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大家有什麼想法和意見可以留言在書評區,忘情每天都會過去看看的,與大家在線交流。 武皇境界的突破,虛空之魂的出現,神宗聖主的殺機,十八年前的恩怨,再到武仙老祖的降臨。

强愛霸歡:嬌妻送上門

按照雲翳老祖的要求,他現在算是神宗正式的內門弟子,再加上他手上這塊夢蝶聖女給他的尊者令,神宗聖域內的各種修鍊資源,他都可以隨意使用。

儘管從雲翳老祖的口中得知了鍊氣的重要性,葉楓也沒有打算前往登天閣選擇功法轉修,他相信奪天造化功這部神奇的功法,不會讓自己失望。

一場風波就此過去,葉楓並沒有前往內門所在,而是選擇繼續留在了神宗的最外圍。

庭院的房間中,葉楓運轉奪天造化功,鞏固著剛剛突破的境界,在混沌迷濛的識海中央,他的虛無元神與造化之靈正在雙修,一片旖旎。

神魂交合的雙修,絕對是任何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功法,享受魚水之歡的同時,還能夠提升修為壯大元神,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美妙的事情嗎?

一開始的時候,因為功法之靈必須要遵從主人意志,青衣只是以一種相當於例行公事般的與葉楓進行雙修。

葉楓對於這種關係,說起來也是有些抵觸,不過隨著一次次的雙修之後,青衣也漸漸的放開了。

說到底,青衣畢竟只是功法之靈,在她的內心中唯有功法主人的意志,別無其他。


以前的時候,每次雙修過後,青衣就會將葉楓推開,現在已經開始在雙修的時候主動配合,兩次的梅開二度,也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如今的青衣出現在葉楓的面前,望著他的目光中不再如過去那般只有功法之靈對主人的遵從和恭敬,眸光帶有了一抹嫵媚,還有類似於依戀的感覺。

突破修為僅僅只需要一瞬,穩固境界葉楓卻足足用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父母依然處於虛空界中,一直都沒有回來。

如今,他的實力是武皇初期層次,若是戰力全開的情況下,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擊敗武帝初期的強者。

入道境界的武帝,已經超然於更高的層次,雖然不像是過去那樣可以跨越更多的境界,但是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甚至於打破那不可逾越的帝境天澗,葉楓的戰力其實提升的更大。

當然,葉楓能夠擊敗的武帝初期,必須要有一個前提,就是對方的手中沒有道兵。

即便是持有一件最普通的下品道兵,也可以讓武帝初期的強者擁有非常可怕的戰力,想要與道兵爭鋒,葉楓覺得自己最起碼也要突破到武皇中期以後才行。

無上混沌體的錘鍊,每一個境界的跨越,肉身都會有極大的提升,按照造化篇中所述,當他的修為達到武皇中期后,肉身的堅固程度,便可以媲美下品道兵了。

神宗聖域可供弟子修鍊的場地不少,除卻通天塔之外,還有萬劍洞,青木林,深水寒潭,火熔窟,重力場,天風峽谷,雷鳴山,太陽宮,玄陰鬼蜮。

通天塔中刻印有數之不盡的陣紋,聚集天地精氣,地脈靈氣,依據層數的遞增,裡面的元氣便越是濃郁,適合所有天賦類型的武者修鍊。

其他的九座修鍊場地,則是依次對應金木水火土風雷陰陽九大屬性,武者可以根據自身天賦類型的不同,選擇適合自己的場地來修鍊。

將剛剛突破的境界穩定之後,葉楓前往了通天塔,既然身處於神宗中,自然要藉助神宗的修鍊資源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九陽大陸的諸多武者為何擠破頭也要進入聖地,便是因為聖地中先天優越的修鍊條件,可以更快更大限度的提升實力。

通天塔共有十六層,最低也要有武皇初期的修為才可以進入第一層,神宗弟子來通天塔修行,一般都會選擇對應自身修為的層數,除非認為自己有越級挑戰的能力,才可以前往更高的層數。

但是能夠成為神宗聖地的弟子,誰不是在外面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除非是那些天賦超出其他人一大截的妖孽級人物,一般在這裡很少有人能夠越級挑戰成功。

葉楓持有尊者令,負責看守通天塔的長老自是不敢阻攔,或許是因為夢蝶聖女的緣故,這位武聖修為的長老對待葉楓的態度,甚至於還帶有一絲的恭敬。

走入通天塔的第一層,濃郁的天地元氣便迎面撲來,這裡的天地元氣起碼要比外面濃郁了兩倍以上。

一層的空間並不大,青石布設的地面上擺放著十個蒲團,代表著十個修鍊位置。

通天塔的每一層,都只有十個修鍊位置,畢竟如果人數太多,天地元氣即便是再如何的濃郁,也要捉襟見肋。

因此在通天塔內,為了爭奪修鍊位置經常會發生一些爭鬥,只有實力足夠強大的人,才可以佔據到一個修鍊位置。

重生之侯門毒妃


每一隻蒲團的位置相距約有十多米的距離,因為武者在修鍊的時候最忌旁人打擾,所以只要有武者坐上蒲團,便會觸動陣法禁制,除非是武尊境界的強者親自出手,否則便沒有人能夠撼動陣法影響到在裡面修鍊的人。

