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韓幽子最為拿手的玄技,此刻他毫不猶豫的抽空了神海內的所有玄氣,那已經高達一丈有餘的金印狠狠的和天空上面鎮壓而下的大手撞擊在了一起。

如想象一般,這等攻擊雖然強大,但在神象境的強者面前和紙糊沒有什麼區別,片刻之間大手便已碾碎一切。

但是侯勁松的攻擊卻也在此刻轟然而至,兩道神海境強者的攻擊疊加,終於是讓這個大手印停滯了片刻。

其他人見狀同樣沒有猶豫,順著這個檔口直衝天際而去,這種幾乎是他們二人用生命換來的機會,他們再不珍惜可就有些愚蠢了。

「兩個雜碎,給我死吧。」

看到這一幕,梁溫海的臉上當即也是有些難看起來,剛剛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韓幽子幾個人的身上,卻沒注意到暗中還隱藏著一個侯勁松。

驚怒交加的梁溫海再度抬起手掌,然後朝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狠狠的猛拍而下,這一次,縱然他們還有其它的手段也沒有時間讓他們使出來了。

「真想不到,最後竟然會和你一個西院的傢伙死在一塊兒。」

韓幽子哈哈大笑一聲,面對死亡的降臨,他沒有任何的恐懼。

曾經的他,有多少次都是在死亡的邊緣徘徊,生死之間他也許做不到看透一切,但面對死亡,他卻怡然無懼。

「死?我的兄弟能輕易的死在這種鬼地方嗎?」

韓幽子靜靜的睜著雙眼,看著上空那隻數丈之大的手印在他眼中急劇放大,但就在此刻,一道帶著些許笑意卻又充滿森然的聲音出現在了他的耳旁。

那是一個一米八的身影,健壯的身材似乎在訴說他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身軀。

「穆,穆凌……」

韓幽子和侯勁松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穆凌能夠在這個時間趕來,雖然他們提前都知道他手中有玄力盤。

但煉獄裡面充滿了很多未知的東西,也許穆凌自己也遇到了解不開的危險也說不定。

這種感覺的變化的確有些考驗人的心臟承受能力,從死亡的邊緣再度被人一把拉了回來,常人無法領略那種感覺。

只是接下來韓幽子和侯勁松都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面對神象境的梁溫海,穆凌來到這裡有用嗎?

只不過接下來穆凌用行動告訴了他們二人,他來到這裡到底有沒有用。

穆凌的身邊陡然變得格外粘稠起來,韓幽子和侯勁松只覺自己來到了一堆漿糊中間,穆凌的玄氣場此刻似乎具有了一絲靈性。

狂暴的氣場之力讓穆凌周圍的空氣開始緩緩的升騰,爆炸性的玄氣力量竟然形成了一股實質性的衝擊波朝四周震蕩而去。

那一片大手掌也就在此刻狠狠的朝三人的頭頂轟擊而下,爆炸性的力量在遇到變異玄氣場的瞬間轟然炸開。

玄氣場帶著穆凌三人從天空之上猶如隕石落地砸進了地面之內,一圈圈衝擊氣浪從地面上朝四周成同心圓爆炸而開。

溝壑縱橫的大地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四周更是被完全夷為平地,遠處看去估計還以為那是剛剛形成的盆地。


「穆凌,你小子倒是很及時的來送死啊,絕域島上你似乎惹下了不少事,不過你這次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梁溫海靜靜的俯瞰地面,對於剛才的攻擊他自己也很滿意,即便是神海境後期承受這一擊估計也得粉身碎骨。

更何況幾個神海境中期的傢伙,怎麼可能能夠承受住他的如此強力一擊。

不過半晌過後,他的面色卻是陰沉了下來,那雙似乎永遠都是閉著的雙眼之中似有一抹精光乍現。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穆凌他們身上的符牌竟然沒有自動飄上來,唯有兩種可能。

符牌在他的這道攻擊之下變的粉碎,這似乎是不可能的,經過森羽學院特殊加工的符牌,就算是神魂境的一擊怕都難以將其損壞。

那麼也就只有第二種可能了,穆凌幾個人並沒有死,也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解釋的通為何符牌沒有自動漂浮在他身前的原因了。

「這小子難道也是神象境?這不可能吧。」

梁溫海似乎在喃喃自語,緊隨著,三道身影緩緩從身下的地面之內漂浮而上,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的臉上唯有震撼二字方可形容。

