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船上沒有裝軍火,我身上有一些,不過不多,但都是精品,價錢就比較貴了,要有軍火,我回去之後,會派船過來,裝上軍火。」王啟年說到。

「你有多少,我們全要了。」酋長瓦踏納說到。

「我有一些冷兵器,熱兵器卻沒有帶。」王啟年說到。

「冷兵器就冷兵器,你要知道,我們對煉鐵外行,不怕你笑話,不少戰士用的還是骨質兵器。」酋長說到。

王啟年身上的兵器,實際上是他一時心血來潮所煉的戰刀,還在海上做海盜時所煉,多出來四五十把,後來,伊安國建立,軍隊雖然用他的兵刃,但都是統一工業化生產,王啟年就忘記了,今天想了起來,還有幾把手銃,不過是前裝銃。

反正他的存儲空間奇大無比,一時就放在其中,現在想了起來,便說了出來,見對方對金屬兵刃很渴求,他不知道,就是大夏,對他們也進行戰略物資控制,很想得到這些金屬兵器。

他從戒指中取出了刀,一把把長約二肘多,就是三尺多,寒光閃閃,一其四十六把,還有幾支火銃,火藥卻不多。

刀一出現,酋長的眼睛亮了,他拿起一把刀,雖不是魔法物品,但也厚重鋒利,輕輕的手一揮,眼前的桌子的一角被切了下來。

「好刀!多少錢一把?」

「一塊水晶或者一顆綠金石一把。」王啟年來了一個獅子大張口。

「好,就依你,這三把好像是火銃,怎麼使用?我見過大夏軍隊使用過,呯的一聲,冒出一團煙霧,一個人就倒在地上。」酋長說到。

王啟年心中不由後悔,早知道就說高一些,不過就是這樣,賺大了,見他問起火銃,微笑著裝上火藥和彈丸,對準外面一塊不大的石頭,一扣扳機,呯的一聲,石頭被轟破。

酋長眼睛一亮:「這就是你所說的熱武器?」

「不錯,這幾支銃只是短銃,射程很近,只要手輕輕一扣,就能殺人,不過需要火藥與彈丸。」王啟年說到。

「多少錢一把?」

「和戰刀同價吧。」王啟年說到。

他們在這裡講價,正在這時,一個土人臉帶著焦急走了進來,對酋長說:「酋長,我們發現人頭蠍,一共有幾十頭,正朝我們的綠洲而來。」(未完待續。。) 「什麼?人頭蠍怎麼會在這個季節出現?」巫師蘇帕徹臉色變得很難看。

「人頭蠍是一種什麼東西?」王啟年問到。

「人頭蠍是一種魔獸,大小足有一個成年人大小,下半身是蠍子,上半身類人,手卻是大螯,不會說話,舌分雙叉,能自由伸縮,在腹部有一個肉袋,是一種邪惡的魔獸,喜歡吃人肉。」蘇帕徹說到。

王啟年不由起了興趣:「我去看看!」

「您是我們的貴賓,不能讓您冒險。」酋長說。

王啟年笑到:「不礙事,我是一個魔法師,又不和它們短兵相接,魔法師對新的東西總是很好奇。」

小雙也點頭,兩個侍衛也躍躍欲試,王啟年看在眼中,心知他們不是好的侍衛,好的侍衛在這時候應該勸阻,而不是躍躍欲試,一切以受保護人安全為第一,王啟年並沒有當回事,但心中已認為兩個人不是侍衛的最佳人選。

巫師說:「您是我們的最尊貴的客人,您的意思我們盡量滿足,不過你要和我在一起。」

他怕王啟年出意外,王啟年笑到:「當然,我只是一看而已,並不妨害你們的事。」

酋長召集戰士,牛角號響起,戰士們放下手中的活計,一個個拿起武器,帶著靈寵,飛奔到廣場上集中。

王啟年也隨巫師蘇帕徹出了大廳,幾十名戰士已經集合完畢,王啟年昌第一次與他們接觸。他們並沒有盔甲,手中的長矛大都是是骨質矛頭,身邊都有靈寵,大多數是戰鷹,也有獵豹與豺狼之類,氣勢很兇悍,屬於低階魔獸。