據說通天塔內的所有陣紋布置,都是武仙境強者親自刻畫的。

抬眼望去,第一層中的十個蒲團上都有人正在修鍊,陣法禁制屏蔽神念與目光的窺探,但卻可以看到裡面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坐在蒲團上。


葉楓沒有多做停留,直接來到了武皇巔峰境高手的專屬區域,第四層!

同樣是武皇巔峰境界的高手,其中也是有很大水分的,有真氣大圓滿,凝氣成罡境,半步武帝境的劃分。

神宗內並不允許境界高的武者在下面的層數佔據修鍊位置,否則的通天塔中的位置全部都被人佔據的話,便會影響到那些後來加入神宗的年輕弟子們的修行。

可以越級挑戰,但卻禁止以大欺小,這也也是神宗為了維持整體平衡的一種手段。

當葉楓來到第四層的時候,有不少人也已經來到了這裡,因為葉楓的身上並沒有真氣或者是罡氣的波動,因此這些人也都無法看出他的修為。

舉目望去,第四層中的十個蒲團,其中有兩個是空著的,並且這兩個位置還比較靠近中心區域,但是來到四層中的這些人卻都沒有坐上去修鍊。

葉楓自然知道,這些人來到四層是等候那些在蒲團上修鍊的人離開之後,然後再藉機會坐上去修鍊,但是為何蒲團明明空著,卻為什麼這些人不過去呢?

就在這時,葉楓注意到每一個蒲團所在的區域,都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了某某人會在什麼時候來這裡修行。

只是稍微一想,葉楓自然也就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因為修鍊位置只有十個,所以競爭比較激烈,而那些實力強大的人不可能一直都呆在這裡修鍊,有可能自己過來的時候,十個位置也都是滿的,所以那些有實力的人在離開時,便會在牌子上留下信息,告訴後來的人自己會在什麼時候過來修鍊,意思是讓人給自己騰出位置來。

此外在每一個武者在坐上蒲團修鍊之前,也都會在牌子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以便告知後來者是誰在裡面修鍊。

至於那空著兩個蒲團附近,牌子上寫了名字,卻沒有人修鍊,應該是某些實力強大,卻蠻不講理的人即便是自己不用,也不讓別人用,完全將這修鍊位置當成是自己的。

「占著茅坑不拉屎!」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葉楓直接邁步走了過去,選擇了一個較為靠近中心區域的位置,看也不看那牌子上寫的名字。

就在葉楓準備坐在這隻蒲團上開始修鍊時,一道呵斥聲突然傳來,「站住!」

葉楓動作微微一頓,循聲望去,便看到兩個青年男子冷冷的望著他。


「你小子是剛剛突破到武皇巔峰境界吧?」其中一名男子冷聲問道。

「是又如何,與你何干?」葉楓皺起了眉頭。

「不知死活的東西寧珂師兄的位置也是你敢動的?」另外一名男子目光盯著葉楓,神色冷漠道。

葉楓眼角的餘光撇了一眼牌子上面的名字,正是寧珂二字。

「你們兩個誰是寧珂?」葉楓望著這兩人。

「寧珂師兄不在這裡,但是你若敢動這個位置,定會叫你死的很難看!」先前說話的青年男子很是囂張霸道的說道。

「死的很難看?」葉楓目光微冷,看著這兩人,譏笑道:「寧珂是你們兩個的親爹不成?你們這麼賣力的給人當看門狗,你們爹媽知道嗎?」

葉楓此言一出,對面兩個青年頓時面現怒色,身上湧現出殺意朝著葉楓撲來。

對於擁有殺戮之心的葉楓來說,這種程度的殺意根本微不足道,神宗聖主的武尊化身都沒能殺了自己,何況是兩個武皇巔峰境界的武者?

