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毛筆!是華夏書寫的一種工具!至於那柄劍,那是一件藝術品,是一件古董,屬於可攜帶的物品之列。如果這也能算作危險品的話,那恐怕這機場的任何東西都可以算作危險品了。而且我在華夏登機的時候,安檢方都讓我帶上了飛機,為什麼到了你們這裡就不能帶出去了?」看著這警察的態度,林白愈發覺得這事兒古怪起來。

雖然所有事情乍一看起來,似乎是這兩名老外對華夏的東西不甚了解,所以才鬧出的矛盾。但若是仔細審視他們要扣留的東西,便能覺察到其中的不對味。

飛劍、符筆、太歲、雪蓮、以及自隱世中取回的靈藥,這些東西根本就不可能被俗世之人察覺其中的蹊蹺。而且就算是這警察想敲竹杠,也會對李秋水攜帶的一些奢侈品下手,又怎麼會置那些東西於不顧,而是偏偏把這些對林白而言極為重要的東西扣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而反常到了這種地步,又怎是一個邪門了得!只是林白一時間還無法篤定,這警察這麼做的原因,究竟是因為他對這些東西感興趣,還是因為受到他人的某種指使。不過就林白看來,恐怕是後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神兵奶爸 !如果你想取回這些東西,跟移民局的人說去。」那警察冷笑一聲,然後伸手重重拍了拍腰間的配槍,輕笑道:「如果你不配合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如果我不配合的話,你要怎麼個不客氣法?!」眼瞅著這警察的架勢,林白已完全篤定這貨擺明了就是受人指使,故意找事來了,當即也不留情面,眼中殺機流露,似笑非笑道! 一個時辰之後,公孫瓚的身後集結了九百多萬騎兵,還有一部分離的太遠,短時間內無法趕到。

看着精神抖擻的騎兵,公孫瓚點點頭。

“全軍出擊!”一拍坐騎,公孫瓚第一個衝了出去。

此刻他身上光芒四射,即便是夜晚也是能照亮數十米。

距離技能失效還有幾個時辰,最多能夠支撐到天色漸亮,要是那時在不離開戰場,估計是走不出去了。

“駕…”一聲聲輕喝,千萬騎兵跟着公孫瓚開始奔襲。

雖然是夜晚,但是跟着馬王還是沒有問題的,並且公孫瓚適當的降低速度,可以讓騎兵輕鬆跟上,不過這讓白馬王很是不爽,但是誰讓公孫瓚是它的主人,爲了自己以後的幸福,必須聽他的話。

“轟隆隆…”騎兵奔襲的聲音十分震撼,在數百里之內都是聽得清清楚楚,讓附近的敵人心驚膽戰。

“那個老大,是不是還有騎兵啊?咱們回去吧!”

“滾,富貴有命成事在天,看運氣的玩應,就算失敗了,也就是掉一級而已,怕什麼,給我殺,要是好運殺了公孫瓚,那可是州牧的身份,一飛沖天啊!…”

“對,跟着老大,拼一把!”

“哈哈,老大的雲起一直不錯,咱們殺!”

數千名玩家亂哄哄的奔跑着,在夜裏他們舉着火把,向着公孫瓚的方向跑去,希望撿一個便宜,萬一殺了公孫瓚那可是直接崛起,比什麼辛苦積累都是來得快。

不止他們,在他們附近,一對對數千或者數萬人的隊伍正在快速前進,他們的目標都是公孫瓚。

雖然袁紹失敗了,但是任務沒有取消,都是爲了任務而來,就連曹操陣營的玩家也是如此。

唯有幽州陣營的玩家沒來,吝嗇的公孫瓚沒有什麼好任務,唯一的馬匹任務也是做到頭了,基本上幽州陣營的玩家清一色人手一匹藍色坐騎,有些實力強大運氣好的還是橙色坐騎,他們都對這個任務失望透頂。

所以幽州陣營一個沒來,在加上是黑夜,都不想出去,萬一被敵人埋伏,那可是必死無疑。

“轟隆隆…”這次的聲音更大,距離也是更近。

最前面的玩家甚至看到了騎兵的影子,在黑夜裏如同鬼魅一般,速度極快。

“不好,是騎兵,快撤!”見到這裏,玩家中的老大也是着急了,聽那如同怒雷的聲音,敵人的騎兵人數很多,他們可是擋不住的。

可惜晚了,在他們發現騎兵影子的時候,公孫瓚已經衝到地方了,然後直接撞了過去。

在玩家的視線裏,一道金色光芒閃過,然後他們就倒下了,那些沒有直接撞到的玩家開始四處逃亡,不過來不及了。

在公孫瓚的身後,九百萬騎兵奔襲而過,他們如同秋風一般,掃蕩一切,玩家成爲了滿地屍體,甚至一些倒黴蛋連屍體都是沒了,被無數馬蹄踩中然後變成泥土中的一員。

… …

就在公孫瓚出發的時候,李易也是下令大軍出營。

先是黃忠的五百萬弓箭手軍團,然後是趙雲的白龍軍團,合計千萬精銳,慢慢的來到大營西面一萬里,這裏距離公孫瓚戰鬥的地方至少有二十萬裏之遠,就算公孫瓚失敗歸來,也是需要很遠纔是能夠發現,並且距離大營有一段距離。