這裡只是部落的分支,塔雅部落是一個大部落,聽奧菲帕斯講,大約有人口近二萬。這裡是部落最遠的一處。一般只有數百人在此,今天酋長和巫師駕臨,主要是為了王啟年。

戰士披頭散髮,有些戰士身上靈光隱隱。王啟年根據他們的靈光。大概是騎士。但人只有二個,其他的,身上有靈光波動的。只有十名左右,其餘的比一般人強壯一些。

酋長發出戰鬥指令,戰士們都知道了人頭蠍來了,一個個跳躍著,根本沒有隊形,王啟年看出他們都是以個人的武勇為主,根本沒有什麼團隊意識,不怪殖民者來了,他們只能退讓。

大家一窩蜂地涌了過去,在綠洲的中,以柵欄將村莊圍了起來,他們的村莊並不大,綠洲卻大得多,他們一涌而出,出了柵欄,呼嘯著向前奔去。

巫師和王啟年等人在後面跟著,王啟年皺起眉頭,他們雖然有配合,只是本能的配合,二到四個人為一組,相互之間沒有什麼響應,看來,是打獵時掌握了一些配合。

王啟年皺眉,巫師蘇帕徹看到了,說:「你看我們的戰士怎麼樣?」

「論個人武勇,應該說不錯,但在作戰行軍中,沒有章法,戰士們的武勇遇到訓練有素的敵人,很難取勝。」王啟年客觀評價了塔雅部落的戰士們。

「你說的不錯,戰士們都是與野獸戰鬥中得到一些經驗教訓,不能和你們的士兵相比。」巫師長嘆一口氣,眼睛不禁望向王啟年身後的兩個人,這兩個人雖不是合格的侍衛,但卻是訓練有素,此時也不慌不忙,緊跟在王啟年身後,手中緊握著刀柄,刀並沒有出鞘。

王啟年見他的目光看著自己的侍衛,心中一動,說:「我可以幫助你們訓練士兵,甚至可以派出一支軍事訓導團,但我們不可能白來。」

巫師知道王啟年的意思,說:「如果貴國能幫助我們,我們建國后,不會忘記貴國的恩情,保證貴國的利益。」

王啟年說:「我們等會兒再商量,現在看看人頭蠍是什麼樣子。」

人頭蠍已在遠方出現,捲起了大遍煙塵,王啟年見有十幾頭人頭蠍,一見之下,果然如他們所說,但還有一些細節他們卻未講出來。

人頭蠍實際上只能算一種形似的東西,根本與人無關,它的頭上並沒有毛髮,眼睛之中有膜,發黃,看上去冷冰冰的,沒有絲毫感情,身體表面覆蓋著鱗甲,就是頭上,有些也有鱗甲,後半截是卻是蠍子,豎起的尾鉤尖端幽藍發黑,不用說,劇毒無比。

腹部的皮袋,大概是育兒袋,有沒有其他作用,王啟年不知道。

兩三個戰士配合著,他們的寵物也紛紛飛起躍起,沖了上去。人頭蠍口一張,分叉的舌頭吐了過來,長達兩三肘,類似蟾蜍的舌頭,閃電般的一戮,王啟年眼光一緊,速度放快,看到它的舌頭又一次暴長,達到了十肘,如同兩柄軟劍,速度之快,一隻豺狼沒有讓開,嗷的一聲,身上放出黃光。

但即使這樣,舌頭還是刺入了它的身體,豺狼痛嚎了一聲,倒在地上,一名戰士手中長矛遞了出去,但被人頭蠍用大螯一夾,另一隻大螯閃電般的一揮,戰士一驚,鬆開了手中長矛,旁邊一名戰士一矛刺來。

人頭蠍一聲嘶吼,口中噴出毒火,直向那名戰士而去,那名戰士顧不上向它進攻,急忙後撤。

人頭蠍卻猛然躍起,直向丟了長矛的戰士撲去,戰士忙亂間往後跑,人頭蠍卻豎起尾鉤,一鉤之下,正中這名戰士,這名戰士慘叫了一聲,倒在地上。

而人頭蠍卻被旁邊一名戰士的長矛刺中,身體一扭,大螯用力一夾,咔嚓一聲,矛桿斷裂,可惜這一矛雖然命中的人頭蠍,藍色鮮血灑了過來,卻因人頭蠍的扭動和大螯的作用,並未入肉很深,但人頭蠍痛得一聲嘶吼,尾鉤又起,這名戰士躲避過去。

