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也不隱瞞:「把我引薦給你們的署長,就說我有重禮要送他!」

「一定,一定!」黑胖子雙眼發亮。眼前這個年輕的囚犯太懂事了。自己只是個普通的警察,郝仁就給他這麼大一筆橫財。可以肯定,他的上司會得到更大的好處。而這筆好處是經過他的引薦,那麼他以後就成了上司眼中的紅人,升官發財就指日可待了。

郝仁又提醒道:「你可要快啊!一會兒有個姓諸的要來,他就是為了我賬戶上的錢來的。如果他搶在前頭,你們的署長就什麼也得不到了!」

黑胖子連連點頭,還從身上掏出香煙,抽了一支往郝仁的嘴裡塞。郝仁只好一個勁地說自己不抽煙,他才沒有給郝仁點火。

然後,黑胖子只是簡單地關上了小鐵屋的門,就跑去找他的上司了。

又過了一會兒,黑胖子回來了。郝仁從他興奮的臉已經知道了答案。

「走,跟我走!署長有請!」說著,黑胖子將郝仁的手銬打開,直接帶他去見自己的上司。

西區警署有一個新蓋的五層辦公樓,署長的辦公室就在這裡的五樓。

「署長,犯人帶來了!」黑胖子帶著郝仁來到門前,猛地立正,向著房間內恭敬地用緬甸語說道。

「進來!」房間里,一個頗有些威勢的儒雅中年人也用緬甸語答覆。

黑胖子這才帶著郝仁走了進去。

「你是華夏國來的?」署長看著郝仁,漫不經心地問道。他說的竟然是華夏語,口音有點象普通話。來緬甸兩天了,郝仁已經見過好些會說華夏語的緬甸人。他已經不奇怪了。

「是的,我本來是個良民,長官。卻不知道為什麼被你們的人……」郝仁開口就為自己申訴。

「聽說,你要送我一份重禮?」署長打斷了郝仁的申訴,目標很明確。

郝仁一下子明白了:「啊,是的。我想署長你一定很感興趣!」

「你能送我什麼禮物?」署長真的很感興趣。

「如果你有華夏國幾大商業銀行的銀行卡,我可以讓你卡里的數字增加一千萬!」郝仁這回是下血本了。反正錢又不是他掙來的,就連黑胖子他都能送一個翡翠鏈子,對黑胖子的上司那就更得大方了。

「我有卡……一千萬?」署長開始沒有反應過來,然後突然張大了嘴。

郝仁微笑著點了點頭。

「你確定,是華夏幣?」如果真是華夏幣的話,一千萬足以讓他現在就退休了。所以署長要確定一下幣種。

「我的卡里只有華夏幣!」然後郝仁取出他的手機。他的手機上有電子銀行,可以直接轉賬。

署長立即掏出錢包,從裡面抽出一張華夏國的工商銀行卡。

早在幾年前華夏國的工商銀行就在緬甸設立的分理處,更於今年元月一號開設了分行。而緬甸因為與華夏國接壤,普通公民經常越過國境線去華夏國做生意,很多人都用華夏國親戚的身份證辦了銀行卡。更有些腦子活絡的,直接用中國的移動網路在緬甸境內開通了工商銀行的轉賬業務。象署長這樣有身份的人擁有幾張華夏國的銀行卡,是非常有面子的事。

郝仁從署長手中接過銀行卡,將卡號輸進了自己的手機,然後從他那兩億的資產中劃一千萬進了署長的賬戶。

「長官,你核對一下,看看賬戶上是不是進錢了?」郝仁說著,將銀行卡遞給了署長。

大概是署長的手機無法接收華夏工商銀行的信息,他立即撥出一個電話。很快,對方有了回應。署長與對方聊得很熱烈,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郝仁知道,他的一千萬已經到了署長的賬戶上。

「郝先生,你坐啊,別站著了,你現在就是我的貴客!」說著,署長吩咐黑胖子,讓他給郝仁倒水。

既然署長這樣說,郝仁也就不客氣了。他剛剛坐到靠牆的沙發里,就聽到辦公室外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署長先生,我要的人呢?」 郝仁一聽,就知道是諸家昊的聲音。

郝仁能聽出來,署長和黑胖子也聽出來了。他們的表情立即變得尷尬起來。還是署長反應快,一把將他身後的小門打來。黑胖子也跑了過來,直接將還在懵懂中的郝仁推進小門裡去。然後他們立即把門關上。

