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得幾位強壯的時面孔猙獰的巨山盯着眼下的陳凡,大聲的疏導,言語之中竟然沒有一點逼迫的感覺。

“對啊,他的身上怎麼會有我們魔族的氣息,要不是這個氣息,我現在還是真的想吃了它。”一個長相有些鬼哀怨的年輕魔族人看着陳凡,姐姐的一笑,旋即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對着衆人輕聲說道。

“哪有什麼辦法,摩羯的至尊已經說過現在不許殺害身上帶有魔族氣息的人類,否則的話格殺勿論的。”一個人說道。

那個妖嬈的女子,突然上前拉着陳凡的手,逃離了這個地方,深厚的重任都是一臉詫異的看着這連個人。

“看什麼看,都給我回去,小心我殺了你們。”那個妖嬈的女子突然回頭衝着追來的衆人因狠狠的一笑,一股氣味強大的磅礴氣息從他的身體內保用而出,這個七夕陳發記得,正是自己以前用過的並且已經轉化爲鬥氣的魔元力。

這個魔元力氣息幾位暴虐,陳凡現在已經不怎麼用了,但是還是熟悉得很的,現在這個妖嬈的女子使出這種他熟悉的魔元力,他自然是有所察覺。

跑了大概十分鐘之後,連個人來到了一個人比較少的地方。

陳凡走在女子的後面,有些一夥的看着這耀眼到了極致的人,細細的打量了起來,這個時候女子也是轉過頭去看着陳凡,陳凡第一次認真的看到女子的容貌,不僅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樣的妖孽人物要是放到人間去恐怕真的會引來一行災難吧。

如果說他曾經看過的那個非常優美活力的墮落天使是一個富有魅力可以讓男人完全先進去不能夠自拔的妖豔人物,那麼眼前的這個女子閉上那個女子恐怕是要高了不止一籌。

豐滿的股胸脯一起一伏的,飲血的春光咋泄,足以使得任何男人爲之傾倒。

女子渾身穿着非常少的衣服,而且還是緊身衣,堪堪遮住羞處,下身的修長美腿給人一種非常高挑的感覺,成熟性感,非常迷人。

看深意完美的勾勒出女人的誘人身材,那高挺的小巧退,好似一個成熟豐滿多汁的水蜜桃一般,以爲有人,讓人想情不自禁的咬上一口。

“好看嗎?”女子非常動聽好似黃鸝一般的聲音響起,陳凡將目光從他的身上收回,移到了她絕美動人的臉龐上。

“當然好看了,想不到魔族竟然會有你這樣的女子,真是讓人動心啊。”陳凡由衷地感嘆道,女人的臉龐 雖然並不算非常的精緻,但是有着一種別樣的魅力,狐狸一般的面容使得她有一種勾人心魄的感覺,在他的面前彷彿你就是一個被他勾引的書生一般,甘願爲他奉獻出所有的東西。 “你好像是很喜歡大量別人,是吧。”女人對着在那裏看着面容的陳凡輕吐了一口氣,蘭花般的青紫昂首的陳凡微微一愣,看着女人挑逗的動作,不禁莞爾一笑:“你好像是很喜歡挑逗別人,咱們只不是剛剛認識,你就對我做出這種動作,你不覺得這樣是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嗎?”

女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伸出鮮紅舌頭尖舔了一下紅潤飽滿的下嘴脣,對着陳凡笑道:“你們男人不都是喜歡這樣子的嗎。”

聞言,陳凡的臉龐上泛起了一抹微笑,“你好像是對我們這些歌所謂的男人很瞭解,但是我先要告訴你一句,你說的男人是你們魔族的男人,而不是我們人類,我們人類一向都是愛好和平,不像你們喜歡殺戮。”

女人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看着陳凡的臉,突然說道:“不要以爲我沒有見過人類,你就說出這樣的話,我告訴你你們人類的地方我也去過總管那些個地方哪個人不是爲了一些沒有實質的東西而去勾心鬥角的,爲了一些歌名利爲費盡了心機,嘴中機關算盡,鬱鬱而終。”

