接着道:“大哥,這自爆領域之後你會怎麼樣?”

“沒事,只是重傷而已。”雷狂笑道。

雖然雷狂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說完了,但是雷風不信,自爆領域就只是重傷嗎?絕對沒有那麼簡單的事情。

雷風道:“大哥,讓我破了匡炎的領域,這樣子我們不就能出去了。”

“雷風,你就不要說笑了,難道你不知道匡炎的領域和我的或者是匡滅的不同嗎?告訴你,我們準大師級級別的領域是殘域,即使說還沒有自成一片空間,需要我們身體源源不斷的能量來供應,只要我們受到影響,領域自會消失。但是大師級級別的卻是不同,他們的領域雖然也是由他們的能量供應,但是他們用的大部分能量都是外界提供的。也就是說,就算你的異能能影響到匡炎,他的領域也不會消失。”

“再說,憑匡炎的實力,就是你的異能怕是連他都影響不了吧!”雷狂道。

“哦,對了,大哥你是說,當初我們切磋時,我用的異能影響到你,所以你的領域纔會消失的,你也不會受傷。但是我想問如果是用暴力直接破了你的領域,你會怎樣。”雷風問道。

“雷風,現在都是時候你還問這個問題,不過,竟然你問了那我就說吧!如果領域被強行爆開的話,那施展領域的人就會重傷。不管哪一個等級的人都是一樣的,所以基本上同等級的人對戰都是不用領域的,畢竟自己的領域被破的話,那基本上就沒有再戰之力了。”雷狂向雷風解釋道。

“好了,你準備一下,我準備自爆領域了。記住,憑我的實力就算自爆領域我想也只是讓匡炎受傷而已,至於領域那是不可能破開的。但是肯定會受影響,你要抓住機會,逃出去。記住,不要管我。”雷狂囑咐道。

“大哥,你不用爆域,雖然我們不能破了匡炎的領域,但是我能讓他的領域消失。忘了告訴你,我的異能不但能影響人,還能影響道周圍環境的能量。即使說,我可以讓環境中的力量不在進入匡炎的領域。大哥,你看好機會襲擊雷狂。”說完,不待雷狂說話,直接閉上了眼睛。準備拼了,他知道就憑自己三次的時間異能——靜止疊加想要讓匡炎的領域消失那是癡人說夢話,所以他只能拼自己的極限,就像上一次被迫領悟了異能疊加那樣。

對於雷狂說的自爆,雖然雷狂沒有說後果,但是雷風也知道那代價一定巨大,要知道領域被破都是重創,更何況是自爆呢? 外面的人看到雷風三人的消失都緊張起來。現在的所有人都知道,只要等一下三人出現的時候,那結果就出來了,因爲他們看到的戰鬥都是這樣的。

這是那些沒有實力的看法,但是隻要看看雷匡兩家那些有實力的人的反應就知道,雷家雷霆和雷軍等人皆是手心冒汗,一臉的凝重,還有深深的擔憂。他們是知道的,這次的消失並不是雷狂使用了領域,而是匡炎啊!在匡炎的領域裏雷風和雷狂的情形可想而知。

雖然他們在心裏一致認爲匡炎不會下殺手,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但是實際上呢?他們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因爲匡炎就是要殺了雷風和雷狂,他們現在要做的不是擔心,而是找匡家的人拼命,這樣子,匡炎或許會擔心匡家家主的安全而停手。

再看看匡家的那些有實力的人,則是紅光滿面,顯然他們已經知道結果似的。

畫面轉移,火焰滔天的領域當中,雷風用出自己的極限,時間異能——靜止疊加,六次。是他能隨意使出的疊加的一倍。而也就在這時的雷狂也沒有閒着,他沒有按照雷風的方法做,因爲他知道憑他的實力要想襲擊到匡炎太難了,所以他認爲既然雷風有本事讓匡炎的領域消失,那麼他就直接毀了匡炎的領域,令他重傷。

雷風六次疊加轟出,在靜止異能轟出的時候,他並沒有影響到雷狂。在上一次雷風領悟了異能疊加後,雖然這異能的範圍他不能控制,但是在自己使用異能的範圍內,只要他願意還是可以讓人不受影響的。

所以當雷狂看到匡炎那一瞬間的靜止,匡炎的領域威力在一瞬間也降到低谷,快要消失時,雷狂看準時機,直接將自己的領域引爆。

轟,空氣之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一股股氣浪從空中傳出,所有觀戰的人都膽戰心驚,這爆炸的的聲音也實在是太恐怖了吧!

