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tka n◆c o

就在杉田智和在跟江炎說故事的最後的一部分的時候,異能器在同一時間也提示了江炎,江炎已經獲得了可以學習杉田智和身上技能的資格。

江炎的這個“超能學習”之前江炎就有使用過,作用就是可以讓江炎學習到對自己有好感的一些身上的技能,所以在最後的時刻,因爲杉田智和也算是認可了江炎,所以江炎獲得了學習杉田智和的技能的資格。

杉田智和,可不是一般的武夫可以比擬的,杉田智和就算是在整個殺手組織裏面,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頂尖殺手,他的每一個技術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習得到的,就算要學習,沒有個幾十年的功夫,也休想學的什麼成功。

但是超級異能器無愧是外星的超尖端的科技,幾乎就是一個短短故事的時間裏,就讓江炎學習到了杉田智和的全部的技能,當然別人擁有的異能是不能夠學習的,畢竟異能這種東西本身就是靠天賦或者機緣巧合纔會獲得的。

杉田智和的技能,總的來說可以分爲槍法,身法,近身格鬥法。


杉田智和所使用的武器是銀槍,所以槍法自然就是杉田智和的看家本領,在組織中,杉田智和的槍法也是唯一一個可以跟七號媲美的人,杉田智和的槍法簡直就是堪稱完美的境界,如果配合上一些特製的子彈,還會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身法則是一個很普通的東西,它包括很多比如說攀爬啊,疾走啊,如何運氣啊等等等,學會這些技巧不光可以讓你的行動變得更加的靈敏,也會讓自身的體能消耗降低到最少。

最後就是近身格鬥了,因爲不是每一次發生戰鬥的時候都能一定有槍在手上的,而且就算有槍在手上,也不一定適合使用,像是七號面對雙頭有翼幻獸那一次,七號看見雙頭有翼幻獸及其快速的速度,沒有任何猶豫的就丟棄了自己的手槍。

敢於捨棄,其實一種選擇。

所以近身格鬥對於殺手來說幾乎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必修課,這裏面分門別類的有很多的技巧,有些事如何暗殺,有些事如何借力,有些是如何空手奪白刃,其中的技巧數不勝數。

而這些杉田智和身上的東西,全部都被江炎給學到了。

基本上如果不看本身身體的強度力量敏捷等因素的話,江炎幾乎就是一個翻版的杉田智和了,再加上雖然杉田智和身體的強度力量敏捷反應神經等都遠遠的超過了江炎,但是別忘了了,江炎可是擁有超級異能器中的異能的。

就算現在江炎跟杉田智和兩個人1V1的單挑的話,江炎也是絕對不會遜色的,搞不好還能夠跟杉田智和弄得個半斤八兩,如果運氣好召喚術能夠召喚出來一個十級的幻獸的話,江炎只要在旁邊看戲就行了。

而上次江炎召喚的雙頭有翼幻獸,之所以在七號的面前顯得不堪一擊,其實還是有原因的,首先七號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要用超級異能器中的等級來劃分的話,七號應該是七級的生物。

而雙頭有翼幻獸只是一個六級的生物,要知道每一個等級的生物之間的差距都不是一點半點那麼簡單的,這個差距有時候三四個六級的幻獸聯合起來,也未必是是一個七級生物的對手。

其次就是屬性上面的剋制,其實雙頭有翼幻獸最大的優勢和武器,並不是他身上的獠牙或者利爪,雙頭有翼幻獸最大的武器就是他快如疾風的速度,纔是雙頭有翼幻獸稱霸異界的根本。

而七號,正是一個在小範圍內,速度簡直快到你無法想想的一個殺手,自己最強的地方受到剋制,等級上又受到壓制,所以雙頭有翼幻獸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不過還好的是,想七號這樣強大到了近乎變態的人,地球上並不多,撐破天也就三個人吧,江炎不信自己總是那麼背,怎麼可能連續的碰到這種強到沒有朋友的人。

