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前可從沒聽過這個詞。

系統解釋道:“是一個評估宿主在寶寶心裏地位的數值!”

“親爹還用評估?”

“是的!”

韓毅一陣無語。

“那這個幸福值有什麼用?”

“可用於幫助寶寶健康成長!”

“怎麼幫助?”


“如果寶寶突然生病,可以幫寶寶祛除疾病,如果寶寶遇到宿主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幫宿主解決!”

韓毅大喜,這個功能真的太好了。

孩子成長過程中生病肯定是在所難免的,這個功能就解決了韓毅很大的問題。

“老公,過來!”廚房傳來宋欣悅的呼喚。

韓毅趕忙向着廚房跑去:“怎麼了?”

宋欣悅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鹽說道:“幫我拿過來。”

韓毅伸手將鹽袋拿到宋欣悅旁邊,隨後順手摟住宋欣悅的腰。

宋欣悅小臉瞬間紅了起來:“別鬧,外面有人呢!”


韓毅在宋欣悅脖子邊輕輕吐氣:“有人怎麼了?”

宋欣悅想掙扎開,力氣卻不如韓毅大,“你快放開我。”

韓毅微微一笑鬆開了宋欣悅,“逗逗你,哈哈哈!”

宋欣悅抓起韓毅的胳膊一口咬了上去。

“啊,我錯了我錯了!”韓毅咧着牙掙扎着。

“哼,看你還敢不敢動!”

韓毅笑道:“不敢了,不敢了……”

“大哥,大哥!”客廳中傳來李大忠急忙的呼喊。

韓毅趕忙離開廚房來到客廳:“怎麼了?”

李大忠抱着老六焦急道:“小丫頭突然就暈倒了,然後嘩嘩流汗,好像是發燒了!”

韓毅趕忙接過老六,果然老六身上十分的燙,而且額頭上冒着絲絲冷汗,“怎麼回事?”

李大忠說道:“一開始我就看小傢伙不對勁,但並沒有事,是不是感冒了?”

韓毅疑惑,嬰兒房的窗戶都是他親手關的,昨天晚上也關了呀。

趕忙衝到嬰兒房確認,可以看到,那巨大的落地窗微微有一個縫。

“怎麼了?”宋欣悅急忙的跑出來,看到韓毅懷中的丫頭喊道:“怎麼回事?”

“老六好像發燒了!”

“那怎麼辦?”宋欣悅一時着急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了。

“什麼怎麼辦,送醫院啊!”韓毅剛說這句話,突然想起系統的話,可以治療孩子!

“系統,你之前說的是真的麼?”

“系統不會說假話,但現在無法救治!”

“爲什麼?”

“寶寶幸福值不夠!”

“我之前不是獲得了麼?”

“但是寶寶生病了,幸福值會扣除的。”

韓毅暗罵一聲,立馬給老六裹好,對着宋欣悅說道:“老婆,你在家,我和老忠他們兩個去!”

“不行,我也得去!”

韓毅喊道:“你去了誰看其他幾個孩子?”

“哦哦,我一時着急忘了,你快去,記得給我打電話!”

韓毅“嗯”了一聲,打開房門帶着李大忠和樑邵勇去了醫院。

“老闆,慢點開。”

韓毅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天已經黑透了,而韓毅家又在郊外的別墅區,馬路上沒有燈。

“沒事!”韓毅看着高燒昏迷的老六頓時心急如焚。

一腳油門下去,車輛的速度突破極限,向着醫院的方向咆哮而去。

“大哥,小心!”突然,一輛巨大的卡車出現在韓毅的視線裏,兩個車燈將韓毅照的一時睜不開眼。

韓毅握緊方向盤企圖躲開卡車,但那卡車就如同故意是的,追着韓毅的車撞了上去。

在最後一秒,韓毅將老六抱在懷裏。

隨着一聲巨響,豪華的賓利被撞飛了出去。

卡車的窗戶緩緩打開,一個男人向着賓利的方向吐了口痰道:“好車不愧是好車,居然沒撞碎,就是撞飛了,不過這一下他也懸了!”

隨後關上玻璃,向着黑暗的公路遠處駛去。

“叮,寶寶受到威脅,請宿主甦醒!”

