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相撞再次撞出了火花,只是這次紫衣法王沒有那麼好過了,他的手臂一麻,頓時兵器離手,要不是他反應極快,瞬間抓住了兵器,說不定這一下就讓他落入了下風了。

陳楓的動作極快,紫衣法王從來沒有遇到如此難纏的對手,對於陳楓的實力他看的清清楚楚。

僅僅只是一個天階初級的星士而已,可就是這個初級天階星士,讓他束手無策,一點辦法也沒有。

楊成躺在地上,瞪着雙眼看着這個有些陌生的小師弟,在他的印象中,陳楓還是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小傢伙,背受着無數人的冷言冷語。

可是現在,才僅僅兩年多的時間不見,陳楓的成長另他刮目相看,紫衣法王的名頭他沒有聽說過,不過可以站在鄧丹的前面說話,這隻能說明紫衣法王是鄧丹的後臺,實力遠超鄧丹,而鄧丹本身就有地階實力,那紫衣法王呢?陳楓可以逼的紫衣法王束手無策,楊成不敢相信,他根本無法將眼前的陳楓和以前的小師弟融合起來。

“小子,想不到你還有幾分本事嗎?”

紫衣法王嘴上不服輸,手中的禪杖瞬間揮出,接着,在他的那根禪杖之上竟然生出了一根藤條,藤條如新生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朝着陳楓伸展而去。

藤條如一條長蛇,不斷地攻擊着陳楓,另陳楓的破天劍無法施展,這種奇怪的攻擊陳楓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他並不慌。

由此可以看出,這紫衣法王是一種木屬性的星士,可以控制植物的生長,而且這裏是傭兵之城,南大陸!南大陸缺少的就是植物,所以在這裏,紫衣法王根本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這一點讓陳楓放心了許多。

唰!

陳楓的身體立刻分成了兩個,一前一後,將紫衣法王前後夾擊,但是紫衣法王身後的陳楓是赤手空拳。

“哼,幻影攻擊!”

紫衣法王冷哼一聲,也不見他有多餘的動作,僅僅只是腳,瞬間將陳楓的幻影擊碎,只是在他擊碎幻影的同時,在他的左右兩方分別出現一個幻影。

“雕蟲小技!”

紫衣法王有些不屑陳楓的小手段,一邊控制着手中的禪杖,一邊攻擊着陳楓所幻化出來的幻像,這種時候,他竟然使出了一心兩用的手段。

陳楓心裏暗驚,一心兩用乃是他的專長,沒想到今天在紫衣法王的身上見識到了,一邊幻化着幻影,一邊暗自思考着如何應對。

呼!

應在這個時候,紫衣法王突然灑出了一把顆種子,隨着手中的種子落地,在陳楓的四周瞬間長出了大量了藤條,藤條瘋狂的生長,幾乎僅僅只個呼吸的時間,便將陳楓給包圍了起來。

陳楓沒有想到紫衣法王的攻擊如此凌厲,不過他也不差,流星步瞬間使出,十來個陳楓同時攻擊紫衣法王。

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紫衣法王嘴角露出一絲邪邪的笑意,不停地攻擊着周圍衝過來的幻影,只是當他在擊碎第十個幻影的時候,臉上猛然一呆。

砰!


陳楓的拳頭狠狠地打在他的腳上,那種真實的感覺讓他瞬間發覺的事情的不對,看着眼前這個沒有任何表情的陳楓,他愣住了。

“分身!”

陳楓也很無奈,他並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分身技是他最大的依仗,只是現在他被逼無奈,只好使出。

“你竟然學會了花老頭的分身技!”

紫衣法王臉上的表情極爲精彩,看着陳楓,有嫉妒,也有着一絲絲的欣喜,只聽他說道:“小子,只要你今天交出分身技,本座可以饒你不死!”

紫衣法王起了歹念,對於分身技,他窺視已久,一心二用他也可以,所以他有修練分身技的本錢,可是分身技一直由花無心保管,所以他是有那個心沒那個膽,而如今看到了希望,他又怎麼會錯失良機。

“你能殺的了我再說吧!”

