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海鮮套餐上來,三人邊吃邊聊開了。

“老師,你是教初中部還是教高中部?教什麼科目的?”香香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這些。

“具體上哪個年級和上什麼科目我還不知道,校長只說國慶放假回來後再安排我的具體工作。”其實雲飛龍此時心中也實在無底,自己從未接觸過教育這一行,到時真站在講臺上面對那麼多的學生該如何應付呢?看來剩下來的五天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如果你來教我的那個班就好了。”香香嘟噥着嘴。

“爲什麼?”

“我讀的那個班是學校出了名的魔鬼班級,聽說已經氣跑了三個班主任了,這學期剛來的班主任也給他們整的住進了醫院,看來是不會回來了,現在全靠白素老師暫代着班主任的位置,支撐着局面,看來也是有麻煩,也唯有你才能整的住他們。”

“哦,白素,原來是她。”雲飛龍暗道自己倒是與這個白素有一定緣分,在偌大的三江地區居然與她相遇過三次,並且以後還要與她共事。

“老師,你認識白素老師?”

雲飛龍笑了笑道:“談不上認識,不過倒是見過幾次面而已,並且多少還有些誤會。”

“什麼誤會?解釋不了嗎?”香香就愛刨根問底。

這叫雲飛龍怎麼說呢?雲飛龍只好岔開話題,“香香,蝦蟹都涼了,涼了不好吃,你看你爸一聲不吭,待會蝦蟹全部進到他肚子了。還不趕快吃。”

雲程笑了笑,說道:“香香,別光顧着說話,兄弟你也吃。”

雲飛龍幾杯酒下肚,突然想起有些話要問雲程。


“大哥,你的老家在哪?”雲飛龍之所以這樣問就是因爲在這邊雲姓的人很少,想問他是不是由錢塘搬過來的?雲飛龍的記憶中自己的老家就是錢塘,只不過十八年前發洪水時自己才五六歲左右,記憶非常模糊,只記得父親叫雲韶山,母親叫劉春花,姐姐叫雲月,至於自己的村子叫什麼名便不知道了,也不知道什麼位置?想通過雲程對家鄉的蛛絲馬跡。

豈料雲程的回答是:“我家世代都在吳江。”

“我原以爲你的老家會是錢塘?”雲飛龍略微失望道。

“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我是錢塘人。”

“錢塘的哪裏?”

“其實我也不知道家在哪裏?就是讓我現在也找不到具體方位,我六歲那年家鄉遭遇洪水,我僥倖被人救起,但是從此與父母姐姐相隔,至今不知他們是否還在?現在聽說大哥也姓雲,於是想通過你打聽一下關於我的家鄉事情的線索,不料大哥不是錢塘人。”雲飛龍遺憾道。

雲程聽雲飛龍所說纔想起十八年前錢塘江的確發過一次大洪水,說道:“十多年前的那場洪水我也曾經聽聞,據說當時受災最嚴重的就是錢塘江上的附林鎮,我也曾經聽說過這鎮上有一村莊叫做香山村,村上有幾戶人家姓雲,是由我們吳江遷居到那裏的,據說那次洪水過後那座村莊已成了一片湖泊,那裏的人生還的機率非常渺茫。我記得當中有一家與我家是沾親帶故的。”


“你那個親戚叫什麼名字?”

雲程想了想說道:“好像叫雲韶,對,就是雲韶山,他和我的父親同屬於我曾祖傳下來的,他隨着我叔公遷家到錢塘江上的香山村,不過我從未見過他。”

“什麼?雲韶山!雲韶山就是我爸,你不就是我的堂兄了嗎?”

“兄弟,原來你真是我的兄弟。”雲程驚喜道。

雲飛龍內心一陣傷感:“唉,那場洪水過後看來我的親人都不在世上了。”

雲程動容道:“兄弟,你今後就把這裏當作一個家吧。”

雲飛龍是個不輕易表達情感的人,他只是稍稍的點了點頭。

“老師,原來你真的是我的叔叔啊,太好了。”

雲飛龍點了點頭。

“叔叔,你現在哪裏住啊?”香香擡起頭問道。

“我今天剛剛在東江南路商業新街六巷七號租了間房子。”雲飛龍的記性很好,一下子就記住所租房子的具體位置甚至準確到幾巷幾號。

“咦,爸,這不是嬸子的出租屋嗎?”香香問她爸爸。

“兄弟,出租屋老闆是不是一個女的?臉圓圓的,身材很勻稱,一米六左右,三十歲上下的年齡?”雲程問雲飛龍。

“是啊?怎麼?你認識她?”

