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只見他直接用太白聖刀往頭上一劃,整把刀身帶動著極為強烈的白光向著上方擋去。


「轟!」

大漢的四把短刀瞬間與太白聖刀相撞在了一起,一股強大的撞擊聲傳了出來,伴隨著一圈力量波紋。

「蹬蹬蹬!」

四個大漢收到反震力的作用齊齊向後退去,直退了四米才停了下來。

反觀陳友宜,駭然發現他的身子只是有些搖擺,卻沒有立刻原地一步。

這一幕使得四個大漢駭然,更有人忍不住驚呼道:「這……這怎麼可能?你小子只有八階中期實力,為何會這般強大?」

陳友宜站在四人面前,臉上帶著一抹冷笑,四人居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弱小一些。

他沒有正面回答他們的問話,而是直接道:「感侮辱我和大哥,現在給我去死吧!」

「刷!」

太白聖刀形狀再變,從上至下斜斜的砍了下來,頓時一道強大的白色光刃出現在眾人面前,朝著四個大漢迅猛飛去。

見狀,四人臉色一緊, 霸道總裁的獨家新娘

沒錯,這正是比真氣高了一級的靈氣,陳友宜自從得到天地靈珠輔助后就開始修鍊靈氣,現在也已經是小有成就了。

這強大的力量才能使得他擁有這般的自信,不過他註定不能與葉天一樣舉手投足之間都利用靈氣,這樣實在是太奢侈了。

畢竟上古功法還沒有達到可以直接修鍊靈氣的地步,他的越級全靠了天地靈珠。

在這點上,葉天的《無所不為》比上古功法還高上了許多,至於到底是什麼,現在還無法搞清楚。

「刷!」

光刃所到之處一切都化為飛灰,同時還引起了颶風的響動。

面對這麼強大的攻擊,四個大漢心中頓時後悔,早知道這青年這麼厲害,那就與他好好說話了。

這種變態的地步都快趕上此刻宮殿裡面家主正招待的那幾個客人了。

「轟!」

白色刀刃狠狠的劈在了一個大漢身上,他雖然用氣兵進行抵擋,但卻只是虛勞。

面對出現了恐怖的一幕,那大漢的氣兵與身體直接被白色光刃切為了兩半,慘死當場。

這一幕使得其他三人都愣住,他們原以為陳友宜要同時對付他們四人,沒想到是逐個下手。

「你……」

他們此刻只能瞪著陳友宜,壓根就說不出話來,沒想到這小子一刀就可以劈死他們。

陳友宜沒有多言,心中熱血上涌,又是由靈氣所組成的一刀朝他們三人劈去。

面對這一幕,三人心中都緊張起來,因為他們不知道這一擊的目標究竟是誰,它宣告著一個人將會再次死亡。

「刷!」

白色光刃再次穿透了一個大漢的身軀,使得其身邊兩人在慶幸的同時還在心驚膽戰。

「噗通!」

死前的恐懼使得兩個九階中期的大漢也臣服了,只見他們突然跪下來道:「兩位小哥,我……我們錯了!求助信保證幫你們上交!」

面對這一幕,陳友宜目光望向了葉天,示意他的意思。

葉天沒有說話,只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意思很明顯! 陳友宜見狀一點頭,太白聖刀連劈兩下,在兩位大漢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就了結了他們卑賤的性命。

「友宜啊,真沒想到你現在已經這般厲害了,與當初八階中期的我都不承多讓了啊!」

兩位大漢死去后,葉天突然在一邊鼓起掌來,同時口中讚歎道。

陳友宜聽了葉天的讚賞咧嘴一笑,之前殺人的那股子狠戾全然消失不見,謙虛道:「我哪裡敢和大哥比啊,這四人看似是九階,其實都是軟腳蝦,完全上不了檯面的貨色,放在大哥的手中一招就能解決的!」

「哈哈!」

聽了陳友宜的話,葉天突然大笑了起來,在他手中說不定真是如此。

現在想想角色換的還真是有些快,在原來九階強者乃是仰望的存在,葉文還曾拚命的要突破至九階。

假如愛有天意

「走,上去,我要將求助信親自交到那位家主的手中!」

葉天笑罷便對著陳友宜說道。

其實現在送信已經成了次要,主要目的還是想去看看這宏烈家族到底是在耍什麼把戲。


偌大一個家族,外頭一個下人都沒有,此刻怕是全聚集在了這宮殿之中。

之前四個大漢所提到的特別客人又是什麼人?