短短的一瞬間,戰士們出現了傷亡,而人頭蠍雖未死亡,也出現受傷了,但戰士們明顯吃虧。

王啟年身後的兩個侍衛站不住了,他們向王啟年請命:「部長,讓我們去,我不相信人頭蠍多凶。」

王啟年見他們在眾人面前請命,自己卻不好太過阻攔,於是點頭說:「好吧,你們注意一點。」

兩個侍衛在腰間掏出手槍,已不能算是手銃,壓彈上膛,雖然是一發,對準人頭蠍就是一槍,震耳的槍聲響起,一頭人頭蠍一蹦之下,身上飆出藍色的血液,但並沒有送命,而是一蹦老高,口中吐出舌頭,像兩葉利劍直向侍衛而來。

侍衛久經沙場,一槍結束,槍往懷子一塞,身上青光亮起,刀已出鞘,刀光上蒙上青蒙蒙的一層輝光,腳下不退反進,刀在前,人在後,一刀就往舌頭上橫截過去。

噗的一聲,他感到手中刀遇到阻力,但刀光大盛,舌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捲曲起來,不停的扭動,而藍色鮮血噴射出來,轉眼間剩下的舌頭回到它的嘴中,人頭蠍發出一聲奇怪叫聲,聲音高亢刺耳,充滿了痛楚。

侍衛不放過它,腳下步伐急奔,手中刀急閃,口中一聲大叫,刀光已到它的脖頸之間,這一刀很迅速,但侍衛面前出現了一隻大螯,當的一聲,似金屬相撞,一刀被封住。

它的尾鉤又到,侍衛刀往上迎,又是一聲響,把它封了出去,此時,旁邊一個戰士一矛扎向了它的身體,噗的一聲,雖有鱗甲護住,但還是被一矛扎中了下半身,它身份本扭,脫了過來,又痛吼出來。

這一矛扎在靠近尾鉤不遠處,尾鉤立刻不靈了,侍衛一刀將尾鉤封了出去,隨即刀轉向前推,像矛一樣直扎了過去,奇快無比,刀上籠罩上一層青蒙蒙的輝光,人頭蠍還沒有從痛楚中反應過來,刀已入體,而且正是它的心臟位置。

痛楚聲還未喊完,聲音陡然高亢尖利,它搖晃了一下,侍衛已經抽刀後撤,它口中噴出一股毒火,頹然倒地。

旁邊戰士發出一聲歡呼,王啟年在一旁微笑著看著,此時又有兩頭人頭蠍被殺掉,其中一頭是另一位侍衛所殺,這一下子殺掉三頭,戰士們士氣大振。

在眾人攻擊下,人頭蠍一頭頭倒地,人類越來越佔上風,最後一頭人頭蠍終於倒了下去,這一戰,因扭特人死亡三人,重傷四人,輕傷十五人的代價,斬殺了十三頭人頭蠍。


兩個侍衛卻忙著施展定核術,巫妖一愣,問王啟年:「他們會巫師的技巧?」

「不會,他們只是施展一種定核術,以便保住魔核,只要有一定能力的人,都會施展這種定核術,不知道人頭蠍有沒有魔核?」王啟年回答到。

「世上有這種技術,我們很好奇,那些外來者說魔獸有魔核,我們卻一次也沒有見過。」巫師說到,王啟年心中恍然,在鳳凰洲的土著,魔法不發達,好奇地問到:「你們殺了魔獸,是怎樣處理?」


「我們會給戰士們祈禱祭祀神靈,神靈會賜力量給他們。我們的神是神鷹馬呼特。」巫師說到,戰士們已自發聚在一起,死者也抬到一起,兩個侍者剛要起,被戰士們拉住。

巫師蘇帕徹向王啟年一點頭,走上前去,手持巫杖,口中開始誦出祈禱詞。(未完待續。。) 王啟年感覺到那些死去的人頭蠍身上散失的能量波動似乎被一種精神約束,開始向戰士群體聚集,在一瞬間,戰士之中,有兩人身上放出靈光,成為能力者,其他的人也有微弱的提升。