葉楓從來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別人找事到自己的頭上,也從來不會給對方留什麼情面。

感受到這兩人居然對自己動了殺機,他嘴角的嘲諷漸濃,道:「我若是你們的親爹,肯定會在你們出生的時候乾脆直接掐死,免得到頭來給人做狗,丟老子的臉面。」

「沒教養的小畜生!」對面兩人大怒,被葉楓罵作是狗,麵皮漲得通紅。

「徐築,你出手還是我出手?」

「他把我們兩個人都罵了,當然是一起出手捏死這個小畜生!」

這兩名武者一個名為徐築,一個名為郭成,兩股冰冷的氣勢瀰漫開來,讓葉楓也瞬間感知到了這兩人的修為,俱是凝氣成罡的境界。

寧珂不在通天塔修鍊的時候,一般都會將這兩個人留在這裡看著這個位置。


除非是半步武帝境界的高手,尋常的武皇巔峰境界斷然不會是這兩個人的對手。

如果遇到兩人打不過的對手,他們便會第一時間將消息告訴寧珂,讓他來親自出手。

「轟!」

徐築和郭成兩人皆是氣勢全開,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平日里有寧珂罩著,還從未有人敢這麼毫無忌憚的罵的如此難聽。

兩人的身法動作都是極快,速度迅猛如狼,罡氣噴涌而出,幻化成各種異象。

「滾!」

葉楓一字吐出,身形巍然不動,直接就是一拳打出,罡氣咧咧,大氣磅礴,空間傳盪出陣陣呼嘯之聲,血色殺氣瀰漫,恐怖無比。

無上道的修行,雖然完全放棄了鍊氣,轉而專註於煉體,但葉楓仍然有承載力量的手段途徑,那便是殺氣!

殺戮越多,殺死的對手越強,殺氣自然也就越強,以葉楓如今憑藉殺戮之心來催動的殺氣,足可媲美武帝強者的罡氣了!

狂暴猛烈的殺氣洶湧撲來,讓徐築的身形驟然一僵,只見一隻拳頭在他的瞳孔中不斷的放大,繚繞的血色殺氣呼嘯而來,彷彿敲響了死亡的喪鐘。

「不好!」

徐築臉色大變,面無血色,神宗的外門和內門強者無數,但卻從未聽說過誰的殺氣竟是達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一起衝上來的郭成也同樣面色大變,身體猛然停下,面露驚恐之色。

凝聚成實質,這般恐怖可怕的殺氣,這要殺多少人才能夠修成?

「快退!」

面對葉楓的這一拳,兩人都不敢抵擋,心中只有趕緊逃走的念頭。

然而一開始出手的時候,兩人並沒有將這個小子放在眼裡,再加上憤怒的情緒下全力出手,沒有給自己留下餘地,此刻想要抽身而退,卻完全是力有不逮。

眼看那隻血色殺氣繚繞的拳頭越來越近,首當其衝的徐築臉色駭然到了極點,眼神中充滿了恐懼,他現在很後悔自己為什麼是風系天賦,為什麼要比郭成那小子沖的更快?

在一雙雙目光的注視下,葉楓的拳頭震蕩空間狠狠的轟了過來。

「嘭!」

一道沉悶的聲響傳盪開來,只見徐築的整個胸膛都炸裂開來,血肉飛濺,只有一具屍體墜落在地,所有人都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一片的死寂。

「你……你居然在通天塔內殺人?」

因為速度稍慢,所以還活著的郭成面色驚恐的連連後退,伸手指著葉楓,手指和嘴唇都在發顫。

神宗內禁止同門弟子相殘,尤其是在通天塔,登天閣這些修鍊場所重地,一旦違背了這些大人物們制定的規矩,懲罰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

「我只是出了一拳,神宗給你們提供了這麼好的修鍊條件和資源,卻連我的一拳都抵擋不住,死了也是活該!」

葉楓冷笑望著郭成,道:「你們剛才對我動手的時候可也是動了殺機的,你也接我一拳試試吧。」

說話間,葉楓緩緩邁出腳步向對方走去,讓郭成的心狠狠的顫抖了幾下。 郭成緊盯著葉楓,一邊後退的同時,注意到有人從通天塔的第四層離開。

有人在通天塔中動手實屬正常,但是毫無顧忌的動手殺人卻不是一件小事了。

郭成與徐築一起動手,雖說是因為徐築擁有風系天賦,所以速度更快,這才撞到槍口被葉楓一拳砸死,但也同時說明郭成是一個心思縝密之輩。

在沒有摸清楚對方底細之前,他是故意讓徐築沖在前面的。

剛才葉楓一拳轟殺徐築的場面的確是駭人無比,但同時郭成也注意到,對方釋放出來的氣息竟然只是武皇初期!

以武皇初期越級斬殺凝氣成罡境,說起來實在是駭人聽聞,但剛才對方展露出來的殺氣已經凝聚成了實質,可與罡氣媲美,所以才能越境殺人。

徐築乃是神宗的弟子,實力遠遠要比葉楓以前遇到的同境界武者更強,之所以能夠一拳殺,主要還是因為對方太過於輕敵,渾然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的緣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