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一枚枚能量彈在戰場上肆掠。

人族機甲師慘叫的聲音,此起彼伏的在四周響起。 人族的單兵機甲,高達九米左右,而機械族的機器人,動輒就是十幾米,從體型上來看,機械族的機器人,比人族的單兵機甲龐大許多。

同級機械族的能量炮,以及使用的冷兵器戰刀,都也比人族單兵機甲強出許多。

科技比人族先進,同級機械族的戰鬥力,比大多數人族都強。

關節部位是機械族的弱點,使用絕緣裝甲,就會失去韌性,磕碰就會損壞,因此,無論是機械族,還是人類的單兵機甲,關節部位都是高強度合金。

電磁橫行的戰場,通體金屬的機械族,關節處無法絕緣的機械族,在電磁攻擊之下,機械族遠超人類的反應速度,被狠狠的壓制了一大截。

不受電磁影響的金屬,整個滄瀾星系,目前只有滄瀾星出產,人族可以免疫電磁攻擊,機械族卻不行,此消彼長之下,兩族實力旗鼓相當。

機械族都是智能機器人進化而來,對智能設備的掌控遠超人族,是以,滄瀾人擔心自己的智能武器,被機械族反控,也就沒有研發智能武器。

畢竟,遠程控制類智能武器,一旦被機械族篡改程序,就會淪為機械族的屠刀。

手持龍神刀的陳宇,所向披靡的大殺四方,一個個機械族被劈成兩半。

「黑白赤橙黃綠青藍紫,機械族等級森嚴,只有九級的機械族,才會是紫色的!」

看了一眼幾萬米外那個紫色機器人,陳宇快若無影的沖了過去。

一念之間,星幣快速減少,轉瞬間,那個紫色機器人,就認他為主了。

「我有錢有系統,花錢充點忠誠度,收復機器人輕而易舉。」

隨手把高達三十六米的紫色機器人,收進個人空間之中,陳宇殺向一個青色機器人。

九級(機械族)機器人,不但戰鬥力異常強大,還滄瀾星系的頂級科學家。

心情大好的陳宇,一邊屠戮機器人,一邊收復九級機器人。

「九個紫色機器人,只要買齊材料,它們就能為我生產出星際戰艦、智能機器人……」

在星空戰場,殺了幾個月的機械族,陳宇乘坐星際戰艦返回滄瀾星。

看了看阿獃製作的藥劑,用錢將藥劑的品質升到極品,拿出腕錶打了一個電話。

不到半個小時,容貌絕佳、身材妖嬈、氣質出眾的張麗雅,就帶著幾個保鏢來了。

「張經理,這些藥劑,多少錢?」陳宇指了指那些成品藥劑。


「總共五萬三千兩百二十七億六千三百二十萬。」張麗雅算了算后說道。

一念之間,所有的星幣,全部變成下品靈石,陳宇笑著說道:「合作愉快。」

「陳先生,等你製作好藥劑,隨時聯繫我。」張麗雅笑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之前賣葯剩了兩萬多億星幣,賣功法賺了三萬億星幣,殺機械族和蟲族,賺了兩萬多億星幣,此時賣葯又賺了五萬多億星幣。