“其實他就是我的弟媳,半年前我弟弟因爲我的事與黑社會的人衝突,後來住了半個月的醫院,爲了避免再與黑社會的人衝突,我和我弟弟便從吳江搬到鎮江,爲避風頭我弟弟出外打工,我弟媳便在商業新街做出租房子的生意。”

“哦,原來如此。”

雲程又道:“兄弟不如到我這邊住下,我家還有空房,大家彼此有的照應。”他這樣做一方面是因爲雲飛龍與自己同屬姓雲,並且是個老師,其次也是借雲飛龍的威信爲家裏壯膽。

“可是我已經在那邊租下房子了,並且租金已經上交了。”

“沒事,我跟我弟媳說下就可以了,讓她將租金退還,再加上那邊紅燈區大多,你一個教師身份的在那裏實在不方便。”

說到紅燈區太多,雲飛龍頗有同感,自己就已經親身經歷過。搬過這邊來也好,免生麻煩,一方面可以與堂兄互相照應,另一方面可以通過香香多瞭解學生的情況,且這裏離學校較近。於是說道:“好,那麼就麻煩大哥跟老闆娘說一聲。房租照算。”

“一家人怎麼說兩家話?兄弟你只管住下,你肯來住就已經是交房租了。”

“好吧,我就聽你的。”

香香聽了更是高興:“太好了。”

隔天,雲飛龍果真從商業新街那邊搬過這邊,在雲程家住下。做好一切的準備工作,幾天以來他最多去的就是書店。他知道這是臨時抱佛腳,但是雲飛龍向來不打無準備的仗,要是有認識雲飛龍的人見到雲飛龍此時的情景,真的會覺得不可思議。 第34章 初涉校園

十月八日這天,雲飛龍早早來到校門口,一切都準備就緒,白襯衣、黑西褲外加金絲眼鏡,完全顛覆以往黑道老大的形象,不過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心虛,到底要怎樣踏上講壇?跟學生說些什麼好呢? 鬼眼三通 ,但是畢竟沒有經過實踐,實在沒底。

六點半的時候,校門開了,師生陸陸續續進入校園,但是雲飛龍的腳始終沒有跨進校門,總覺的心中有一種莫名的緊張。

“叔叔,你怎麼還在這兒啊?”

“雲香同學,這是你叔叔?他也在這裏教書啊?”

雲飛龍耳邊響起兩個熟悉的聲音。他轉過臉看沒錯是香香和白素。

“嗨,你好,我是剛來的。”雲飛龍滑稽的向白素做了個手勢。

“叔叔,你這是什麼手勢啊?你不是認識白素老師嗎?”


“我認識他嗎?”白素面對這麼優秀造型的雲飛龍疑惑道。不過她的確感覺雲飛龍好似在哪裏見過,卻又一時想不起來,這也難怪白素,她次次見到雲飛龍時,雲飛龍都是以黑社會的形象出現,哪像現在這麼陽光、這麼青春、這麼上進的造型?

“呵呵,白素老師,還記得子母亭上嗎?”

“是你?” 溫其如玉

“還請多多指教。” 美女總裁的貼身守護者

白素並沒有與他握手,說了一句:“你準備來推行你那套奇特的教育理論?”看來先入爲主的觀念沒有改變她對雲飛龍的不好印象。她說完話後便離去。

“叔叔,加油啊!”香香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後,便進了校門。

望着校園的門檻,雲飛龍暗暗給自己鼓了鼓勁:“加油,你是鐵手飛龍,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

雲飛龍終於跨過門檻,踏上從教之路。

走進明日之星校園,一路上一個個身穿校服的學生對着雲飛龍一聲聲叫着:“老師,早上好!”剛開始他還以爲是叫別人,後來才知道是在叫自己。頓時一種幸福感和興奮感襲上心頭。

有過上次的印象,雲飛龍走進校園輕車熟路,直奔主教樓。然後往教務處走去,就在離教務處不遠的地方,裏面傳來:

“校牌,校牌啊!爲什麼沒有戴!難道你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幾嗎?”一個洪鐘般的男聲吼着,很明顯是一個暴力教師。

“老師,我,我,我的校牌不見了。”說話的聲音微帶顫抖,顯然是怕極了這個教師。

“總是那麼多理由,你現在就好好在這裏反省反省!”