陳楓無視紫衣法王的眼神,瞬間收回了所有的幻影,兩名陳楓對立而站,直接將紫衣法王夾擊了起來,這種狀況與之前相同,只是不同的是,之前是虛幻的,而現在是真實的,這樣一來,紫衣法王壓力大了許多。

“吃我一拳!”

陳楓大喝一聲,一拳直接揮出,直擊紫衣法王,而紫衣法王正在憤怒之中,看到衝來的陳楓,想也沒想,直接迎杖即上,只是這個時候,另一個陳楓動了,手中的破天劍直接幻化出了一排,然後衝出陳楓的雙手,飛向了紫衣法王。

“神罰!”

陳楓暗自凝聚精神力,天空中開始變了色,一心三用,此時他不但控制着分身,還要控制着破天劍,再加上神罰攻擊,紫衣法王等於面對三個強敵。

轟!

雷電瞬間劈下,紫衣法王的臉色鐵青,他沒有想到,在陳楓的手中吃了個大虧,同時他心中也暗自驚訝,陳楓僅僅只有二十歲,二十歲便可以抗衡天階巔峯的強者,這個時候,他終於知道暗夜法王爲什麼會如此忌憚陳楓了。

“此子必須要除掉,否則將會是我往生殿一大敵!”

紫衣法王的心中思量着,不過此時他也在等,在於陳楓耗時間,之前暗夜法王與他有約,原本他以爲自己一人便可收拾陳楓,現在看來暗夜的想法是正確的,他現在只要拖到了暗夜法王到來,別說陳楓,就算再加上一個陳楓他也不懼。

躲!

這是紫衣法王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三方夾擊別說是他,就算是比他強的暗夜也不可能接住這如此迅猛的攻擊。

下方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尤其是陳楓一心三用,同時施展出三種不同類型的攻擊,這種強大的手段竟然讓紫衣法王束手無策。

紫衣法王是何許人也,幾十年前便已經橫行大陸,如今在往生殿八大法王中僅次於暗夜法王,位居第二,這種實力放眼整個星魂大陸,除了那些皇階的老怪物外,哪個敢與其爭峯,所以這一刻,所有人都以爲自己看花了眼。

感觸最大的便是斷臂的楊成,從陳楓出手到現在,他幾乎沒有眨過眼,他實在想不出,到底陳楓有着什麼樣的奇遇,竟然能在短短數年強大到如此程度。

“暗夜老兒,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

紫衣法王終於忍受不住,朝着空中大喊了起來。

“哈哈……紫衣,之前我與你說你還不信,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隨着紫衣話音的落下,半空之中響起了暗夜法王的聲音,他是整個傭兵之城的主人,所以很多人都認識他,在他出現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陳楓有些心驚,看着緩緩落下的暗夜,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爲什麼鄧丹會有如此大膽的作法了,只因爲他的後臺太多,太強了!

“少他孃的廢話,你我先合力殺了這小子,不然你我可不好向護法交待!”

聽到護法二字,暗夜臉上明顯露出了恭敬之色,所以,接下來他根本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便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攻擊方式,加入了戰鬥之中。

兩大法王同時聯手攻擊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這種事情說出去一定不會有相信,不過這種事情就發生在衆人的眼前,而且這兩大法王不但沒有以大欺小的覺悟,竟然還拿出了合擊技!

陳楓看着配合默契的二人,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只是現在他還有楊成要照顧,所以一時間竟然也想不到好的辦法。

噗!

陳楓的分身受了重創,直接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陳楓所幻化出的另一個分身,如今他精神力耗損極爲厲害,根本敢與兩人直接相抗,只能選擇遊鬥。

“三哥!放鬆,不要反抗!”

陳楓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楊成的身旁,幾乎就在他話音剛落,紫衣與暗夜兩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陳楓與楊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怎麼回事?”

不只是紫衣與暗夜二人,就連一直觀戰的衆人也沒有搞清楚怎麼回事,陳楓與楊成就這樣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三哥!”