看了看窗外的天空,現在的江炎沒有任何的時候比現在更迫切的想回到B市,因爲在哪裏,有需要他去守護的人。

坐在江炎身旁的王曉娜,江炎對於這個記者對自己刻意的搭訕自然是知道是什麼原因的,因爲全能眼的緣故,在江炎面前的話,普通人是沒有任何的祕密可言的,任何的祕密在江炎的眼前都是無所遁形的。

不過別人對自己也沒有什麼惡意,江炎也就隨他了,帶上一個耳機就自顧自的挺起了音樂起來,王曉娜看見江炎絲毫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心中也是有些泄氣,但是作爲一個職場的女強人,自然是不會那麼輕易的承認失敗的。

隨意的聽着音樂,這個時候飛機已經飛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江炎便使用了全能眼,想看看能不能夠得到b市那邊的信息,因爲全能眼是有距離限制的,之前因爲這個限制,一直沒辦法得到衆人的近況。

終於,江炎的全能眼達到了有效地範圍之內,提供給了江炎江炎需要的資料。

看着眼前的資料,江炎的眼神開始越發的變得冰冷起來,原本人畜無害的笑容也開始轉變成爲了一聲嘆息。

“有些人真的是很讓人發火?”江炎冷冷的自言自語道。

……..

雲雨嘉站在學校湖邊的人工湖上,望着人工湖上沒有一絲波瀾猶如鏡面一樣閃閃發亮的湖面,雲雨嘉像是看得癡了一樣,呆呆的佇立在哪裏,微微的北風從湖的對面吹來,輕輕的撩起雲雨嘉的劉海,純白色裙襬,在微風中翩翩起舞,就算是神仙看到這樣的場景恐怕也會動了煩心。

這裏是她跟江炎經常來的地方,雲雨嘉喜歡湖,沒有什麼太多的原因,就是喜歡,喜歡湖面的靜謐,喜歡湖給人的溫馨,但是更爲重要的,其實應該還是自己身邊的那個人。

江炎被退學的消息雲雨嘉已經知道了,雲雨嘉突然之間覺得,自己跟江炎在一起了之後,非但沒有給江炎帶來任何的幫助,反而還給江炎帶來了許許多多的麻煩。

此時此刻,雲雨嘉的心中佈滿了自責,她怪自己沒有能力,不能夠幫助江炎一絲一毫,雖然她知道這一切江炎一定不會怪她,反而可能會安慰她,但是雲雨嘉心中依然是佈滿了滿滿的自責。

一個好的女孩就是這樣,永遠的爲別人着想,這樣的女孩,應該就是上天流落在人間的天使,而云雨嘉顯然就是這個一個天使。

回憶起兩個人之間發生的種種,雲雨嘉再也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淚水,淚滴開始從已經有些蒼白的臉頰上滑落。像決了堤的洪水一般,就算想要停止,也根本停不下來。

“我不在的時候,你收委屈了,對不起。”耳畔突然傳來的熟悉的聲音,在那一瞬間讓雲雨嘉有了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那種就好像這句話說了一萬年之久的感覺。

雲雨嘉慢慢的轉過頭去,映入自己眼簾的,是那張無數次在夜晚中,都會出現在自己夢境中的面龐。

“對不起啊,讓你受苦了,是我的錯,我答應你,以後再也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了。”江炎看着眼前的伊人,認認真真的說道。

有時候,千言萬語,一句就足夠了。 江炎的歸來無疑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但是眼前沒有誰還有慶祝的心情,畢竟江炎現在可是面對着退學的處理,每個人都十分揪心的看待這件事情。

但是作爲這次事件主角的江炎,卻連一點緊張的態度都沒有,倒是沒看見一個人都開心的噓寒問暖,用舒景的話來說的話,就是這孩子腦子有包。

但是事實上,經歷過生死,經歷過極品飛車一樣的馬路槍戰,遇到過時間最頂尖的劍客,跟時間最爲頂尖的殺手面對面的交戰過,甚至參與過突襲世界第一殺手集團總部的行動。

被學校退學這種事情,在江炎的眼裏,根本就連事都算不上,甚至江炎一點都不覺得着急,不就是退學嘛,又不是要把我拉去槍斃,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緊張的。

