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這段時間裏,我也學到了許多,雖然最開始的訓練還不適應,而且還經常的受罰,可是後來慢慢的也就適應了,我還上過戰場呢,雖然那一次的戰鬥不是很大,可是畢竟那是我第一次上戰場,你們是不知道啊,當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屍體,那種場景的時候,我連着吐了好多天才慢慢的緩過來。”

“不過也就是那樣的磨練,纔有了現在的我,說起來,我覺得我現在已經和原來不同了呢。”說道這裏的時候,修斯還把自己的甲冑解開,當衆人開到修斯的身上的時候,眼睛裏面都有一些震驚。

因爲皓陽等人看到的是一道十分長的刀疤,這道刀疤在皓陽的肩膀處,而且刀疤看起來十分的猙獰,可想而知,當初修斯是遇到了什麼樣的情況。

“這道傷疤是我第二次戰鬥時候留下的,其實也怪自己學藝不精,才讓對方傷到了。”說道這裏的時候,修斯還笑了笑。

“其實我知道你們的心裏面想的是什麼,你們是想問爲什麼我不召喚自己的魔獸風系巨龍,還有爲什麼不使用自己的那柄神器,其實這都是爺爺的安排,因爲爺爺說過,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去駕馭我所擁有的這些,只有當我自己的能力達到了一定的境界的時候,我纔有着動用的資格,所以我也將神器封印了,我想當有一天,自己有實力的時候再使用,這樣也不算讓神器失去了神器的威名。”

“小弟,看到你能夠明白這些,二哥的心裏面也就高興了。”

誰都不知道奧亞是什麼時候過來的,不過奧亞走過來的時候,皓陽仔細的觀察了奧亞的外貌和氣質。


奧亞的年齡看起來也就在二十五歲左右的樣子,銀白色的戰甲披在身上,格外的威武,而且皓陽還在奧亞的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魔法波動,只不過這種魔法波動卻不是從奧亞自身感覺到的,而是從奧亞身上的鎧甲中感覺到的,而且還給人一種堅實的感覺。

還有就是從奧亞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肅殺之氣,而且皓陽可以感覺得出,這股肅殺之氣只有在經久戰場的人身上纔會有這樣的氣勢,還有就是,皓陽在奧亞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感覺。

“你們就是修斯的朋友們吧,看到你們的修爲,我不得不說,你們真的不錯,最起碼我在你們這樣的年齡是沒有你們這樣的實力的,不過再就是感謝你們照顧了修斯,而且還給了修斯一件神器。”

奧亞說完,對着皓陽等人行了一個戰士的禮儀。

不過奧亞很快的將目光放到了皓陽的身上。

“你就是皓陽吧,從修斯在學校的時候,就說過你,而且當修斯從大賽中獲勝回到了家族之後,也經常的和我說起你,說白了,我是一個好戰的人,所以我希望當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回到帝國之後,我們能夠切磋一下。”

皓陽看着奧亞,然後迎上他的目光,“可以,我隨時等候。”

“還有就是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獸人會來襲,所以你們也要時刻的保持警惕,現在的我們彼此之間都是戰友的關係,所以我還要告訴你們的就是,戰友之間是彼此信任的關係,是可以把自己的後背交給對方的關係,在戰場上,要充分的信任自己的隊友。”

“好了,我也不多說了,你們交談完了之後,就趕緊的回到自己的隊伍中吧,畢竟現在不是你們聊天的時候。”說完,奧亞就轉身的離開了。


而皓陽等人也就彼此的再交談了一會,也就各自的回到了自己的營地。

不過沒過一會,鎮獸關就響起了警報,而這樣的警報,自然是獸人來襲,不過當衆人來到城牆上一看,卻看到獸人們一個個背上都揹着許多白色的口袋,很顯然,這些口袋裏面裝的都是糧食,看來獸人們不知道去了哪一個城鎮,不然的話是絕對得不到這麼多的糧食的。

“一定是鎮獸關附近的村子遭受到了襲擊,地龍一隊,命令你們火速的趕往周圍的幾個村子去探測一下,看看到底是哪裏出事了,剩下的人,和我去制定作戰部署。”

