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方舟?」黃雲更困惑了。

「就是能在虛空行走的方舟,具體說起來,就是結合了陣法,虛空之力,以及各種符籙而形成的飛行器,域與域之間常年交戰,這虛空方舟是必要的。」若姿道,尊者才能踏空而行,也不是每個法則武者都像雪天那麼好運氣,可依靠靈獸飛行,這虛空方舟就是必要的了,只是所需的木牙晶卻異常之多。

木牙晶。

這可是最上等的『能量貨幣』,黃雲機緣下也就得到六十多塊,而發動一次虛空方舟,六十多快木牙晶都不夠塞牙縫的,而很顯然,元域域主覺得這次出軍,帶來的回報遠遠比損耗的木牙晶多。

「這就是大漠域?果然貧窮啊。」

「哈哈,最強的武者才八級?」

「這是我見過最爛的下域,要不是因為凶獸潮,我絕對不會來這。」一個個彼此高聲談論,也不在意黃雲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在意?他們哪會在意一個貧窮域出來的武者。

「好了,都少說兩句,我們來了大漠域就是客人,別太過分了。」雪天搖搖頭,隨後看向了黃雲,臉上有著溫和笑意:「我回去和師尊商量了一番,他老人家覺得大漠域的人們太可憐,吩咐我直接發兵,他老人家可真是菩薩心腸,你們可得記住他這份人情了。」

「虛偽。」趙傾城翻翻白眼。明明就是為了凶獸而來,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不知貴師尊名諱?」黃雲倒是不在意,笑著抱拳,不管怎麼樣,這雪天總歸是發兵了,救了很多人的性命。

「元域域主—裂天。」雪天昂著頭,一臉驕傲。在他心中,他師尊就是信仰,神一樣的人物,要不何來元域最強者之稱?

「既然來了大漠域,那就是大漠域的客人,我身為大漠域域主,那肯定是要好好招待的,來人,上酒。」黃雲微微一笑。

很快。

無數黑袍小廝上了菩提酒,且擺上了酒肉,一桌桌美味佳肴也上了酒桌,不一會兒,醉翁居內就飄滿了肉的香味。

「他是大漠域域主?」

「這麼年輕,何德何能?」

「咦,不對,我看不穿他的修為,法則幾分?」個個嘀咕,黃雲有圖騰在身,有龐大的靈氣護體,他們根本不可能看穿修為的。

「好了,下去吧,好好吃一頓,隨後直接發兵攻打凶獸。」雪天擺擺手,頓時那虛空方舟也緩緩下降,降落在拍賣城石板街道上。

ps第一章到,這一卷結束了,下一卷會更精彩的,求支持。(未完待續。。) 高談闊論。

吃飽喝足。

一大群人,也就那些元域強者在那說,說著元域的奇人趣事,以及裡面幾百年發生的大戰等,黃雲在旁邊聽著,也漸漸明白了元域一些形勢,原來元域域主–裂天是最強的武者,一隻腳已經踏進尊者了。

他座下有五個弟子,也是五護法,這雪天是其中之一,每一個都有著九級的修為。

這群人又談起了元域和其他域的大戰,原來幾千年來,元域已經攻佔了一百多個下域了,每攻佔一個,就會霸佔對方的修鍊資源,於是元域內的靈氣元氣也越來越精純,面積也越來越廣。

在五十六個下域。

元域底蘊是排前幾的。

「元域域主。」黃雲暗暗沉吟。

一隻腳踏進尊者?這已經非常逆天了,在法則上已經是頂級九分了。

「黃域主,我們這次帶來了一百個強者,四十頭靈獸,你覺得這股戰力怎麼樣?」雪天看了黃雲一眼,忽然問道,一百個強者中,有三個法則七分的,天雪本人則是法則八分的,這就是四個九級武者。

其他人則都是八級武者。

而四十頭靈獸中。

也有一頭九級靈獸。

「恩?」黃雲一愣,隨後想了想:「我曾經出入過凶獸潮,也知道他們大概實力。」

「哦?說說。」雪天眉頭一挑。

「有五頭九級凶獸,幾百頭八級凶獸。」黃雲沉吟道。他想起了那五個王,八個種族之王,甚至不計其數的八級凶獸。凶獸潮的可怕,遠遠超出了這些元域武者的想象。

「你在開玩笑?」雪天目光一凝。

五頭九級凶獸?

幾百頭八級凶獸?

這就算和他們這股戰力相比,也絲毫不差了,這也讓他很難相信黃雲的話,區區一個大漠域,怎麼可能誕生這麼多凶獸?他當初是模糊感應,自然是不清楚具體情況的。

「句句屬實。」黃雲搖搖頭。

「怕什麼?它們就算修為上過得去。一些神通也絕對不強。」有元域武者不屑道,一個修為資源匱乏的域,就算凶獸境界高些。就敢保證他們神通都進化完全了?要知道凶獸神通的進化,是需要足夠靈氣的。

「是啊,無需擔心。」

「看我天梭大展神威。」一個個都絲毫不放在心上,口出狂言。

聞言。雪天也鬆了口氣。

「說得對。這域靈氣匱乏,凶獸境界再高,也很難進化出完整神通,沒多大威脅。」

「好了,大家都吃飽喝足了,黃域主,你安排安排,我們準備出發了。」經過一番交談。黃雲也決定了,和這群人一同出兵。除了更多的了解元域背景外,他也想和凶獸交交手,磨礪磨礪心性。

武者!