不過既然大家都這麼熱心幫助自己準備材料證人什麼的,好讓自己去找學校的教務處進行申訴,好讓教務處將這個處罰取消掉,江炎自然也不會掃大家的興。

其中最爲積極的就是王雪,對於王雪,其實江炎還是有些尷尬的,畢竟江炎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夠感覺得到王雪確實是對他有興趣的,不過江炎現在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是像個木頭一樣裝作不知道了。

畢竟這可不是什麼二三流的YY小說,這可是活生生的現實世界,就算雲雨嘉願意讓自己多找一個女朋友,江炎自己可能都不會允許自己這麼做,杉田智和的故事,讓江炎越發的懂得知道去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幾個人給江炎編造了一個這幾天不在學校的理由,各種說明和材料都準備好了,剩下的就是讓江炎去教務處進行申訴就可以了。

看着大家滿懷期待的眼神,檢驗敲了敲眼前學校教務處的大門。

“進來!”門內傳來了聲音。

江炎打開房門,看到的是一個差不多50來歲頭髮已經花白的老頭,而這個老頭,正是學校教務處的主人,徐正國。

而除了徐正國之外,在教務處中還有兩個人,兩個江炎這輩子再熟悉不過的人,父親江守一,以及母親李紅梅,江炎想到過會出現在教務處裏面的任何可能出現的人,但是唯獨沒有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竟然會出現在這裏。

李紅梅和江守一看到自己的兒子出現,匆忙的從原來的座位上站起來,兩個人緊緊的抱着兒子,生怕失去了兒子一樣。

“兒子,你去哪了,爸媽擔心死你了,你知道嗎?”母親李紅梅眼睛有些溼潤的說道。


江炎消失了那麼久,校方自然而然是一定會通知家長的,而江守一和李紅梅兩夫婦接到這個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生怕江炎遇到了什麼危險。

作爲母親的,最最希望的其實不是什麼自己的兒子飛黃騰達,成爲達官貴人之類的,有時候,只要健康的或者,對着母親就是一種莫大的滿足,一種莫大的希望。


江守一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從表情和眼神上來看的話,心情也是發生了十分劇烈的變化,就算是再怎麼嚴格的父親,再怎麼古板的父親,也終究是愛着自己的子女的,這也是天下父親心中的本心。

“媽,我沒事,只是出去了一段時間。”看着聲音已經變得有些沙啞的母親,不知道母親這已經是第幾次流出眼淚的,江炎突然覺得百種滋味齊上心頭,莫名的也感覺到自己的鼻子有種瑟瑟的感覺。

“那你到底是去了哪了?現在學校要讓你退學你知不知道啊?你好好跟老師說清楚,說明白你去哪了。”李紅梅對着江炎說道。

“李夫人,剛纔我已經說過了,江炎這件事情是學校領導經過會議討論決定的,絕對是不可以更改的,我也是爲人父母,我也知道你的苦心,我也很想幫你,但是歐文實在也是無能爲力啊。”B大教務處主任徐正國這個時候說道。

“徐主任,你一定要幫幫忙啊,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可以,哪怕給他記個過也好啊。”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江守一,走到了徐正國的面前,一臉陳懇的說道。

“江先生,規定就是規定,我真的很想幫你們,但是我真的是無能爲力啊。”徐正國一臉惋惜的對着江守一說道。

看着眼前的徐正國道貌岸然的樣子,江炎的心中現在一陣的噁心,這個徐正國是什麼人,做過什麼樣的事情,江炎在心裏面知道得一清二楚,看着徐正國眼前這個醜惡的嘴邊,江炎心中一陣厭惡。