奧亞很快的就下達了指令,不得不說,奧亞的冷靜真的是讓人佩服。

很快,地龍一隊的人回來了,他們探查了附近的城鎮,發現,總共有四個城鎮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擊,不過所幸傷亡不大,看來獸人族的主要目的還是糧食,不然的話,按照獸人族以往的作風,那絕對是屠城。

同樣,就在這個時候,奧亞等人也從作戰室裏走了出來,“我們接下里要進行奇襲,這一次,我們要把獸人搶來的食物全部收走,或者是燒燬。” 奧亞從作戰室裏走了出來,不過看其樣子,應該是有什麼對策,很快,奧亞就下令,讓暗影獵殺的成員去他的休息的地方報道。

於是麥克從暗影獵殺中挑選出了包括皓陽在內的十五名暗影獵殺的成員去奧亞的休息處等候命令。

“我們還真是勞碌命啊,剛剛來到這裏,就讓我們作戰。”

說話的這個人叫做修米,在暗影獵殺中的實力也算不錯,而且資歷也算是比較老的一個成員了。

“修米少說一點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暗影獵殺哪一次的作戰任務輕鬆,哪一次會少的了我們,你就別發牢騷了,我們哪一次不是把自己的性命賭上。”

這一次說話的是這十五人小隊的隊長,名叫朧月,不過可千萬不要僅憑一個名字就去斷定一個人,雖然朧月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女人,不過熟悉朧月的人都知道,朧月的手上就是獸人族也有好幾十條性命死於朧月的手裏了,所以在暗影獵殺中,沒有人會輕視朧月,也從來沒有人會拿朧月的名字來開玩笑,因爲開玩笑的後果可是不好預料的。

“對了,你是叫做皓陽吧,你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戰鬥,所以等一會下達了任務之後,你就緊緊的跟在我們的後面,不過不要只是跟着,你要做的就是仔細的觀察我們的動作,必要的時候也要參與到我們的戰鬥中,這對你是有好處的,因爲每一次新人來了之後,都是這樣做的,你不要覺得因爲你是一個新人,我們就對你有什麼看不起的,因爲能夠進入暗影獵殺中的人從來沒有庸人。”

皓陽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你們來了呀,趕緊坐下吧,接下來我們就來商討一下,接下來我們的作戰部署。”

說完,奧亞就將桌子上面擺放的一張地圖鋪開,然後開始說自己的想法。

“其實叫你們來,是因爲你們的特殊性,不錯,你們暗影獵殺爲帝國曾經立下了汗馬功勞,不過這一次,我是因爲看中了你們的能力,那就是隱匿,你們也知道,如果只是憑藉你們各自的實力的話,對於獸人族的來說,其實也就是撓癢癢,除非是多人一起進攻,纔有機會殺死獸人,你們說呢。”

衆人聽完,包括朧月在內,全都點了點頭,奧亞說的也確實是對的,因爲獸人族是天生的戰士,強大的體魄加上那超強的破壞力,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戰鬥堡壘,攻守上都十分的平衡,而且獸人們都十分的嗜戰。

“不過這一次,我叫你們來到原因,卻不是讓你們去搞什麼刺殺,而是讓你們去搗毀他們的糧草,如果可以的話,盡最大的可能,把糧草最大程度的帶回來,然後送還給那些受到破壞的城鎮。”

“而且地龍一隊也偵察回來了,根據他們的報告,這一次出動的獸人總共有八十名,其中有獅人族、虎人族還有狼人族,這三大種族,總共八十名成員,不過這些獸人的實力不怎麼樣,可以看出,這些獸人也只不過是被派遣出來搶掠食物的,真正的大軍還沒有到來,所以我們要趕在大軍到來之前把他們的物資摧毀。”

