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運動過後,真的有些餓了,還是點心太美味,她吃得津津有味的,完全沉浸在美味當中了。

“怎麼餓成這樣?早上沒吃早餐?”

忽而,身後響起了低沉而熟悉的聲音。

唐品馨愣了一下,本能回頭,看到容陌川正站在自己身後,如精雕細琢出來的臉,脣角微揚,那雙深邃黑亮的眸子,緊緊的盯着她。

他今天的穿着也非常休閒,裏邊是純白T 恤,外邊是深藍色毛衣外套,再配上白色的休閒褲,陽光又耀眼。

唐品馨不由失了神,愣愣的盯着他,許久都反應不過來。

而坐在旁邊的安蒂兒看到容陌川時,似乎也失了神,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

然而,容陌川眼裏只有唐品馨,看到她傻愣的樣子,他脣邊的笑容微微擴大了些許,伸手很自然的輕輕拭去她嘴角的奶油。

“哥,趕緊的。”宮野微微提高聲音叫道,在容陌川回頭看過來時,他一個籃球扔了過去。

容陌川淡淡一笑,伸手輕而易舉的接住了球。

他把外套脫下,扔給唐品馨,然後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說:“好好替我加油。”

“加油!”唐品馨握着拳頭,朝他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四個男人分成了兩組,容陌川與宮野,沙凌風與顧時宇。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容陌川一直壓制着顧時宇,似乎故意針對一樣。

“唐小馨,你家總裁咋回事?怎麼一直針對着學長?”去洗手間回來的陸漾皺着眉說道。

“唉!”唐品馨無奈的嘆氣,還能是咋回事呀?吃醋了唄!

上半場,容陌川與宮野佔了上風,因爲他們之間比沙凌風與顧時宇有默契,配合得比較好,更重要的是容陌川似乎卯足了勁,勢要打敗顧時宇一樣。

下半場,在沙莎的提出下,幾個女人也一起加入,變成了男女混戰。

唐品馨與安蒂兒跟容陌川宮野一組,而沙莎與陸漾就跟沙凌風顧時宇一組。

因爲有了女人的加入,幾個男人似乎都默契的收了幾成狠勁,娛樂性質比較重。

快結束時,籃球傳到了安蒂兒的手裏。

“接球。”她猛然把球扔向唐品馨。

因爲她沒叫名字,唐品馨沒料到她會突然扔向她的,一時沒反應過來,狠狠的被籃球砸中了頭。

“啊!”她痛叫出聲。

“品馨!”

“品馨!”

兩聲驚呼,容陌川與顧時宇都在第一時間衝到了唐品馨身邊。

但,還是容陌川快了一步。

“讓我看看,砸到哪裏了?”

“沒事,也不是很疼。”唐品馨一邊揉着被砸中的地方,一邊扯出嬌嗔的笑容。

“被砸了還笑,傻!”容陌川的語氣流露着心疼與寵溺,大手代替了唐品馨的手,輕輕的揉着她的頭。

顧時宇愣在了旁邊,眸光微微黯然了下來,但,看到容陌川這般緊張唐品馨,他又釋然的露出了笑容。

她幸福,比什麼都重要!

…….

他們一行人打完球后,便在體育館裏的自助餐廳吃晚餐,一直到晚上九點多才離開。


走出門口,才發現下過雨,路邊的積水一灘灘的,看樣子下得不小。

清冷的空氣撲面而來,唐品馨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忽而,一件帶着體溫的外套披上了她身上。

“披着,別冷着了。”

“可是你會冷。”唐品馨轉頭看向身旁的男人,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單薄的長袖T恤。 “我不冷。”容陌川淡淡回了一句,又說:“你在這等着,我開車過來。”

“嗯。”唐品馨輕聲應了下,低頭嗅了嗅外套上的男人氣息,心下漾開了絲絲溫暖。

“看來,你家大總裁也有溫柔的時候。”陸漾突然來到身邊,帶着幾分羨慕的低聲說道。

“他,很多時候都很溫柔。”唐品馨脣角甜蜜上揚。

“停住,唐小馨,你別再餵我狗糧了,我快吃吐了。”陸漾沒好氣的瞪她,但,心裏卻真心替好友高興。

能遇上長得這麼帥,又有錢的男人不容易,關鍵還這麼深情這麼專一。

不像某些人……

她腦海裏莫名涌現了宮野那張狂傲而邪魅的臉時,自己也嚇了一跳。

“品馨姐小漾姐,我哥的車到了,我先走了。”沙莎向唐品馨她們擺了擺手,撒開小腿跑向沙凌風的車。

“再見,慢點。”唐品馨叮嚀着。

話聲才完,容陌川的車子也駛了出來。


“走吧,我等學長的車。”陸漾笑着拍了拍唐品馨的肩膀。

“那,你們路上小心,再見。”

“嗯,知道了。”

唐品馨離開後,陸漾獨自站在路邊等顧時宇,突然,一輛明黃色的炫酷跑車迅速在身邊開過,水聲四飛,濺了她一身。

靠!