聽得女人的話,陳凡的臉上有些不高興,掃了一眼女人的臉龐,笑道:“既然你這麼瞭解我們,那麼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嫣然,嫣然一笑的嫣然。”女人也是對着陳凡一笑,說道:“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叫做陳凡,陳凡的陳,平凡的凡。”陳凡對着嫣然拱了拱手,說道。

嫣然聽了車翻的話點了點頭,說道,“說吧,有沒有興趣我和高高興興的玩上異常,我告訴你姐姐我的本事可是老厲害的了。”

聞言,陳凡搖頭苦笑了一聲,沒有說話,轉頭便要走。

重生八六幸福軍婚

用這種話來料斗陳凡,簡直是太不正確了。

當年他的師父曾經爲而來鍛鍊他的一隻,曾經用美**惑過他,讓一十八個絕色美女脫光了衣服或者是衣衫半掩的站在他面前,做出各種有貨的動作。

當時陳凡年少氣盛,險些做出一些出格事情,但是最終他還是忍住了,但是當又一次年他師傅依然用這個方法來試探他的時候,陳凡端坐在那裏,沒有一點放映。

看的那個老頭不禁是一陣訝然,這十八個美女當衆有的赴美,有的妖嬈,有的青春,有的靚麗,各種各的風采,都是風華絕代的美麗女子,而當使得陳凡竟然都是不屑一顧,不得不說那時候的他實在是一個意志力堅強的人。

想到自己的往事,陳凡就是一陣搖頭苦笑,那時候的自己意志力堅強的沒話說,現在的自己既然會爲了一個女子而動心,說出來還真是遊戲諷刺。

“怎麼了,你想走嗎,難道我就真的那麼沒有一點吸引力。”女人蹙着黛眉小跑到陳凡的面前,咬着下嘴脣,眼中霧氣朦朧的,衣服梨花帶雨的樣子,看的陳凡又是一陣訝然。

如果說可憐與妖嬈是連個完全不同的詞語與魅力陳發互相因,但是這兩種魅力結合到一個女人的身上陳發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但是現在他相信了,”唉…你爲什麼一定要纏着我呢。“陳凡伸出手去撫摸着女子的臉龐,在吹彈可破,好像是可以孽畜誰來的肌膚上滑動,陳凡笑道:不得不說,你真的是很有吸引力,也真的是很有魅力,我不知道已經有多少的男人,或者說是你們魔界的男人已經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面。你的魅力驚心動魄,的確讓人不可自拔, 可是我還是對你沒有一點洗刷,你還是走吧。”

陳凡的話芋在女人的耳朵中響起之後,就將手移開嫣然的臉龐,望着嫣然的表情,笑着說道:“你可以去找別的男人了。”


嫣然聽了這話,臉色鐵青的看着陳凡,氣的撅起了飽滿紅潤的嘴巴,身子不住的發抖。

曾幾何時她對男人不屑一顧,認爲他們都會對自己而動心,嘴中被自己迷倒,甘願爲自己做任何事情。

曾幾何時,他將這個想法辦到了,看着拜倒在自己腳下的那些個魔界強者,他微微一笑,不屑一顧。

可是,此刻竟然出現了她不敢相信的一幕,一個長相不是很英俊,十指連實力都不是很強的男人居然拒絕了她麼人切實對着他的容貌,她的身材不屑一顧。

“哼,早晚有一天,你也會向其他人一樣拜倒在我的腳下,咱們走着瞧。”嫣然眼睛眯了起來,形成一個明亮動人的月牙狀,輕輕上揚的嘴角掛起一抹動人的神祕微笑。

“陳凡,你等等我。”

陳凡正在行走中,聽到有人招呼自己,想了一會兒,轉過頭去,順着聲音望去,只見嫣然按個魔界的小妞竟然衝着他的方向跑了過來,而且好像還是很開心的樣子。

“這個小妮子,怎麼會這麼開心,難道他真的有那種傳說中的受虐傾向。”陳凡皺着眉頭看着衝着自己一路小跑過來的嫣然,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嫣然爲什麼還要繼續跑過來。看到嫣然走到了面前,陳凡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你怎麼又過了了。”

