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溜光飛走。

「老子今天就等著你,看你能把咱整滴啦。」唐春一聲冷笑,一把就把李霸捋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

不久,十幾個傢伙氣勢洶洶而來。

打頭的居然還是位半仙境強者。另外幾個全一水兒的金級脫凡境。

「小師祖,那位叫姜林,是執法堂中一個副大隊長,半仙境界的。」趙方密音提醒道。

「全拿了,帶走。」姜林根本就沒看唐春一眼,直接下了命令。貌似連趙方跟周田都在抓捕之列。

「姜隊長,你憑什麼拿我們?」唐春冷冷哼道。

「憑什麼,就憑你毆打執法隊員,攻擊想滅殺執法隊成員。這是嚴重的犯了門內規矩。定必拿回執法堂嚴懲重罰。」姜林冷笑,一揮手道,「不必說了,拿下。」

一群執法隊員如狼似虎沖將上來。

唐老大也沒二話,直接沖了上去。揮拳掄腿,全不用兵器。

梆梆梆……

一連串的脆響聲過後,不久,全滾地下了。那是看得李霸跟周田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尼瑪,也太強大了吧。


你一個鐵級脫凡境把人家十個金級脫凡境強者全撂倒在地了。

這是個什麼狀況,難道金級的還不如鐵級的。那這金子也太不值錢了。

「我說你怎麼敢如此囂張,原來是用秘法隱藏了真實功境。好好,我看你能囂張到何時。」姜林一聲冷笑,一張金色繩子給他一抖如長蛇一般封凍了唐春所有退路。

不過,下一刻,姜林有些笑不出聲來了。(未完待續。。) 因為,宗門內這種捆仙繩連半仙強者都能捆住居然沒能捆住唐春。而且,給唐春一伸手就抓住了。

姜林一聲冷笑,仙力摧動。一道青光沿著繩子過來了。那捆仙繩頓時給扯得筆直如鋼鐵一般硬實。

不過,再下一刻,姜林的自信有些動搖了。因為,他摧動了八成仙力過去居然如石沉大海一般對方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是個什麼狀況?


姜林感覺腦子有些短路了。

「你不是要繩子吧,還給你。」唐春一聲冷笑,往外一甩,那繩子一環繞反捆向了姜林。

老貨趕緊飛退,不過,那繩子居然有鎖定作用一般直接把姜林捆了個結結實實。

而且,繩子上帶來的慣性作用太大了,直接就帶著姜林狠狠撞塌了一座小山才停了下來。而姜林這位隊長早就鮮血滿身。

「什麼,連姜隊長都給撂倒啦?」執法堂副堂主莫成一聽,傻了一下。

「莫堂主,趕緊派人過去救人啊。那個傢伙簡直就是一個暴徒。

我怕他會跟那個老傢伙一樣,到時,把咱們的執法隊員全給整殘了。

而且,師叔祖聽說到神牛王朝都城辦事了,估計一下子不會迴轉。」執法堂另一個小頭目蔡陽一臉焦急。

「這事怎麼可能,姜林可是半仙強者,還有十個金級脫凡境。唐春一人居然能打敗他們。」莫成簡直不敢相信,轉爾道。「帶齊隊員,咱們過去看看。這事,我先向堂主稟報一下。」

莫成說完發出了一道消息,爾後帶著人直撲黑鷹峰。

「唐春,你可知罪。」老遠在空中莫成就大聲的吼問道,聲音直震九天。

而且,居然帶來了三四十號人。這麼多人風雷滾滾卷帶而來,頓時,引來了元丹宗多方關注。

唐春明白了,老傢伙是故意如此造勢的。

「放肆!」唐春一聲冷笑。無風也起浪化為一方驚天巨掌一把啪去。

啪啦一聲。

雷光閃現。空中亮出一個巨大的火球。接著就是傳來了莫成憤怒的慘叫聲。

等唐春伸開手掌后,莫成已經成了一截焦碳。

爾後給唐春一把甩砸在地下,唐春又是狠狠幾腳踢了過去,踢得莫成滿地打滾。爾後才一腳踩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出。嚇得莫成帶來的幾十號人馬全都後退了幾十里站在空中觀望而不敢朝前了。