說道這裏,奧亞看了看暗影獵殺等人,很顯然,是想聽聽他們的意見。

“我同意您的做法,不過因爲糧食對於獸人來說非常的重要,所以我想他們也同樣的話加派人手守護的,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制定出最好的計劃,既要成功的搗毀,也要全員的帶回,說實話,這個難度真的不小,首先先不說如何摧毀,就是您先前說的,如果可能的話,把糧食帶回來,可是我們要怎麼帶回來,如果有地龍的話自然是可以,可是那樣的話,我們就暴露了,而且地龍的體積還大,我們很有可能就會被獸人襲擊。”

“這一點你們不必擔心,我剛纔和一些高層的人討論過,最後我們把自己身上帶着的空間戒指交給你們,總共有十枚戒指,應該可以讓你們帶回來一些了。”

奧亞說完就從懷中拿出了戒指,交到了朧月的手上。

“還有就是我們需要知道對方的具體部署,雖然我們的隱匿能力可以躲過,可是爲了出其不意,我們必須要知道對方的一切。”

“這個是自然的,現在獸人族暫時駐紮在了尼爾城,而尼爾城的北側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雖然山脈的面積不是很大,可是每一座山脈的海拔都有着三千米,這對於獸人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於我們人類來說就不是那麼好辦,可以說,那裏就是獸人族的臨時的天塹,如果你們沒有成功的搗毀,那麼獸人族就可以揹着糧食朝着天塹跑去,那麼到時候我們就沒有辦法了。”

“不過每一次的邊境守護,獸人族都沒有組織全部的主力來侵佔,因爲他們也知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們也不會讓他們好看,這也就是導致我們雙方一直糾纏的原因。”

“其實獸人族的軍隊非常的強大,而他們之所以沒有和我們徹底的決戰,就是因爲獸人族的生產能力不行,而我們又是靠着他們最近的國家,所以如果我們被他們攻佔了,那麼就沒有人給他們製造糧食了,這也是原因之一。”

“你們到時候拿着這份地圖就可以,這張地圖是尼爾城的全城地圖,我將其中的一些重要地點都做了標記,而且獸人族的部署這上面也有標記。”

說完就把這份地圖交到了朧月的手上。

“祝願你們可以勝利歸來。”奧亞說完,對着衆人行了一個禮儀。

衆人對着奧亞同樣的還了一個禮,然後紛紛的離開了。

“祝願你們可以成功。”奧亞看着衆人離開的身影,然後默默的說道。

這一路上,衆人都沒有說話,其實每一個人的心裏面都在盤算着應該怎麼辦,不過只有一個人的心裏面不是這樣想的,那就是皓陽,而此時皓陽的心裏面想的就是,我終於可以上戰場了。 衆人回到了暗影獵殺的住處,其實從他們離開的那一刻,其餘的成員就知道了,他們一定是接受任務去了,於是每一個人都走了上來,相互的擁抱了一下,因爲他們都知道,暗影獵殺向來執行的都是一些難度很高的任務,所以每一次執行的任務,說不定就是自己的最後一次。

麥克緩緩的走了過來,給每一個人都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們等着你們回來,等着你們平安的回來。”

包括朧月在內的十五人,對着其餘的成員們告別,然後慢慢的離開了鎮獸關。

衆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對着尼爾城前進,不過在走了一會之後,朧月突然讓大家都停了下來。

“怎麼了,隊長。”一名成員問道。

“前方的森林裏傳出了野獸的吼叫,應該是獸潮,我們等會小心一些。”

果然,過了一會,對面的森林裏面可以看到大量的野獸,野獸清晰可見,不過這些野獸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對,而且看着它們移動的方向,都朝着一個方向前進,好像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

當這些野獸離開了之後,朧月命令大家加速,然後全員朝着森林的方向跑去。

不過很快大家就發現,森林裏面一片狼藉,而且樹木都倒下了很多,朧月走到這些倒下的樹木周圍看了看,很快,朧月的臉色就變了很多。

“這些樹木的痕跡不是這些野獸造成的,而是獸人族的三大軍團中的狂獅軍團的人乾的,你們看這些痕跡,很明顯的撞斷痕跡。”

大家也都圍了過來,看着這些痕跡,而且每一個斷裂的樹木上面都有着一片漆黑的痕跡。

“隊長,這些漆黑的痕跡是什麼啊,還有爲什麼這麼肯定就是狂獅軍團乾的呢。”