王啟年現在是何等的眼光,微一沉吟,立刻明白了,這是散落的魔法能量和精神能量,看來,什麼人都不能輕視,鳳凰洲的土著雖沒有發現魔核,卻也發展出一種方法,利用魔獸死亡時散發出的能量,來增強手下戰士的實力。

這種技術與利爪所傳的賜靈儀式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賜靈術用的是魔獸的鮮血,畫在戰士的額頭上,用魔力溝通,來增強戰士的體質,引發戰士們的能力,而這種技術卻是利用魔獸散失的能量,一是利用血液,一是利用無形的能量,王啟年不禁興趣大增,在心中模擬起這種方法。

儀式結束后,土人們用草藥之類的包紮傷口,處理傷口,兩個侍衛一見,從身上取出治傷藥水,給重傷的人灌了下去,一會兒之後,幾個重傷的人便能站了起來,這一手,不禁驚動了戰士們,連酋長和巫師都驚動了。

而兩個侍衛卻忙著剖開了人頭蠍,在其中找魔核,還真讓他們尋著了,果然是魔獸,全他們剖開了三頭人頭蠍,找到了三塊魔核,而因扭特戰士卻看著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看到他們掏出了一塊亮晶晶的石頭,心中奇怪。什麼時候人頭蠍體內有石頭了?

小雙一見,忙展翅飛了過去,兩個侍衛看到小雙,立刻討好地說:「小雙大人,這塊給你,我們就剖了三個,其他留給他們。」

小雙喜孜孜的把魔核收了起來,巫師卻王啟年說:「我的朋友,你們獲得了我們的友誼,願我們的友誼像天空一樣長久。」

王啟年笑著說:「這是小事情。魔獸敢進攻人類。作為人類的一員,伸出援手是應該的,只是我對你們那種祈禱的方法很好奇,我不知道會不會冒犯你們。你們能外傳這個方法嗎?我以定核術相互交換。」

「我們的方法不知道你是否用得起來。因為它要經過神。我們的神是神鷹馬呼特,是我們部落的圖騰,是守護神。方法很簡單,我們就叫他神賜術。」巫師說著便將怎樣祈禱說了一遍,王啟年一聽,不過是藉助神行事,事實上,王啟年都不相信有什麼部落守護神的存在,即使存在,也是很弱小。

王啟年在心中過了幾遍,結合剛才自己所的推演,感覺到自己已經掌握這種技術,現在王啟年掌握三種技術,能提高別人的能力,分別是植魔術、賜靈術與神賜術,這些技術可以把一個無能力者轉化為能力者,但王啟年也不是胡亂改造,伊安國已經形成一種法律,只有對國家有貢獻的人,還有就是戰士之類的,才能進行植魔和賜靈。

他把定核術教給了巫師蘇帕徹,蘇帕徹很快就掌握住了,但他還有一個疑問:「要魔核有什麼用?」

「用途大了,一般魔法陣可以做能量核心,還可以用作魔法燈。」王啟年微笑著說。

「魔法燈?」巫師很感興趣,「聽說殖民者有一種燈,不需要燃燒,發出光很強,難道就是魔法燈?」

「不錯,那就是魔法燈,不過魔法燈不是誰都能點亮,需要魔法師或巫師才能點亮,不過製造倒是很簡單。」王啟年說著,從戒指中取出魔法燈,這是他早期的產品,一塊底座上雕著魔法陣。

蘇帕徹接過了魔法燈,細細打量了一番,說:「這燈座上有魔法陣,結構並不複雜,但並不完整,難道魔核就放在核心的空白區域,還要刻劃魔法陣之類?」

「不錯,是要刻畫魔法陣,將魔法陣補完整。」王啟年說到。

蘇帕徹要一個戰士去人頭蠍處取一塊魔核,不一會便取了過來,王啟年接過魔核,手中出現了雕刀,一會兒后,就刻上線條,與外界六芒星對應,把魔核輕輕放在燈座上,對準線條,兩者渾然一體,精神力引動,魔核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就是在白日,還能見到它的光芒。

