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了一輩子環衛工作,拿一些工程項目作謊底,還是最容易讓人認真的。當初常心不就是以幫她去考察項目爲名,把她約去的麼。一個包工頭子的小夥計,說幫着考察項目都能讓她相信,那麼一個當過局長的人說有項目去考察,那不正在情理之中嗎。

古蘭打定主意,就以考察工程項目爲由約人。就說東海的朋友有好多項目,忙不過來缺人手,帶他去考察考察,看看能不能幫着管理管理,合夥賺點錢。這名堂估計是能打動人心的。

想到這裏,古蘭終於把自己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從沙發上欠起身來,一邊找手機,一邊琢磨着先給誰打電話。正在自責着腦子不好使,手機放哪兒都記不得的時候,熟悉的電視劇《紅樓夢》主題曲,在洗手間裏響了起來。原來是剛纔去洗手時,把手機落在洗手間了。

古蘭趕緊跑過去,拿起手機一看,心裏不由地一喜。那來電顯示的號碼的末四位數是“1945”,這個號碼是平房的。

她特意選了這個號碼時,特意給古蘭解釋過,說“1945”含有依舊是我、你就是我兩個意思,是爲了表達對古蘭的特殊的感情,而特意爲了古蘭選的。

古蘭覺得這意思挺深的,便也把自己手機號碼的末四位數改成了“1945”。看到這個號碼,古蘭拿起來先親了一下,打開就“嗨”了一聲。那邊立即傳來平房的大嗓門:“幹嘛了,怎麼才接電話。”

“電話落在洗手間了。這不聽見鈴響就趕緊往這跑,鞋都跑掉了。”


“喲,真的假的呀。我還以爲你在做什麼壞事呢。”

“我能做什麼壞事呀,孤家寡人一個,別小人之心呵。”

“怎麼了,長永不在家呀,老大不小的了,還在外頭胡鬧呀。”

“誰知道呢,聽說在西山那邊給人家管煤礦呢。眼不見爲淨。”

“也是。管天管地誰管得了長永喝酒淘氣呀。那你一個人在家幹嘛?多無聊啊。”

“我也真是在家待夠了,這不這幾天正想着出去散散心呢。”

“到哪去呀?啥好地方呀?能不能帶上我呀?我也正在家裏悶着呢。”

“好呀。我也正想找個伴呢,一個人出去也是無聊。”

“就是。我要不打電話,你就不想着我啊。我這小平房跟着你這大別墅,和個小鈴鐺似的,標配呀。”

“那就說好了。等我聯繫好了給你打電話,你可別放我鴿子呀。”

“一言爲定。我你還不知道嗎,能跟上你就樂的顛顛的,那就先不聊了,等見面再說吧。我等你電話。”

“好的。掛了啊?”

“等等。”古蘭正想掛斷電話,平房又在電話裏着急道。

“怎麼了?變卦了?這麼快啊。”

“不是。我是說你什麼時候換了這麼個手機鈴聲啊。”

“最近換的,好聽不好聽呀?”

“好聽是好聽,就是太悽婉了、太悲嘆了,聽多了會影響人的情緒和氣場的。趕緊換了吧。”

“那好吧,聽你的,你不說我還不覺得呢。還有事嗎?”

“沒了,掛吧。我等你電話。”說完平房先掛了。

掛斷電話,古蘭想了想平房的話,覺得有道理。且不說能不能影響自己的情緒和氣場,但肯定是不利於現在所幹的行業的。

你想想,天天在電話裏和對方未語先水中月、鏡中花的來一段葬花吟,可不就把什麼都葬送了。事不宜遲,古蘭立即把那鈴聲換成了她工作時喜歡的一首《愛拼纔會贏》。

放下電話,古蘭情緒大好起來。列名單列名單,列了兩三天也沒列出個子醜寅卯來。這不是說來就來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纔是好朋友呀,連去哪裏都不問,去做什麼更甭說,就貼上了。準備了半天的謊言也沒用上,古蘭想,這真是個好兆頭。

有許多事情就是這樣。要不俗話說,人的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人的運氣走了,拉也拉不迭。人的點子好了,撿塊坷垃能變金;人的點子背了,喝口涼水也塞牙。

老祖宗要不都勸人知足常樂、隨遇而安,先盡人事、後聽天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麼。古蘭也覺得自己的命還是不錯的。每每關鍵時刻,都會有意外的收穫。