“爸媽,你們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跟徐主任說。”江炎這個時候淡淡的說道。

江守一兩夫婦聽了,先是一陣愕然,想了想他們以爲江炎可能有什麼說服徐正國的辦法,可能不方便在自己面前說,便又跟江炎叮囑了幾句,叫江炎千萬要小心說話,便慢慢的離開了房間。

“江炎同學,你現在已經被退學了,這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決定,絕對不容許改變的,學校給你三天的時間讓你收拾自己的東西離開,至於你的學費,學校會退回一部分給你的。”徐正國一副正氣的說道。


“放心好了,我會離開的。”江炎笑着對徐正國說道,沒有一絲一毫的壓力,就好像說的只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江炎態度的巨大轉變,就連徐正國都沒有反應過來,你猜測江炎一定會各種懇求他,拿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他甚至猜到了江炎可能會跪下來懇求他,好滿足他那虛榮心,那種掌握權力掌握別人命運的的虛榮心。

但是他絕想不到的是,江炎就這麼坦然而又淡定的接受了這個自己被退學的現實,而且臉上那種淡然的表情,根本就不像是裝出來的,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表情。


這不科學啊,江炎此時此刻的行爲,讓徐正國十分十分的難以置信,這種感覺就像是編劇寫好了劇本,導演說好了戲,燈光師做好了燈光,化妝師畫好了妝,但是演員竟然莫名其妙的不按照劇本說話,亂七八糟的亂說一通。

而此時江炎就像是這個不按劇本出牌的演員。

江炎這樣的態度讓徐正國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江炎。

江炎頓了頓,江炎又笑眯眯說道:“徐主任,你的銀行卡里面多出來的那三百萬塊錢,不知道你是打算買你的第四輛車,還是要買你的第五套房子。”

江炎的這番話,對於徐正國來說無異於是一起平地驚雷,他做夢也想不到,眼前的這個少年,竟然對於自己的事情這麼的瞭如指掌。

三百萬塊錢自然是有的,是昨天存進來的,正是程飛給徐正國的錢,而給徐正國錢的目的自然很簡單,那就是讓江炎退學,程飛想好了,既然這個混蛋敢跟自己搶女人,那麼自己就讓他退學。

不得不說,程飛這樣的想法,在江炎的眼裏來看的話,除了幼稚還是幼稚,要是江炎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遇到退學這樣的事情確實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但是對已現在的江炎來說,退學了他反而更輕鬆一些,最多去日本跟杉田智和一起做殺手,杉田智和一定會十分歡迎他的。

而且徐正國不光是吃驚江炎知道自己剛剛從程飛那裏收了三百萬,而且竟然還對自己的家底那麼的清楚,就算是稅務局都不一定查得到他這種老狐狸的家底,但是江炎卻輕輕鬆鬆的說了出來。

看到徐正國不可思議的表情,江炎招呼也沒有打,便打開門離開了辦公室。

最後的那一句威脅,江炎並不是想爲自己做什麼,而是他想告訴徐正國,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你敢動我的朋友的話,你就要好好掂量掂量了,這句話,其實是爲了雲雨嘉和羅傑等人起到一個保護的作用。

離開了辦公室,江炎的父母就在門外,還有王雪羅傑舒景等人。

一行人誰都沒有說話,一時間陷入一陣沉寂當中。

首先打破這一片沉寂的是江炎的父親江守一,江守一看着自己的兒子,說道:“兒子,爸爸不怪你,所有的一切那邊的小姑娘已經告訴爸爸了。”

而江父口中所指的小姑娘,不是別人,正是王雪。

剛纔江守一兩夫婦出來的時候,王雪就把整件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江炎爲了保護雲雨嘉一個弱小女子不惜和強大勢力作鬥爭,作爲成爲了鬥爭的犧牲品的故事,當然其中王雪還添油加醋了很多的個人看法。

所以此時此刻,江守一纔會這麼說。

“書,讀不讀,其實不是最終要的,爸爸其實最希望的,就是你能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只要你能做到這一點,爸爸就很開心了。”江守一熱淚盈眶的對着自己的日子說道。

