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火海正中心,卻是有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雙手緊緊抱着腦袋,在地上不停地來回翻滾着。

陳方臉上青筋鼓起,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紅色的血絲縱橫交錯,顯然是痛苦到了極點。


周身的無盡火焰,並沒有傷到他的身體。

此時,在他的識海中,兩團火焰不斷相互撞擊衝殺。

每次交鋒,造成的波動,都令得他的腦袋疼痛不堪。

“砰!”

兩團火焰各自退了開來,一時間,竟是誰也拿不下誰。

分開之後。

其中一團,變動間化作了一隻火麒麟,腳踏四朵火雲,呲牙咧嘴,目露兇光,但看其樣子,隱隱間似有些凝重和憤怒。

它在面對對面那團火焰的時候,竟是自然而然地產生一絲驚懼,似乎是天然而成。

這讓它非常憤怒,在它的記憶中,它們一族是不會懼怕任何生物的

另外一團,化作了一隻朱雀,飄然飛舞,看起竟是有些輕鬆。

“吼。”

火麒麟低吼一聲,兩隻前腳一蹬,再次衝了上去。

朱雀雙翅一收,身體化作一根利刺,衝殺過去。

纏殺間,火麒麟勃然大怒,怒吼一聲,身軀火光一閃,大量的火焰從其體內洶涌而出,裹住朱雀。

朱雀慘叫出聲,目中露出羞怒之色,忽的仰天吱叫一聲,身上頓時火光大閃,越來越濃。

僅僅是片刻,便是幾乎凝成實質。

火麒麟身體一顫,周身的火焰不斷收縮,一下全部縮回體內。

它看向朱雀的目中,掙扎了片刻,便是露出濃濃的敬仰之色,直接匍匐在地,臣服起來。

朱雀得意地歡叫一聲,在火麒麟周身盤飛了片刻,便是猛地張開尖嘴,一股吸力傳了出來。

龐大的火焰從火麒麟身上不斷飛出,被吸入朱雀的嘴內,不斷吞噬起來。

火麒麟面露痛苦之色,一動不動。

隨着它體內的火焰不斷被吸食,它的身體越來越小,僅僅是片刻,便是小了半圈。

這時,它的目中,露出掙扎之色。

“吼!”

火麒麟狂怒不已,大吼一聲,直接身體一躍,衝向朱雀,張嘴撕咬起來。

它怒極了,在它的記憶中,它們一族從來不會畏懼和臣服任何生物。

但如今,在眼前的朱雀之下,竟是產生了一種濃濃的恐懼和敬畏。

就似從血脈傳來的,天生的威壓一般。

這讓它非常憤怒。

當初陳方在天武學院地下元脈,發現朱雀的時候,便只是一隻未覺醒的幼雀,一切的動作,都只是下意識的行爲。

後來被他煉化之後,就化作了印記,一直沒有動靜。

而火麒麟,跟隨火麟尊者就已經有三千餘年,在這之前,它有幾代主人,它到底被傳承了多久,根本無從得知。

它早已是一隻成年的火麒麟,在戰鬥意識上,也絕對不是幼雀所能比的。

故而,幼雀即便在血脈上,能夠逼壓火麒麟。但想靠此,就讓它臣服,讓其乖乖被吞噬,顯然還是有些不太可能。

但好在,在方纔壓制住火麒麟的片刻,幼雀吞噬了它一大半的火焰。

不僅壯大了自己的實力,也削弱了對方的實力。

雙方再次撕咬纏鬥起來。

陳方卻是痛苦不堪,這種從識海中襲來的劇痛,幾乎令他瘋狂。

這樣下去,莫要談什麼造化,自己就先識海崩潰,成爲一具行屍走肉了!

想到這裏,他猛地翻爬起身,強忍着痛苦,雙手掐起訣來。

但,就在這時,腦中又是一波劇痛襲來,比之前任何一波都劇烈!

“噗!”

他噴出一大口鮮血,只覺腦袋昏昏沉沉,就如千斤重一般,他感覺自己的識海開始裂開,幾欲崩潰邊緣,好像自己的魂丟了。

終於忍不住,他帶着滔天的不甘,看了一眼漫天的火海,噗通一下,身體栽倒在地上,徹底昏死過去。

此時,他的識海中,一陣猛烈翻涌,就如驚濤駭浪。

在一番廝殺之後,幼雀縱然先前吞噬了大量的火焰,但終究吃虧在年幼,被火麒麟一個猛撲,咬下了大半個身體。

幼雀慘叫一聲,身體都有些恍惚起來,氣息一下萎靡。

火麒麟在吞噬了幼雀的大半身體後,頓時實力大漲,火焰沖天而起,直接衝擊着陳方的識海,再次猛撲而去!