韓毅緩緩睜開眼睛,李大忠正站在他的身旁。

“老闆,快醒醒!”

韓毅模糊的雙眼中充滿了血絲,看了看懷中老六,似乎並沒收到衝擊,但高燒已經讓老六身上的虛汗一直流。

“大忠,帶我閨女去醫院,現在就去!”說着將老六遞給李大忠。

“好,我先扶你起來老闆!”

韓毅一把甩開李大忠的手猙獰的嘶吼道:“先帶我閨女醫院,別管我!” “可是……那老闆你小心!”說着李大忠接過老六,向着黑暗深處跑去。

韓毅緩緩直起腰,腦袋帶來的疼痛感讓韓毅差點又暈過去。

大概一分鐘後,韓毅終於恢復了一些體力,用手支撐着地面,費勁全身的力氣站起身。


目光向四周看去,自己的那輛賓利正停在不遠處,看來是自己是被甩了出來。


“老樑!”

韓毅看到破碎不堪的車中還躺着一個人,韓毅趕忙上前將他拽出來。

果然是樑邵勇!

樑邵勇的情況比韓毅嚴重的多,右腿被一根鋼片扎穿了,左手也被破碎的車體牢牢壓在中間。

但萬幸,樑邵勇還喘着氣,沒死!

“老樑,醒醒!”

韓毅伸出嘗試將樑邵勇拽出來,但汽車將老樑壓的太死了,要是把老樑拽出來,老樑的胳膊也就廢了。

韓毅咬了咬牙,將雙手放在汽車的車樑上,右腿踩在車的底盤上。

上下一起用力,沒被卡車撞碎的賓利居然被韓毅活生生撕開一道裂縫。

“啊!”韓毅一聲怒吼,爆發出全身力氣,本來只是一條小小裂縫。

如今隨着一陣鋼鐵碰撞的聲音,車體居然被韓毅活活撕開一個大裂縫,而這個裂縫正好夠樑邵勇出來。

“老樑,出來!”韓毅緊緊的抓住樑邵勇的腰,一用力將其拽了出來,樑邵勇仍緊閉雙眼躺在地上,右腿嚴重出血,如果再耽誤下去,後果會很嚴重。

“不能讓你死在外面!”說着韓毅將樑邵勇扛在肩上,向着馬路走去。

漆黑的馬路哪有汽車,也不知道閨女和李大忠怎麼樣了。

“停下!”韓毅瞎想之時,遠處兩個車燈出現在韓毅眼中,趕忙身上阻攔。

“停車!”車上的司機似乎看到了韓毅,緩緩停了下來。

“你好,我們這裏出車禍了我想……”韓毅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蘇琳!“

車窗內探出的人明明是蘇琳!

“韓毅,你怎麼回事?”蘇琳看着渾身是血的韓毅和韓毅肩上的樑邵勇。

韓毅打開車門道:“出車禍了,你先帶我去醫院吧,老樑要不行了!”

蘇琳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樑邵勇點了點頭,一腳油門向着遠處開去。

“你們怎麼回事,我記得你車開的很好。”

韓毅撕開自己的衣服給樑邵勇做了簡單的止血,至少不能讓樑邵勇流蘇琳一車血。

“我閨女突然發燒嚴重,我家那邊沒什麼醫院,我就只能開車去市裏,結果不知道從哪來的一個卡車直接撞了上來。”

“那你閨女?”

“我讓李大忠帶着我閨女先走,我把老樑救出來就碰着你了。”

蘇琳點了點頭,繼續認真的開着車。

韓毅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李大忠和閨女怎麼樣了,回想起出車禍的時候,韓毅明明躲開他了,但他還是撞了上來。

這明顯是故意的!等處理好閨女和樑邵勇,非要把這個人揪出來!

“你怎麼之前突然消失,現在又……”韓毅看着開車的蘇琳突然問道。

蘇琳語氣冷道:“你管我?”

韓毅搖了搖頭道:“你也打算打壓我?”

“沒錯,我就是要打壓你,我就是要你變慘,我就是想讓你破產!”


韓毅心中疑惑,自己也沒招惹過這個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