就像當年參加市裏的一推雙考一樣,那標準條件,就像定做的帽子一樣,落下來正好卡在古蘭的頭上。

幹了一輩子,風光了一輩子,唯一的遺憾就是工資低,收入少。無可奈何花落去了,哪知退休後又遇上這麼個行業。手中無錢時,女兒把錢送過來。手下無人時,平芳把自己送上來。

莫不是就該着自己要發這個財呀。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老天爺呀,我謝謝您了。古蘭心裏這樣念說着,手上合了一個什,並平空鞠了一躬。 拿定注意以後,古蘭愜意地躺在牀上,隨意翻弄手機。自從被常心領到東海以後,她的生活程序自然產生了紊亂。手機上有許多的問候,以及衆多的朋友的有用無用的信息,都沒有回覆和處理。還有許多有趣的視頻沒有觀賞。

現在暫時閒上一會,便隨意翻看着、回覆着、打趣着。隨情景有時來一個微笑,有時蹙一下眉頭,也有選擇的與幾個朋友來幾段視頻和語音。對遠在京城而又對自己放心不下的女兒報了平安。

正這樣隨意的在屏幕裏瀏覽者、徜徉着,“叮咚”一聲又來了一條微信。古蘭一看這是新入的一個微信羣。自從在藍海新區面對面打上款後,古蘭已經有資格進家入羣了。這個夢想者羣,就是惠明心創建的。羣裏全是從事民間互助理財的家人們,主要是用來交流信息和傳達上級精神的,裏面很活躍。

聽到“叮咚”一聲,古蘭打開一看,是一條交流傳授經驗的信息。裏面內容是:投資任何平臺,不研究、不學習,人脈再好你也利用不起來,賺不到多少錢。

一個合格的家人,一定要做到以下幾點。1、收集有關資料。2、學習各種知識。3、關注盤裏走勢。4、研究盈利模式。5、遵守行業紀律。6、善於因勢利導。7、積極分享交流。8、主動做好工作。9、及時通報情況。10、警惕外勢介入。

成功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比別人執着和堅持。導航再好,給的是方向,代替不了車;導師再好,給的是引領,代替不了你自己;平臺再好,給的是機會,你不好好利用,也是白白浪費。

要有正確的投資理念和長遠的投資眼光、良好的投資心態,不可以總抱着一夜暴富的僥倖心理;要有投資計劃,有錢生錢的需求和願望,制定計劃去行動;不要被任何負面言論干擾和影響自己,這是一個成功投資者必須具備的心理素質。

最後是一句,家人們,大家早上好,祝大家早起早動早成功!很是勵志和溫馨。

古蘭正想回復兩句,點一個贊,“叮咚”“叮咚”又來了兩條。打開一看,一條是:很多人不改變思路,總說我沒有這個、沒有那個,缺這個、缺那個,等這、等那……,其實當頂尖機會來臨,你真正缺乏的就六個字,做決定,去行動!

記住:不是你的能力決定了你的命運,而是你的決定和行動決定了你的命運。願好運永遠和你在一起。

一條是:人活着要和這四種人走到一起。1、邀你學習的人。2、拉你賺錢的人。3、和你談成功的人。4、給你分享健康的人。這四種人是我們生命中的貴人。相信是一種能力,更是一種智慧。學習優秀的別人,做最好的自己。願美好的一天與你相伴。

這三條微信看似毫無聯繫,但在古蘭看來卻是精心編排的。她覺得第一條是教你如何去做的,第二條是催你趕緊去做的,第三條是讓你堅定信心,相信你的推薦人的推薦是沒錯的。只要毫不動搖就定能成功。真是別具匠心、用心良苦啊。

這之後,手機裏“叮咚”“叮咚”的聲音接連不斷,響聲大作起來。

古蘭不用打開也知道,這些都是拼車約車的。內容幾乎都是:家人們早上好,或者是中午好,或者是晚上好。明天早上或者是午飯後,去金沙或者是回家,兩人或者是一人求捎帶,或者是可捎帶一人或兩人。願有緣人同行。

還有一些諸如同行是緣分,相聚是機遇等等,一些與人拉近距離、聯絡感情的話。這些約車拼車的信息,從早到晚響個不停。會使人聯想到,從這城市到東海的這幾百公里路上,類似的車,類似的人,爲着相同的事,而來回奔波、絡繹不絕的繁忙景象。

