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華草可以,但聚靈珠……”

“沒有聚靈珠,一切免談!”葉天說的斬釘截鐵。

葉勇只能無奈的看向他爹,眼中滿是祈求之色。

葉長文摸着下巴思量了片刻,直接擡頭看向葉天:“好,我就替勇兒答應你的條件,如果勇兒勝了,族比的機會就歸勇兒所有;如果你勝了,蘊華草和聚靈珠都歸你,家主和所有族人都在此爲證!”

他又看向葉勇:“勇兒,爹相信你的實力,可以打敗葉天。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一定要把握。”

“嗯,放心吧爹,我一定會打敗葉天這個廢物!”葉勇滿臉的興奮,對他爹充滿了感激。而且他也極度自信:聚靈珠不會有事,自己一定會打敗葉天,得到族比名額。

葉天見對方答應,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淡淡的說道:“賭約已定,那便戰吧。”

說罷,他徑直踏步而出,直接向着家族演武場走去。

“這傢伙,還真是雷厲風行。”族人們低聲感嘆一聲,紛紛看向家主葉秋陽。

葉秋陽直接大手一揮,道:“家族一向鼓勵後輩之間交手與競爭,所以我同意這場比試。關於族會以及家族傳承的事情,也都已經交代完畢,願意去看的,都跟着去吧。”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爭先恐後的跟上葉天的腳步,前往演武場。這一場好戲,是誰都不願意錯過的,何況這場好戲的籌碼,足夠重!

單單是一個族比名額,就足以讓人眼紅了;何況另一邊,還有價值不菲的兩株蘊華草,以及葉長文最珍貴的寶物——聚靈珠!

聚靈珠,顧名思義,功能就是聚集天地靈氣。聚靈珠乃是天然形成的寶貝,十分難得,有聚靈珠在手,對體武境的武者修煉有極大的幫助,能大幅度提升修煉速度!葉天想要這聚靈珠,自然是爲了促進自身修煉。

葉長文這枚聚靈珠,也是他偶然間意外所得,所以一直沒有上交家族,是他最爲珍視的寶貝。這次他敢拿聚靈珠當做賭注,一方面是他覺得族比名額的事,有點愧對葉勇,另一方面也是覺得憑葉天這個出了名的廢物,根本不可能勝過自己的兒子。

來到演武場,葉天泰然站定,轉過身面對葉勇。

葉勇則是神態傲然,絲毫不遮掩自己的興奮與得意,彷彿他已經獲勝了一般。

“開始吧。”葉天淡淡說道。

“這是你自找的,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葉勇大喝一聲,腳底下猛然發力,身形就爆射出去,直撲葉天。他自認實力強於葉天,所以根本就沒想糾纏,打算迅速將葉天打爆。

看到這架勢,周圍不少人都感嘆起來:

“葉勇雖然實力不咋地,但氣勢還是不錯的,至少力武境五重巔峯的力量,做不了假!”

“沒錯,估計他這一波攻擊下去,就夠葉天受的了。”

“嘁,我看就葉天那廢物,根本連一拳都受不住!”

……

衆說紛紜,都是不看好葉天的話。而葉天,此時卻是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動的意思。

不過若是仔細看,便可以看到他的站位,稍稍挪動了一下,變成了左腳在前,右腳在後。腰肢也是略微扭曲,做好了一個最易於發力的姿勢。

葉勇已經來到近前,帶着呼呼風聲的一拳,直取葉天胸口。數日之前,就是這樣一拳,將從前的那個葉天打死!

同時,葉勇口中暴喝一聲:“廢物,受死!”

葉天也終於動了。

只見他右腳一蹬,身體轉過半個圓弧的同時重心下沉,腰肢優雅的扭轉開來,接着是連貫無比的擺臂、出拳,一連串動作流暢無比。拳出,伴隨着的是葉天的一聲暴喝:

“滾!”

一個滾字,宛若雷霆。

砰!

葉天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葉勇的腹部,發出一聲詭異的悶響,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在葉勇體內炸開了一般。而葉勇的拳頭,則是擊在了空氣中,被葉天一晃身便輕鬆躲過了。

隨即,只見葉勇的身子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足足飛出五米開外,葉勇才狼狽的滾倒在地,同時口吐鮮血、渾身抽搐,痛苦的捂着腹部。

果然如葉天所說的一般,葉勇滾了。不過滾的方式,是被葉天一拳打飛的!