就要有一顆勇於冒險的心。

「恩,你們先坐會兒。」


隨後黃雲就下了醉翁居,和他一同離開的是落丹宗眾人,還有四大霸主,很快,一眾人就到了落丹宗山腳下。

「你們都回去吧。」黃雲看著趙傾城,秦濤,六個老頭一群人,緩聲道。

「黃雲你真要去?」趙傾城蹙著眉頭。

「恩,置身凶獸潮中,一劍一劍殺死那些吃過我們同胞的凶獸,你不覺得這樣很有趣嗎?」黃雲笑笑,道。

「太危險了。」趙傾城心頭不安。

那可是一頭頭凶獸啊。

置身進去,那該多危險?她雖然相信黃雲的實力手段,可還是感覺到心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放心吧。」黃雲抓起趙傾城白嫩的玉手。

「咳咳。」於是一群人連連咳嗽,咳得趙傾城面紅耳赤。

「都咳什麼?有病就去治。」趙傾城紅著臉怒吼。

「哈哈,一向風格大膽的趙族長也會害羞,這倒是稀奇事。」秦濤哈哈笑著打趣,心中則無奈,看這黃雲對趙傾城是真有情義,自己那倔強的女兒卻不肯放手,最後這三人間又會發展到什麼地步?

陳圓圓也站在人群中,她咬牙看著黃雲,眼中冒著怒火,就像看著殺父仇人一樣。

「師姐,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師傅?」四毛在旁邊低聲道。

「要你管。」陳圓圓瞪了四毛一眼,又看了看黃雲握著趙傾城的手,忽然興緻全無,黃雲明明救了自己親人,自己為什麼要生氣?她也經常問自己,為什麼看到黃雲和趙傾城親熱些就會生氣?

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好像從那天,他斬釘截鐵的擔保,他會只身前往凶獸潮,安全帶回我的父母,哥哥,然後。。然後父親回來了,他說他一個人擋住了一大群凶獸,只是為了給他們爭取些逃跑時間。」陳圓圓嘆息一聲。

師傅?

為什麼偏偏是師傅?

眾人談笑一番,這才平靜下來,謝賢看了黃雲一眼,臉色也凝重起來。

「那些元域武者太驕傲了,這次前去可能會吃虧,那些凶獸的可怕他們是沒見過,黃雲你小心些。」謝賢叮囑。



「我知道。」黃雲點點頭。

自己都說了,凶獸潮有五個王,八個種族之王,那群人還不當回事,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論戰力,凶獸潮比元域大軍只強不弱。

「這樣也好,元域和魔獸森林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大漠域則坐收漁翁之利。」黃雲暗暗道。對於雪天一群人,他雖然感激,但更多的是防備,若姿說的不錯,一旦凶獸潮被滅了,大漠域就羊入虎口了。

落丹宗丹藥太多。

元域隨便一個武者討要,還不能不給,短暫的接觸,黃雲完全看得明白,元域一個個武者心高氣傲,囂張跋扈,他們要看上了落丹宗的丹藥,那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

。。。

「我也去。」若姿忽然道。

「你?」黃雲一愣。

「我很久沒坐虛空方舟了,那種感覺也忘得一乾二淨。」若姿淡淡解釋。

。。

。。。


呼呼呼~

空氣呼嘯,虛空方舟帶著一陣氣流起飛了,方舟上也多出了兩人,一黃雲,一若姿,黃雲站在虛空方舟上,饒有興趣看著,很快就將虛空方舟看了個大概。

「方舟下有三個騰空大陣,方舟表面有著無數符籙,還有方舟內部,居然是龐大的靈氣,這這。。。」黃雲看得傻眼了。

這是花費了多少寶貝?

就算整個大漠域修鍊資源,怕也製造不成一座方舟來!!

「怎麼樣?這方舟如何?」雪天站在黃雲身旁,溫和笑道。

「很厲害。」黃雲咋舌。

陣法是頂級的,符籙是頂級的,連靈氣也精純之極,而且每一小時都需要花費五十塊木牙晶,這簡直就渾身是寶。

「這是誰人製造的?」黃雲問道。

「元域有專門的造舟大師,當然,造舟價格也異常昂貴,不僅所有材料自己掏,還需要支付額外費用,要不是我師尊是域主,怕也請不動他們。」雪天笑笑。

「你師尊在元域是最強的?」黃雲饒有興趣道。

「當然,他是法則九分的武者,一隻腳已經踏進尊者了。」雪天一臉傲然道,對於其他域武者,他絕對不可能直接說出他師傅的具體修為,這是忌諱,可是對於黃雲。。。在他心中,黃雲這大漠域域主是沒有任何威脅的。

「厲害。」黃雲讚歎。


心中也大概有了底,五十六個下域,最強的域主怕也就法則九分了。

「對了,凶獸潮最多,最強的是哪一塊,我們直接殺過去。」雪天忽然問道。

「這我倒是不知。」黃雲搖搖頭。

「我有辦法。」雪天一笑,隨後走到虛空方舟最前端,那兒有著一巴掌大的圓盤,圓盤內有著精純靈氣冒出,圓盤內則是一個箭頭模樣的細針。

「這是?」黃雲困惑。(未完待續。。) 「這是虛空方舟的『眼睛』。」雪天微微一笑。

「眼睛?」黃雲一愣。

「就和武者精神力一樣,都能探查四周,只不過這虛空方舟探查的範圍更廣,它散發的波動,能籠罩住四分之一的大漠域。」雪天解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