說話的是皓陽,不過皓陽問的也對,畢竟這裏有一些人也不太明白爲什麼會是狂獅軍團乾的。

“你們應該知道獸人族的三大軍團吧,狂獅軍團就是其中的一個,其餘兩個軍團分別是疾虎軍團和比蒙軍團。而每一個軍團都有着自己的特殊能力,因爲獸人族在原來的時候,也出現過強者,而這個強者的後代也繼承了他的血脈,只不過血脈稀有,一千個獸人之中可能會出現一個,而這三個軍團的人,全都是有着這樣血脈的,因爲獸人族的壽命和我們人類的不同,而有着這樣血脈的獸人生命就更加的長,所以這樣,慢慢的就出現了這三個軍團。”

“而狂獅軍團,他們繼承的血脈中,就含有一種特殊的能力,那就是金色的火焰,這種火焰非常的奇特,對於狂獅軍團的人來說,這是一種強化身體,提升修煉的好東西,可是對於別人來說,這就是一種殺人利器,凡是觸碰到的,全部都變成灰燼,而這就是它們的能力。”

“這些樹木,就是它們所造成的,雖然沒有化爲灰燼,可是這樣的炙熱感覺,除了它們,這世上應該沒有這樣能力的了。”

衆人聽着朧月的話,心裏面的疑惑就紛紛的解開了。

突然,朧月的神情變化了,“我們要趕緊的去執行任務,然後趕緊的回去,狂獅軍團此時出現,一定是有着什麼計劃,不然的話,獸人族一般是不會輕易的派出獸人的三大軍團的。”

朧月說完,就趕緊的催促大家趕緊出發。

因爲此時大家都是加速的前進,所以很快就來到了尼爾城,不過此時的尼爾城全都是獸人的天下。

此時每一個人都召喚出了自己的夥伴,邪影,只不過皓陽召喚出的邪影卻是邪影之皇。

“你們的計劃我大概也知道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現在這裏的獸人們都在等着你們自投羅網,他們應該是知道了你們會來的,所以已經在裏面埋伏好了。”

這突然說話的是薩菲羅斯,“還有就是,你們的偵測好像還出現了一些問題,這裏面除了你們先前偵察的兵種以外,還有其他的獸人,這裏還有熊人,你們要是貿然進去的話,那可就是完蛋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朧月一臉疑惑的看着薩菲羅斯,然後說出自己的疑惑。

“我們邪影一族對於氣味是很敏感的,而且我們的精神力足以覆蓋這座城鎮,所以我知道這些。”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

薩菲羅斯的這句話,顯然是讓原先有些煩惱的衆人猶如遇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其實,我們邪影一族會一種催眠術,只是這一次要對着整個城鎮施展催眠術,這樣的話,時間會很短,可能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所以在我施展了催眠術之後,你們就要給我快速的解決戰鬥,其餘的邪影也同樣的會幫助你們,這一次你們就不用隱匿了,直接進攻就可以了。”

大家聽完薩菲羅斯的話後,就趕緊的做好準備,喜下一刻,薩菲羅斯的手上出現了一堆紫黑色的粉末,然後自己慢慢的飄到了空中,慢慢的把這些粉末灑了下來,然後站在空中,雙手合十,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光圈出現在城鎮的各個角落。

“好了,趕緊行動,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你們一定要快。”

薩菲羅斯對着衆人說道。

衆人就猶如射出的箭羽一般,飛速的衝進了儲存糧食的地方,然後朧月拿出了空間戒指,下一刻,空間戒指一亮,面前的糧食立刻的減少了一大半,衆人趕緊的拿出了隨手攜帶的火摺子,對着這些收不走的糧食防火。

