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陳揚倒是挑了挑眉頭,自言自語道:「難道這個巫賢已經認出我來了,不應該啊,我的偽裝術應該還不至於如此輕易就被別人認出來吧?」

月寒汐聞言倒是輕笑一聲,道:「你還擔心被認出來,你我一起,巫賢是占不到便宜的…更何況,你之前不還說你在這裡暢通無阻么,到時候亮一亮你的令牌,巫賢在這裡可不敢動你。」

聞言,陳揚嘿嘿一笑,不再言語。

而在這時,一名藍衣青年緩緩走來,對著月寒汐以及陳揚微微一笑,道:「月谷主,好久不見。」

「凌谷主,你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月寒汐點頭一笑,道。

望見陳揚一臉詫異的樣子,那名藍衣青年並未生氣,而是解釋道:「我是玄風谷的谷主,我叫凌逸風。」

「凌谷主,你好,我是月氏族人,月揚。」陳揚對外自然不會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凌逸風笑了笑,隨後跟二人又隨意的聊了幾句,便朝左邊走去,落座。

不久,又是一名紅衣男人走了過來,不過卻看都沒看陳揚一眼,只是對陳揚身旁的月寒汐笑道:「寒汐,你真是越來越美了,呵呵。」

聞言,陳揚臉色微冷,他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月寒汐,見到後者也是一副厭惡的神情,便瞬間瞭然了。

「蕭盟主,你**盟的位置,似乎並不在這裡吧?」月寒汐一邊說著,一邊還伸手指向巫賢那裡。

小薔薇 ,陳揚心中的殺意越發濃重,原來這個人就是**盟之人,就是他,害的冷夢琪要被迫與**盟聯姻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陳揚氣息的不穩定,蕭風轉臉將目光轉移到了陳揚身上,仔細地打量了一番,隨後淡淡道:「我聽說了,你是寒汐的族人吧,要不咱們商量一下,咱們換一下位置…你去我那裡坐,如何?」

陳揚冷冷一笑,卻根本不理會這蕭風。

見狀,蕭風倒是習以為常了,於是又淡笑道:「這樣吧,如果你肯跟我換一下位置,我就贈給你二十枚靈元丹,如何?」

蕭風一眼便看穿了陳揚的真實實力,不過一個六重劫的准劍王而已,若是自己給了他二十枚靈元丹,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了,這種條件換誰不會心動?

而且有沒有要你付出什麼代價,僅僅是換一下位置而已。

不過陳揚本就對**盟充滿了厭惡,當下**盟的盟主還當著自己的面招惹自己的女人,這可真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於是冷冷道:「我給你留兩年性命,現在離這裡遠遠的。」

這陣法城廣場附近坐的人均是這十數個大勢力的高層,這時聽到了陳揚這邊的動靜,皆是將目光轉移了過來。

當見到來者是蕭風之後,幾乎每一個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深深的厭惡。

**盟,說白了這個宗門修鍊的方式就是需要男女交合。

而作為**盟的盟主,蕭風本人更是糟蹋了數以百計的年輕女子,其中甚至還有一些大勢力首領的子嗣…

但是苦於對方實力十分強橫,這些人也只得打碎牙齒咽肚子里,畢竟打不過也不能拚命啊…

而最近這些日子,這蕭風與他的兒子又都看上了兩名女子,一個就是冷家的二小姐,冷夢琪。

另一個,則是寒汐谷的谷主,月寒汐。

眾人在厭惡的同時又隱隱有些震驚,沒想到這蕭風現在竟然如此囂張,竟然直接將主意打到了寒汐穀穀主身上。

而方才聽到陳揚那一句話之後更是震驚不已,這小子明明實力比不過蕭風,又哪裡來的膽量敢與蕭風叫板?