識海一陣劇烈晃動,猶如世界末日,這個世界要崩裂。

就在這時,在陳方的識海深處,一個乳白色的石塊,嗡的一聲,散發出乳白色光芒,陡然閃耀,掃遍整個識海!

那無盡的火焰,在這乳白色光芒下,就如遇到絕對的剋星,瞬間被撲滅。

所有火焰,一瞬消失。


火麒麟那前撲的動作,竟是就那麼一頓,身體在這乳白色光芒的淹沒下,開始變得渙散,它的目中露出極度的恐慌,但根本毫無作用。

只見,它的身體逐漸散開,化作虛無,在其身體原來的位置處,一個拳頭大的實質火光,安靜的懸浮在那裏,透出一股靈性。

奇異的是,幼雀在這乳白色光芒之下,竟是沒有受到半點傷害。

幼雀目中透出羞怒之色,身體一動,來到那實質火光前,張嘴直接就吞了下去。

它的身體,由原來的恍惚開始變得實質起來,而後目中漸漸朦朧,最後眼皮似乎很重的,閉了上去。

下意識的,它的身體開始蜷縮,最後凝成一團,化作一個火團。

火光一收,便是露出其內的真面目,是一個火色的肉球,就那樣懸浮在識海中,一動不動。

乳白色光芒漸漸收攏,那乳白色石塊再次傳出嗡的一個聲響,便是再次恢復到原來的樣子,就如一個普通的漂亮石頭。

陳方的識海,終於是安靜下來。

此時,在他的身體之外,火麟尊者坐化之地的那方空間,此時所有的火焰,都是憑空消散,不留半點。

整個空間,一時陷入沉寂。

不知過了多久,陳方緩緩睜開眼眸,他愣了一下之後,第一時間查看自己的識海。

一看之下,他就驚呆了,自己的識海,那些因爲幼雀和火麒麟交戰造成的傷處,全部都恢復如初,彷彿根本就沒有被傷過!

而在識海某處,一個碩大的火色肉球,懸浮在那裏,沒有半點動靜。

觀察了片刻之後,他摸了摸額頭,發現印記已經不在,於是判斷出,此物定是幼雀與火麒麟的融合體。

至於是誰吞噬了誰,他根本不知道。

只能暗暗祈禱,是幼雀吞噬了火麒麟。 畢竟幼雀他是煉化過的,如果是火麒麟吞噬了幼雀,那待得它甦醒之後,有自己的苦頭吃的。

吞下一把丹藥,調息了片刻之後,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頓時身體一動,神識全開,在這片空間掃視起來。

沒有發現任何人,或者存在任何生物的跡象。

到處都是死寂一片,大地乾枯。


奇怪的是,大地上的細沙已經不是火紅之色,而是有些枯黃。

就連天空,也是恢復如常,不再被映照得火紅一片。

只是此處的空氣,還是有些紊亂,再配合着滿地的狼藉,可以看出,此地在不久前受過大災。

陳方低頭沉思片刻,繼續這片空間掃視。

半個時辰後,他停下腳步,凝目望着身前的一處空間。

這裏,正是之前金童子等人所站之地,而他所望的那處空間,正是金童子所打通的空間通道之處。


只是現在,也許因爲時間過去太久,空間通道已經消失不見。

但落在陳方的眼中,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此處的空間,顯然比較脆弱,還沒有完全修復過來。

陳方雙手急速掐訣,一個個訣印,不斷打入那片空間之中。

甦醒過來之後,他便隱隱覺得,好似自己與這火麟宮,有了一種比較親密的聯繫。


好像自己可以控制火麟宮,但又好似不能,似乎缺了點什麼。

但這聯繫雖然微弱,卻是他打通空間通道的關鍵。

否則的話,以他現在的修爲,要想打通空間建立通道,完全是不可能之事。

即便是他以前大帝修爲,也只是初步掌握,勉強能做到而已。

隨着打入一個個印訣,那處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但也僅僅是扭曲。

陳方眉頭一皺,頓時法訣一邊,催動開天煉體訣,他的手臂頓時膨脹起來,肌肉隆起,就如塞入了一個個的小籠包一般,一股強大的力量感闖蕩開來。

他猛地握住拳頭,傳出啪啪爆響,手臂一甩之下,打了上去。

“砰!”

那本就極爲脆弱,臨近破碎邊緣的空間,頓時微微晃動起來,卻沒有破。

щщщ⊙ t t k a n⊙ C 〇

陳方面無表情,再次打出一拳。

“砰”的一聲,晃動稍微劇烈了些,但還是沒破。

“砰!砰!砰!”

他一拳一拳,接連不斷地,砸在了那處空間上,全部都是集中在一個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