所有的星幣全部換成下品靈石后,他現在有一千三百四十三億七千九百多萬顆下品靈石。

在滄瀾星這邊待了一年多,賺了這麼多靈石,他早就想回家了。

張麗雅說了一聲再見,隨後帶著幾個保鏢,駕駛幾輛飛車離去。

回到房間之中,陳宇想了想后,開始給自己充值,靈石再多,不拿來使用,也就是石頭。

在他看來,錢之所以重要,只因錢能買到東西。

手裡的錢再多,也比不上自身實力,被人幹掉了,再多的錢也是別人的。

一千一百一十一億顆下品靈石消失,祖龍煉體訣連續突破四層,一舉達到靈級第十層。

「身體強度媲美中品靈器,能傷到我的人和武器,又少了不知多少。」

下品靈石減少兩億,他的荒古神牛訣和金翅大鵬真經,相繼突破到第十層。

「力量和速度都增加了2560.0,變成5125.0了。」

第十一層的荒古神牛訣和金翅大鵬真經,都屬於仙級功法,升級需要下品仙石。

一億顆極品靈石,才能兌換一顆下品仙石,而一顆極品靈石,卻能兌換一千顆下品靈石,默默算了算,陳宇鬱悶的發現,他手裡的靈石遠遠不夠。

把荒古神牛訣或金翅大鵬真經,從第十層充到第十一層,需要一萬顆下品仙石,相當於一千萬億顆下品靈石,他還差九百九十九萬多億下品靈石。

「辛辛苦苦一年多,還不夠充一次值的。」

「看似賺錢容易,一年也就弄到一顆下品仙石。」

「還賺一萬億下品靈石,把祖龍煉體訣充一級再回去。」

壓制回家的念頭,陳宇又充了一些旅遊時間,隨後拿出九級蟲族的屍體,提煉製作基因藥劑的原材料,時間悄然而逝,不知不覺又是幾個月。

「陳大師,這,這,這是極品延壽藥劑?」看著掃描出來的信息,張麗雅難以置信的問道。


「開個價。」陳宇神情淡然的說道。

「極品延壽藥劑,每瓶三千億星幣,怎麼樣?」張麗雅試著問道。

「沒問題。」陳宇點了點頭。

「一千三百二十七瓶極品延壽藥劑,總共三百九十八萬一千億星幣,對吧?」張麗雅問道。

「嗯。」陳宇笑著應了一聲。

張麗雅打了一個電話,隨後開始轉賬。

一念之間,三百九十幾萬億星幣,變成三萬九千八百一十億下品靈石,陳宇伸手一揮,又是一千五百多瓶藥劑,出現在客廳之中。

「這,這是極品九級身體強化藥劑?」張麗雅膛目結舌的問道。

「開個價。」陳宇神情平靜的說道。

「五百億一瓶,如何?」張麗雅問道。

「行。」陳宇點了點頭。

張麗雅算了算賬, 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

「合作愉快。」陳宇笑著說道。。

「合作愉快。」張麗雅笑道,滄瀾藥劑集團什麼都不多,就是藥劑和星幣多,身為滄瀾星系最大的基因藥劑集團,流動資金多得可怕。

目送外星美女離去,陳宇把阿木、阿獃、阿潔、阿菜都收進空間之中,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喝了幾口茶之後,他開始給自己充值。

下品靈石變成四萬七千六百五十幾億顆,財大氣粗的他,毫不猶豫的用一萬億顆下品靈石,把祖龍煉體訣從靈級第十層提升到十一層。


「身體強度堪比上品靈器,下一次充值需要十萬億顆下品靈石,算了,出門這麼久,也該回家了,錢是賺不完的,大不了以後多賺點。」

將堆積如山的物資,收進個人空間,見旅遊時間還剩十幾天,陳宇不再製作基因藥劑,整天四處品嘗滄瀾星的美食,順便看看外星美女。

「知識之類的東西,能充多少充多少,一旦回到天藍星,再想充值五星級別的技術,就要高昂的關稅了,現在充值免稅,充到就是賺到!」 當林羽幾人被紫雲帶到半空中的時候,他們徹底的驚呆了,只見在東邊距離他們七八百米的地方,那裡的天空完全的黑暗著,不斷的有電蛇劈下來,發出一陣陣轟鳴聲,天空便宛若是一個巨大的漩渦一般,單單望上一眼,林羽幾人便感到一陣頭昏目眩。

漩渦下邊,有一塊天然巨大石台上,獨角獸站立在其上,有些不安的偶爾嘶鳴幾聲,此時他的身上紫光繚繞,身上充盈的雷電力量有些控制不住的外泄出來,使得他身周虛空都扭曲了起來。

紫焰魔獅就在獨角獸的不遠處,身形不斷的圍繞著獨角獸遊走,隨著她每轉一圈,獨角獸的上空便是多了一層火紅色的能量,而此時,火紅色能量已經達到七八十米厚。將那天空之上的漩渦所釋放下來的雷電都給消耗了去。

然而,這些都不是讓林羽等人覺得最為震撼的東西,相比於這麼一個點上的恐怖情況,那四周密密麻麻的飛行魂獸才是讓得林羽幾人最為震撼的存在,隨著紫雲的升空,四周的一切都豁然開朗起來,林羽等人從來沒有想過雲龍山居然會有如此多的飛行魂獸,那密密麻麻遮天蓋地的飛行魂獸,林羽是毫不懷疑,如果哪天這隻飛行大軍衝擊人類城市,估計沒有一個城市能夠堅持抵抗上一個鐘頭。