嫣然沉吟了一會兒,漆黑明亮的眸子中透着些許的狡詐,對着陳凡望了一眼,抿嘴一笑:“姐姐我呢,看你是剛剛來到魔界,怕你受欺負,我跟你說這個魔界的地方可是大得很,比起你們人累累的那個地方可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這裏的時間和你們的世界也是不一樣的。”

“時間不一樣?”聞言陳凡的眉頭一挑,時間不一樣就以爲着在這裏呆的時間和在外面呆的時間不一樣,就好比當初在他的桃源空間的時候,那時候能量充沛,那哪裏一天相當於外面的兩天時間。


看着車翻驚訝的表情,嫣然好似護理一班的笑了笑,揚起了頭,好像是找到了自信心,“那你說我漂不漂亮?”

陳凡不由得“撲哧”一笑,這個傻妞原來找自己來就是爲了這個。

“你笑什麼。”看見陳發的表情,嫣然不悅的皺起了柳葉般細長的娥眉,對着陳凡說道:“你說我到底漂不漂亮,你動不動心。你說了之後我就告訴你這個魔界和你們那個人間界的不同。”

“好吧。我說,我說。”陳凡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對着嫣然看了一眼,還是沒有忍住笑意,再次笑了出來,打他從上一世出生到現在還是沒有人問過他這樣的問題呢,想到這些個幼稚的問題陳凡就不由得笑了起來,臉色憋得通紅,但是依然還是笑了出來。

“哼,我都說過了不許笑了,你要是在這樣的話,我就不理你了,到時候你在魔界被人殺死也是說不定的,我肯定不會幫你了。”嫣然皺着眉頭看着陳凡,此時竟然有一種異樣的魅力,看着陳凡可惡的表情,訝然輕哼了一聲,在原地跺了下腳,轉身表要走。

“你先別走嘛,我說,我說還不成嗎。”陳凡捂着肚子強行使得自己正經一點,“你很美,我很動心,這樣可以說了吧。”

這個魔族的少女聽了這話之後,雖然還是有些不悅,但是被臉上的笑容給沖淡了“恩,這還差不多,我就告訴你這其中的不同吧,魔界呢說句實話,就是和你們人間界失戀咯不同的衛冕,既然是這樣那麼自然是有着許多不同了,時間就是其中的一個,在我們魔界你要是生活十年,那麼就想當初人間的一年,這樣的速度使得我們的實力都是有着很快的增長,所以就算是實力和資質相同的人來動我們魔界人回去之後都是會有很強大的實力的。”

“唔,原來是這樣。”陳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若果真的和嫣然所說的一樣的話,那麼這個魔界自己還就真的是來對了地方,人間界的那個瞭然和天衍宗拍如今倒是自己的仇人,況且他們都是擁有者很強大的實力,如果自己在人間的話那麼保不住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在這裏十年才相當與人間的一年,這樣自己就擁有了足夠的時間來修煉,要是回去的話實力一定會哦掌上一大截,到了那個時候雖然說不可以打敗他們,但是自保應該是可以的了。 “不過你別要太高興,先不說你修煉時間的問題,在這裏你很有可能掌握不了自己的生命。”嫣然看着陳凡的表情,嘴角掛起一抹神祕的微笑,說道。

“恩?這話是什麼意思?”陳凡詢問道。

嫣然輕輕的笑了笑,將手掌放到陳凡的肩膀上,手指有節奏的彈動着,“沒有什麼意思,只是說你的實力實在是很低,連我都可以輕易的打敗你,你要知道在這個地方不是每個人都擁有自由的,在我們這裏有着和你們那裏完全不一樣的規矩,這個規矩就是力量,絕對的力量,如果你擁有了最強大的力量,那麼你完全可以征服魔界,成爲魔界中只出現過一次的千古一帝,但是如果你的實力低微,對不起了,你只能註定成爲最底層的奴隸。”

陳凡轉過頭去,停下了行走的腳步,看着正在那裏說話的嫣然,皺着眉頭說道:“那麼你覺得我現在的實力怎麼樣?”