下一刻,火光四起。

當衆人離開了一段距離之後,聽到了從尼爾城中傳出的獸人們的咆哮聲音,很顯然,獸人們是震怒了,只不過此時此刻,衆人的臉上卻充滿了笑容,因爲這是勝利的笑容。

只不過,衆人知道,等回到了鎮獸關之後,如果把先前狂獅軍團的事情說出來的話,應該會引起軒然大波,因爲已經很多年了,獸人族都沒有派出三大軍團出現在邊境上,那麼此時狂獅軍團的出現又代表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這一路上,大家都沒有再說什麼話,雖然這一次的任務最終是完成了,可是大家心裏面其實都知道,狂獅軍團的出現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說不定獸人族這一次就決定對邊境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戰鬥,而且鎮獸關的衆人現在可能還不知道這些消息,所以要趕緊的回去。

很快,衆人就回到了鎮獸關,不過他們都沒有回到暗影獵殺的駐地,而是先去奧亞休息的地方,因爲現在不是休息的時間,要趕緊的把這些消息告知奧亞,好趕緊的做出一系列的對策。

當朧月將自己和衆人所遇到的事情告訴了奧亞之後,奧亞的眉頭緊鎖,沉默了好久。

“看來我們先前的偵測有很大程度上的失誤,看來對方不僅僅的出動了獅人族、虎人族和狼人族,還有熊人族這樣強大的戰鬥種族,甚至是狂獅軍團都給派出來了,看來獸人族這一次是有什麼大動作啊。”

過了好半響,奧亞才終於的說話了。

“不過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對方具體想要幹什麼,而且我們先前的偵察都失效了,那麼對方一定是有所防備,所以我們就算是想要偵察,也不知道從何下手,這纔是麻煩的。”

衆人聽着奧亞的話,都沉默不語,其實奧亞的話是對的,偵察不好用,那麼整個軍隊就會完全的陷入被動的狀態,這也不是衆人希望看到的。

“而且既然你們說到了狂獅軍團,那麼這一次的戰鬥就不會那麼的簡單了,獸皇既然會把自己下屬的三大軍團之一的狂獅軍團給派出來,那麼其中有沒有什麼更強大的獸人,我們也不知道對反的具體實力,看來這一次我們要面臨巨大的危險了。”

“還有就是熊人族,熊人族雖然和獅人族、虎人族相比,地位不是很高,可是獸皇卻很看重這個種族,因爲獅人族和虎人族是因爲他們種族裏面有一些族人是三大軍團的人,所以也就連帶着地位也高,可是熊人族卻完全的是靠着自己的本事。”

“熊人族的移動速度不行,可是他們力大無窮,而且防禦力驚人,除了比蒙還有幾個強大的獸族,那麼就是熊人族的防禦力最強,他們身上的毛髮堅韌,一般的刀劍和魔法是很難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的,雖然地龍軍團很強,可是要說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我們也很難佔到什麼便宜。”

衆人聽着奧亞的話,心裏面都有些打怵了,因爲這樣的陣容,真的可以打敗嗎?

這裏是一片寒冷的大地,可是面前的這座巨大無比的要塞卻是人聲鼎沸,因爲這裏和別的地方不一樣,因爲這裏是獸皇的居住地,而且要塞以獸皇的名字命名,名叫獸皇要塞。

獸皇,是獸人族的王者,雖然獸人族之中,每一個種族都有着自己的首領,可是在獸皇的面前,他們也只是獸皇的臣子。

此時此刻,獸皇要塞的大殿之中,位於最上位的,坐在一個巨大的椅子上的,是一個身高三米開外,全身上下都是力量的象徵,身上無時無刻的散發着王者的氣勢,身後一柄金黃色的大刀,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而這個人,就是獸皇,塞米托爾。

此時此刻,獸皇看着面前的沙盤,沙盤上,有着一個小旗子,而小旗子插得地方,正是鎮獸關。

“稟告獸皇,我們的先鋒部隊已經靠近了鎮獸關,現在正在尼爾城休整,狂獅軍團,在三團長託斯的帶領下,正在靠近尼爾城,很快就會和尼爾城的部隊匯合,不過,我們先前搶來的糧食,卻被人類的小隊給燒燬了。”

當下面的人說道這裏的時候,一股比先前更加強烈的氣勢從塞米托爾的身上迸發,這股氣勢將面前的人壓得死死的,無法動彈,不過很快,塞米托爾就把氣勢收斂了,然後對着他揮揮手,示意他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