剛剛甦醒不久的公孫越也是不會派人去巡邏,十分安全。

“主公,大軍已經全軍出營,不知下一步如何?”黃忠粗壯的身體出現,在火把下閃耀着古銅色的光芒。

“主公,我軍已經集結完畢,請主公下令!”黃忠的話語剛畢,趙雲的聲音也是響起。

看向黑暗之處,趙雲銀白的鎧甲如同夜明珠一般,在黑夜中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但又不是很顯眼,不仔細看去,只會當作是月光反射的泉水。

“子龍,漢升,下令全軍休息,明天卯時出發,只要不是自己人,一概殺無赦!”李易重重的說道。


趙雲兩人聽完,有些意外,以爲李易會夜晚出擊,沒想到要等到明天早上,白讓他倆興奮了。

“是,我等一定會按時出擊!”兩人的聲音響起,然後直接離開。

就算是宿營,也是要安排很多東西,那糧草和器械的堆放,那飯食的安排,和明天進攻的次序,都需要兩人好好商議,這一夜是不打算睡了。

不過他倆實力強大,尤其是黃忠,就算一個月不睡覺也是不在乎,頂多實力無法發揮到極限,但是這天下沒有多少人可以勝過他。

至於趙雲,那更是沒有問題,身體強壯,再加上年輕,熬夜不在話下。

“主公,萬一明天公孫瓚沒死,那該如何是好?”就在這時,李儒問道。

經過一天的休息,李儒恢復了狀態,這天下午就是回到了李易的身邊。

“文優,那公孫瓚必死,就算沒有死在曹操的手上,我也不會放過他!”李易淡淡的說道。

但是那話語,讓李儒心驚,在以前,李易可是主張幫助公孫瓚,沒想到今天竟然改變了初衷。

“主公,萬一咱們殺了公孫瓚,可是對主公的聲望不好,不如…”李儒正要勸解一下,可惜被李易打斷了。

“文優,公孫瓚必須死,這雖然是我的意願,但是也是其他人的想法,公孫瓚必須死,不然接下來的事情可是不好辦!不要問,也不要勸解,我知道該怎麼辦!”李易看着李儒,鄭重其事的說道。

李儒聽完,點點頭,然後下去處理事務,留下李易一個人看着夜空。

那裏羣星閃耀,不知代表自己的星星是哪一顆!

… …

夜,月色如水,溫柔的照射在大地之上,讓大地蒙上一層銀色的衣衫,就連普通人也是能在夜晚目視。

雖然沒有白天那麼遠,那麼清晰,但是十米之內還是可以看到東西的。

“駕,在快點,在快點。”

經過一個時辰的趕路。千萬騎兵的速度開始加快,如今距離出發的地方已經十萬裏了,但是公孫範的身影還是沒有看到,一路上連屍體也是沒有。

當然了,找死的玩家還是一波接一波,殺都殺不完。

幸虧公孫瓚只要撞上去,玩家就會四分五裂,然後被身後的千萬騎兵碾壓,最後什麼都沒有留下。


“啊…殺!…逃啊!…”忽然,遠處傳來微弱的聲音。

公孫瓚細細聽去,這聲音很遠,就算是公孫瓚,這個一流歷史戰將,如今等級八十九級也是無法聽清,這距離至少在千里左右。

因爲在夜裏,大地上寂靜無聲, 假戲婚寵

“快,那個方向,衝!”奔着聲音的來源,公孫瓚微微調整方向。

給後面的騎兵轉向帶來一定的餘地,不然千萬騎兵想要大範圍轉向可是很困難的,一個不好就是馬死人亡的下場,要是自己的白馬義從則是沒有這個顧慮。

這個時候,公孫瓚很是後悔,早知道就留下一部分白馬義從了,可惜爲了吸引袁紹的注意力,所有的白馬義從都是戰死,一個沒剩下。

慢慢的轉向,然後向着那裏衝去,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大,其中還有很多馬匹奔騰的聲音,一聽到馬匹的馬蹄聲,公孫瓚的眼神亮了。

除了公孫範,也就只有曹操那裏騎兵不少,袁紹的騎兵可是早就消滅一空,不會有如此規模的騎兵。

不是公孫範的就是曹操的,想到這裏,一個加速技能釋放。

“衝鋒!”簡單的一聲話語說出,公孫瓚的體力驟然下降一成,然後千萬騎兵的速度加快三成,向着目的地快速衝去。

爲了第一時間趕到,公孫瓚也是顧不了那麼多了,在拖延下去,自己也是要完蛋了。

感受着實力的一點點下降,公孫瓚知道技能的持續時間不多,最多還有二個時辰,要是在找不到人,那他唯有回去,等到技能消失,實力下降之後,躲在幽州,企圖東山再起。

“殺,殺了公孫範,主公重重有賞!”

“殺。滅殺幽州騎兵!主公重重有賞!”

“殺,殺,殺!”

