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東青死了!」葉峰臉色微變,他忽然想到了之前洞穴外的那些乾屍,那些乾屍想必也是出自鬼痴之手。

「據說九幽邪教橫跨無數個大域,教徒遍布天下,一個鬼痴就這麼厲害,難怪連紫岩宗都奈何不了九幽邪教的人……」說著,葉沖三人已經起身,打算離開石室。

「老夫已經幾百年未見過人了,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從什麼地方來的?」

葉峰忽然笑了起來,聲音非常蒼老,他已經是煉體境第三重武者,可以控制自己的聲帶。

「誰?!」林泰三人大驚,警惕的看著四周。

「嘿嘿,如果老夫想要你的小命,你早就死了……」葉峰又笑了。

林泰三人游目四顧,根本沒有看到任何人,心中不由發毛。

「哈哈,不用找了,老夫若是不想讓人瞧見,就算是鍊氣境大能來了也是無濟於事。」葉峰哈哈大笑。


「鍊氣境大能!」林泰三人驚恐,超越煉體境的存在,根本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年輕人,耍幾招武技給老夫瞧瞧,讓老夫看看的資質如何。」葉峰大笑。

「難道這位前輩想收我們為徒?如果真能被這位前輩收作徒弟,我們還用做什麼外門弟子?」

林泰三人都激動萬分,只見劉戴急忙在石桌上打起了「崩拳」,拳風呼嘯,血氣大作,林泰打起了通背拳,葉沖則使出了劍指寸勁。

「太差太差,狗屁不通!你們學的是什麼狗屁武技?」葉峰破口大罵。

林泰三人老臉一紅,他們施展的可是人階下品武技,對他們來說已經夠高級。可是他們也知道,對方既然是鍊氣境大能,人階武技豈能入對方的法眼?

「算了,看你也不像有高級武技的武者,就將就耍幾招吧。」葉峰無奈嘆氣,老氣橫秋。

「是是,前輩!」林泰三人笑了笑,又接著打起了拳。

「太差太差,換一種!」葉峰又罵了起來。

林泰三人無奈,又各自換了一種。

「更差,再換!」葉峰又罵。

林泰三人又換成了《燎原槍法》,槍芒吞吐,幾乎整個石室都被朵朵槍花充斥著。

「勉強可以……」葉峰終於不再坑林泰三人了。

林泰三人臉上終於露出了喜色。

可是下一刻,葉峰忽然有罵了起來:「高興什麼?給老夫繼續!」

「是是!」

林泰三人這次使出了《迷蹤步》,配合《燎原槍法》,長槍舞得虎虎生威,勁風四起。

「咦?步法不錯,可惜,可惜!」葉峰連連嘆息。

「前輩,晚輩的步法有什麼不對的嗎?」林泰三人停了下來。

「你們所學的步法還算不錯,可惜被人改得面目全非了。」葉峰又罵了起來:「哼,狗屁不通,居然也敢改動別人的武技。」

聞言,林泰三人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激動了,他們本有些懷疑這個「老前輩」,可惜現在他們完全相信了。

《迷蹤步》確實被紫岩宗的人改了,這個「老前輩」居然能看出來,絕對是個高手!

「前輩,不知你可否指點一二?」林泰三人對著牆壁,恭恭敬敬的行了個大禮。

「哼,指點你,老夫又什麼好處?浪費老夫的時間!」葉峰哼了一聲。

「如果前輩肯指點的話,晚輩願意做牛做馬侍奉前輩!」林泰三人居然同時跪在石桌上,磕起頭來。

「罷了,看在你們如此有誠意的份上,老夫就指點你一下好了。」葉峰說道:「你身上可有元石?」

「有有!」林泰連忙點頭。

「你按照老夫說的方位,在石桌上布置……」葉峰當即把九宮方位的布置之法說給了林泰。

林泰三人大喜,用元石在石桌上布置了九宮方點陣圖。

「你們的境界雖然很低,不過應該可以看出此圖的奧妙,依照此圖,你們的步法至少能夠提升到人階上品!」葉峰說道。

神醫毒妃:王妃要和離 《迷蹤步》最關鍵的部分,至此,他們對這位「老前輩」更加信服,再無懷疑。 「多謝前輩,多謝前輩!」林泰三人又磕起頭來。

「唉,老夫這輩子最不喜歡別人磕頭,別人一磕頭,老夫就覺得欠了人情。」葉峰感嘆。

林泰三人卻更加興奮,一個勁的不斷磕頭,咚咚咚的響磕頭聲響徹石室。

葉峰嘴角抽搐,這三人不愧是煉體境第四、五重的武者,磕了這麼多下,額頭居然沒有半點傷痕。

「前輩,請你再指點一二,晚輩就算給你磕一千個響頭也行!」林泰三人滿臉激動。

「也罷,看在你如此真誠的份上,老夫就幫你小小提升一下境界好了。」葉峰輕嘆。

「提升境界?」林泰三人瞪大了眼睛,興奮過頭了。

「怎麼?難道你不願意嗎?」葉峰責怪。

「不不,晚輩一百個願意,一千個願意!」林泰三人急忙解釋。

「嘿嘿,老夫自創了一種天階武技,叫做《醍醐灌頂神功》,以老夫的境界,雖說不能讓你直接成為鍊氣境大能,卻也能讓你摸到練氣的門檻。」葉峰的語氣非常自信。

林泰三人激動的全身顫抖起來,觸摸到練氣的門檻……這可是天大的造化啊,天階武技……這老前輩忒厲害了。

「你前方不遠處的牆壁前,是不是有張石桌?」葉峰拖長聲音,老氣橫秋。

「是是,前輩,牆壁前面確實有張石卓!」林泰三人連忙回答。

「你現在所在那張石桌承受不足我的力量,你到牆壁前這張石桌……」葉峰緩緩開口。

林泰三人已經完全相信了「老前輩」,想也沒想,一個縱身就躍到了牆壁的石桌上。

「跪下,頭對著牆壁,老夫馬上就要為你逆天改命了。」葉峰的聲音變得更加滄桑。

「是是,多謝老前輩!」林泰三人急忙跪下,低下了頭,三人的頭齊整整的正對著牆壁。


牆壁之後,葉峰開啟大劍道種,手中烏光乍閃,巴掌大小的黑色小劍出現。接著,葉峰把全身十分之二的血氣注入大劍中,大劍突然變成了六尺長劍,光華大作。

葉峰隔著牆壁,一劍劈向了林泰三人的脖頸!