由此,更會對這行業充滿無限的嚮往,堅定必勝的信心,激發更高的鬥志。想到這裏,古蘭坐不住了,爲了和平芳的約定儘快成行,她得趕快約好車才行。

一想到約車,才記起來常心告訴她的,一般家人是不能隨意聯繫和約拼車的。必須通過平臺上的老總們,也就是C1、C2、C3們才能約定。根據規定,古蘭必須通過洪濤、秦鍾、或是惠明心們才行。於是便合計着給他們誰打電話更合適,最後覺得還是給秦鍾打比較方便。便查到秦鐘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

第一次撥過去是忙音,第二次撥過去還是忙音。在撥第三次的時候,古蘭突然冒出來一個想法。電話接通後,古蘭出語卻成了這樣:“秦總你好,忙什麼呢?半天不接電話。”

“局長大姐好,你的電話誰敢不接。這不正忙着給大家約車麼,抱歉抱歉。”秦鍾在電話裏聲音很是快樂。

“這幾天又約了不少人嗎?看把你樂的。”古蘭打探地問道。

“是呀,天天都有往這趕的,忙不過來呀。局長大姐,你趕緊搶個點上平臺,咱們人多、點子多、力量大,發展起來就快了。哦,對了,姐,你是不是要約車啊?”秦鍾自顧自說了半天,才象忽然醒悟過來一樣問道。

“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古蘭平靜地說。

“怎麼了大姐,你遇到什麼事了?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說,咱們一起想辦法。無論多麼邪、多麼拗的人,咱都能搞定,你放心好了。”秦鍾以爲她約人遇到了難題。

“不是你那意思。要是約人的事我就不犯難了,是我把我自己推翻了,覺得怪對不起你們的。”古蘭故作難爲情的說。

“咋了姐,怎麼自己把自己推翻了。我怎麼聽糊塗了,到底怎麼回事呀,你明明白白告訴我吧。秦鍾腦子笨、膽子小,姐可別給我嚇破膽嘍。”秦鐘有了不祥的預感,電話那頭有點誠惶誠恐了。

“哎。”古蘭嘆了口氣:“這兩天我天天睡不好覺,翻來覆去地想了好多。總是覺得這行業對我不太合適,我恐怕幹不了,還是趁早退出來算了。”古蘭最後好像是咬着牙說出來的。

“什麼?姐,你不是嚇唬我們吧。哈哈,姐和我們開玩笑呢。”秦鍾一聽就暈了。他萬萬想不到,古蘭從藍海回來才幾天,給他打的第一個電話,竟然是打退堂鼓。

“我不是還在猶豫期麼,這事應該不難辦的。”古蘭一本正經地說。

“這事按規定是這樣的。但是這事也得先和惠總彙報。你到底是啥原因呀,能不能和我說說,我好和惠總彙報一下。”秦鍾着急了。

“什麼原因還不大好說,你先和惠總彙報吧,儘快給我個答覆。千萬別讓我出了猶豫期,如果耽誤了退不出來了,那就是你們的事了,我可沒責任呀。”說完古蘭掛斷電話笑了。 電話那頭的秦鍾聽着手機裏的嘟嘟聲愣了。

牀上躺着的惠明心看到秦鍾那癔症的樣子,半天不說一句話,奇怪的問道:“是古局長的電話吧。她說什麼了?怎麼了這是,瞧你那呆樣。”

“大事不好了。”半天說完這句話,秦鍾把手機扔在了牀上,隨之把自己也扔在了牀上。

惠明心挪了挪身子,離他遠一點。又側過身子來問:“什麼大事不好了?你利索點行不行。我就看不上你這有話說半截、留半截,吭吭哧哧的樣。”

“古蘭不幹了。”見惠明心着急,秦鍾臉也不看她的回道。

“爲什麼?怎麼突然不幹了?到底怎麼回事呀?”惠明心也有點懵,連發三問。

“她說這幾天睡不好覺,翻來覆去地想,總覺得她不適合幹這項目。提出來要退款。還說要儘快給她個答覆,出了猶豫期她可不負責任。”

“還說什麼了?”惠明心覺得好奇怪,一個勁地追問。

“別的也沒說什麼。再就是對不起呀,抱歉呀,不好意思呀之類的。”

惠明心一看問不明白,拿起電話就要給古蘭打過去。號碼撥通了,想了想又掛斷。對秦鍾說:“你趕緊找常心問問,這幾天古局長都是和誰接觸了。突然不幹了,到底怎麼回事。”

秦鍾一聽有理,便立即給常心撥了電話。電話接通後,常心愉快地問候:“秦總好,大老早地接到你的電話,開門見喜呀。”


“好個屁,喜個屁。昨天燒了斷頭香了,今天倒了八輩子黴了。”秦鐘沒好氣地說。

常心一聽不對勁,忙問:“怎麼了秦總,吃槍藥了?”