那些沒有實力的權貴,直接被震得昏頭轉向,滿腦子就一個想法,以後打死老子,老子也不參加這種混賬的宴會了。那些武者雖然不會昏頭轉向,但是也是面面相懼,那爆炸的能量已經遠遠的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但是,無論是誰都緊緊的盯着匡家大院,因爲誰勝誰負,馬上就要揭曉了。

匡家大院中的煙塵慢慢散去,匡家大院已經面目全非了,一眼望去,破爛不堪。

衆人細細看去,雷風整個人呆若木雞的站着,嘴角血跡不斷的留下,染紅了衣服。剛纔的爆炸對於雷風來說,他的影響是最小的,畢竟這是雷狂針對匡炎的領域自爆,他的傷勢基本是來自於異能過度疊加的反噬。

雷狂則是整個人躺在匡家大院的坑裏,衣衫襤褸,出的氣多進的氣少,可以說是奄奄一息了。但是還好,沒有性命危機,但已經沒有一點的再戰之力。

三個人當中,傷勢最輕的就是匡炎了,表面上除了嘴角有點血跡外,就是整個人有點狼狽而已。實際上他也已經是重傷之軀了,但是那傷勢中也是三人最輕的。因爲現在的他可以說還有戰鬥力。

而雷風和雷狂呢?雷風還有一點,但是雷狂不要說是一個小孩子了,只要沒有人救他他也死定了。

雷風實在想不到,自己的大哥居然用這樣的方法來重創匡炎,更是沒有想到這自爆領域居然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雖然說匡炎是三人之中,受傷最輕的一個,但是現在最火大的也是他。要知道,本來一切好好的,以爲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本來以爲會簡簡單單的解決掉雷風和雷狂兩人,卻沒有想過雷狂會這麼瘋狂,雷風的詭異異能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算是每一次和刑衝發生衝突,他也沒有這麼狼狽過,更何況現在的他不止狼狽,而且還是重傷,這要是讓自己那些朋友或者敵人知道了,豈不是笑死他們了。

所以,他現在的眼裏在噴火,怒髮衝冠,只有一個目的,今天雷風和雷狂必死。

咻的一聲,直接飄向雷風,誰叫現在的雷風還有戰鬥的力量。至於雷狂在他的眼裏已經是死人一個了,等一下在解決即可。但是,雷風的話,誰知道他會不會又有什麼招式。

一瞬間出現在雷風的身前,一個拳頭向着雷風的胸口轟去,拳頭未至,但是那炙熱的能量已經撲面而來。現在的雷風在別人的眼裏哪還有躲開的可能啊!但是各位不要忘記了,雷風還有空間異能。

與此同時,就在剛纔雷風三人出現在衆人面前時,雷家的人看到雷風和雷狂的狀況時,雷霆和雷軍兄弟眼珠子已經快冒火了。但是就是如此知曉兩人都沒有性命之憂,兩兄弟忍了下來,快速的向着雷狂那裏走去。畢竟雷狂的傷勢太重了,而只有幾人向着雷風那裏走去,雷風和雷狂相比較,雷風的傷勢比雷風大的太多了。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雷軍快瘋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都那樣子了,匡炎居然還向雷風攻擊,這不是要雷風的性命嗎?

而周圍的人都已經閉上了眼睛,匡炎這一拳下去,雷匡兩家的大戰肯定得開始。

就連匡文強也睜大了眼睛,他真的沒有想到匡炎既然來這麼一下,這一下子匡家和雷家真的是不死不休了。如果說是錯手殺了雷風那還有往回的機會。但是你明目張膽的轟上去,那雷家還不和匡家拼命纔怪。但是要阻止也來不及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