穆凌的玄氣場竟然抵擋住了神象境的一擊,說出去的話幾乎是沒有人會相信有這種事情發生。

但現在這種事就發生在他們的眼前,韓幽子也是一陣汗顏,他本以為自己和穆凌之間落下的不會太多,直到現在才明白,這個變態比純粹就是傷自尊。

「梁溫海,你真應該慶幸我及時趕到了,如果他們二人今天死在這裡,你接下來就算是想死都沒那麼容易的。」

穆凌面色陰寒的盯著梁溫海,這倒不是他說大話,韓幽子是他的兄弟,可以說二人在這些日子裡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侯勁松這個西院的傢伙,他竟然也會為自己學院的學生挺身而出,單單就這一點,穆凌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人。

所以,如果這兩個人死在了梁溫海的手中,穆凌相信自己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他的。

不過,聽到穆凌的話之後,梁溫海自然又是另一番想法了。

「我說穆凌,你是不是也有些太高看你自己了?剛才那一擊我不過使了七成力而已,你真還真是拿自己當根蔥了啊。」

梁溫海話音落下,微眯的雙眼之中精光爆閃,緊隨著一股驚人的氣浪自他身體朝四周席捲而去。

強悍的壓力讓韓幽子和侯勁松都是有些喘不過氣來。

穆凌當然也感受到了梁溫海體內傳來的那股壓力,只是對此他卻依然沒有生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梁溫海,我是不是那根蔥不是你說了算,不過我知道的是,如果咱們拼個你死我活的話,便宜的可是其他人,比如說,它們……」

穆凌話音落下,手指陡然指向了梁溫海的身後和地下,後者當即也是下意識的看去,他的神色不禁獃滯了一瞬。

天空和地面之上竟然有著無數玄獸在集結,它們猩紅的雙眼似乎是看到了漫天的美味佳肴。

其中有兩道氣息赫然達到了四級玄獸的級別,這對他們來說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一旦他們二人拼的你死我活,便宜的的確是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玄獸,它們顯然是因為梁溫海先前造成的動靜而吸引過來的。

不過梁溫海似乎也並沒有太多的擔憂:「我說,你真以為你有資格和我拼的兩敗俱傷?殺你難道還需要我費多大的力氣嗎?」

梁溫海的意思很簡單,解決了穆凌,即便面對兩頭四級玄獸他依然能夠從容脫身甚至殺死它們。

穆凌突然咧嘴一笑:「有沒有資格,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嗎?」

他話音落下,身形陡然晃動了一瞬,五影封殺步被他發揮的淋漓盡致,空氣中似有唰唰的聲音傳來。

梁溫海眼睛一眯,隨即他卻是冷笑一聲,穆凌的速度雖然強悍,但卻還沒超出他的感知力之外。

他猛然朝身前一拳轟了出去,他的身前穆凌的身影閃現而出,拳頭毫無阻攔的穿透了穆凌的身軀。

「殘影!」

梁溫海大吃一驚,緊隨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自他身前爆轟而來,一聲輕喝自穆凌口中發出。

「龍象五神印,天象印!」

話音落下,梁溫海的身前似有一頭來自遠古覺醒的神象直奔他而來,強大的衝擊力似乎能夠穿透萬物。

一聲天象的嘶吼聲傳來,梁溫海只覺雙耳都在剎那失聰,大驚失色之下,他右手朝前猛的一揮。

一面水晶盾牌出現在他的身前,那頭高大三四丈的天象瞬間與他撞擊在了一起,強大的能量衝擊波朝四周猛然震蕩而去。

一些低階玄獸甚至直接被這股衝擊力掀飛而去。

水晶盾牌上出現了一道道微不可查的裂紋,緊隨著,那面水晶盾牌直接炸裂開去,被削弱的天象印依舊將梁溫海的身軀掀飛數百米之遠。


「好霸道的攻擊,真不愧是咱們學院這麼多年最變.態的傢伙。」

侯勁松震驚的看著穆凌,這傢伙似乎總是能給人一些震撼心靈的意外。

「現在有資格了嗎?」

穆凌微微一笑,看著遠方極速掠來的梁溫海,後者臉色一陣陰晴不定,他再度朝四周的玄獸群看了看,又看了一眼穆凌,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忌憚。

