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感覺南宮冰香有哪裏不對勁?但是哪裏不對勁有說出來。

南宮冰香笑看着蕭天問道:“一直以那副眼神看着我幹嘛?是我臉上有花還是你認不出來了?”

蕭天右手在下巴上摸了一下,說道:“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南宮冰香卻是笑了起來,“你想多了,我什麼地方都很對勁,連全身的肉都沒有發展變化,還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笑。”

嗯?這句話讓蕭天猛的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蕭天猛的叫道,“你現在看起來不像是個殺手了!”

南宮冰香剛出道那會兒,任何人一看這個人都可以感覺他雙眼之中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殺氣,現在那股子殺氣不見了,看起來像是個正常人了。

“這事啊?”南宮冰香笑了起來,看了一樣坐在那裏客廳的一邊喝茶下棋的妖瞳夫婦,說道:“這可是幽水前輩的功勞。”

“和棋!哎,真難得的和棋,老伴兒走吧,我們去外面逛逛。”幽水望着南宮冰香微微笑了一下,隨即站起來拍着手笑着衝妖瞳說道。

妖瞳納悶的依舊盯着棋盤,很不情願的說道:“又去逛街啊!呆着吧,我們再來一盤,怎麼會是和棋呢?”

妖瞳還在棋盤上糾結,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怎麼可能會是和棋呢!

幽水臉一拉,說道:“你是去還是不去?”

妖瞳無奈的嘆了口氣,伸了個懶腰,說道:“去!去去去!不就逛街嘛!”

幽水和妖瞳一前一後的往外面走去,路過正在看球的烽火的時候,幽水說道:“火,你跟不跟我們一起去?”

烽火頭也不回的回道:“我去幹嘛?給你們當電燈泡啊!”



“我前連天看到一個夾克很好看,你穿上一定好看。”幽水接着說道。

烽火回過頭看了幽水一會兒,神情定格了幾秒,最終果斷的說道:“不去!對衣服這些東西我也不感興趣。”

幽水依舊不死心,狡黠的一笑,說道:“不過,有一個你肯定感興趣,我還看到了一家手工釀造的燒刀子。”

“真的?!”

幽水的話音還沒落下去呢,烽火如同鬼魅一般,已經閃身到了幽水的跟前。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那個酒的味道真的是純正。”幽水繼續描述道。

烽火一把拉住幽水的手,急吼吼的說道:“走走走,不要說了,快帶我去!”

酒可是烽火的最愛,其他的東西,他不要都無所謂,但是這個酒,尤其是烈酒、好酒,估計沒有他沒喝過的。

幽水領着烽火和妖瞳兩人去逛街看夕陽了,出門的時候還朝着蕭天眨了眨眼睛。

蕭天猛的醒悟,他忘記幽水前輩還有個稱號是鬼卦了,他肯定是早就知道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所以故意支開烽火和妖瞳的。

偌大的客廳裏,幾個人坐在沙發上沉默不語。

南宮冰香眉毛一挑,看向了藍詩蓉,很不客氣的問道:“你是誰?”

“藍詩蓉。”看在龔瓊和蕭天的面子上,藍詩蓉很客氣的說道,但是,她也感覺到了南宮冰香的那種排斥心態。

“幹什麼的?”南宮冰香像是審問犯人一般接着問道。

藍詩蓉深呼吸一口氣,露出一個相當勉強的和煦的微笑,回道:“警察!”

藍詩蓉不斷的告訴自己沉住氣,沉住氣,沉不住氣她就和這兩個人差勁了。她盡力的保持着微笑,看不出其他的絲毫的不悅。

“家裏有幾個人?”

“三個!”

“都有誰?”

“父母和我。”

wωω¸ ttКan¸ ¢ O

“你什麼星座?”

“天蠍。”

“多大了?”

“23!”

“那個學校畢業?”

“特警學院!”

······

這個極其另類的對話,竟然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在這個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南宮冰香的問話,藍詩蓉竟然連半秒鐘的遲疑都沒有就回答了上來。

“好了,你們兩個!”龔瓊喊了一聲,制止了這兩個人再繼續下去。

南宮冰香一直如同鐵面判官的一張臉,忽地笑了起來,跑過去和藍詩蓉抱了抱,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這麼做不是故意敵對你,只是爲了安全。”

藍詩蓉被南宮冰香的一陣快節奏問話,催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終於鬆了口氣。一直以來都是她審別人,這一會很不幸的,竟然是別人審訊她。

而且還是這麼一種相當快的節奏,她的大腦從來沒有運轉的這麼快過。

“爲了安全?”藍詩蓉疑惑的問道。

南宮冰香白了一眼,坐在沙發角落裏的蕭天,解釋道:“還不是因爲這個臭男人。”

頓了頓,南宮冰香接着說道:“其實,我和瓊姐都不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他的第一個女人叫陳丹,他陷進去了。可誰知道,那女人竟然是一個邪教的人,而且還是個綠茶婊,他的腦袋上到現在還綠着呢!結果後來,那個女人捅了他一刀,跑了。可他倒好,後來幾次抓到那個女人,他都心軟的給放走了。”

南宮冰香痛心疾首的說道,但是望着蕭天的眼睛裏卻帶着疼惜。

這個男人,有時候真的像個孩子,他需要一個溫暖的,可以躲避世俗的懷抱。

“所以,你剛剛是在試探我?”藍詩蓉驚訝的問道。

南宮冰香點點頭,“這是我們獵人學校學到的一點審訊人的辦法。” “獵人學校?!你竟然是獵人學校畢業的?”藍詩蓉猛的大驚叫道,眼前這個看起來臉蛋跟個芭比娃娃一樣,身材火辣的美女,竟然是獵人學校畢業的,還真是人不可貌相。