小門的裡邊是署長的休息室。郝仁將真氣輸入牆壁,目光立即穿透牆體,看到了門外的情形。

「署長先生,見到你很高興!」說這話的時候,諸家昊已經進了署長的辦公室,這傢伙無論在哪兒都是一副欠揍的表情和囂張的聲音。

隨著諸家昊一起進來的有三個人,當然諸家輝和諸家昌是少不了的。但是最後一個郝仁卻不認識。那傢伙面目猙獰,膽子小的還真不敢與他對視。

「我也很高興,諸先生!」署長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很客氣地和諸家昊寒暄。

諸家昊很快就進入正題:「署長先生,剛才進來的時候,我聽你的屬下說,我要的人你已經抓進來了。那個人呢,我要把他帶走!」

署長搖了搖頭,十分為難地說:「諸先生,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諸家昊一愕:「署長先生,你是什麼意思?」

署長說道:「你要找的那個郝仁,並沒有殺人,沒有任何羈押他的理由,只好把他放了!」

「放了?」諸家昊身邊的那個面目猙獰的傢伙頓時忍不住了,「他可是殺了我們唐幫二十多口人啊!」

此人竟然如此口吻,就說明他也是唐幫的人。

「唐幫主,我已經審問過郝仁,他告訴我,貴幫的那些人只是被他點了穴道,最多睡到中午,他們就會醒過來!」署長說的這些,應該是黑胖子告訴他的。

郝仁這才知道,這個面目猙獰的傢伙是唐幫的幫主。

緬甸人沒有姓氏,即使是從華夏移民過去的人,日子久了,也不習慣在自己的名字前加個姓氏。所以,唐幫的人雖然以華裔居多,但是他們在幫里也不用自己的本姓,都以唐為姓。這也是唐幫的由來。這些風土人情郝仁現在還不知道,他還以為幫主本就姓唐。

「就算我們唐幫的人沒事,郝仁不是還殺了酒店的一個前台服務員嗎?」唐幫主叫道。

署長臉一本:「唐幫主,你就別在我面前裝腔作勢了。那個酒店的前台到底是怎麼死的,你應該有數!」

郝仁從酒店出來的時候,他看到前台的服務員在打盹,他上前一摸,才知道那人已經死了。這事他沒跟任何人說,署長竟然也知道,看來緬甸的警察也不是全無用處。


唐幫主在曼德勒囂張慣了,一向沒把署長放在眼裡,此時突然被署長頂了一句,當時就想發作。

「你們唐幫在曼德勒的所做所為,我們警方都給你記著呢,如果你再敢胡作非為,信不信我立即上報,調動軍隊來鎮壓你!」

緬甸現在是軍人干政,警察還需要軍隊來支持。只要軍隊的首領看誰不順眼,滅了他是分分鐘的事。署長既然敢這樣說,分明是已經取得了軍方的信任。

唐幫主頓時蔫了。他再厲害也不敢跟國家機器對抗。

諸家昊氣不過:「署長先生,你別忘了你的承諾。我出一千萬華夏幣,你抓住郝仁交給我,那一千萬就是你的了。你不能光拿錢不辦事啊!」

署長更加憤怒:「我什麼時候拿過你們一千萬,只有一百萬而已。別說了,我這就退給你!」

諸家昊也懵了,他看向唐幫主:「我轉給你一千萬,讓你幫我擺平本地的警方,你怎麼做的事?」

那個唐幫主則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郝仁在小門後面,已經把這事看明白了。諸家昊為了報復他,找到本地的黑幫,並拿出一千萬做活動經費,讓黑幫與警方聯手,把他給做了。可是唐幫的人太黑,竟然只拿出一百萬賄賂署長。


這一百萬對署長來說,也是不小的一筆收入。所以開始警方倒也很積極,半夜三更的跑到機場設下埋伏,成功地抓獲郝仁。可是郝仁竟然很大方地拿出一千萬,署長怎麼可能不動心!所以,他剛才一收到錢就變臉,向著郝仁說話了。

現在署長知道,諸家昊本來是拿出一千萬的,結果被唐幫的人吃了九百萬的回扣,惱得他七竅生煙。唐幫的都是人渣,他毫不奇怪,而諸家是華夏國有頭有臉的人家,做事竟然也不靠譜,找了這麼一個代理人,他也是醉了。