開玩笑。地仙莫大堂主都給修理成這慘狀了。自己這幾十號人雖說人馬眾多。但最高功境者就半仙。下去豈不是找虐。

而且,有三個半仙境的隊長相當沒品的大喊了一聲道:「莫堂主,我們回去向堂主稟報此事。你們在這裡守著。」

一講完。三個半仙境的小隊長溜得比兔子還快。而他們的屬下全都一臉菜色。

尼瑪,叫我們守在這裡要是惹惱了黑鷹峰那個小煞星那可就倒霉了。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執法堂二號人物,常理副堂主蓋天月一聽,一把就把桌子拍散架了。

「這事兒,您看?」回來的一個半仙問道。

「這事兒估計都傳遍整個元丹宗了,如果咱們不出手,執法堂威信何在。一大幫蠢貨,真是蠢貨,居然連一個外門弟子都搞不定。」蓋天月哼道。

「堂主,那裡可是黑鷹峰。雖說唐春只是一個外門弟子,但是,他是師叔祖的弟子。

那老傢伙可不是好相與的。要是咱們真抓了人老傢伙一回來,咱們估計全得吃不了兜著走。

因為,他就這麼一個弟子。能瞧得上眼的肯定他覺得順眼。

咱們抓了他順眼的人,這個……」半仙有些發怵這個。

「是個問題,不過,人總得先撈回來,走,去看看。」蓋天月直嘆運背,因為,堂主不在,自己現在就是執法堂一號人物,不出面都不成了。

這傢伙身影一晃就到了黑鷹峰前。

「小師叔,你這樣子干可是犯了宗門規矩。」蓋天月冷哼道。

「對於一群目無尊長,無視尊長,無視宗門規矩。居然敢到黑鷹峰鬧事者。師尊不在,我唐春作為黑鷹峰弟子,當然得維護此峰安全。」唐春一臉淡然。

「無視尊長,這話從何說起。無視宗門規矩,他們又犯了那一條?」蓋天衛一臉冷凌,問道。

「錢旺跟莫成一來就囂張的直呼我唐春其名,這是不是無視尊長?」唐春言詞犀利。

「這個,算是。」蓋天衛心裡直罵這兩個不知禮數的傢伙,的確,唐春是展支會的弟子,按輩份你就得叫一聲師叔。

「師尊不在,他們居然到黑鷹峰鬧事,這是不是犯了宗門規矩?」唐春冷哼道。

「胡說,我們是到這裡來帶犯了規矩的李霸走的。李霸無視宗門規矩居然私自在黑鷹峰停留數日不歸。此事凈世堂上報到了我們這裡。這是我們執法堂該乾的事。」莫成喊道。

「小師叔,此話你怎麼解釋?」蓋天月貌似看到了一縷曙光。

「當然有原因,那是因為師尊走前有交待。說是他出門再弄些藥材,叫我先開爐把準備工作作好。


我當時說是人手不夠,師尊就說了,全宗弟子我相中誰就挑誰。

這事,周田跟趙方當時都在場可以作證。而我發現李霸用得趁手,所以就留下來了。

而且,李霸只不過是凈世堂一名新進弟子。凈世堂那麼多人,多一個少一個並無大礙。

為什麼有人一直盯著我們這裡。連執法堂都整出來了。

至少,凈世堂有意見可以先問一下我唐春是不是?