“不行啊,我現在一定要到教室,不然的話……”這學生顫巍巍不敢講話說下去。

接着聽到一個撲通聲,“好你個臭小子,你反了啊!我的話你也敢不聽!”接着又一跌倒的聲音。

“老朱,又發威了,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不知死活。”說這話的應該也是一個教師身份的人。

這人說完,裏面傳來一陣笑聲,“林sir,你不怕被朱老師給活剝了,敢說死豬不怕開水燙。”再一人說完,又是一陣笑。

雲飛龍在外面聽的真皺眉頭,“怎麼這些教師好像都缺了根弦?這學生不外乎是沒戴校牌,至於嗎?”想着便走了進去。

那個姓朱的老師還在大聲的呵斥那個學生,看到學生一聲不吭,他又火上來了,掄起拳頭又要下去。

這下雲飛龍手一接,將朱老師的手接住。

“你是誰?”朱老師是個火爆性子的人,見有人敢在此時刻來制止自己訓學生,一股火冒了上來。

雲飛龍想到今天是剛到學校的第一天不想將事情鬧得太大,便鬆開他,然後指了指外面,輕聲的說道:

“你聽,外面的讀書聲多好美啊,你的聲音這麼大,好像很不和諧。”

剛好白素從外面進來扶起倒在地上的範星,正好聽到雲飛龍的這句話,心想:“他也會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來?”


朱老師以爲他是在諷刺自己,火更大了:“你是哪門子的聖人?輪得到你來教訓我?”

雲飛龍笑了笑:“大家彼此彼此,我叫龍雲,是新來的教師,別把我當作什麼聖人看待。”

“你就是龍雲?哦。”朱老師心裏暗道:“這人文質彬彬,難道就是付主任講的那個狠點子?不像啊。”

的確,此時雲飛龍的裝扮完全顛覆了以往黑道大哥的形象。

“怎麼?朱老師也聽說過我?”

“嘿嘿,好像這裏還沒有預備你的位子啊!”朱老師的語氣並不友善。

這時,旁邊有一位年紀較大的老師對雲飛龍說道:“你是新來的老師啊,是不是還沒有安排工作?”

“伍老師,你倒是挺有心的。”說話的是另一個教師。

雲飛龍看了看剛纔說話的那個老師,然後向這個伍老師點了點頭。

伍老師遲疑了一會兒說道:“那你到學校理事會找理事長,校長也在那兒。”

雲飛龍暗道:“這麼麻煩,又還有什麼理事會?理事長的?”

想歸想,雲飛龍還是向這位熱心的教師道了聲謝謝,並且問道:“老師尊姓大名?”

這個老師顯得非常禮貌:“我叫伍尚任,教初三的數學,請多關照。”說着居然向雲飛龍鞠了個躬。

雲飛龍暗道:“這人怎麼這麼講究禮數?豈不太累了?不過這個教務處也就只有他纔是熱心的。

這時,白素也帶着剛纔的那個學生要往班上去。

門外,雲飛龍問了句:“白素老師,我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能不能告訴我理事會怎麼找?”

“三樓,第三間辦公室就是。”白素回答得很簡短,也沒有正眼看雲飛龍,說完指了指樓梯口的位置。然後離去。

雲飛龍望着她遠去的背影嘟噥了一句:“呵,跟我有仇似的,那次又不是我想看你的,是你自己……”下半句雲飛龍沒再說下去,因爲旁邊剛好那個姓朱的老師從裏面出來,感情是不允許雲飛龍與白素說話一樣似的。

雲飛龍看了看他的表情,感到可笑。

“笑什麼?”朱老師板着臉孔說道。

雲飛龍忍住笑指了指對面經過的學生說道:“老兄,你的樣子真是很酷啊,連對面的學生都朝着你笑啊!”

“你!”朱老師知道雲飛龍是在取笑他,自己一時又不知如何應他?

雲飛龍沒再理他便朝樓梯口走去。 第35章 理事辦公室

雲飛龍快步來到三樓,遠遠地就看見第三間辦公室掛着‘理事辦公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