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多人?!”

盛夏詫異:“這病傳染性這麼強嗎?”

“其實這已經算慢的了。”

李巨石蹙眉認真道:“根據我之前查到的消息,這個病應該在三週前就出現了。但目前醫院瞭解的病例還只有幾百人。”

“已傳染速度來看,並不算特別快,但其病症卻很明顯,得病之人基本都會出現無力症狀,並影響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那醫院就沒什麼措施嗎?”

盛夏好奇道:“我怎麼沒聽到什麼防止傳染的通知。”

“醫院已經做了實驗,發現正常接觸並不會傳染,暫時沒有確定傳染的方式,所以還沒發出相關公告。”

李巨石說着,突然眉頭一皺,下意識轉頭看去。

只見一名帶帽男子見李巨石看來,面色一驚,連忙轉身離開。

“那人有問題!”

李巨石神色一沉,立馬扒開人羣跟去!

而盛夏一驚,連忙也追了上去!


……

醫院人頭攢動,李巨石在人海中,努力擠過人羣追蹤對方。

但那名帶帽男子極其狡猾,專挑人多的地方走,若不是李巨石目力不錯,恐怕已是跟丟! “這大個子老追着我不放幹嘛?!”

這時,前方逃跑的男子如泥鰍一般,左鑽右擠,不斷藉助周邊人羣和物體遮擋自己,終是在一個拐角處徹底甩掉了後方兩人。

“呼!”

男子一屁 股坐在街邊小吃店裏,喘着粗氣,摘下帽子給自己扇風,還不忘往店裏喊道:“老闆,來瓶汽水!”

“我有免費汽水,你要不要?”

鎧鼠前半生 ,男子一驚,立馬轉頭,只見李巨石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後方。

男子面色大變,剛想起身逃走,便身形猛然一頓。

只見前方,盛夏正雙手叉腰,咧嘴冷笑道:“還想跑?我看你能不能跑出我們兩個的手掌心!”

見狀,男子面色難看,隨即乾脆一屁 股坐回位置上,放棄道:“好吧,你們追我到底要幹嘛?”

“不是我們追你,而是你爲什麼要逃跑?”

李巨石直接坐在了對方身旁的位置上,如一座小山般,讓男子不得不往旁挪了挪。

而盛夏也立馬坐了過來,還不忘對店裏喊道:“老闆!三瓶汽水三碗雜醬麪!”

“好嘞!”

聞言,剛要出來詢問的店老闆立馬笑着答應了一聲,又走回後廚。

“說吧,這餐算我們請你的。”

李巨石看着對方,身上隱隱散發出內勁巔峯的威壓,讓男子內心微驚,更不敢輕舉妄動。

“唉……我這次真是點背到家了!”

見自己沒有逃跑的機會,男子長嘆一聲,道:“我的面,能不能再加一個煎蛋啊!”

聞言,李巨石和盛夏對視一眼,笑道:“當然可以。”

……

……

不久後,李巨石看着一個人便把三人份的面都吃完的男子,蹙眉道:“你剛纔的意思是說,你是爲了找你們上頭?”

“不是上頭,是室主。”

男子嗦完最後一根面,打了個飽嗝,滿足道:“總算吃了頓飽飯了,室主那傢伙把錢全拿走了,一分都沒給我留,害得我餓了好幾天!”

隨即,他看了眼對方,解釋道:“室主他半路突然溜了,我只能到處找他,要是我獨自回去肯定會被懲罰。”

“那你見我們就跑是爲什麼?”

我真的不怕鬼 ,小嘴吸着吸管問道。

“我是認錯人了。”

男子解釋:“之前我打聽到室主是和一批人去盛海小區找一個男的,結果就不見人了。”

“而我又聽說室主找的那人是一個體型魁梧的男子,然後我今天就一直蹲在盛海小區門口,後來看到你們倆,我就誤以爲是你了。”

“魁梧男子?”

李巨石一愣,與盛夏互看了一眼,兩人腦海裏頓時都想起了同一個人……堯風!

見可能事關堯風,李巨石立馬認真起來,眯眼問道:“你和你室主是什麼人?我怎麼從來沒見過哪個宗派中有室主這個叫法的?”

“宗派?”

男子嗤笑一聲:“和我們光明會相比……”

話沒說完,他突然一愣,連忙閉嘴,下半句話硬生生被其給吞了回去!

光明會?!