而且葉天的這一拳中,可是運用了穿山破戰技。雖然葉天的穿山破,只是略有小成,但已經能夠做到借物傳力。這一擊,便是藉着葉勇的身體,將力量傳到了他的身體內部。

葉天這一拳並無力量增幅,不過憑着體武境五重的實力,還是能輕易發揮出五牛的力量。這五牛之力直接作用在葉勇身體內部,效果可想而知。

“我剛剛這一拳,擊中了葉勇的丹田部位,五牛之力,足足五百多斤的力量,應該會令葉勇的丹田徹底碎裂吧。”

“除非有逆天級別的丹藥,或者傳說級別的強者出手救治,否則葉勇是別想讓丹田恢復了。從今以後,這傢伙將再也無法修煉,成爲徹底的廢物,這也算是對他一直辱罵我爲廢物的報應……”

葉天心中想着,對倒在地上**的葉勇,沒有半點的同情。自己來自地球,和葉勇沒有半點血緣關係,這次將葉勇廢掉,也算是爲身體的前主人報了仇。

看着淡然的葉天,和重傷的葉勇,全場鴉雀無聲。

所有族人們,都被葉天的一拳之威給震撼住了!

剛剛這一拳,看似隨意,但那些實力較高的長輩們,都能看出一些門道:葉天出手之前,明顯經過了簡單的蓄勢,應該是在爲某個戰技蓄力;而在出拳的時候,葉天的發力方式十分流暢,而且無比巧妙。顯然,這是一個很高級的戰技!

不過最讓他們不敢相信的,還是戰鬥的結果。

在衆人原先的猜測中,這場戰鬥的確會很快結束,但結束的方式,應該是葉天被完爆、被打趴下才對。可現在,完全反過來了!

“這個葉天,是運氣好,還是真的深藏不露?”

“廢話,沒看到他剛剛那一拳麼,能打出那麼犀利的一拳,你認爲會是運氣?”

“沒錯,他那一拳到底是什麼戰技,我可是從來都沒見過。不過看葉勇被打成那樣,恐怕這戰技的等級,至少也得是上品的基礎戰技!”

“還有一點,葉天恐怕不只是掌握了強悍的戰技,他的境界,似乎也提升了吧?否則就憑他體武境四重的實力,怎麼也不可能將體武境五重的葉勇打飛……”

衆人又是一番議論,都對葉天刮目相看。而葉天,則是緩緩走向了葉勇。

看着葉勇,葉天冷冷道:“數日之前,你一拳將我打成重傷,害我差點死掉;今日我還你一拳,順便廢掉你的修爲,算是一報還一報。從今以後,你實力爲零,便是家族裏最大的廢物,看你還有沒有臉,去諷刺別人是廢物。”

此話一出,又引來一陣咂舌:

“這傢伙,竟然一拳把葉勇給廢了麼?真是好狠!”

“唉,狠也是應該的,誰讓葉勇以前那麼囂張,總是欺負葉天,還稱他爲廢物。”


“還好還好,我以前沒叫過葉天廢物,要不然……”

“切,不就是打敗一個葉勇麼,有什麼了不起?依我看,葉天還是個廢物,只不過比以前好了一點而已。”

……

亂七八糟的說法,葉天根本沒有理會,只是對那個說自己“依舊是廢物”的傢伙,淡淡瞥了一眼。一瞥之下,那人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吭聲了。

隨即,葉天徑直走向不遠處的葉長文。


面對葉長文,葉天先是鞠了一躬,才說道:“你是我大伯,而我廢了你的兒子,所以我對你鞠躬賠禮。不過,面對你兒子多次對我的欺辱,你卻從未管教過,他落到今日這步,也有你的責任!另外,賭約中規定之物,我要在天黑之前收到,否則,便等同於你父子二人違反家規。違反家規的後果,不用我說吧?”


聽着葉天的話,葉長文原本就極度難看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看他的架勢,簡直想一口將葉天咬死。

一開始見葉天對自己鞠躬賠禮,葉長文雖然覺得他有點假惺惺,但總算是有一個安慰。可後來,葉天卻直言葉勇的下場,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又當着衆人的面下了最後通牒:要在天黑前收到賭注!

一時間,葉長文簡直有種衝動:大不了魚死網破,今日就先殺了這小子,管他什麼家規!

可轉念一想,葉長文冷靜了下來:違反家規者,輕者廢掉修爲逐出家族,重者直接處死!

“勇兒雖然被廢了,可我還有一兒一女,我不能不考慮他們。何況勇兒的天賦本來就差,不像他大哥葉洪那般有前途……也罷也罷,反正我還有其他的計劃,只要不久的將來,那個計劃能夠成功,今日忍辱負重,也就算是值得了。”

“哼,那個計劃順利展開時,便是我殺掉葉天這混小子,報仇雪恨之日!無論如何,今日的奪珠之恥、廢子之恨,我都要一併還回去!”