刷!大劍斬下了林泰三人的頭顱,三個頭顱滴溜溜打轉,同時滾入了水面,頭顱落入水中的剎那,林泰三人都是滿臉驚愕!

殺人者,人恆殺之,葉峰不是君子,所以不報隔夜仇!

斬殺了林泰三人後,葉峰臉色蒼白,他把手伸出透明牆壁,把林泰三人的屍體拖了進來。

拿走林泰三人身上的元石,葉峰開啟吞噬道種,吞噬之氣覆蓋林泰三人的全身,轉瞬之間,林泰三人的身體已經被吞噬殆盡。吞噬了林泰三人的血肉,葉峰的臉色又變得紅暈起來。

「林泰三人已死,接下來是趙牧和方雲他們……」葉峰絕對不會忘了趙牧等人。

忽然,一道聲音傳入透明牆壁外的石室:「寇大哥,石室太多,我們到什麼地方找其他人?」

「三弟!」葉峰臉色微變,抬頭一看,透明牆壁外的石室中進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居然是寇爽和楚陽!

「唉,都怪我,如果我能除掉那些人魚獸,阿龍他們也不會跟我們走散。」寇爽有些自責。

原來,寇爽等人又遇到了人魚獸的襲擊,人魚獸的數量太多,他們四處逃竄,結果失散了。

「大哥,我們再去找找看吧,肯定能找到阿龍他們!」楚陽說道。

寇爽點了點頭。

他們兩人剛想走,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不錯,你們兩個小娃的天賦很好。」

寇爽和楚陽兩人臉色齊變,游目四顧,卻根本找不到任何人。

「老夫這裡有兩本武技,留在老夫這裡也是浪費,你們可想要?」葉峰笑道,聲音蒼老。

「老前輩,我們非親非故,你為什麼要送我們武技?」寇爽豈會輕易相信別人。

「年輕人,這些武技級別太低,是老夫早年所學,現在對老夫來說已經沒用了。」葉峰笑道:「老夫看你兩人的資質不錯,非常適合修鍊這兩本武技。」

說著,葉峰取出《碧海驚濤拳》擲了出去,武技穿牆而過,飛向了寇爽。

寇爽非常警惕的看了武技一眼,這才伸手接住武技。

嗖!又是一本武技穿牆而過,飛向了楚陽,正是《烈焰神拳》。

「人階上品!」楚陽接住武技,滿臉喜色。

「前輩,你需要我們幫你做什麼嗎?」寇爽非常冷靜。


「哈哈,老夫剛才聽到你們的話,知道你們非常關心同伴,這才想把武技送給你們。何況,以老夫之能,豈會需要你們的幫助!」葉峰大笑。

「多謝前輩!」寇爽和楚陽恭恭敬敬的洗禮。

「依老夫看,你們應該沒有道種吧?」葉峰忽然問道。

寇爽和楚陽沉默,他們確實沒有。

「嘿嘿,雖然你們沒有道種,可是以老夫看,你們的天賦未必比不上那些大宗派的天驕。」葉峰笑道:「不妨告訴你們,老夫也沒有道種,可照樣可以叱吒風雲。」

聞言,寇爽和楚陽兩人自信大增,再也不會因為沒有道種而感到卑微。

「記住老夫今天對你們說的話,好了,老夫要休息了,你們走吧……」葉峰緩緩開口。

「多謝前輩!」楚陽和寇爽由衷的感謝,兩人猶豫片刻,轉身離去。

目送寇爽兩人離去,葉峰笑了起來:「大哥,三弟,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自己了……」

葉峰之所以不現身,其實是想給寇爽兩人增加信心,一種成為強者的信心!

就在葉峰想離開的時候,透明牆壁外又有人進來了。

「瘋婆子!」葉峰忽然笑了。

「哼,楚陽那小子和寇大哥去什麼地方了?」沈慕婉哼了一聲,大大咧咧,無所畏懼。

「小丫頭,老夫找到你要找的人在什麼地方。」葉峰又發出了蒼老的聲音。

「誰?」沈慕婉玉容劇變,美目流轉,尋找說話之人。

「小丫頭,不用找了,以老夫之能,若是不想讓你找到,你就是找個十年八年也找不到。」葉峰大笑。

「哼,老娘偏不信,給我十年時間,我把這裡翻個底朝天,一定能找到你!」沈慕婉撅起嘴。

葉峰苦笑,好歹我也算個前輩高人,這瘋婆子怎麼一點尊敬之心都沒有?

「嘿嘿,怎麼了?你也知道老娘說的話沒錯吧?」沈慕婉非常得意。

「哼,老夫都可以做你爺爺了,你居然敢在老夫面前自稱老娘?」葉峰冷哼一聲。

沈慕婉玉容微紅,尷尬的笑了笑:「老先生,老……我習慣了。」

「小丫頭,不要叫老先生,要叫爺爺,如果你聽話的話,爺爺我就送你一本武技。」葉峰正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