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破斜陽。」在劍尖抵住其身體的一瞬間,陸青冥猛然一震,真氣噴發,劍尖刺出一道劍光,以絕大的聲勢在剎那間轟在玄晶衛的身上。

巨大的衝力,將玄晶衛推了出去,他連連倒退,最後猛然將銀槍往地上一插,才止住身形。

不過,可以看到,他的左腹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雖然沒能給對方造成致命傷害,但是,至少比起之前有了很大的效果了。畢竟之前可是一點僅僅能夠留下淡淡的劍痕,而這次的劍痕若是出現在正丹田的位置,那麼玄晶衛很有可能就已經死了。

陸青冥看著玄晶衛的傷口,目光中微微有些遺憾,玄晶衛的反應速度實在太快了,出其不意的猛然進攻依舊被他閃開了一點,使得這一招成了無用功。要知道,玄氣之中,玄衛和玄晶衛都可以通過汲取玄晶來修補身體的損傷。

「可怕,都已經一刻鐘了,但是我卻依舊能夠將他滅殺,甚至都只能夠找到一個可能滅殺他的方法。」陸青冥揮揮手中的情劍,長劍上已經開始泛紅光了,這意味著長劍的攻擊加成已經開啟了,不過,因為這是三品靈器,與陸青冥的修為不符,倒是因此使得它僅能夠增加陸青冥一成的攻擊力。

玄晶衛並非不懂得感覺,他感受到身上多出來的傷口,知道眼前這個人能夠給自己帶來死亡的威脅,身上的傷口已經深到能夠傷害自己玄氣海的地步。

這回,不是陸青冥率先進攻,而是玄晶衛。他的危機本能已經被激發,知道唯有儘快解決這個入侵者才能夠保證自己的安全,這就是「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玄晶衛的槍法,很是奇妙,玄奧無比,每一槍都充滿著無盡深邃的意境,這是化神境的能力,意境力量,若不是因為玄晶衛靠的是戰鬥本能,不能夠有意識的操控槍術,那麼陸青冥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意境的力量,對於戰鬥的對手影響十分大,這就是為什麼陸青冥每次要刺向對方的致命地時總是會被對方迅速反應並且避開的原因了。因為陸青冥受到了意境影響,在對手的意境中,他的反應會慢上半籌。

槍一刺出,便有星空變幻的力量向陸青冥襲來,讓他有了一瞬間的迷幻,彷彿陷入深淵,身體也隱隱產生一絲壓力。就如同之前陷入幻境時一樣。

「斬。」無奈,陸青冥時刻保持劍意以巔峰的狀態,斬斷幻象。

長劍橫擋,接住銀槍的一刺。不過,恐怖的力量,使得陸青冥不能夠僅僅以正面的力量對抗,只有將長劍輕輕一翻,引導銀槍沿著劍身往上一滑,失去力量。

順勢之下,陸青冥又是抓住時機,長劍橫劈,將玄晶衛斬退幾步。

劍客戰鬥時不會放過一絲機會的,而且,他們的出招通常也是迅疾而連續,一劍獲得上風就會不斷的進攻,逼得敵人不能夠反擊。而玄晶衛的這一槍的失勢以及他的後退,就是陸青冥的機會。

陸青冥逼退玄晶衛后,便立即欺身而近,舉劍狠狠的插向對方的腹部,劍氣噴薄,依舊是金色的劍光直擊而下。

攻擊一點的招法除了罡風天劍就只有這一招了,而罡風天劍的施展需要的時間太長了一點,不適合瞬間爆發,凡是要做到瞬間爆發的戰鬥玄法,都要參悟到六成以上劍破斜陽剛好符合。