李巨石一驚,隨即暗中觀察着對方神色,思緒飛轉。

緊接着,他故意淡定說道:“怎麼,你爲什麼突然不說了?”

李巨石假裝露出不耐之色:“你不會以爲我不知道你是光明會的吧?”

“你知道光明會?!”

聞言,男子一驚,立馬警惕地看向對方。

“這又不是什麼祕密,我們江南市很多人都知道光明會。”

李巨石知道對方纔來江南市幾天,定然不知此地情況,故意說道:“我之前追你,就是發現你是光明會的人,你有什麼好隱瞞的。”

見對方面色平靜,男子半信半疑,但終究還是承認道:“不錯,我的確是光明會的。這次是來採購藥材和押送祭品……”

“押送祭品?”

李巨石想起堯風曾經和自己說過地下暗道一事,立馬假裝熟悉的模樣道:“江南市不是已經被抓了不少祭品嗎?還要你們蘇陽市送來祭品幹嘛?”

“你知道祭品?”

男子故意說出祭品就是爲了試探對方,發現李巨石真的知道祭品一事後,其心中不禁愈發疑惑起來。


莫非江南分會的傢伙都這麼高調,搞得其它人都知道光明會的存在?

見對方看着自己,他解釋道:“本來江南市作爲南水洲的中心市,祭品自然是夠的。”

“但不知道爲什麼,這段時間突然要我們提供大量祭品,包括我在內,蘇陽那邊已經往江南輸送七八批祭品了。”

“突然需要?”

李巨石聞言,立馬抓住其中關鍵,追問道:“莫非江南分會這邊出了什麼事?”


“那我就不知道了。”

見男子不再多說,李巨石微微眯眼,隨即又立馬咧嘴笑道:“小兄弟,其實你不必如此提防我們,我們雖然不是光明會的人,但想和光明會合作。”

“你們想跟光明會合作?”

聞言,男子微微詫異,隨即眼珠微轉,想起對方住在高檔小區,不由湊近問道:“你們莫非也想花錢求長生……”

說着,他看了眼盛夏,繼續道:“或青春永葆?”

長生和青春永葆?

盛夏見對方看向自己,不由微愣,隨即立馬配合地點了點頭。

而她腦海裏卻回想起堯風曾跟自己說過,他在對付賀家的賀秀美時,對方便是爲了恢復灼傷的容貌,喪失人性,與光明會採取了合作。

看來這光明會通過邪術和各地達官貴族有暗地合作。

而此時,李巨石也同樣猜測到了此點。

他看向男子,微笑道:“不錯,小兄弟,不瞞你說,我們家族也想和光明會進一步合作。”

“可奈何光明會把精力都放在三大家族身上,我們想合作,也找不到機會啊。”

wωw ▪тt kān ▪¢O

話音未落,盛夏突然偷偷塞過來一張銀行卡,眨了眨眼道:“帥哥,我真的很想永葆青春,要不我們和你合作吧。”

見狀,男子一愣,看着對方遞來的銀行卡,有些沒反應過來。

“哦!!”


回過神後,他立馬收下,隨即滿臉欣喜之色:“好說好說!只要你們有錢,合作的事都好說!”

之前和達官貴族合作的事,都至少是室主以上的級別負責。

這兩個傢伙既然想和我合作,那錢不都是我一個人賺了?

看着李巨石和盛夏,男子突然覺得對方不是兩個人,而是兩座任由自己開採的金山。 次日清晨。

堯風本想去找盛夏一趟,卻得知對方和李巨石正在外調查無力病一事,不由無奈笑了笑。

自己這妹妹從小就和男生一樣,現在成了武者後,更是巴不得天天去冒險。

不過有李巨石在對方身邊,堯風還不算擔心,只是原本自己周圍的人都離開了,一下子有些不適應。

紫荊木羽去了蘇陽市,盛夏和李巨石在外調查。

堯風才過幾天,就變成了獨自一人。

隨即,他拿出電話打開,看了眼張玲玲發給自己的短信,不由有些走神,上面寫的正是今天她和王聖訂婚的酒店和時間。

原本那個曾經喜歡自己的女孩,也要訂婚了……

可惜卻選錯了人。

堯風望着窗外,不禁有些感慨。

好像一閉眼,自己還是年少時讀書的模樣,而一睜眼,便已物是人非,瞬過六年。

這一切對纔回江南的他來說,顯得有些不真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