而蕭風聽到陳揚這一番話之後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來,良久才說道:「小子,我看你真是嫌命長了,不過這樣也好…等到雙宗會武結束,我一定會將你抓起來。」

「月谷主,我只是代你教訓一下族人,你不介意吧?」說著,蕭風又問向一旁的月寒汐。

後者聞言瞬間爆發出了驚人的氣息,旋即冷冷道:「蕭風,我的忍耐是有限的,若是你敢碰他一根汗毛,我定讓你死無全屍!」

蕭風哈哈一笑,旋即道:「那好,我就等著你來殺我!」

說罷,蕭風一揮袖袍便走向對面。

月寒汐冷哼一聲,轉過臉來卻發現陳揚此刻眼眸血紅,當下一驚,問道:「喂,你怎麼了?」

「蕭風,這是你逼我的,哪怕我再次失去控制,我也要親手將你誅殺!」陳揚陰森森的說道。

聞言,月寒汐的面容上滿是擔憂,陳揚這還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現出這幅嗜殺的模樣,這使得她暗暗有些心驚。

不多時,陳揚緩緩站起身來,而自其身體左右忽的浮現出兩把神秘的長短劍!

一把通體幽紫,劍身上滿是詭異的文字,散發著妖異的氣息,盤旋在陳揚左肩上。

另一把通體血紅,劍身上布滿著血煞氣息,懸浮於陳揚的右肩之上!

「我今日在此立誓,兩年之內,一定會親手斬殺了**盟盟主蕭風,讓**盟全盟解散!」

這一番話, 鄉村最强小神農

「好!小兄弟,說得好!我看你氣勢非凡,也是用劍的好手,不如也參加這雙宗會武吧?」

就在這時,一名白衣中年人緩緩走向陳揚,鼓了鼓掌笑道。

陳揚微微一怔,「你是?」

「我是御劍宗宗主,莫天陽!」

莫天陽呵呵一笑,道:「小兄弟能否臨時加入我御劍宗陣營,只要幫我御劍宗取得最終勝利,我可以贈予你御劍宗兩卷至強劍技!」

當陳揚雙肩上的求敗劍與修羅劍浮現而出的剎那,莫天陽便精明的發現陳揚這兩把劍定然不凡,當下便看中了陳揚的背景與潛力,這才會找到陳揚說出這番話。

若是面前這個年輕人真的能幫御劍宗取勝,走出困境,甚至說將下一任御劍宗宗主之位送給他也無妨!

最近這些年,御劍宗人員數目越發稀少,而天才數目也越來越少,這如何能令莫天陽不著急。

而當莫天陽這句話傳出之後,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

竟然會允諾給予陳揚兩卷御劍宗至強劍技!

這等天價相邀,陳揚能不心動?

……….

!! 「莫宗主,說實話我對這會武並沒有太大興緻,而且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手中只有一道劍技,所以或許並不能幫御劍宗取勝…」

這番話也是陳揚斟酌了良久之後才婉轉說出的,畢竟自己只擁有當初在凌劍宗學習的斬岳劍,跟平級對手較量還好,若是用來對付劍王,那就沒太大作用了。

說完這話陳揚本以為莫天陽會放棄這個念頭,不料對方卻仍舊邀請道,「小兄弟,這樣吧…你跟我來一下,我們好好商量商量。」


陳揚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月寒汐,見到對方點頭之後便答應了莫天陽的請求。

不過在經過玄風穀穀主凌逸風身邊時,陳揚還是抱拳道,「凌谷主,麻煩幫忙看住巫賢與蕭風這二人,多謝!」

說罷,陳揚便跟著莫天陽朝御劍宗的臨時駐紮地走去。

……

二人進入到一間密室內,這密室中還坐著三五名青年男女,此刻見到宗主帶進來一名陌生的男子皆是一愣。

來到了這裡,莫天陽才沖著陳揚笑了笑,道,「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小兄弟,你便是修羅劍主吧,我聽說過你,修羅名單上的三個名額全部都是你的吧。」

「啊?!」聞得此言,其餘幾名青年男女紛紛發出驚呼,沒想到前些日子自己還羨慕嫉妒的人此刻竟然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而且…看起來似乎與宗主關係頗為密切?