呼——忽然間,他感覺世界寂靜了下來,眼前竟然又絲許出現了迷幻的星空景象,身體也痛了起來。

「可惡,星空的意境還真是難以對付。」陸青冥心中暗道,猛然一咬舌尖,瞬間的刺痛讓他的精神清醒過來。一回過神來,他便立即抽身急退。

而在他退開之後,才發現玄晶衛的身影已經不在原地了,而是在更為前面的地方,銀槍往自己站立的地方刺下。

真是危險,若是他動作慢一點,他現在就已經死在當場了。

他的劍意畢竟還稚嫩,對付不了接近化神境的意境力量,而且他自己並沒有參悟到意境,更是無從避開對手對自己的影響了。

因為陸青冥的一愣神,主動權又落到了玄晶衛一方。

他迅速將精神再度集中起來,而銀槍在此時出現在他的眼前了。再度被銀槍擊退幾步,陸青冥嘴角終於溢出了幾滴血液,臉色變得蒼白了一些,不過,神情卻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陸青冥的實力本來就與玄晶衛有一點距離,而且,對方還有比自己高得多的境界,陸青冥知道現在才受傷已經是一個奇迹了。然而,這個只是別人的看法而已,陸青冥本身並不這麼想,他想到的是……自己的弱小,以及對於自己的一絲不滿。

現在已經一刻半鐘了,可是,玄晶衛還活的好好的,這就是他的失敗。

「怎麼可以這樣?竟然連他的三成實力都打不過?」陸青冥心中恨恨,想到陸清瑤的實力,再想想她現在的處境,而自己的實力,更是不堪,這樣,如何才能夠回去呢?

「或許我歸來之時,就是我名揚之日。」這是多麼久遠以前的事了,那時說來是那樣的自信,然而現在想想卻是如此的好笑。僅僅這麼一點實力,連在小小的落霞帝國之內都走不通,還要如何名揚天下?

越想越是氣憤——對於自己的氣憤,他看向玄晶衛的目光變得不善起來,忽然冷冷笑道:「呵呵——或許吧,我真的就一生都沒有回去的機會,但是,我卻不會被留在這裡,這個小困難算什麼!而且,落霞帝國的事情都還沒有結束呢。」

這個算是自我的激勵了,而這種激勵就算是對於陸青冥也有用的。只要想到自己的目標,就會激起心中的不甘,不甘就會給人以精神上的力量,精神上的力量就會影響到一個人的實際發揮。

玄晶衛忽然又是一槍刺過來,打斷了他的沉思,而他唯有急忙舉劍去抵擋,,在此被打退幾步,退出了玄晶衛的防守範圍。

「那沒事吧。」幽兒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沒想到他居然還殘留著部分的天外法則,若不是這個法則,你或許不必打得如此艱難了。」

陸青冥確實眉頭一皺,沒有立即回答,過了一會而才說道:「這個天外法則到底是什麼?」

「說了你也是不會懂的,你只要把它理解為一種很強大的精神力量就對了。」幽兒依舊不準備給陸青冥解釋,隨便做了個比喻就略過了。

不過,這個說法對於陸青冥還是有這很大的作用的,至少他知道了這是與精神力也就是人的感知有關的。

「如此說來,他只要能夠守得住元神就夠了吧?」陸青冥依舊皺著眉頭,這個結論沒有絲毫作用,因為對付所有幻境、意境的方法都是如此,但是對於這個玄晶衛的意境卻明顯沒有太大的作用。

「不只如此,這個是法則的力量,雖然僅僅不到億萬分之一,但是,它依舊可以對你的全身起作用,僅僅防守元神似乎沒有用的。」

「難道說,他的幻境力量是作用到全身的不成?」陸青冥忽然疑惑的問道,隨機便搖搖頭,他也知道這種說法實在是太奇異了,幻境從來就是施展在精神上的,怎麼可能作用在身體上內。不過,幽兒的回答卻是:

「不錯,就是如此,這股力量作用在你的身上,使得你全身都產生了幻覺。它不是施展在你的精神上的,所以在那個時候受到那個幻境時你才依舊能夠思考。」

「怎麼可能?」陸青冥驚訝了,不過,因為知道自己的認知確實有限,也就沒有太過分的驚異了。

「我明白了,若是身體的反應能夠更快一些,快到突破幻境的力量,也就不會受到他的影響了」陸青冥淡淡一笑,忽然再度拔劍衝進玄晶衛守護的區域。

幽兒卻是有些愣愣,對於陸青冥的說法,她倒是感到有些難以理解了,雖然他說的沒錯,但是,反應速度是說提升就可以提升的嗎?她實在想不到。

將神識釋放出去,她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陸青冥迅速的往前衝去,在此途中,他卻是忽然將劍舉起,將劍反向握住,竟然毫不猶豫的刺進自己的腹部,頓時,鮮血溢出,他的衣服立即染上了一團血跡。

而他的臉上,一點感情波動都沒有,彷彿他刺的不是自己的身體一般。 「原來如此,憑著比幻境力量更為劇烈的疼痛來讓自己屏蔽對幻境的感覺.」幽兒恍然大悟,明白過來。

雖然陸青冥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變色,但是,他依舊在忍受著疼痛,沒有人能夠忽視疼痛,除非他失去了知覺。而陸青冥之所以能夠不動聲色,乃是因為他已經多次承受過這種疼痛,了自然習以為常了。所謂「痛著痛著也就習慣」便是如此,這不是沒有道理的。

疼痛的作用是讓他的身體忘記幻境力量的作用,但是,也有一個副作用,那就是他的速度因此而降低了不少。

他的劍來到玄晶衛的眼前,而玄晶衛的槍也即將接觸到了他的面龐,蘊含著天外法則的星空意境瞬間展開。不過,陸青冥的身體再也沒有受到影響了,而他的元神也因為劍意的原因沒有被幻境入侵。

但是,幻境的力量作用在他身上,卻是加重了他身體的負擔,使得疼痛感成幾何數倍增,依舊讓他差一點精神失守。

猛然一咬牙,忍住痛楚,長劍微微一頓,伴隨之的是玄晶衛的身子頓住。這一瞬間,彷彿一切靜止了一般,唯有陸青冥的思維還在轉動。他忽然發現,對手的速度大大的降低了,而自己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忽然,陸青冥手中的情劍突破極速,劃過靜止的空氣,一劍斬在玄晶衛的腹部正中,一股劍氣猛然爆發,使得長劍緩緩刺入其丹田處。

不過,玄晶衛本來的實力畢竟比他還要強大,瞬間就反應過來,槍影急閃,立即刺破陸青冥的護體真氣,將他逼退出去。

陸青冥急忙穩住沸騰的氣血,有些遺憾的搖搖頭,心中暗道:「可惜了。」

在玄晶衛的腹部,出現了一道十分深的傷痕,差一點就要碰到其玄氣海了。可惜的是,陸青冥的攻勢被打斷了。在這玄氣之中,玄晶衛的修復能力是十分恐怖的,用不了多久,他身上的傷口就會復原。

不過,陸青冥是不會放過擊殺對方的機會的,雖然不知道剛才的一瞬間是出現了什麼事,但是他知道,現在對方的致命處防禦非常弱,正是一舉滅殺的好機會。

「萬象步」「劍破斜陽」

現在不必在接近對方后在施展劍招了,之前之所以不直接用,是因為對方的防禦過高,距離不夠近是不能夠破防的。

身形變幻,長劍如光。

而玄晶衛因為傷口的恢復而反應慢了一步,待他反應過來時,陸青冥的劍已經到了。

這就是無意識生物與有意識生物的區別,它不懂得在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才是最為重要的,它僅僅會依靠著某種定式來行動。

在它受到重大傷害時,它首先做的是恢復自己的損傷,而忽視接連而來的攻擊。當兩件事情的衝突時,它是不懂得判斷事情的輕重的。

金色的劍光迅疾沖入傷口處,瞬間突破玄晶衛的最後一層防護,直達玄氣海。如同生物一樣,玄氣海一旦被毀,他就沒有了絲毫的修為了,甚至,因為沒有了供應他的能量,導致他連整個身體都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玄晶衛化為濃郁的玄氣回歸玄氣本源,一塊ru白色的晶體落到地上。