“我正要問你呢。這幾天你知道古局長幹嘛了,你和她在一塊了嗎?”

“沒有啊。 跑,你繼續跑[穿書] ,我就忙着約人。她沒聯繫我,我也沒見她呀。”常心聽秦鍾這樣問,有些納悶地說。

“怎麼?從這裏回去後這好幾天了,你和古局長就沒見過面?你們不是住得不遠嘛,她剛剛加入我們這行業,你就這麼放心呀。”一聽常心的話,秦鍾明顯急了。

“從那裏回來後,孩子他爺爺和我對象又鬧氣住院了。我在這裏忙活了這幾天,也沒回去住。人家一個大局長,我有什麼不放心的。到底怎麼了?”常心也有點急了。

“你這幾天不是忙着約人了麼,怎麼又去伺候病人了?一句實話也沒有。”秦鍾聽常心一霎是約人,一霎是伺候病人的沒好氣地說她。 大河之陽 ,只好又耐着性子說:“怎麼了,古局長不幹了,要退出。剛纔來電話,要我把錢給她打回去呢。”

“喲,這麼嚴重啊。怎麼一個大局長還這麼說話不算話呀。”常心也愣了,也沒敢計較秦鐘的態度。

“你看看你辦的這事,好事辦砸了。一個這麼重要的資源,你怎麼就不上上心呢。”秦鍾埋怨道。

“我也沒想到呀。我看到她現場面對面打款,回來的路上一路好睡,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絲毫沒有心事。怎麼也想不到她會變卦呀。”

常心辯解道。

“你趕緊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挽回。和你表姐講講親情感化感化。”秦鍾指點着。

“我看夠嗆。我這表姐又不是多親,在她面前我都不大敢講話,生怕說錯了惹着她。她要真不幹了,我也沒辦法。”常心一邊懊惱着、一邊琢磨着、一邊嘟囔着回答。

旁邊的惠明心沉不住氣了。在和常心通話時,秦鍾把電話按在了免提上,常心的回答惠明心聽了個清清楚楚。這時直接對着電話說:“你趕緊約古局長下午到茶樓坐坐。我和秦總現在就往回趕,見了面再說。”

“啊!惠總你和秦總在一塊呢。我還在想怎麼和你說這事呢。”常心順嘴說了這句,接着就後悔了。怎麼能說她倆在一塊呢,這可是犯忌的呀。

“廢話,趕緊去辦,晚了就來不及了。”果然,那頭惠明心沒好氣地說。

“好的,好的。惠總別生氣,我這就去約我姐。”說完常心趕緊扣了電話。

惠明心的電話打進來時,古蘭看到了電話顯示,正考慮接還是不接,那電話自己斷了。又等了一會,那電話卻沒有再打進來。正考慮要不要打回去時,愛拼纔會贏的鈴聲響起。古蘭一看是常心的電話,腦筋一轉悠明白了,接起電話故意不作聲。稍一頓,常心的聲音明顯有點底氣不足地傳過來了:“姐,你好。忙什麼呢?”


“噢,是你呀。沒忙什麼,這不正接你的電話麼。有事麼?”

“也沒什麼事。幾天沒見你,怪想你的。”

“就是呢,我也怪想你的。你挺好吧。”

“挺好的。就是孩子他爺爺和我對象又鬧氣住院了,我這不忙的也沒過去看你。你不怪我吧。”

“嗨,看你說的。你又要伺候病人,又要照顧家人,多不容易呀。我怎麼會怪你呢,你來個電話就挺好的了。等你公公病好了,咱再敘敘,沒事就掛了吧。”古蘭故意說。

“別,別姐,你聽我說。惠總和秦總這不是今天要從那邊回來麼,約咱下午到茶樓去坐坐,喝個茶聊聊天,讓我告訴你一聲。”常心一聽要掛電話,趕緊把這要緊事說了。

“噢,我說你怎麼這時候給我打電話,你替我向他倆問好吧,茶樓我就不去了。”

“怎麼了姐,茶樓怎麼就不去了呢?”常心一聽,認爲古蘭可能真不想幹了,不好面對所以推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