誰呀?

眼睛瞎了嗎?

明明有人站在路邊,還故意開得這麼近這麼快。

怒火,在陸漾心底噌噌冒起,怒瞪着突然慢了下來的跑車。

下一瞬,看清車子裏的人時,她頓時氣得咬牙切齒,居然是宮野這混蛋,她懷疑他是故意的!

宮野沒停車,也沒回頭,只是從車窗裏伸出手擺了兩下,然後踩下油門,迅速開離。

陸漾被他狂妄的態度氣得瞠目結舌,如果他站在她面前的話,她一定狠狠揍他一頓。

宮野從倒視鏡看到陸漾氣得咬牙切齒的樣子,脣角邪惡的勾起。

他是故意的,誰讓她一整個下午獨對他擺臭臉。

他宮野長得這麼大,還沒有女人敢這麼對他呢,陸漾是第一個。

顧時宇開車出來,看到陸漾生氣的樣子,微微愣住。

“怎麼了?”他下車走向她,才發現她被濺了一身水。

“別說了,走吧。”陸漾氣得完全不想提起宮野。

丫的,下次別讓她看到他,否則,一定報仇!

上了車後,顧時宇扯過兩張紙巾遞給她,淡淡笑了笑,說:“該不會是宮野吧?”

“你怎麼知道?”陸漾詫異的看着他。


“呵!你們兩個打球時就像有仇一樣,互不逞讓。”顧時宇溫潤的眸子裏閃過了精光。

想起剛纔打球,宮野那傢伙故意跟自己作對,陸漾的怒氣又濃了幾分,嘟起嘴發誓,下次一定要宮野好看。

…….

回家的路上,車子裏開着溫暖的空調,放着悠揚的輕音樂,因爲時間已經很晚了,運動了一個下午,又吃足喝飽的唐品馨有些昏昏欲睡。

眼皮越來越沉重,最後抵不住周公的召喚,沉沉睡去了。

回到家裏時,已經十一點多了。


容陌川沒有叫醒唐品馨,而用外套把她裹好,把她從車子裏抱了出來。

唐品馨睜了睜惺忪的眼睛,有些迷糊的問道:“回到了嗎?”

突然從一個溫暖的空間出來,被冷氣包圍,她瑟縮了一下,往容陌川的懷裏靠去。

“嗯,別動。”容陌川低沉的聲音柔柔響起,抱着唐品馨快步進屋。

“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走。”唐品馨有些不好意思。

“讓我多抱一會兒,明天我一早要出差,估計又有一段時間不能見面了。”

“啊?出差?”唐品馨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本來還有幾分睡意的,一下子全沒有了。

“怎麼?不捨得我?嗯?”進了屋後,男人把女人放到了沙發上坐着,他傾身雙手撐在她身側,幽深的眸子緊緊的凝視着眼前嬌俏的小臉。

“嗯。”女人嘟起嘴,伸手抱住了他精壯的腰身,撒嬌似的把臉貼在他腹部。

隔着衣服,她的小臉明顯的感覺到他腹部一塊塊的肌肉,呼吸間,全是他陽剛的氣息。

“要去多久?”她又悶悶問道,心底衍生出不捨。

“大約十天左右。”容陌川站直身體,大手撫着她的頭,感受着她難得一露的小女人嬌態。

她的呼吸穿透的衣服,灼在他腹部,又酥又癢,就像一股電流似的,瞬間傳遍了全身。

突然,他拉起了她,用力了吻了一下她的脣,然後抱起了她,上樓回房。

房間裏,暖氣早已經在回家的路上遙控開好了,溫暖的空氣包圍了他們,讓他們的體溫也跟着上升。

唐品馨知道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當男人把她放在牀上時,她的心開始怦怦亂跳,小臉飄起了兩朵紅雲。

“寶貝,我愛你。”

隨着男人低沉而沙啞聲音響起,密密麻麻的吻鋪天蓋地的落在她的臉上脖子上。

今晚又是一個濃情蜜意的夜。

窗外,呼呼吹響的寒風,似乎與屋裏的低喘吟哦一唱一和,久久沒有平息。

…….

另一邊,白晶晶從容園回到家裏時,一進門便看到了滿屋子的東西凌亂不堪。

肖風這混蛋果然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