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各取所需!

眼見到手的鴨子就要飛了,自然要著急了!

「我的『血甲骷髏戰士』不知被什麼纏住了,可惡,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與我的『血甲骷髏戰士』旗鼓相當!」

南郭上的雙眉緊鎖,難道是什麼利害的魔獸?

「大哥,我來助你好了!」南郭中請纓說道,看了半天,他早就想露一手了。

「也好!」

南郭上點了點頭,他可不想自己的心血——「血甲骷髏戰士」,有什麼閃失。

更何況,他也很想快點知道,到底是什麼生物在與「血甲骷髏戰士」戰鬥?

隨著南郭中亮出他那雙桔黃得有些嚇人的手掌,一個暗綠色的小球開始在他的兩手之間不斷變大,眨眼之間,便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形狀的雲霧。

「二弟,你的『血靈亡魂』好像又壯大了不少,應該是吸收了不少靈魂吧!」

看著這個出現在眼前的骷髏雲霧,南郭上讚歎了一句。

「大哥,雖然我這『血靈亡魂』比不上你的『血甲骷髏戰士』,但這可是我的心血所在,我可是辛辛苦苦將它從一個幼小的怨靈,培養成現在這個規模的,這一次拿出來獻醜了!」

雖然嘴上如此謙虛,但誰都能夠看出他臉上的得意之色。

「血靈亡魂」在南郭中的控制下,就像是一朵恐怖的綠雲,像著戰鬥中的東方修哲衝去。

此時的東方修哲,雖然是在與「血甲骷髏戰士」戰鬥,但他對四周的情況一直了如指掌,尤其是遠處的那個小山坡方向,他更是加倍地注意。

見到一朵詭異的綠雲向自己撲來,他先是一愣,不過很快的,嘴角的笑容再次出現。

他,竟然將「式靈鬼娘」喚了出來!


式靈鬼娘可是好久沒有出來透氣了,正準備抱怨兩聲,便是感覺到一股讓她感到恐怖的能量在接近。

「少爺,那是什麼?」

鬼娘很快地,便是發現了那個巨大的綠雲。

邪邪一笑,東方修哲回答道:「那是你的晚餐!」 鬼娘怔怔地望著血靈亡魂,她覺得自己被吃還差不多!

很明顯,對方在力量上不知強過自己多少倍,鬼娘可不敢像以前那樣,衝過去便開始吞噬。

那團綠色的亡魂,越來越近了,鬼娘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她趕忙閃身到了東方修哲的後面。

東方修哲沒有責怪她如此膽小,因為他很清楚,那團綠色的亡魂,蘊含著多麼強大的魂力,絕不是鬼娘這種等級的式靈所能夠對抗的。

不過相應的,如果能夠被鬼娘所吞噬,那好處也是驚人的!

而這,正是他看中的地方,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把這麼有營養的亡魂送上來,不收下就太對不起對方的用心良苦了!

陰陽師是做什麼的?

那可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行家,東方修哲自然有辦法能夠讓鬼娘吞噬掉這個亡魂。

山坡上的三位亡靈法師,在看到鬼娘出現的那一刻起,頭腦中便是產生了一個相同的念頭來:

對方竟然也是亡靈法師?

「大哥,我還當對方是什麼呢,原來竟然和咱們是同行!」南郭下笑著說道。


既然是同行,便是沒有什麼可怕的,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弱點,拼得是真正的實力。而他們又是兄弟三人,會輸的可能性非常小。

「笑死我了,你看那個亡靈,弱得跟小雞子似的,竟然也敢拿出來賣弄,看我的『血靈亡魂』怎麼將它吞噬掉!」南郭中有些嘲諷地說道。

作為亡靈之術的習練者,他對於亡靈的研究已經有了數十年,毫不誇張地說,他可以只憑一眼便可分辨亡靈的強弱。

「對方真的也是亡靈法師?」只有南郭上還對此抱有懷疑。

如果對方也是亡靈法師,那麼與「血甲骷髏戰士」戰鬥的又是什麼?

「大哥,你看著,看我的『血靈亡魂』是怎樣把那個亡靈給輕易吞進去的!」

南郭中一邊說著,一邊控制著「血靈亡魂」向著鬼娘的方向飄去。

「少爺,那東西向我衝過來了!」

鬼娘在看到那團綠色的亡魂,目標竟是自己時,她被嚇了一跳,趕忙喊道。

「不用緊張,有我在,它是傷不了你的!」

東方修哲嘴角淡淡一笑,在逼退了「血甲骷髏戰士」之後,他雙手飛快地結起印來。

「鬼娘,等一下聽我指令!」

隨著結印的完成,東方修哲驟然喊道。

此時,「血甲骷髏戰士」再次沖了過來,由於那些傭兵團的人已經順利脫逃了,它的目標便只剩下了東方修哲。

「不要搗亂,等一下才會輪到你!」

認真起來的東方修哲,根本就不是「血甲骷髏戰士」所能夠對付的,只是一腳,「血甲骷髏戰士」便是被踢飛了出去。

「糟糕,是不是太大力了?」

向著撞擊在岩石上的「血甲骷髏戰士」看了一眼,東方修哲驚喜地發現,它竟然擁有著更加迅速的自愈能力,原本因為劇烈的衝撞而鬆動的骨骼,竟然在眨眼的工夫便恢復了正常狀態!