王啟年笑到:「這盞燈就送給你,關閉時,只要將魔核錯開就行了。」王啟年說著,用手將魔核轉了一個角度,燈一下子就熄了。

「好東西,原來魔核有這樣的用途,可惜不能為常人所用。」

王啟年心中一動,魔法物品怎樣造福全人類,這是一個問題,可以好好研究,話音一轉,對蘇帕徹說:「尊敬的大巫師,請允許我取走一頭人頭蠍,我想解剖一下,了解它的結構。」

「您儘管取走,我們能用它也不過吃肉和打磨它的外殼。」

王啟年上前取走一頭人頭蠍,將它裝入戒指之中,下面的戰士們載歌載舞,王啟年和巫師及酋長回到了原來的房間,繼續就一些事宜進行磋商。


很快就商量好了,王啟年以戰刀及煉金藥水交換地光石等物,不足的部分以金幣付款,半年後,伊安國派專人專船來這裡,以物易物,包括布匹、陶器還有軍火之類物品交換礦產,同時,伊安國派遣一支十幾人軍事教官團,來負責訓練他們的戰士,作為回報,他們礦藏中,以極其優惠的價格優待給伊安國,這條款項第一期時間為五十年。

具體細節,留待下次見面時再細談,他們鑒定了意向協議,可以說,王啟年的目的達到了,伊安國的觸角已經延伸到鳳凰洲,這可以說是伊安國海外第一份軍事民事協議。

王啟年心滿意足,小雙則目瞪口呆,她的小心思放在了信徒身上,偷偷對王啟年說:「王,是不是在這裡傳教?」

王啟年笑到:「傳教,我們有教會嗎?」

「我們可以組織啊?」小雙說,這個花仙子,自從王啟年許諾作為自己的天使,她就一心想傳教,甚至王啟年說過他將來如果成神,肯定與眾不同都不問。

「以後再說罷。」王啟年說到,小雙有點不高興,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

王啟年也不想冷了她的心,說:「你不是問傳教的事嗎?我告訴你,我的感覺不久之後,伊安洲就會出現一位先知,先知一旦出現,我們的宗教就會興起,甚至成為伊安第一大宗教,以後會傳向整個世界。」

「真的?你沒有騙我?」小雙眼睛一亮。

「我當然不會騙你,再說,我什麼時候騙過你。」王啟年微笑著說。


「你騙我的時候多了,希望你說話算數,要是不算數,嗯,我讓你嘗嘗本小雙的利害。」小雙惡狠狠地說道。

他們回到了船上,後面跟著幾條船,上面載著地光石以及其它一些王啟年這次所買的魔法材料,王啟年估算一下,除了地光石王啟年暫時不會出售,其他東西,或者是出售,或者是製成魔法物品,利潤絕對是王啟年的收購這些東西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

伊安國目前人數不多,但卻積聚了大量財富,這些財富要流動起來,才能更好為民眾服務,王啟年在地球上聽說過西班牙的興衰使,西班牙無敵艦隊從美洲弄了大量的黃金白銀回國,結果卻使西班牙衰弱,究其根源,在於不自覺間,把國內生產給忽略了,金銀是很多,但最終帶給民眾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國內生產的機遇。

王啟年決定一方面以貿易和掠奪來支撐伊安國,另一方面,還是要注重根本,是不是考慮到農業的補貼問題,王啟年在船上看著因扭特人向船上裝著貨物,一會思索著,他的經濟學根本沒有入門,前世他只是一個高中生,好在他今生由於魔法的關係,不僅得到了尼克靳斯的經驗,而且因為他大腦得到開發,他雖沒有對經濟方面深入研究,但他還是能知道前世諸多現象是怎麼回事了。

他知道,農業是根本,工業是保證,隨著商業的發展,特別是農業,會發生變化,糧食產業會因為價格問題,變得費力不討好,從而讓位於更加賺錢的經濟作物。

特別是有些魔法植物材料,更是來錢,他必須保證糧食的安全,這是一個國家的根本,這不能丟,他想到了補貼的方法,以確保糧食的生產。

「你在想什麼?」緹娜問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