陸青冥身體瞬間失去支撐力,一個不穩,半跪到了地上,猛地一咳,竟然連血液都咳出來了。在之前的戰鬥中,他終究受了些內傷。

他看到那塊警惕,感受到上面濃郁到難以想象的玄氣氣息,甚至還有淡淡的壓力傳來。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玄晶,,此時看到,心中不由得感嘆其奇妙之處。

忽然,一道身影凝化出來,將玄晶一吸,化入體內消失不見了。

「你很不錯,果真做到了。」幽兒讚賞的看著陸青冥,這是真心的讚賞,本來在她眼中就沒有看好他。就算是玄晶衛的實力僅剩三成,乃是凝元境中期的戰力,但是他蘊含天外法則的意境卻令凝元境巔峰都對付不了他。

「本來,我還以為最後還得我出手再幫你一把的。」幽兒朝陸青冥伸手一揮,陸青冥便發現,自己手上的靈戒竟然憑空消失,出現在對方的手上。不過,他並不擔心什麼,實在沒有必要,他的靈戒中又沒有什麼驚天的寶物,這等強者是不會看得上眼的。

「你準備一下,我知道你有突破的契機了,不必去外面再突破,這裡的玄氣還算濃郁,轉化為靈氣后也依舊如此,比外面更加的適合突破。」幽兒說著將靈戒中的大量靈金釋放出來,在周圍排開。

陸青冥有些愣愣,他確實已經有突破的契機了,但是這裡全部是玄氣,沒有一絲靈氣,根本不適合修鍊突破。本來他是準備到外面再衝擊凝元境的,不過,沒想到這個幽兒之前說的竟然真的,可以轉化玄氣為靈氣。

他沒有lang費時間,立即調理起身體來,要將之前受到的大的創傷恢復一番,才能安全的衝擊境界。

而幽兒也沒有理會他,兀自將靈金按照陣法位置排放著,一時間便已經消耗了數千地靈金了,若是陸青冥看到如此情景,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良久,閉目中的陸青冥感覺到了周身的玄氣逐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靈氣,適合人體修鍊的=靈氣,漸漸的,靈氣越來越濃郁,達到了他不敢想象的地步。

心中有一絲驚訝,但是,他沒有lang費這大好的機會,而是立即修理起來,將身上的真氣凝練,轉化為凝元境的真元。

心思沉浸,逐漸達到無為無我的境界當中,他將周圍的一起都忘記了,也忘了自己身處何方,現在身邊有什麼動靜,他的精神完全進入虛無的狀態。

濃郁到可怕程度的靈氣不斷的進入陸青冥體內,轉化為真氣,在其經脈中流動,最後流過任督二脈,進入丹田,又在丹田內一番壓縮,化為液體一般的真元,沉入氣海。

不過,靈氣的湧入是有一個限度,當他的經脈被真氣充滿是就是極限了。在這個時候,靈氣不再進入其體內。他身體與外界封閉了起來,但是,他的體內卻沒有停止工作。

經脈中的真氣還在往丹田流動,而丹田眾多的真氣卻不斷的壓縮,化為真元。

他體內在如此運作著,而體外的幽兒在完成排陣后便緩緩消失,重新回到陸青冥的體內,然而,陸青冥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就如同幽兒第一次進入他體內的時候一般。


玄氣白霧中,已經恢復最初的一片寂靜,沒有絲毫動靜,陸青冥坐在其中,就如同枯木一般,亦是無動靜。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微微的風聲似乎從玄氣白霧外傳來,但是,在這裡僅僅能夠聽到沉悶的「呼呼」聲,與其中的死寂形成鮮明的對比。

天地的無聲沉默,才是大道所在,天道所在,一切竟在無聲之下變化著,不僅僅陸青冥體內真氣在轉化為真元,玄氣本源中也在變化著,濃郁的玄氣凝聚著,蛻變著,似乎在凝化下一塊玄晶,也在創造著下一名玄晶衛,不過,這需要很長的時間。