穆凌的境界只是神海境後期,但通過這一擊卻是讓他明白,這個危險的傢伙怕還有更凌厲的手段沒有拿出來。

沒有理會梁溫海的反應,穆凌繼續說道:「既然你沒有反對,那麼就算你默認了,所以咱們不如在接下來玩個遊戲如何?」

梁溫海面色略微凝重的說道:「現在似乎不是玩遊戲的時候把。」

穆凌卻依舊是笑著道:「這些玄獸可就是分數啊,送上門的分數哪有不要的道理,所以咱們不如在接下來打個賭,誰最後得到的分數多就算贏,而輸方則要答應贏家一點小事情,只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都必須答應,你覺得怎麼樣?」

梁溫海的眉毛一掀,如果不是說讓他和穆凌硬碰硬,他似乎沒有什麼不願意的,畢竟穆凌剛才的那一擊可是讓他吃了個不小的暗虧。

「好,幹了!」

穆凌微微一笑沖韓幽子他們說道:「你們也參與進來吧,這些玄獸可都是分數,多一分對我們來說都將有絕對的優勢。」

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點了點頭,然後四個人將這個地帶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屠宰場。

穆凌並不嗜殺,但為了分數,他也不介意小小的破例一下,更何況,這些玄獸可是能隨時要了他的命的。


與此同時,森羽學院外界的廣場之上又一次出現了軒然大波。

「天哪,這,這個穆凌的分數怎麼可能上升的這麼快?!」

中央廣場那巨大的排位碑上,穆凌的名次正在飛速的上竄,速度僅次於森羽學院的梁溫海,時不時兩者的名次還會交替幾次。

「這傢伙不會在作弊吧。」

議論聲從廣場中央的學生中間不斷的傳開,上一次煉獄穆凌也是焦點人物,敢以靈玄境的實力進入煉獄,想讓人忘記他都難。

而今年,他的名次卻在以驚人的速度暴漲,這前後的差距唯有令人咋舌,所以不得不讓人懷疑其中的貓膩。

但無可爭議的事實是,在這一瞬間,穆凌的名次直接從倒數竄進了第二名,而他和第一名的梁溫海只差二十分。

「你們看,還有那個韓幽子和侯勁松,他們的分數也在往上飆升。」

排位碑上,韓幽子和侯勁松二人的分數也在網上飛速的上升,雖然速度沒有穆凌和梁溫海他們那麼快,但他們的名次卻僅僅落在他們之後而已。

林天南的眉頭也是緊皺起來,他雖然聽過穆凌的一些事迹,但他依舊是不以為意,但此刻穆凌分數排名的飆升卻是讓他再度忍不住看了一眼似乎已經消息的聶炎。

冥荒學院的崛起似乎是勢在必得啊,不過他略微凝重的表情卻又在剎那煙消雲散。

「哼,就算你穆凌突破到神象境了又如何,這一次我海蒼學院要斷了你們所有學院的前程。」


一抹狠辣出現在了林天南的臉上,雖然穆凌和梁溫海的名次上升的飛快,但他卻僅僅只是驚訝了片刻便已恢復了正常。

對於煉獄他似乎早已胸有成竹,雖然穆凌幾個人的表現格外出色,但卻依舊改變不了最終的事實。

「嘿,我說你在想些什麼呢,有什麼陰謀詭計說出來給大家都分享分享啊。」

聶炎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林天南的身旁,後者本來是處于思考狀態,當即是被他給嚇了一大跳。

雖說他的實力也不弱,但他思考的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再加上聶炎的實力比他更強,所以林天南吃驚也不算是奇怪的事了。

「這……那……咳咳……我能有什麼陰謀詭計呢,你冥荒學院今年出了幾個了不得的人才,當真是可喜可賀啊。」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什麼人敢阻止我大哥泡妞,難道不知道我大哥是……木府禁衛軍!!”那位混混的手下本想逞個英雄,誰知一轉身就看見木府禁衛軍,登時嚇得癱坐在地上。

好在那個混混有點眼力見識,立刻上前:“嘿嘿,木大人,山炮該死,不知道木大人來此貴地,小的這就走,不髒了木大人的眼睛。”

“哼,如果下次再被我抓到,小心你的腦袋。”被稱爲木大人呵斥道。

那小混混一聽,身體一顫,便連勝應允,帶着小弟灰溜溜的走了.

待所有的反面角色離開後,木大人帶着手下走到林詩薇身邊,溫言:“姑娘,你沒事吧?”

“多謝大人關心,不過有我在便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就不勞大人費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