很可惜的是,蕭天原本提心吊膽猜測會有大戰的大戰沒有爆發起來,反倒是藍詩蓉的這句話,讓這三位女士有了討論的話題,三個人嘰嘰喳喳的聊了起來,將蕭天晾在了一邊。

本來龔瓊就出生在一個武術家庭,而南宮冰香獵人學校畢業,手上功夫也不弱,藍詩蓉同樣也是有功夫傍身,且不說她本身就是特警學校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的,而且她是跆拳道黑帶。

三個女人中的漢子居然對這個格鬥術展開了深入的探討,竟然絲毫沒有大戰的氣息。

蕭天有些傻眼了,但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倒是非常喜歡看到,這情況這比戰火翻天的局面好多了。

“其實,你們可以問一下我,我對這個有比較深的研究。”蕭天賤兮兮的湊過去說道。

“死一邊去!”

三個女人居然異口同聲的說道,真是出乎意料的一致。

蕭天保持着那個表情三秒鐘,終於算是回過神來,悻悻的又縮了回來。

那邊三個人聊得熱火朝天,無奈的蕭天獨自一個人縮在沙發的角落裏玩鬥地主。

在外面打工的安若曦推開門走了進來,看到了客廳裏熱鬧的場景,叫道:“呀,有客人啊!這兩位姐姐好漂亮。”

安若曦的突然出現,打斷了三個女人關於那個問題的繼續討論,看向了安若曦。

不得不說,安若曦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只是一句話就瞬間吸引了藍詩蓉和南宮冰香的好感。

蕭天朝着安若曦招了招手,說道:“小曦,過來,我們鬥地主,不理他們三個。”

“哎呀呀,我的蕭大爺這是生氣了哎!”龔瓊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叫了起來。

蕭天撇了撇嘴,說道:“你們聊你們的格鬥術,我無聊,正好小曦來了,我們兩個去探討一下人生哲理。”

“你敢!”龔瓊霸氣的雙手掐腰,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喝道。

藍詩蓉湊到南宮冰香的耳邊輕聲問道:“難道這個姑娘也是蕭天的女朋友。”

南宮冰香看着安若曦看了一會兒,不確定的說道:“現在好像還不是,不過過幾天,說不定。”

藍詩蓉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忽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充滿驚異的問南宮冰香,“你,也是蕭天的女朋友?”

南宮冰香也被藍詩蓉這個突然的問題問的一愣,驚道:“你不知道?”

藍詩蓉搖搖頭,說道:“不知道,我以爲蕭天只有瓊姐一個女朋友。”

“那就有問題了,你竟然之前不知道蕭天有兩個女朋友,算上你,應該是三個。”南宮冰香撇撇嘴說道。

藍詩蓉詫異的豎起三根手指頭,難以置信的說道:“三,三個!”

南宮冰香早已猜到藍詩蓉會是這樣的一個表情,得意的說道:“後悔了吧?後悔趕緊踢了他找個更好的。”

藍詩蓉頭一垂,如同鬥敗的公雞一樣,隔了幾秒鐘,忽地的擡起頭,眼睛裏綻放着異彩,說道:“你們都選擇他,肯定是因爲他很好,所以我也不會放棄的。”

“姑娘,你的勇氣真的讓我很讚賞。” 吾乃財神

這兩個人在這裏討論着這個神聖的問題,而在安若曦在蕭天說完那句話之後,臉刷的一下紅了,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些少兒不宜需要成人自動腦補的畫面,也沒生氣,只是害羞的低下了頭,看着自己的腳尖。


龔瓊眼神怪怪的看了看安若曦,緩緩的搖了搖頭,在心裏說道:“看這摸樣,好像姐妹大軍又要增加一員了。”

蕭天說完之後,也立馬後悔了,他也察覺到了安若曦的異樣。

他真的很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沒事幹幹嘛說這個,有句話是怎麼說來着,還真是禍從口出。

“那個,我明天還有事,先去睡覺了。”隔了一會兒,安若曦低着頭,聲音怪怪的飛快說了句,然後快速的上了樓。

衆人只可以看到安若曦的側臉,連耳朵根子都是紅的。


龔瓊在蕭天的腦袋上戳了一下,嗔道:“看你乾的好事。”

蕭天無奈的聳聳肩,狡辯道:“這是,好像不關我什麼事。”

龔瓊白了蕭天,說道:“不關你事,難道還關我事啊!”

蕭天徹底的無語了,這個事情好像還真的是他的事情,再狡辯也沒用。

鬼妃要上天 ,說道:“困了,睡覺。”

然後看着蕭天,極具誘惑力的說道:“大爺,今晚三個房間,你是選擇哪一個呢?”

蕭天頭大了,看着龔瓊那如狼一般的目光,蕭天真是恨不得立馬就撲上去,但是看看後面,南宮冰香和藍詩蓉。

雖然,現在內戰是沒有爆發,順利的解決了,但是這會兒這個事情也是有些難辦了。

藍詩蓉徹底的被龔瓊的直白給震驚到了,她今天晚上震驚的也是夠多的了。

“奧,對了,我房間的那個牀夠大,你們兩個有沒有興趣一起來?”龔瓊壞笑的望着藍詩蓉和南宮冰香說道。

南宮冰香看了一樣藍詩蓉,順勢在藍詩蓉的胸前瞄了一眼,說道:“我房間好久沒住了,怪冷的。我還是和瓊姐擠一下吧!你呢?”

南宮冰香壞笑着看着藍詩蓉,那姿態怎麼感覺好像不是蕭天才是最可怕的,反倒是龔瓊和南宮冰香這兩個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藍詩蓉猶豫了,一張俏臉跟安若曦的一樣通紅通紅的,孜孜兀兀的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