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然知道你的身份?」灰袍老者也震驚不已,不過也不敢過多衝動。

「怎麼知道不重要,前輩若是還不相信,大可現在服用,不過服用后需要支付我一定的賠償。」星炎應允道。

「好,若真如此,這顆復靈丹我願雙倍賠償。」藍袍老者兩眼閃動著亮光,他身為一級煉藥師,根本無法煉製出復靈丹,眼下有這麼好的機會,哪能就這麼錯過,反正他並不缺錢。

話音方落,藍袍老者有些心痛般服下手中的丹藥,頓時一股藥力在腹中快速散開,轉化為靈力,頓時渾身的靈力因為膨脹而暴動起來,他不得不運轉功法將復靈丹的藥力給壓制。

在壓制之後,藍袍老者的眼神狠狠的顫抖起來,驚愕的望著星炎,只有親自服用之後,他才知曉,這復靈丹似乎真如此人所說,有著二級六品,並且精純度達到百分百。

「沒想到啊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遇見如此珍貴至極的復靈丹,二級六品啊!」

藍袍老者突然渾身一顫,他剛才竟然就這麼浪費了一顆如此珍貴的丹藥,現在想想恨不得馬上吐出來,這種東西若是擺放在三級煉藥師面前,恐怕都有不小的誘惑力。

「老傢伙,這小子說的是真的?」灰袍老者疑惑道。

不過對於灰袍老者的詢問,藍袍老者卻沒有回答,而是上前幾步,對星炎恭敬的道:「小兄弟,之前是老夫眼拙沒有那等能力看出來,這丹藥與你說所一絲不差,我也為拍賣會懷疑你沒錢支付道歉,至於服下的丹藥我願意雙倍賠償,還請你出個價,我非常樂意你用復靈丹交換這卷靈技。」

「這復靈丹我從未出售過,不過我想,這東西會是普通復靈丹的雙倍,你認為呢?」星炎隨口道。

「這個……,恩,可以,老夫給你一顆二十五萬的價格。」藍袍老者回答道,這二十五萬雖然貴了些,他敢保證,這種丹藥就算放在丹會中都沒有哪位煉藥師拿得出來,能夠擁有幾顆在身,也足夠他吹牛皮了。

「恩。」星炎點點頭,再次拋出了四顆復靈丹,「這是一百萬,加上你服下的那顆賠償的五十萬,夠了,剩下的收回去吧。」

藍袍老者顯得十分激動,連忙取出四個玉質瓶子將四顆復靈丹分別納入。

突然,灰袍老者哭笑不得:「你個老東西,如此珍貴的丹藥竟想獨吞,信不信我把你和劉寡婦的事抖出來啊?」 拍賣場中,兩名老者相互瞪眼,爭吵了片刻,兩人方才以五五分將自己的兩顆復靈丹收入懷中。

既然提前收了錢,兩人也不能繼續將靈技放在拍賣台上,一念到此,藍袍老者眼疾手快的將這卷高級靈技親自送到星炎雙手之上,恭敬的笑道:「小兄弟,此物歸你了。」

「多謝。」星炎點點頭,兩人的態度可謂是大轉彎啊,這恭敬的態度比翻書還快。


處理了這件事之後,兩名老者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星炎,而後緩緩回到後台。

「老傢伙,依我看此人不簡單啊,五顆復靈丹說出就出,就算是北靈城的大家族也拿不出手。」灰袍老者暗自盯著星炎,低聲道。

藍袍老者點點頭:「不錯,不僅如此,就算是我以煉藥師的身份前去向那些丹會的老傢伙討要,都會被拒絕,更別說那些大家族了,踏入煉藥師一行以來,我也就一年前購買到了兩顆。」

「瞧他與柳家的柳月兒走得那麼近,我看應該是柳家請來的外援,不過能拿出這種丹藥,絕不是普通人物,又怎麼會屈身做一個外援呢?」灰袍老者皺眉道。

「哎!」藍袍老者擺了擺手:「算了,依我看不知道就不知道吧,這一類人是不能猜的,若是得罪了對我們都沒好處,倒不如想辦法與他拉近關係,說不定還能交易一番。」

「看看再說吧。」灰袍老者點點頭。

席位上,星炎微微握著手中的靈技,然後遞給了蕭洛,「拿去吧。」

「恩?這…….這似乎太貴重了,我能要嗎?」蕭洛獃獃的愣住,若是以前,她會毫不猶豫的接過,因為她十分喜歡,可現在這東西可是星炎花了一百四十萬金幣拍來的,比起一般的東西不知道貴重了多少。