紫焰魔獅也意識到了林羽等人的到來,百忙之際抬起頭來朝這邊笑了笑,讓得林默等人受寵若驚。

「嘿嘿,小樣,看你現在還敢不敢得罪我,小心我將你扔到下邊去。」紫雲神奇的轉過頭來望著後背上的朱有財,嘿嘿的笑道。

朱有財一臉黑線,急忙連道不敢,雙眼卻自始至終的都沒有離開過那巨大石台的方向,今天的這一幕,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朱有財跟白馬知道外邊的動靜,豬不戒跟白馬兩人亦是出了十二生肖塔,站在紫雲的背上,當豬不戒望見紫焰魔獅的身影時,激動得無以復加,就差大喊出聲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空中的漩渦也越來越大,落下來的雷電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不過因為紫焰魔獅的緣故,此時獨角獸頭頂上的火紅能量已經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厚度,天空中劈下來的雷電根本對獨角獸沒有半分的影響,獨角獸只管著不斷的蓄著力,準備迎接最後的挑戰。

「大家都退後一點,天劫馬上就要開始了。」正不斷遊走的紫焰魔獅陡然仰天長嘯了一聲,旋即身形暴退,朝著林羽這邊閃掠過來,同時朝獨角獸大喊道:「接下來的一切都看你自己了,看這情形,你的天劫與我一樣,都是六九天劫,屬於中等天劫,我布置的能量能夠幫你抵擋起碼前三十道天劫,後邊二十四道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今日大恩,無以為報,如果真能化形成功,以後唯你是瞻,准你為雲龍山之王。」隆隆的聲音從獨角獸口中發出,旋即它便是不再說話了,嘶鳴一聲,抬頭望向天空中的巨大漩渦,身上之光更盛,雷光不斷的遊走,欲與天上落下的雷電試比高。

「蒼天啊,魂獸的化形天劫也太恐怖了吧?」雲茜兒站在紫雲的後背上驚呼不已。

「這只是普通的六九天劫,如果是最為恐怖的九九天劫,那才叫恐怖,我就親眼看著一個前輩被轟成了飛灰……」說著,紫焰魔獅已經落到了紫雲的後背上,眼神閃爍了一下之後,便是笑道:「待會天劫到來的時候,你們先在這邊待著,等獨角獸一成功,就可以利用它散發出來的能量鑄體了。」

林羽幾人皆是朝紫焰魔獅行了行禮,旋即隨著她仔細的觀察起場中的形勢來,現在天空中的漩渦已經蓄勢待發,獨角獸也已經準備就緒。

隨著天空中轟隆一聲巨響,整個漩渦都飛快的轉動起來,一道道雷電從裡邊的飆射了出來,朝著下方的獨角獸轟擊而去。

紫焰魔獅臉色一喜,沉聲說道:「天劫開始了!」

林羽幾人聞言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雙眼皆是死死的盯著獨角獸,這等能夠近距離觀看別人度天劫的機會可不多。特別是林羽這個修仙者,他心裡清楚,作為一名修仙者,但實力到了一定程度,那也是得渡劫的,現在能夠提前觀看別人渡劫,自然是一件大好事,儘管獨角獸是一隻魂獸,但想必情況應該相差不多。

天空之上,雷電不斷的落下,但都被紫焰魔獅設置的火紅色能量給攔截了下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漩渦中不斷的有轟鳴聲炸響,到了最後,整個漩渦都扭曲了起來,仿似是怒了一般,隨著一聲驚天動力的轟鳴,一道水桶粗細的雷電猛然自漩渦中飆射而出,重重的轟擊在火紅色能量上,再次爆發出一陣巨響,旋即便化為虛無,卻是被火紅色能量完全的消融而去。然而,那火紅色能量也因為被轟擊掉了厚厚的一層。

「這雷電的力量卻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強橫上不少,照這麼看的話,我設置的能量最多只能幫獨角獸抵禦到二十五層左右,倒是失算了,也不知道獨角獸能不能頂過去。」紫焰魔獅微蹙著眉頭,臉上微微有些擔憂之色。