居然直接就打人拿人,真以為黑鷹峰的門人都好欺負是不是?」唐春質問道。

蓋天衛一時給狠噎了一下。而趙方跟周田兩人暗暗叫苦,展支會走前哪有交待說是看中誰就挑誰?可是現在這事兒肯定不能否認,估計立馬就會給唐春這煞星活撕了。

「趙方,周田,師祖走前是否有交待此事?」蓋天月盯著倆人,兩人頓時腿兒的閃。嘴巴張了半天都講不出話來,人家蓋天月又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來。

「是不是沒說?」

「沒說嗎?」唐春問道。

「說了說了,師祖走前有交待。這黑鷹峰他不在時由小師祖代為管理。」趙方兩人趕緊點頭。不過,這傢伙避重就輕,只說是管理,並沒證明這件事。

「算啦,既然師祖有交待此事到此為止。

錢旺,今後記住。到黑鷹峰辦事要先問清楚。

還有,凈世堂是怎麼搞的,屁大點的小事居然也來勞煩咱們執法堂,真以為咱們天天喝稀飯沒事幹了是不是?回去。」蓋天衛就騙下坡,根本也不想證明什麼了。

因為,這事如果真要刨根問底的話最後招惹上麻煩的肯定是自己。

展支飛那老傢伙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時隔多年後老傢伙才會收下的第二個弟子肯定會得寵的。展支飛絕對是幫弟子而不會幫執法堂的。

「可是蓋堂主,咱們全給打了。公然毆打想滅殺執法堂的人是不是違犯門規,這種罪輕者廢除武功,重者直接杖殺的。」莫成心裡不服啊,問道。

「那是你們先攻擊我唐春的,我這是自衛反擊。不然,白白給你們打了不成。」唐春哼道。

「小師叔,我也得說你兩句了。都是宗門內人,一點小矛盾,下手也沒必要如此的重是不是?」蓋天月說道,畢竟,莫成這傢伙是堂主一系的。不給點面子到時堂主那邊也說不過去。

元丹宗弟子長老不下大幾萬的,宗門內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著的。

「算啦,蓋堂主如此說就當是我反擊時力量過重一點罷了。

那只是失手罷了,這是幾顆荒階下品的療傷丹,給你們了。

不過,下回注意點。有事先找我通氣一下。

不然,我照打不誤。」唐春拋出了幾顆丹藥,霸道回應。

莫成還想講什麼,不過,給老蓋一把抓起飛走了。

「雷聲大,雨點小,真沒勁。」別山一些弟子直搖頭。

「呵呵,執法堂能把黑鷹峰怎麼樣了不成?到時,那位回來怕不要拆了執法堂。」

「可惜的是堂主不在,不然,莫成這條狗給打了堂主會出頭的。」

「打滴好,這老狗整天仗勢欺人,活該。」

「宗主,黑鷹峰今天又折騰了。」這時,一道藍色陰影扭曲了一下落在了堂廳之上。

「師叔又把誰打了是不是?」宗主羅天河一愣,看了藍色陰影一眼。

「不是他,他去都城了。是他新收的一個叫唐春的記名弟子折騰出來的。」藍色陰影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羅天河臉一僵。

聽了藍色陰影的描述后倒是一愣,道:「不錯啊,新進弟子居然能把莫成都打了。雖說三十八了,那唐春至少也得是地仙境強者。這還真是蓋世天才了,不到四十歲就達到地仙境界。」

「這事我看沒完,三長老方文華執掌執法掌。而莫成可是他的一條忠實老狗。打狗還看主人面,蓋天月不敢得罪他,不過,方文華可是有辦法整治唐春的。」陰影說道。

「師叔能收下唐春為弟子,那可以證明兩點。第一就是唐春的實力的確強。第二就是唐春在丹道一塊天賦超強。」羅宗主說道。(未完待續。。) 恭喜『醒夢者』升為『武尊道』盟主,狗哥謝啦,希望妹子越活越年輕,天天都是十八歲,哈哈哈……

「我是擔心那件事。」陰影說道,爾後陰影扭曲了一下,居然作了個切掌的動作。

「唐春就是再強不就一個離塵境的地仙罷了,不必。時隔幾千多年了,我不想再玩大了。


元丹宗要倔起,要發展壯大。維穩是必須的,當年那事兒差點活撤了我們元丹宗。

方文華不是要幫他的那條狗找回面子嗎?想必他有辦法的。

到時,提供點方面就夠了。一條蟲而已,還輪不到咱們的刀上陣。」羅宗主淡淡的哼了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