近了,更近了,公孫瓚甚至能夠聽到曹操大軍中戰將的怒吼,他們傾盡全力的提高士氣,然後衝向公孫範的大軍,企圖滅殺公孫範。

“鑿穿!”手中銀槍前伸,第二個技能用出,爲了救治公孫範,公孫瓚可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體力再次下降兩成,這一次可是攻擊技能,不是輔助技能,千萬大軍所有的騎兵槍尖上都是出現一道銀芒,那是公孫瓚技能的體現。

可以讓整個大軍的攻擊力瞬間增加兩倍,可是在最短的時間內,鑿穿敵人大軍,或者大陣,不過需要在一定衝鋒距離之內纔是可以,遠了,技能的效果過去了,近了,則是無法發揮最大的戰力。

這是考驗戰將的時候,一個攻擊技能,甚至一個輔助技能,都是可以改變戰局的,只要差距不是太大,只要時機拿捏準確,可以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戰果。

“殺!…”千萬騎兵感受到自己長槍的變化,都忍不住怒吼起來。

千萬人的大吼,讓正在戰鬥的雙方都是嚇了一跳,然後看向吼聲的地方。

“哈哈,給我殺,是我幽州騎兵,反攻的時候到了。反擊,反擊!”公孫範見此,怒吼道。

在他的手中,還有兩百萬的騎兵,他們本來已經抱着必死的決心,想要和敵人同歸於盡,但是聽到那聲怒吼,在聽到公孫範的聲音,他們感覺到有了活着的希望,潛力全開,戰鬥力飆升數個檔次,竟然擋住了曹操大軍的攻擊。 這個時候墨決進來了,手摸著小不點說。


「你也知道,就瞞著我嗎?你們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凌遙看到墨決對自己點了點頭,他說得應該是真的,可是為什麼要瞞著自己呢?

「你現在不是知道了嗎?開不開心呀!這可是你夢寐以求的孫子,你不想抱著,那寶寶來爺爺這裡好不好呀!」墨決剛才就想要進來了。

可是她一直溫順的人,從來就不會對什麼人生氣可是他看到了她生氣了,還是為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而靳英懷看到凌遙的時候,還說墨昊靳是她兒子的時候,他在想那個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呢?所以才有這樣的緣分,他真的很痛愛小不點的,現在看到了墨決和墨昊靳的樣子,他想的一切都幻滅了,他們不是父子說出去誰會相信呀!

真的太像了這兩個人,她已經有了新的家庭,而自己卻等了那麼多年,什麼都沒有了。


凌遙挽著墨決的手臂,生氣的對墨昊靳說:「你膽子越來越大了,什麼都瞞著我,這麼大的事情,如果我不來,我想問問你們幾個人想要瞞我到什麼時候。」

「爸,好好管管媽咪吧!我們都是大人了,做什麼事情都有分寸,媽咪呢給我點面子吧!」墨昊靳看著小不點,臭小子看你的了。

小不點咿咿呀呀的叫著,他們幾個人看著小不點,什麼氣都沒有了。

原來過去那麼多年你已經結婚了,還有那麼大的孩子了,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洛夢櫻沒有錯過靳英懷的眼神的失落,他是不是受到傷害了可是洛夢櫻不能告訴他,他們真正的關係,凌遙一看就想讓他懷疑。

墨決和凌遙知道所有來龍去脈之後,也不能對他怎麼樣,既然救了他們家的孩子,那他們也只能招待。

凌遙想著這段時間不來這裡就好了,他應該在這裡也不會待很久。

「你們兩個呀!有什麼事情都要家裡說,明天我讓一下人過來,幫忙照顧小不點,不可以什麼事情都麻煩外人。」凌遙現在已經平靜很多了,雖然一看到他在這裡,心裡還是不適應,可是他們之間在就結束了。

她也不能給他機會讓他一直住在這裡,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雖然哥哥把他們母子保護得很好,可是他還是找來了。

「媽咪這些事情,我已經讓成陽去處理了,保姆晚點就會到了。」墨昊靳早早就安排了,只是他們都不知道而已。

「那我還是不放心,要不這樣吧!我和你父親帶小不點帶回家去吧!你們兩個人每天都那麼忙,也照顧不來,家裡傭人多,而且都是一些老人可靠。」凌遙可不放心讓他們外人來照顧她的小孫子呢?

「媽他們都要照顧你的,我們會處理好,如果我們搞不定了,再請媽幫忙就好了,小不點剛剛回來,還是會認生,還是留在我這裡吧!」洛夢櫻想墨昊靳安排的人應該可靠,更何況這裡她也安排了人。

墨決看到了靳英懷一個人在外面和小魚玩,他走了過去說:「靳會長,在下墨決,你和我年紀相仿,不應該在家裡陪著自己的妻子,怎麼有時間來這裡陪我的小外孫呢?」

這個人和妹妹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這個時候來這裡。

「我孤寡老人一個,不過很喜歡小不點,可是他還是在他們兩個人身邊有利他成長。」我一直在等的人,已經找到了,可是她已經不在屬於我了,也有新的生活,我又怎麼還來打擾她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