陳友宜點了點頭,與葉天一同踏上了大殿的高大台階。

兩人走了幾分鐘,很快就來到了殿門前,還未進入其中就聽到了裡面時不時傳來的歡呼雀躍的聲音,聲勢極為浩大。

「大哥,他們到底在裡面幹什麼?我總覺有一種神秘的感覺!」

陳友宜獨自猜測道。

葉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同樣陳友宜說的話,這宏烈家族之中肯定來了什麼極為重要的人物。

「嘎吱!」

兩人直接推開了門,大步走入了殿中。

頓時,一幕奇特的景象出現在他們面前,門后並不是意想中的陰暗房間,而是一個巨大的露天廣場,體積極為寬大。

在葉天的估計之下,它比巴葉廣場還要大上幾分,佔了這宮殿一半的面積。

而此刻在那廣場之上正站滿了,許多都是統一著裝,面容尊敬的望向前方。

如果猜的沒錯,這些怕都是宏烈家族的下人,略數一下怕有百人之數。

前方是一個建造大氣的高台,比葉天那個高台不知高檔了多少。

只見整個高台都是用黃金製成,此刻正閃爍著刺眼的金光。

在高台的上方築有一個遮風擋雨的屋蓋,其上方有著一顆金光燦燦的石頭。

葉天駭然發現這是一顆拳頭大小的金石,其巨大的程度乃是他今生僅見,就這一顆怕是要值上幾十萬金幣。

在經濟方面,暴風下域五大家族沒有一家能夠與宏烈家族相比。

此刻在那高台上正站著一排人,前方是一個年過五十的中年婦女,而其身後正站立著三個年輕人,兩男一女。

倆男的長相俊俏,風流倜儻,而那女的也是面容嬌美,屬於那種禍水級別的存在。

此刻三人都紅光滿面的站在高台之上,享受著下方所有人羨慕與崇敬的目光。

突然, 听聞愛情,十人九悲

後方不是只有下人才會站嗎?只是看這兩人的裝束並不屬於下人啊!

於是她朝著台下最前方的一個老者眼神示意了一下。

那老者起初還沒看懂,最後才領會了她的意思,直接快步朝著後方走去。

「大哥,好像有人發現我們了!」

陳友宜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緊張的說道。

他雖然內心並不怕這一幕,但是在老者過來時的那一絲刺激感還是令他緊張不已。

「恩!這人應該有點地位,到時候我們將求助信給他就行了!」

葉天臉色淡然,隨意的說道。

看上那奇怪的一幕已經讓其心中想到了什麼,這與當初暴風安前來招生時是多麼的想象,此刻得快些回去通知暴風安這個重大發現。

「喂,你們兩個為何不著下人服裝就進來了,難道你們的主管沒有好好管教你們嗎?」

那老者一下就把葉天兩人認成了家族之中的下人,因為宮殿外頭此刻有宏烈家族的四大金剛守著,根本不會有人能夠進來鬧事。

不過,葉天他們註定會出乎他的意料,只聽葉天直接冷冷回道:「我們不是宏烈家族的下人,此刻只是受人所託來送求助信的!」

「求助信?什麼玩意?」

老者鬍子一翹,彷彿有些不屑,因為他壓根就不相信葉天兩人的話,還以為他們是在為逃避不穿下人服裝的責罰。

「嗜血毒蠍知道吧,幫你鎮守在那兒的金甲兵出事了,所以托我們帶來了援助!」

「金甲兵?你所說的可是宏烈鵬天?」

老者身形一頓,一下就想到了葉天所說之人,但是下一刻他立刻又想起了什麼,直接問道:「那四大金剛呢?你們在進來之時他們難道沒有攔住你們嗎?『

「你是說那四個軟腳蝦吧,被我兄弟四道砍死了!」

葉天一臉隨意的說道,同時心中有些好笑,就這四個態度惡劣,極端自傲的傢伙還能稱為四大金剛?這簡直是眼睛長狗身上了。

「什麼?」

老者可沒有葉天這般淡定,聽了他的話后直接就跳了起來,同時快步朝著門外衝去。

由於葉天他們就處在門邊,且殿門還大開著,因此老者很快就來到了外頭。

從上俯視而下,最低處的地面上躺著幾具血肉模糊的屍體,據體型可以依稀辨認出就是四大金剛。

「你……你們真的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殺了他們?」

老者半響才反應過來,轉過身來用手指顫抖著指著葉天。

「哼!不就是四個軟腳蝦嘛,有必要這般激動嗎?是他們先對我們不敬,還不願幫我們傳達求助信,我們給他們一些教訓也是應該的!」

一旁陳友宜一臉無畏的說道,把這一切說的理所應當。

而葉天也默認其這般做,幾人現在身份已經不同了,這宏烈家族再怎麼厲害也只是下域的家族,他們作為暴風學院的准弟子完全沒必要怕什麼。

但是這話卻把老者氣了個半死,半響后他才喘著粗氣道:「你們這是在找死,我這就將家主找來,讓他來處決你們!」

說罷,這個老頭就氣呼呼的朝著前方走去。

而這時高台上的那位中年婦女講話也結束了,眾人正在緩緩散場,都朝著葉天這邊涌過來,因為大門在這兒。


葉天靜靜的站在大門邊,正等著傳說中宏烈家族的家主到來。

他不是一個偷偷摸摸的跑路者,而是一個敢作敢當的大丈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