「拿著吧。」星炎淡淡一笑,硬是塞入了少女的手中。

「謝……謝謝。」蕭洛先是頓了頓,然後十分感謝道。

「星炎兄弟,剛才兩位前輩對你的態度可不一般啊,我想那些復靈丹應該很難得到吧?你怎麼說換就換了,哎,你放心,這筆錢我蕭宇會還給你的。」蕭宇嘆了嘆。

「這復靈丹太多了留著會發霉的,錢的事以後就不提了。」星炎搖搖頭,看了一眼左側的冷城,道:「再說,誰也不想讓他們得到吧。」

聽到星炎說的如此輕鬆的話語,蕭宇幾人只能面面相覷,這一百四十萬對星炎來說不怎麼在乎,但對於場中的任何一人來說,都極為沉重。

「嘿嘿,星炎兄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們三人一定儘力相助。」蕭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感激,只能給一個這樣的承諾。

「好。」星炎也不含糊。

相比幾人的言談,倒是柳月兒靜靜的沉默著,她心中暗暗道:這復靈丹一顆竟然要二十五萬?我之前服用了至少有十幾顆了呢,這怎麼算……

沉默了片刻,柳月兒的美眸方才微微一動,看了看星炎一眼,然後沖蕭洛笑道:「洛兒,要是以後修鍊成功了,能不能教教我呢?」

「哈哈,當然可以了月兒姐。」蕭洛睜大眼睛,甜美的笑道。

「可惡,這丹藥有那麼珍貴嗎?那兩個老傢伙不會是竄通好了吧?」冷城惱羞成怒,眼中布滿了血絲,瞧見星炎沒錢,他還以為有機會入手,沒想到來了一招以物易物,還是將靈技取走了。

「哼,管這小子有什麼能耐,我大哥說了,只是跳樑小丑而已,用不著驚訝。」鳳葉有點氣急的道。

隨著第二件拍賣物成功拍出,轉眼之間已經消逝了兩三個小時,美女拍賣師平復了之前的激動之後便繼續取出第三件拍賣物。

這第三件是一種風屬性功法,玄階中級,一般來說,功法比靈技要稀罕的多,而且一般的家族中所修鍊的功法頂多也就是玄階中級,至於那些高級功法,只有真正的大家族才拿得出手。

由於功法的稀罕程度和級別,這風屬性功法一出現也成為了熱門,經過一番競拍,第二排的一位男子以四十八萬金幣成功將其收入囊中。

第四件拍賣物是一把下品玄器,枯葉扇,據說這枯葉扇也是一名好運的參賽者在山谷中獲得,全力催動也爆發出強烈的龍捲,它的出現註定成為了修鍊風屬性功法之人的覬覦之物,而後美女拍賣師使出深厚的拍賣功底,也以二十五萬金幣成功拍出。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轉眼之間再次消逝了四個小時,這其中的拍賣物比起之前都有很強烈的誘惑力,儘管度過了數個小時,但台上的拍賣物依然讓得所有人變得精神抖擻。

經過一番競拍,這拍賣會也將臨近尾聲,回想起之前諸多寶貝幾乎讓四大家族搶了去,很多人暗暗失色,只能將目光放在拍賣台上,在剛才的競拍中,出自城主府的凌雲也獲得了一卷高級靈技。

「星炎兄弟,現在只剩下壓箱底的一件了,不知道這會是什麼。」蕭宇看著拍賣台上,被紅布覆蓋的拍賣物,好奇的道。

「壓箱底的東西或許才是拍賣會的主角吧。」星炎也看了看,有點期待。

等待了許久,這時鳳葉顯得不耐煩的站起身來,沖了台上道:「拍賣師,等了這麼久是否可以開始了?」

「額,抱歉,讓大家久等了。」美女拍賣師懷著歉意沖所有人點點頭,而後將台上的紅布掀開。

隨著玉手一掀,只見那玉盤之上出現了一塊血一般的玉石,這塊玉石極為鮮紅,猶如是純碎的鮮血所凝結而成,其中有著絲絲靈氣透露出來,宛如活物。

在這塊血一般的玉石出現之後,還未待得拍賣師介紹,所有的目光已經凝聚而來,盡數凝聚在拍賣台上,那種熾熱感彷彿將溫度升高了不少。

「星炎兄弟,這是什麼?」


蕭宇微頓,眼前的玉石極為陌生,以他們的閱歷並不了解,但從其中透出的絲絲靈氣來看,應該不一般,加上是壓箱底之物,想來一定少不了眾人搶奪。

「等會兒不就知道了。」星炎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等到蕭宇轉過臉之後,星炎的眼神才閃動了一下,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東西雖然很奇特,但也很神秘,一時之間對它的了解少之又少。

