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對視了一眼,紛紛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可是進入房間的羅成卻並沒有任何猶豫,兩個人倒是好說,現在最主要的是趕緊將曲筱雅給救下來!

看了一眼外面的窗戶,回想着進來時看到大樓的結構,直接一個箭步衝上了窗臺,打開窗戶之後雙手抓住上面牆壁的凸出位置。

雙臂用力,雙腿直接開始向上彎曲,直接倒掛在窗戶上面那處凸起的牆壁位置!

嬌妻,快來懷裏生個娃

銳利的目光四處掃視,槍口也迅速在房間之中的各個角落掃過。

“撤!”

獵鷹低喝一聲,退出房間之後繼續掃視。

可是大樓對面那棟大樓的樓頂,十幾道目光已經完全凝固了,死死的盯着羅成的位置,一個個眼珠子都已經快要瞪出來了一般!

這……

林隊跟着十幾個戰士面面相覷,眼神裏面紛紛帶着駭然的光芒。

十二樓!


完全沒有任何防範設施!徒手……

咕咚!

所有人情不自禁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心裏面早就已經震驚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可隨後,羅成的動作讓所有人徹底默然了。


只見羅成雙手微微用力,整個人竟然直接翻到了上面那處凸起的位置。

不過只能容納一隻腳的寬度,羅成竟然直接站在了上面!


這是多麼恐怖的平衡力?

可一切還沒完,羅成身體閃爍,幾個跳躍間竟然直接跳躍到了十三樓的位置!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羅成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

來到十三樓之後,羅成眉頭緊皺,外面沒有任何的聲音,根本無法判斷曲筱雅她們的位置。

躡手躡腳的來到門口的位置,外面依舊能夠隱隱的聽到樓下腳步的聲音。

羅成看四下無人,直接走了出去,向着走廊另外一端盡頭的位置走去。

速度雖然並不慢,卻腳步輕盈,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很快,走過了幾個房間,卻並沒有看到有人出現。

在樓上?

羅成眉頭微皺,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房間了。

擡步走了過去,將衣服裏面的仙人掌拿了出來,做好了一切準備。

來到門口,門上面有一個玻璃窗。

羅成微微挪動頭部,透過玻璃窗正好看到了一個背對着他的身影。

找到了人,羅成便已經放鬆了很多,再次挪動腳步,白煞的面容緩緩出現在視野之中。

白煞擡頭看去,正好對上了羅成那銳利的目光,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欣喜的神色,不過卻並沒有表露出什麼來。

事不宜遲!

農家嬌醫有點田

羅成眉頭緊皺,閃身進入了旁邊的一個房間之中。

透過門縫,很快便看到獵鷹和禿鷹在下面走了上來,一個個臉上帶着憤怒的表情。

“媽的!還以爲那小子是什麼狠角色呢,沒想到逃跑倒特麼有一手!”暴躁的獵鷹憤怒的低喝道,心中出現一種不甘心的感覺。

旁邊的禿鷹也是一臉的憤恨,冷聲開口道:“別特麼讓我再看到他!不然我弄死他!”

二人一邊說着,一邊進入了旁邊的房間之中。

曲筱雅臉色慘白,不過當知道二人並沒有捉到羅成之後這才鬆了口氣。

跟慕詩涵對視了一眼,心裏面卻莫名的還是有一種失望的感覺。

她們……真的逃不出去了麼?


鷹姐那冰冷的聲音響起:“兩個廢物,帶着槍都沒有抓到?”

獵鷹和禿鷹臉色也非常的陰沉,卻也根本說不出來什麼。

“哼,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之後會有直升機來接我們,既然羅成那個廢物不敢露面,到時候直接把這個女人給我殺了,別妨礙了我們的計劃!”

鷹姐再次冰冷的說道。

曲筱雅貝齒緊咬,神色愈發的萎靡。

獵鷹卻舔了舔乾裂的嘴脣,猥瑣的目光也放到了曲筱雅身上打量了起來:“這麼漂亮的妞,殺了實在是是可惜了,不如殺她之前給我用用怎麼樣?”

旁邊的禿鷹也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鷹姐眉頭緊皺:“腦袋裏面就裝了這點事情?用不了多久戰士就快來了, 都給我嚴陣以待!耽誤了計劃,你們有幾個腦袋夠賠償的?”