“你的實力和我比是不行的,不過要是放在魔界呢也算是最末一流的水平吧。”沉吟了一會兒,嫣然望着陳凡說道。

陳凡那微微一愣。

他下週乃擁有着大武師的級別,可是放在這裏還處於最末一流的實力,大武師的級別放在人間已經算是中上游的水平了,難道摩羯的高手真的是很多嗎。

“恩,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陳凡剛剛想對嫣然說些什麼話,就覺得眼前閃過一道黑影,緊接着一股無與倫比的力量在勁風中傳來,身形趕忙的躲開,皺着眉頭看着突如其來的這道身影。


來人是一個二米多高的漢子,大大的眼睛,高聳的的鼻子,方海口,是一個典型的硬漢形象,不過他的腦袋上卻是有着一個微微的突起,好像是被人用錘子打在額頭上,因爲疼痛而突兀生出來的小嘎達一樣。

男人微微的轉過頭來,冷冷的看着陳凡,有些不屑的說道:“嫣然,這就是你新招的男人嘛,真的是聽不粗的,真是正經的男人,我不可否認他的身上的確擁有着和我們魔族不一樣的正統氣息,可是他的外表明顯是一個魔族和人類雜交所生的,這樣的人根本就是一個垃圾,十個什麼都不如的東西。”

聽着難熱的話,嫣然有些不悅的說道:“我想怎麼做是我的事情,我想要誰就要睡,這些事情你管得着嗎?”

“嫣然,你怎麼不動我的心思呢,我的心可是隻對你一個人開放的,別的女人就算是來求我我也不會多看他們一眼的。”那個男人對着嫣然輕聲說道,只是看着他眼中偶爾閃過的一絲光芒,陳凡就知道這個男人絕對沒有打什麼好的算盤。

剛剛這個男人不問什麼原因就想要殺死他,這樣的人心性是不會好到哪裏去的。

“這個男人他有什麼本事像你爲他這樣,居然離開了供電,你不知道你的父親有多擔心嗎?”男人說道。

“查爾斯,夠了,這裏根本就是沒有你什麼事情,你現在趕快給我走。”當聽到查爾斯說道“父親”那個詞語的時候,安然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旋即擡起素手對着他說道。

那個叫做查爾斯的男人聽了這個話,防腐蝕沒有聽到一半,竟然是紋絲不動,只見他轉過身來,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冷冷的望着在一旁的陳凡,“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鼎鼎大名的查爾斯,你不要想和我鬥了,你是鬥不過我的,現在趕緊給我滾,發誓永遠不要在接近我可愛的儼然一部,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否則的哈,你沒有什麼好下場。”

“是嗎,我倒是想知道我的相差是什麼?”陳凡原本打算離開這裏,遠離這個是非之地的,但是聽到查爾斯說出的這個話,臉上掛起一抹冷冷的笑容,望着高大的查爾斯,微微上揚的嘴角透露着一絲不屑,雙掌在空中微微一伸展,一個的紫色長槍出現在手中。

“你這是在找死。”那個叫做查爾斯的人狠狠的看了陳凡一眼,沉聲道:“我已經給了你一次機會了,你沒有把握好,那就怪不得我了。”

刷吧,身子一動,完全和他身型不符的速度陡然出現,閃電般的來到陳凡面前,殺過一般打下的拳頭衝着陳飛那劈頭蓋臉的轟砸吸取。

“哼,速度不錯,不過比起我,你還是差一點。”看着宛若閃電般的速度,陳凡冷笑了一聲,身形一側,躲開他的攻擊,草氣場強,對準查爾斯的胸口就刺過去。

“噗噗噗”

長槍回宮,宛若隱身進洞一般,不斷地轟擊着查爾斯的胸膛,但是沒有一個攻擊命中查爾斯的巨大身體,都被他舊書抖了過去。

“嘶,不錯。”

晚會跟着躲開自己攻擊的查爾斯,陳凡鬆動了一下肩膀,旋即腳步向着後方推過去。

那個查爾斯一位陳法不行了,眼中閃過一絲兇狠,臉上的猙獰更加的兇惡了,踏動腳步就衝着他的腦袋衝過去,拳頭夾雜着巨大力量,沒有絲毫的鬥氣,但是陳凡可以感覺得到這樣的攻擊比起自己的鬥氣一點都不差。