「恩?」

除了星炎識得那玉石之外,一直倚靠在席位上閉目養神的鳳天也微微睜開眼眸,在看了一眼拍賣台之後,那雙極為平靜的眼眸中頓時蕩漾起一層漣漪。

瞧見鳳天這點細微的動靜,鳳葉皺起了眉頭,試問道:「大哥,你認識這東西?」

鳳天不加掩飾的點點頭:「兩年前在外界遇見過,沒想到在我們這裡也有出現,真是讓我驚訝。」

「好,既然是大哥看中的東西,我一定給你弄到手。」鳳葉重重點頭。


鳳天依然看著台上的玉石,再次沉默。

「各位,這是我們拍賣會壓箱底之物,由於它的稀奇程度不亞於傳說中的高級功法,因此我們也極難尋得,今日也是恰巧以天價向其中一位天才購得,我們原本打算不對外拍賣,但再三決定,最終讓它出現在拍賣台上,相信大家對其還很陌生,不過聽過它的名字,或許你們會有不小的驚訝,這便是傳說中的血靈玉!」

美女拍賣師介紹道。

「血靈玉?」

「那東西竟然就是傳說中的血靈玉嗎?」

「真沒想到啊,會在這裡遇見,不知道能不能競拍成功。」

「血靈玉?」蕭宇狠狠的驚了,對於血靈玉在場的大多數人都不曾見其真身,也只有在傳聞中聽說過,而如今在這裡能夠遇見傳說中的血靈玉,當真是驚詫萬分。

「據說血靈玉具備讓人死而復生的神奇功效?」柳月兒好奇的問道,對於這東西,他們都有所聽聞。

「恩。」星炎點點頭:「確切的說,是在只剩下一口氣的前提下,能將人救活,如果死了那根本救不回來。」

血靈玉的誕生很是奇特,天地靈氣所生,其中至少經過百載時間汲取天地間的生機,再接受無數次的淬鍊,方才誕生出一塊血靈玉。

「原來是真的,這東西真的存在。」柳月兒驚嘆道。

「據說這血靈玉雖然不屬於靈藥,但其價值堪比三級靈藥,一經拍賣絕對是驚天價,這拍賣會是瘋了吧,我們這些人有誰能競拍。」蕭宇苦笑道。


「不僅如此,我還聽說這血靈玉只有煉製成三級靈藥血靈丹才能夠發揮其作用,就算拍到,我們根本沒能力請來一位三級煉藥師,放在我們這些家族中也無用。」蕭易搖搖頭。

片刻之後,在場的不少人皆是垂頭喪氣,面對這種東西,他們還真沒能力得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喜極生悲。


但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人對這塊血靈玉充滿期待,其中那鳳天便是其一。

許久,美女拍賣師緩緩說道:「想必血靈玉大家都知道,我也就不多介紹,直接進入正題,天地奇寶血靈玉,起拍價十萬金幣,每次加價不低於一萬,競拍開始!」 美女拍賣師的聲音充滿嫵媚般傳開,一開口這血靈玉便是以十萬金幣開始起拍。

「光是起拍價就是十萬。」柳月兒驚訝的道,之前一件極為珍貴的拍賣物也只是以五萬起拍,沒想到這血靈玉足足翻了一倍。

「估計沒有人會競拍吧。」蕭宇微微一頓,道。這血靈玉雖然是有價無市之寶,但其價值也太過駭人了。

星炎搖搖頭:「那可不一定,因為這東西並不是真的血靈玉。」

聽得星炎的話,蕭宇幾人驚了驚,問道:「不是真的?莫非是假的不成?」

星炎解釋道「也說不得是假的,這是一塊伴生血靈玉,也屬於血靈玉的一部分,是伴隨著血靈玉的成長而誕生的,不過比起真的血靈玉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依我看,這塊伴生血靈玉若是煉製成血靈丹,在百分百成功的情況下最多也只能煉製出一枚。」