獵鷹和禿鷹撇了撇嘴,卻也沒有反駁。

羅成眼神微眯,他們口中的計劃顯然跟這些地方戰士有關係,不過目的又是什麼呢?

爲了不打草驚蛇,羅成並沒有着急動手。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陣陣警笛的聲音。

鷹姐向着窗口的位置走去,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喲呵,好大的排場!”

整棟大樓方圓五里的位置已經完全封鎖,下面各個街道上也擠滿了各種警車,大樓的下面更是已經聚集了數百名戰士。

獵鷹有些興奮的搓了搓手,輕聲呢喃道:“人越多,我越興奮!看看這次能炸死多少……” 話還沒等說完,卻直接被鷹姐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要是被別人聽到了破壞了計劃,我第一個殺了你!”鷹姐冷聲喝道。

獵鷹連忙露出了一抹賠笑的表情:“這裏哪有別人啊,這三個娘們跟死了有什麼區別。”

鷹姐眼神中閃過一抹凌厲:“不是還有一個羅成?”

禿鷹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他算個什麼東西,傳的那麼厲害還不是被我們哥倆個嚇跑了?要是還敢露面,老子一槍幹了他!”

羅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目光,似乎隱隱的猜測到了他們的目的,心裏面也出現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必須趕緊解決!

就在羅成思考對策的時候,鷹姐的聲音也再次響起:“行了,我們去頂樓。”

羅成聞言眼前一亮,機會來了。

隨後便直接躲藏在門口靜靜的等待着。

很快那邊便響起了幾女掙扎的聲音,白煞也再配合着掙扎,可是腦海中卻在考慮着該怎麼跟羅成配合。

鷹姐率先走出了房間,曲筱雅慕詩涵和白煞則是被放到了中間,獵鷹和禿鷹在後面拿着槍呼喊着。

透過門縫,羅成看得仔細,身體的神經也開始緊繃了起來,準備着隨時出擊。

人羣之中的白煞也陷入了糾結之中,現在三人分開,而且沒有任何防備,顯然是反擊最好的時候。

雖然她並不知道羅成在哪裏,但是錯過這次機會就真的完了!

想到這裏,白煞也不再猶豫,趁着二人說話的空檔猛地轉身,猛然擡腿直接狠狠的向着後面禿鷹的肚子踹了過去。

禿鷹頓時心驚,但如此近距離之下卻根本反應不過來!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禿鷹慘叫一聲之後身體直接狠狠的向着後面撞了過去。

獵鷹眼神一緊,憤怒的盯着白煞怒吼一聲:“找死!”

說完之後,手中的槍瞬間擡起,直接對準了白煞的方向。

白煞心中一慌,如果羅成不在的話她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獵鷹馬上就要勾動扳機的時候,耳旁忽然傳來了一道沉悶的碰撞聲:“砰!”

所有人頓時心驚,曲筱雅和慕詩涵更是發出了一陣尖叫的聲音。

獵鷹猛地回頭,卻看到木門竟然直接向着自己的位置廢了過來。

“砰砰砰!”

慌亂之中的獵鷹直接勾動了扳機,對着木門便是一陣瘋狂的掃射。

木門已經被子彈卸去了力道,可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猛然在牆後衝了出來,在木門倒下的那一刻直接一拳狠狠的揮想了獵鷹的位置!

“羅成!”

驚慌之中的獵鷹一聲呼喊,想要開槍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瘋狂的躲閃。

羅成一拳落空,但是腳卻結結實實的踹在了獵鷹的胸口上。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獵鷹身體瞬間後仰。

羅成卻在這一瞬間直接將獵鷹手中的槍給搶了過來。

這時候鷹姐和禿鷹都已經反應了過來,眼神中露出了一抹驚慌的表情,下意識便將手中的槍擡起對準了羅成的位置。

白煞手疾眼快,直接一腳踹在了鷹姐的手臂上面,強行改變了槍口瞄準的位置。

這邊的禿鷹剛想要勾動扳機,羅成那黑洞洞的槍口卻已經瞄準在他的身上。

“砰!”


槍聲響起,子彈直接打在了禿鷹手腕的位置!

“啊!”

禿鷹發出了一聲呼喊,手中的槍也直接甩了出去。

羅成沒有任何猶豫,再次一槍瞄準了禿鷹的胸口:“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