郝仁現在暗自慶幸。這一千萬剛剛轉出去的時候,他的心疼得象刀割一樣,現在看來,這一刀割對了。更讓他好笑的是,這錢就是從諸家昊那裡贏來的,卻用來對付諸家昊。

署長說著,就開始在柜子里翻,裝模作樣的要退錢。諸家昊急忙上前,一把按住署長的手:「署長先生,我看那錢就不要退了。只求你放過唐幫主這一次吧!」

諸家昊算是看明白了,如果他今天真的收了署長的退款,待會兒唐幫主也就別想從警署走出去。酒店那個前台服務員的死明擺著就是唐幫的人乾的。

署長還要做出勉為其難的樣子說道:「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現在還有些公事要辦,就不陪你們了!」

然後他向自己的手下黑胖子說道:「替我送送諸先生!」

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諸家昊再有什麼法子也使不出來,只好向署長告辭。黑胖子大概是沒有從他們身上得到過好處,送行的時候連個笑臉也沒有。

諸家昊等人一走,署長就把郝仁放了出來,嘴上還道著歉:「不好意思啊,郝先生,讓你受委屈了!」

郝仁笑著把署長的手握了握:「長官,現在我應該沒事了吧!」

署長滿臉堆笑:「當然沒事,你一直就沒什麼事。就算是以後,在西區,啊不,在曼德勒我也可以保證你沒事!」

郝仁笑道:「既然沒事,我就要走了!」

署長還意猶未盡:「郝先生,忙什麼,今天晚上我安排一場,讓你領略一下我們曼德勒的風情!」

郝仁向門外一指:「諸家的人對我還不死心,我要暗中跟過去看看,防止他們有什麼後續的行動!」

郝仁心中殺機已現! 四目相對。

一個是人皇,而另一個,是巫皇。

然無論氣勢還是實力,巫皇蝕九陰儼然全部蓋過林風。事實上林風自己亦是很清楚,早在之前便知巫族論實力之強,巫皇帝江自是居首,而蝕九陰的實力在眾巫王中絕對能排在前三位。

如今一見,果不其然。

儘管這其中有許多由自『祖巫像』的威壓,但蝕九陰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人類,見到本皇,為何不下跪!」聲音鏗鏘,落地有聲,在低沉嗓音的蝕九陰口中道出,更顯得如冰窖般寒徹。一雙眼瞳如電如雷,極致威壓,高傲不可一世。

並不意外。

林風很清楚,自己必會被蝕九陰看穿。

剛才蝕九陰一族的強者看不穿自己的身份,只是因為他實力太淺,然眼下卻是真正的『巫皇』,若沒幾把刷子他怎配坐這個位置。自己的分身固然有著星空強者的身體,然魂之存在卻是『人類』。

之前,便已被看穿過一次。

如今同樣如是。

但……


自己,也從未想過隱瞞。

「唰!~」黑衣飛揚,林風直接露出廬山真面目,半點未隱藏。

既來之,則安之。


氣息的隱藏避不過勘察,那麼自己亦無謂神神秘秘,人類能有多少強者?就算蝕九陰再笨也能猜得自己身份,更何況,既來做交易便無謂遮遮掩掩,徒落了個下風。

光明正大!

「巫皇若沒誠意交易,請恕林某不敬。」林風目光深澤,神色平靜。

儘管氣息和威壓都被壓制。然這不代表自己就必須卑躬屈膝,受制於人。吃硬不吃軟,蝕九陰的個性自己也清楚一二,眼下只不過是『談判』前奏。若是此刻都被壓制。那麼之後亦無謂再談。

所謂的交易,是天秤上的兩個盤。

倘若天秤不穩。其中一個盤必然掉落下方,交易何成?

「如本皇沒猜錯的話,閣下想必就是最近名聲大動的情痴『雲王』。」蝕九陰淡然而道,一雙眼瞳落在林風身後槍鞘上。一閃而過。

末世槍!

人類!

這已經是林雲的標誌,當日強搶紫瑤,擊殺陰澤老怪,繼任為冥界新四大巨頭之一。

林雲之名,紅遍天靈三大皇城。

「情痴?」林風微微一怔,啞然失笑。

雲王之名自己聽過很多次,但被封為『情痴』自己尚是第一次知道。倒也有趣。事實上,末世槍自己特意掛在身後,孤身一人而來,有槍在身後無形間多了分氣勢。

不成功。則成仁!

「明人不說暗話,既來見巫皇,我自不會遮遮掩掩。」林風淡然而笑,不卑不亢。

話音中既坦白正然,更帶著一分恭維,讓的蝕九陰面色中的肅然緩和少許,精亮眼瞳望著林風,身形微閃,便從高處下落而來,磅礴窒息的氣息若隱若現,卻已收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