聞言,蕭宇目瞪口呆,怪不得無比珍貴難尋的血靈玉怎麼會出現在這拍賣會上,原來只是一塊伴生血靈玉,這讓得他們頓時漸漸失望,但想想也不奇怪,那血靈玉是何等的珍貴,既然有人以高價賣給了拍賣會,碰到這種好事誰會傻到將其真正的部分當做拍賣。

「這些老傢伙真是好算計。」柳月兒嘆了嘆,他們沒有見過傳說中的血靈玉,更是不會分辨,若非星炎的提醒,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只是一塊伴生血靈玉,這些老傢伙收下了真正的血靈玉,還想狠狠的搜刮一筆。

「誰會笨到將這種奇寶拍賣。」星炎微微一笑,之前他也沒有發現,在運用精神力探知之後才看出端倪。

「那這伴生血靈玉豈不是一點價值也沒有?」蕭宇疑問道,雖然聽星炎所說這東西也能夠煉製出一枚血靈丹,但一般的煉藥師煉製丹藥都會有不小的失敗率,對於煉製這血靈丹來說,誰又能夠百分百的煉製成功,而且只有一次機會,這未免也太冒險了。

「這倒未必,它既然是伴生之物,便是血靈玉的一部分,雖然份量不重,但在哪也都是不可多得之物,就算不煉製成血靈丹,用一些普通的方法吸收,也能提升自己的實力,穩固自身血脈,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莫大的好處,那就是能讓一位人靈境後期的強者有很高的成功率突破至地靈境。」星炎淡聲道。

「還有這等好處?」蕭宇眼神一變,顯然這種好處是非常難以遇見的,他雖然沒有到達人靈境後期,但他的父親蕭夜曾經嘗試過突破人靈境後期,踏入地靈境的層次,不過最後卻失敗了,因此他明白這血靈玉的重要性,說不定擁有此物便能夠順順利利的讓一個人踏入地靈境。

「這麼說來這伴生血靈玉也並不是普通之物,若是能夠得到手,說不定能讓父親順利突破。」蕭易瞪大眼睛望著拍賣台上的血靈玉,垂涎的道。

不過聽到蕭易的話,蕭宇卻搖搖頭:」你這傢伙,我們剛才已經獲得了兩件拍賣物,差不多知足了,沒聽說過貪多嚼不爛嗎?再說,就算要競拍,估計價格會很高,根本沒我們什麼事了。



蕭宇打算放棄,畢竟他囊中也只剩下六十五萬金幣,即便加上蕭易與蕭洛身上的錢,也拍不到台上的血靈玉,除此之外,他好像看得出來星炎對這血靈玉有些興趣,所以也不想與他競爭。

「額,大哥說的也對,我們此次能獲得兩物已經非常滿足了,這血靈玉給他們爭去吧。」回味了一下,蕭易接連點頭道。

星炎說得不錯,即便知道這血靈玉會競爭出高價,依然有很多名門望族第一時間出手競拍,場面瞬間變得火熱起來,儘管他們還未知道眼前的血靈玉只是一塊伴生血靈玉而已。

就在這時,席位上的鳳葉直接站起身來,阻斷了所有競拍者的喊價,對著拍賣師道:「等一下。」

拍賣師眉頭微蹙,問道:「鳳葉少爺你這是?」

鳳葉拱了拱手,認真的道:「我大哥讓我問問你們拍賣會對著血靈玉的估價是多少?」

「這個……」

拍賣師愣了愣,沒有第一時間回答,雖然她知道這血靈玉的估價,但這是拍賣會的規定並不能說出來,避免競拍者之間的競爭。

「有什麼問題嗎?」鳳葉問道。

「沒……」拍賣師搖搖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兩名老者,在得到兩人的同意之後方才說道:「我們拍賣會對血靈玉的估價是兩百萬!」

「嘩!」

這個天價自拍賣師口中吐出,果不其然,場中瞬間引起了片片騷動,之前不少極力競爭之人也是紛紛變色,而後眼神直接暗沉下來,這個價格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個天價,根本無法繼續競拍。

拍賣師眉頭緊皺著,她非常明白這個估價對眾人的影響有多大,如果不是身後的老者點頭,她根本不會情願告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