「興許是獨角獸本身也是雷屬性魂獸,這天劫來得就要猛烈許多吧,之前倒是沒有去想到這個問題。」紫焰魔獅嘆了口氣。

林羽見狀走到紫焰魔獅的身邊,緩緩說道:「天劫本就應該依靠自己的實力去度,姐姐能夠幫他到這個地步,已經是難得的了,就算失敗了,他也只能怨自己實力太過不濟。」

「事到如今,也只能替他祈禱了,願他能夠撐得過去吧,這樣的話,雲龍山的力量就能增強了許多。」紫焰魔獅目不轉睛的望著獨角獸的方向,喃喃的嘆氣道。

林羽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也跟著觀看起獨角獸渡劫來,此時的獨角獸依舊蓄勢待發,就等著天空中紫焰魔獅設置的火紅能量被消耗乾淨,便是他自食其力的時候。

隨著漩渦中不斷的飆射出水桶粗的雷電,火紅色能量被不斷的消耗著,不出紫焰魔獅所料,在第二十四道雷電轟擊下來的時候,那火紅色能量已經只能下薄薄的一層,當第二十五道雷電劈下,火紅色能量便是消散開去,那雷電僅僅只是稍微被阻擋了一下,便是繼續朝獨角獸劈了下來。

獨角獸身上雷光爆閃,將那雷電硬生生的接了下來,與此同時,朝著紫焰魔獅望了一眼,見她亦是眉頭緊皺,便是沒有說話,只專心的對對付起天劫來。

不得不說,獨角獸的實力十分的強悍,那些雷電劈在他的身上,都只是讓得他身形微震,並沒有出現力竭的情況,然而, 九州大劫主 ,形式便是急轉而下。

當第三十五道雷電劈在獨角獸身上的時候,很明顯的可以看到獨角獸身上的之色雷光忽然暗淡了許多,而獨角獸身上的鱗片也被轟得飛濺出來許多,鮮血不住的透過鱗甲縫隙滲了出來,看上去血淋淋的,恐怖至極。

「這才第三十五道……」林羽見狀眉頭緊皺,現在獨角獸已經開始顯得心有餘而力不足了,那接下來的十道雷電,他真的能夠撐得過去嗎?

紫焰魔獅臉色也陰沉了下來,她實在是沒有想到獨角獸的天劫會如此的恐怖,搖了搖頭,紫焰魔獅輕聲說道:「獨角獸的實力我了解,如果接下來的十道雷電還是這般強大的話,他根本就度不過去,況且據我所知,這後邊的雷電是一道強過一道,獨角獸今日想要度過天劫,難……」

林羽等人聞言皆是臉色一變,失敗意味著什麼他們都清楚,這要是失敗在這最後一步,獨角獸就完了。

雷電繼續落下,第三十六道,獨角獸被劈得倒在地上抽搐幾下方才緩緩站起身來,當旋即第三十七道雷電已經準確無誤的劈在了他的身上,將他劈得再次癱倒在地上,卻是怎麼掙扎都站不起身來,此時的他身上烏漆麻黑的,混合著鮮紅的血跡,很多地方都已經露出骨頭來,看上去恐怖至極,就好像是一頭死去多時的魂獸一般。

不甘的嘶鳴一聲,獨角獸再次站了起來,仰天長嘯:「賊老天,你不讓我化形,我偏偏要化形!」

話音落下,漩渦中的第三十八道雷電亦是落下,將獨角獸劈得陷進地底幾米深,獨角獸掙扎了好一會方才從深坑中爬出來,旋即身上白光爆閃,憤怒的嘶鳴著。

「這個白痴,現在還有心情浪費魂力來化形!」紫焰魔獅見狀臉色大變,望著獨角獸破口大罵了起來。

似乎是聽到了紫焰魔獅的話,獨角獸轉過頭來望向這一邊,不甘的慘笑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化形!」 如今還在滄瀾星,把當前世界某一門知識充到終極,只需一百多萬星幣,這可是五星級別的東西,一旦回到天藍星,充值所付出的代價,就會飆升成百上千倍。

就像國外的東西,跑到國外去買,價格十分便宜,要是在國內買,其價格就貴了。


有便宜可占,陳宇怎會錯失良機?把想到的知識都充到終極,絞盡腦汁的想了又想,他充值的知識越來越多,直至自覺沒東西可充之後,他才意猶未盡的停了下來。

「我的知識儲備,超過紫色機器人了,在整個滄瀾星系,我已是最厲害的科學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