江守一其實是一個很簡單,也是很平凡的一個人,作爲大學講師的他已經幹了十幾年,但是職位卻從沒有發生過太大的變化,有朋友說江守一不夠圓滑,但是江守一總是笑着回答說人生只要不愧於心就好。

對於江炎的選擇,江守一併不感到羞恥,反而感到十分的開心。

讀書只是爲了將來的財富地位,但是做人,才能真正的決定一個人的價值。

在那一刻,看着父親已經點點白髮的父親,江炎徹底感受到了父親對自己的愛,還有支持。

嚴厲而又古板的父親,總有蛻變爲慈父的時候,而這,其實需要一個合適的契機。 望着身後B大校園的大門,江炎身上僅僅揹着一個旅行包,回頭最後了一眼這個B大的小門,心裏面確實十分的平靜,不知道爲什麼,去了一次日本回來之後,江炎發現無論自己面對什麼樣的事情,都能夠保持着一顆平常心,這可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估計就算是江炎自己,可能也不大清楚到底在自己的身上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但是不經意間的隨契機而發生轉變,這正是一個嶄新的人生的開端。

羅傑和舒景兩個人其實對於江炎的決定,既沒有表示暫停,也沒有表示反對,但是既然江炎已經做了決定,那麼兩個人作爲江炎的好朋友,自然而然的會尊重和支持江炎的每一個決定。

原本羅傑的意思是想自己申請退學,然後自己再跟江炎一起去闖蕩的,但是活生生的被江炎給攔下來了,江炎的理由是自己現在是先去探探情況,讓羅傑好歹先把這個大學的學位證拿到手,畢竟是B大的學位證,含金量還是相當高的,到時候如果江炎混得不怎麼樣,就要靠羅傑來救濟了。

雖然這句話一聽就像是劣質的不能在劣質的謊言,但是羅傑卻發現自己卻沒有絲毫拒絕的理由,只能是長嘆一口氣的說道:“你小子要等我啊。”

舒景的話,其實也沒有什麼戀戀不捨的感覺,畢竟只是退學,又不是把江炎抓去坐牢,想見面的話自然還是可以隨時見面的,而舒景則是叮囑江炎如果遇到什麼PL的妹子的話一定要介紹給他。

江炎回了一句你還是先減肥吧,瞬間舒景就無語了,一臉鄙視的看着江炎,還一邊義正言辭的說道:“哥這叫壯碩,不叫胖。”

對此江炎則是笑而不語。

接下來就是雲雨嘉了,雲雨嘉作爲江炎正牌的的女友,江炎自然是要額外抽出一些時間來慢慢的配雲雨嘉,自然不是羅傑和舒景這種野男人可以相提並論的。

其實雲雨嘉倒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簡單的女孩子,雲雨嘉是那種典型的江南水鄉的女孩,長得清秀而且看起來十分容易讓人產生一種惹人憐愛的心情,要知道就算是程飛,也逃不過雲雨嘉無窮的魔力。

雲雨嘉似乎並不對江炎這個決定表示有什麼爲難或者不開心的樣子,用雲雨嘉的原話來說的話,就是不管你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只要是認真思考後的決定,我就一定會支持你的。

對於雲雨嘉的話,其實很容易滿足,他只要江炎平安就好,至於之前她擔心江炎退學的事情,完全只是擔心江炎無法承受這一切,但是看着江炎如此坦然的去面對,雲雨嘉心中雖然有些遺憾不能繼續跟江炎同一所學校,但是對於江炎的豁達還是很開心的。

至於退學影響前途這樣的事情,雲雨嘉一點都沒有想過,因爲在她的眼裏的話,江炎是一個很好的人,少女的一顆芳心相信自己的心上人,一定能夠取得成功的,情人眼裏出西施,大概也就是這樣了。

下一個告別的人,其實江炎也猶豫了很久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跟這個人告別,而這個人正是張馨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