人類的索取,總是需要自然法則運用足夠的時間變化發展才能補回,這一變化就是萬年,唯有萬年的時間,玄氣本源才能夠凝成一塊玄晶,一名玄晶衛。這是一個可怕的時間啊。

而人體的變化,說是快,卻也慢,說其慢,卻是很快。

真氣很快的凝化著,終於,但最後一絲真氣化為真元時,冥冥中一聲碎裂聲出現陸青冥的耳畔,他的境界真正的踏入了凝元境,這是一個全新的境界,這一次突破,他的戰力將會進一步提高,現在的他,真正可以和中期高手相抗衡了,而不必像之前一樣,靠著偷襲刺殺才殺死對手。

「喝。」陸青冥猛然睜開眼睛,清和一聲,一股氣lang便以他為中心,往四周盪開,將這一片靜寂破壞掉,不過,當他重歸靜默時,一切卻又靜下來了。


陸青冥忽然感覺身體很空,氣海很空,不再有之前的充盈感覺。

這是因為,之前的真氣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擠在他的經脈、丹田之中,但是,突破凝元境時,這些真氣被百倍壓縮,凝為液體,這體積變小了百倍,自然讓人感覺不太習慣。陸青冥可以肯定,若是現在和之前的自己打,首先落下風的必定是現在的他,因為他現在對身體的狀況實在不太適應。

這時,幽兒的聲音忽然出現了:「現在周圍的靈氣依舊很濃郁,而且,他的境界也足夠了,就嘗試著衝到凝元境初期巔峰吧。」說完,便沒有聲音了,大概是去恢復元神去了。

陸青冥想想也是,自己的積累是足夠的,是應該試試沖向初期巔峰。再度將眼閉上,心思沉下,進入修鍊狀態,準備將修為擴充到初期巔峰。

每個小境界的巔峰狀態其實是沒有境界要求的,比如是,只要達到了初期,就可以沖向初期巔峰,中期、後期亦然。不過,這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做到的,需要前面有足夠的積累,身體能夠受得住才行,不然一切免談,而陸青冥剛好就有這個資格。他的修鍊方式本來就是壓制,累積能量的方式。 「吼——」

赤眸虎的威勢不是一般的強大,它乃是中級妖獸中的佼佼者,絕對頂尖的存在,實力之可怕猶在凝元境巔峰之上,幾乎是化神境之下的最強者.

而池宇零,作為羅元洪的秘密力量,他的修為達到凝元境中期巔峰,實力可以和凝元境後期抗衡一二,算是十分厲害的高手,在整個落霞帝國都是一流的高手。

不過,此時的他面對赤眸虎卻只有逃跑的份,兩者的實力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一路的逃跑,他用盡了手段,但是,卻始終擺脫不了這個煞星,反而落得一身狼狽。

「可惡。」儘管是在逃跑的途中,但是,他心中卻依舊想是此行的目標——陸青冥,若不是對方引來這個傢伙,他也不至於如此。而他更痛恨的是,陸青冥竟然用他做擋箭牌,自己逃掉了,他卻要遭受追殺。

「混蛋小子,我要你碎屍萬段。」這還是他第一次對自己的目標產生恨意,以往殺人,都是直接滅了了事,但是此次他卻沒想要這麼做,他要折磨對方,將其折磨致死才能出了這口氣。

然而,現在卻不是他想著怎麼折磨對方的時候,此刻的最要緊的是如何逃出這頭妖獸的血口,若是逃不掉,後面什麼事也都免談。

他將手一翻,手上靈戒光芒一閃,一件武器便出現在他手中。

看了看手中的二品靈器,他眼中滿是肉痛,但是感覺到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赤眸虎,他唯有將牙關一咬,猛然將靈器往後方扔去,大喝一聲:「爆!」

轟——光芒擴散,靈器忽然爆發出極大的能量,爆炸開來。爆炸產生的猛烈氣lang,將池宇零往前推了出去,當然,氣lang也阻止住了赤眸虎的去勢,使得它停住了片刻。

於是,兩人頓時拉開了一大段距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