「好傢夥,不愧是被我看中的!」

暗自稱讚了一句,東方修哲不再浪費時間,兩指併攏,對著半空中飄浮著的那團亡魂一指,一道白光便是猶如子彈脫膛一般,筆直飛出。

白光一下子便是命中了,就見那團亡魂劇烈地掙扎了起來。

手腕一翻,東方修哲又是從納戒之中取出了幾張咒符來,對空一拋,咒符像是知道目標在哪裡一般,「嗖」的一下便是向著掙扎中的亡魂衝去。

山坡上,原本準備看場好戲的三位亡靈法師,哪裡會想到這個意外的變故。

南郭中還未來得及反應,「血靈亡魂」所遭受的痛苦便是反饋在了他的身上,原本還很正常的一張臉,瞬間變得慘白!

「老二,你……」

另外兩人同時大驚。

「遇到……高手了!」

胸口一陣劇烈的起伏,南郭中艱難地說出這幾個字來。

他強忍著反噬的痛苦,試圖將「血靈亡魂」召喚回來,可是,當他這麼做的時候,卻是無比驚恐地發現,「血靈亡魂」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他瞪著一雙駭然的目光,向著那個方向望去,可是由於距離太遠,他只能看到那裡站著一個幼小的身影。

幼小的身影?

他的雙眼難以置信地瞪得老大,就像是魚的眼睛,似是有著掉出來的危險。

「鬼娘,就是現在!」

隨著東方修哲的一聲呼喊,早就原地待命的鬼娘,化作一道綠光已經沖了出去。

「噗~」

一口鮮血自南郭中的口中噴出,更大的反噬已經作用在了他的身上,他只能一臉不甘地眼睜睜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血靈亡魂」被對方那明明很弱小的亡靈一點一點吞噬。

「老二,你一定要堅持住!」

南郭上和南郭下兩人,趕忙過來攙扶,可是他倆不喊還好,在這一聲喊之下,南郭中華麗麗地脖一歪,暈了過去。


此時的鬼娘,也終於完成了所有吞噬,她周身的綠光立刻變得分外明亮。

東方修哲一招手,又讓鬼娘從新回到了納戒之中。

吞噬了這麼強大的一個亡魂,是需要好好消化一番才行的。

「混蛋!」

南郭上與南郭下兩人此時憤怒了,他倆決定要替南郭中報仇!

「血甲骷髏戰士,給我殺了他!」

南郭上終於下達了一個擊殺的命令。

而南郭下,雙手高舉頭頂向天,開始了他的「血咒之術」!

剎那間,殺氣漫天,陰風陣陣。

東方修哲在一邊躲避著「血甲骷髏戰士」的殺招,一邊望了望被血色氣霧漸漸籠罩的天空。

「看來自己也得抓緊時間了!」

在隨手拋出一把咒符之後,東方修哲的動作驟然變了,只是一呼中吸間,便是把「血甲骷髏戰士」按倒在地!

「他要做什麼?」


南郭上在見到自己的「血甲骷髏戰士」竟然被按倒在地時,本能地就是一驚,他立即命令附近的骷髏戰士前去支援,與此同時,他又從納戒之中放出幾個稍遜於「血甲」的骷髏戰士來。

正準備下達擊殺命令,卻在這時,他看到有許多白色的東西向著這邊飛了過來。

那東西速度很快,他無法瞧清到底是什麼,不過預感告訴他,絕對不是好東西。

眼下,南郭中已經昏迷,而南郭下正在施法,唯一清閑的人就只有他了。

他臨時改變了主意,命令這新取出來的骷髏戰士擊落那不明飛行物。

「轟隆隆~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在幾隻骷髏戰士領命不久響起。

煙塵瀰漫,遮擋住了視線。

正在施法中的南郭下被這聲聲巨響嚇了一跳,詛咒之術竟是被打斷!

「大哥,發生了什麼事?」

南郭下有些驚駭地問道,那爆炸聲竟然離著他們三人的位置很近,氣浪吹得三人一陣東倒西歪。

如果爆炸的地點再近一些,豈不是說……南郭上與南郭下的臉色俱都變得十分得難看,兩人都意識到了剛剛的情況是多麼的危險。

以他們亡靈法師的身體素質,估計就算是被飛濺的石子砸中,也有可能致命!

「不好,咱們的藏身之地被發現了!」


對於亡靈法師來說,最糟糕的事情莫過於被敵人發現了藏身的地方,那將會使他們從有利局面變為被動。

「先帶著老二離開這裡!」

南郭上果然地決定拋棄這個山坡。

「大哥,看來我們只能選撤了……大哥……大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