“力劈華山”

低沉的喝了一聲,陳凡的身子一躍,閃電一般的來到了半空中查爾斯的頭頂前方,力貫雙臂,手中的誅邪搶仿若是一條有了神明的紫色神龍一樣,衝着查爾斯的頭蓋骨就戳過去。

“嘭”

“鏘”

一陣技術的死名聲響起,陳凡立在半空中看着長槍被阻擋在查爾斯的頭頂之外,有些詫異的將目光掃視了一下,目光所到之處,不禁微微有些詫異。

“咦…居然在我這麼快的攻擊速度之下可以瞬間將服裝換號,這樣的東西招式詭異。”

眼前的查爾斯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了一套天藍色的鎧甲,開機上面有着無數道的刀痕,有的痕跡上依稀看到斑駁的紅色小點,顯然是和別人廝殺的時候鮮血迸濺道鎧甲上所在承德效果。

天藍色的鎧甲桑拿發着不一樣的光芒,在魔界太陽的照耀下閃爍着更加刺眼的光芒,而查爾斯此刻正是一臉輕鬆的立在原地,雙手握着一柄巨大的戰斧和陳凡的長槍硬扛着,胖歐版的恐怖氣息從查爾斯的身體上傳來,讓陳凡不禁聯想到了一個人。

來不及多想,此刻正是生死關頭至極,陳凡狠狠的一咬牙,猛的低喝一聲。

“力劈華山,給我開。”

一聲大吼產來,陳凡平平接着連個人的武器交織李在半空中,皺着眉頭,身上的紫色鬥氣狂涌而出,在身邊形成了一個火焰性的形狀,將鬥氣輸入到誅邪長槍中,陳凡雙臂用力,加大了鬥氣的質量和數量,雙臂上的力量更加的強大法,仿若是一個遠古的股神一般,雖然身體跟並不算是很高大,但是卻有着和體型完全不符的強悍力量。

“什麼,這樣強悍的力量,難道是…”望着頭頂上的那個小人,查爾斯一臉的輕鬆陡然一變,面色一沉。

身爲魔界貴族的假從小便時接手家族的教訓,可以說是將魔界的強者氣息都是熟悉了一遍,雖然現在已經忘記的差不多了,但是陳凡的力量和氣息卻是有些驚人,驚人的詭異。

“那是…黑心老魔的氣息。”

查爾斯正在驚訝中,哪裏想到雙臂一陣發麻,古大德力量通過巨大戰斧撥到她的手臂,臉色一變,身子驟然一陣,被上面的大力所壓制,“嘭”的一聲,雙腳深深的陷進了土地中。

“嘭”

又是一股大禮傳阿里,查爾斯的腳步一個踉蹌,險些股倒在地上。

“哼,廢物,這樣就不行了。”陳凡看着有些支撐不住的查爾斯,嘴角泛起一抹不屑。 “這就是不行了嗎?”

聽着陳凡冷聲,沉思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旋即猛地一用力,身上的狂暴氣息倍增。

“哇~哈。”

低吼一聲,身子陡然增大了一倍, 愛上霸王總裁

“不好。”

陳凡暗叫一聲不好,長槍在地上一戳,身子向着天空一用力,瞬間彈飛了出去,巨大戰斧突然竄出了一個鐵鏈狀態的尖銳武器,落在了陳凡剛剛站的爲止,而姆比哦啊正是陳凡剛剛腦袋所在職的位置。

“真他孃的印象,居然敢跟老子我玩陰的。”啜了一口之後,陳凡的身形一閃,真個身子就好像是天空中的紫色閃電一般,眨眼間來到插死額的身後,身形一轉,雙腿在虛空中畫了一個半圓的姓張,旋即猛的一用力,在呼呼風聲的夾雜下,淡紫色鬥氣所覆蓋着的做鞭腿帶着強橫力量衝着查爾斯的後繼吹就狠狠的踢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