陳揚被莫天陽瞧出了端倪倒也不緊張,畢竟先前自己鋒芒畢露的時候的確將修羅劍與求敗劍同時喚出了。

「莫宗主好眼力,我的確是修羅劍主,無名是我,陳揚也是我。」

「我可以答應替御劍宗出戰,只不過還請莫宗主替我保守這個秘密。」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

對此莫天陽倒是哈哈一笑,「這自然是沒有問題,現在你的問題是缺少劍技對么,這樣吧…你跟著沁兒去我的藏書室里挑選一些劍技快速修習,到時候你可以作為我御劍宗的底牌出戰。」

同時莫天陽心中也是頗為興奮,幸好這一次是御劍宗提前到來陣法城廣場,若是陳揚這個鬼才被執劍宗請走了,那這一戰就必輸無疑!

這時,那三五名青年男女當中其中一名青衣女子稍顯羞態的站起身來,對陳揚說道,「陳小弟,跟我來吧…」

陳揚點了點頭,便跟著葉沁兒進入到了密室旁邊的另一個房間。

等到二人都離開之後,其中一名青年男子才皺眉問道,「宗主,您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嗯,你怎麼想的?」莫天陽問道。

「宗主,那人雖是修羅劍主…但是他的真實實力明明只有準劍王六重劫,憑藉著修羅劍若是對付一些執劍宗高級弟子還好,那些頂級弟子怎麼辦?」

聞言,莫天陽笑了起來,「你還是不了解修羅劍主這四個字所代表的威懾力,我的眼光從不會出錯,這一次莫天啟那傢伙要失望了。」

二人又交談了一陣子,葉沁兒才與陳揚一起從藏書室里走出。


郁少寵妻無下限 莫宗主,不知何時需要我上場?」陳揚問道。

莫天陽毫不猶豫,「第一局,最後一局,我需要你帶來一個開門紅,然後到了決勝乾坤之際徹底碾壓他們!」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需要我出戰的時候直接找我就行,對了…莫宗主,對外還請稱呼我為月揚。」

「我明白,呵呵。」

陳揚這才淡笑著離開了御劍宗的駐紮地,返回到了月寒汐的身邊。

「喂,那個莫天陽又跟你說什麼了,你答應他了嗎?」月寒汐立即好奇地問道。

陳揚點了點頭,笑道:「這次還是賺了,我現在已經拿了兩部御劍宗的上等劍技,等到會武結束后還可以再挑選一些頂級劍技。」

「莫天陽認出你來了?」月寒汐一眼就瞧出了端倪。


陳揚對此嘿嘿一笑,道:「放心吧,我已經讓他替我保密了,畢竟這事關他們御劍宗的榮耀,應該是不會出賣我的。」

……

直到凌晨一個長相跟莫天陽相似的中年人才帶著一群執劍宗弟子進入到陣法城廣場內,而當雙方商定好比賽規則之後已經到了後半夜。

所以眾人商議休息一夜,第二日一早正式開始雙宗會武。

陳揚這一夜沒打算休息,他一邊修鍊著玄冰訣,一邊翻看著手中的兩部劍技。

「凌天三劍、血煞劍」

陳揚笑了笑,這兩部劍技倒是與修羅劍的氣質挺相配。

雙宗會武的規則很簡單,雙方互相派出弟子打擂,一方攻擂一方守擂,每個弟子只有兩次出場權,雙方最多只得派出十名弟子,勝場最多的一方獲勝。

陳揚則是毫無疑問的,作為御劍宗一方的攻擂者參加第一局戰鬥。

「雙宗會武第一戰,攻擂者御劍宗月揚,守擂者,執劍宗白水!」

此時陣法城廣場外圍內部全部圍滿了觀戰者,畢竟雙宗會武是非常熱鬧的一件事情,每個人都有濃烈的好奇心,想要知道究竟這一次是哪個宗門獲勝。

雖然執劍宗的勝面非常大。

據說下面的人已經開始下賭注了,押陳揚獲勝的只佔了兩成,其餘八成則是全部壓在了執劍宗白水身上。

畢竟他們都以為第一場而已,御劍宗不會派出比較強的弟子來。

陳揚聽到自己的名字之後便緩緩站起身來,朝搭建的擂台上走去,見到對面一席黑衣的長發青年,淡淡道,「御劍宗,月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