葉長文的心中,做了激烈的鬥爭,最終還是決定暫時忍下這口惡氣。

同時,他也暗暗下定了決心:那個計劃的進度,看來是應該加快一些了……

可他卻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是他兒子欺辱葉天在先、挑戰葉天在後,才落得這般下場。可以說葉勇所遭受的一切,完全都是咎由自取。 “呼……有這聚靈珠的幫助,修煉起來果然是如虎添翼,速度又加快了許多。”葉天長出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

昨天在演武場上,擊敗葉勇只用了一拳,對葉天並沒有什麼消耗。所以當晚,他並沒有改變習慣,依舊以修煉度過。

與以往不同的是,手握聚靈珠修煉的速度,比平日裏快了將近一倍,僅僅一夜的時間,就讓葉天感到自己的實力,有了明顯的提升!

滿意的跳下牀,葉天徑直推開門,向母親的房間走去。

昨天,葉長文不但給他送來了聚靈珠,也將那兩株蘊華草還回來了,不知道母親服用了蘊華草,這會兒怎麼樣了。

剛來到何小婉房門外,葉天正要敲門,卻見四叔大步流星的向自己房間那邊走去。葉天連忙叫道:“四叔,我在這兒!”

“哦?你小子跑這兒來了,來看你娘啊?哈哈,剛好我也想先看看你,再看看嫂子,倒是省得我多跑了。”

二人說話間,何小婉已經聽到了聲音,將門推開。

門一開,葉天便看到何小婉的氣色,比之前好了許多,少了幾分病態,多了幾分明豔與高貴。不得不說,除了年齡略微偏大之外,何小婉方方面面,都是個絕對的大美人,絕不像小家小戶出身。

“娘,看你的臉色,真是好多了呢。”

“嗯,多虧了你給的那兩株蘊華草。我服用了一株,另一株可以到一個月半後服用。這樣三個月內,你都不用發愁給我找藥了。”何小婉帶着慈祥的笑容,說道。

葉天點點頭,道:“放心吧娘,有我在,一定會保證讓你身體健康,越活越年輕!還有,以後你還是一月服一次蘊華草吧,一個半月的時間,間隔太久了。”


“沒關係,都一樣。”何小婉卻笑着搖搖頭,繼而直接讓葉天和葉長明進屋,也堵住了葉天接下來的話。

葉天只得心中嘆息一聲:“唉,母親她真是用心良苦!原本按照藥師的叮囑,她應該一個月服藥一次,可她卻生生拖着,一個半月服用一次。她這樣做,就是爲了節省一些藥材,來減緩我的壓力。可推遲半個月服藥,在這半個月裏,母親卻要承受多麼大的痛苦……”

母親就是這樣,寧願自己受苦,也不願兒子辛苦。葉天沒有將這份感動說出,只是默默記在心裏。

進到屋中,葉天和葉長明相對而坐,何小婉則是忙乎着給他們沏茶。

葉長明摸着下巴,雙眼始終盯着葉天,目光上下游移,彷彿在打量一個陌生人一般。

看到這一幕,葉天不由得撇撇嘴:“四叔,你這是怎麼了?一夜沒見着我,不認識我了麼?”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不認識你了啊……”原本葉天只是說句玩笑話,沒想到葉長明竟然真的這樣接過話茬。

不過葉長明的臉上,喜色洋溢,顯然是十分高興。他又打量了葉天幾眼,才道:“天兒,你老實告訴四叔,是不是你最近這段時間,偷偷吃了什麼天材地寶?”

“天材地寶?沒有啊。四叔,你怎麼會這麼問?”

“沒吃過?那就奇怪了!”葉長明沒有回答葉天的話,而是繼續露出滿臉的狐疑:“你沒吃過天材地寶的話,怎麼會突然從重傷中好轉,又詭異的實力增強,而且就連我剛剛給你的穿山破戰技,你都那麼快練會了?”

“呃,這個……”葉天吱吱嗚嗚,答不出話來了。

他總不能告訴叔叔和母親,自己不是那個葉天,而是個穿越者吧。

思量了一陣,葉天才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最近,我隱隱覺得我的兩個武魂,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也許這一切……都是武魂所引起的。”

事實上,這一切的變化,也的確是由武魂所引起的。不過引起這些變化的,不是葉天原先的那兩個武魂,而是穿越過來時,帶來的龍武魂。

將這一切變化,含混的說成是由武魂造成,也算是沒有欺騙叔叔吧。

葉長明聽了這個解釋,還是有些狐疑:“武魂的原因?你那兩個武魂,不都是廢武……難道真發生了變化?”

不等葉天繼續解釋,葉長明自己就接着自語道:“也對,雙武魂擁有者,歷來都是天才,你作爲雙武魂擁有者,原本就該是天才纔對。何況,你可是三哥的兒子,以三哥的天賦,生的兒子也應該是天才!”

說着,葉長明拍了拍葉天的肩膀,道:“天兒,既然你的天賦增強了,那就更應該好好努力,別辜負你爹、你娘還有我對你的期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