剛進入黑龍戒,楊成還沒反應過來,陳楓便扶起了他,然後叫了一聲,這才說道:“這裏已經無離傭兵之城,所以不用擔心他們兩個追過來。“

楊成傻了,他忘記了身上的疼痛,兩隻眼睛緊盯着陳楓,他自認逃跑的本事一流,可是與陳楓一比,這可是相差太遠了。

兩大天階巔峯的高手夾擊之下,竟然可以如此安然地離開,這種本事別說他了,就算是想他都不敢想,而且他看着周圍的環境,知道這裏已經不是南大陸了,更是遠離了傭兵之城,這種逃命的手法,就算對方本領通天,也無法追蹤到啊。


“主人!”

這時,寶寶帶着小金與鐵甲獅趕了過來,在看到斷臂並且傷勢有些嚴重的楊成,忍不住問道:“主人,他是誰?”

小金也圍着楊成轉了起來,不過他轉了幾圈後,再一次撲到陳楓的身上,那龐大的身軀要不是因爲陳楓的修爲不錯,還真有些承受不住。

“這是我三哥,你先帶他到城堡中休息,我還有事情辦!”


陳楓的話還沒落下,楊成便咳了幾句,然後說道:“小楓,你不會……不行,他們兩個都是往生殿的高手,而且在他們的背後還有着一個護法做後臺,別說是你,就算是師傅都不敢得罪他們。”

陳楓搖搖頭,說道:“放心吧三哥,我這次不是去找他們的麻煩,在傭兵之城我還有着一個朋友,把她放在傭兵之城,我可不放心,而且,我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只要我不想讓人認出,別說紫衣與暗夜,就算他們身後的那位護法想必也不可能吧。”

陳楓自信地說着,可是楊成卻是堅決搖頭,陳楓無奈之下,只得與他們同時進入城堡,在進入城堡的一刻,楊成更加發呆了。

“小楓,這裏的一切都是你的?”

看着陳楓對這裏如此熟悉,而且那可愛的女孩還喊陳楓爲主人,楊成從來沒有想到過,陳楓竟然還會有這麼一天。

這些還不算,鐵甲獅他見的多了,可是想要收服一頭卻難上加難,再加上那怪異的小金,楊成現在可是對陳楓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聽了楊成的話,陳楓又如何不知道心中所想,所以笑着點點頭,然後說道:“放心吧三哥,在這裏,只要沒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休想進來,想必你也聽說我的事情了吧,我現在可是一名陣法師,好了,你先躺下休息,我去給你找藥。”

楊成雖被逐出師門,可是他也經常打聽北大陸的事情,對於陳楓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少,所以此時聽到陳楓所說,搖搖頭,直接躺在了牀上。

就在這一刻,陳楓手一揮,也沒見他有其它的動作,躺在牀上的楊成竟然就這樣睡了下去,一點遲疑也沒有,彷彿被人施了巫法一般。

“寶寶,在這裏看好我三哥,在我沒回來之前,不要讓他醒來,另外,以後不要與三哥提起黑龍界的事情!”

寶寶聽話地點點頭,對於這些事情她纔不會擔心呢,更不想知道陳楓爲什麼會這麼做,不過他對於陳楓接下來的要做的事情感興趣,所以開口問道:“主人!那你幹什麼?”

幹什麼?陳楓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然後說道:“紫衣與暗夜兩人將我師兄傷成了這樣,如果我不去報復一翻,怎麼能對得起萬花宗!”

陳楓離開了黑龍戒,只是現在的他經過一翻打扮,已經變成了另一種模樣,就算是暗夜與紫衣站在他的面前,也不可能認出他來。

出了黑龍戒,眼前的情景早已發生了變化,傭兵之城還是傭兵之城,只是在城門口處多出了一些士兵,而且那些圍觀的星士們也都散去。

陳楓沒有見到紫衣與暗夜,而且他現在也沒有打算去找他們,因爲他現在還有一件事情要辦。

潘巧巧還呆在潘老的家裏,這麼久沒有回去,他還真怕潘巧巧會擔心,而且潘老如今在傭兵之城,與自己的關係不一般,這件事情早已被紫衣知道,如果他不趕在紫衣的前面,天知道紫衣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一路趕來,陳楓並沒有遇到什麼突發的狀況,所以很順利地進入到了潘家小院,只是在進入院中的時候,一股血腥味傳入了他的鼻中。


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在他的心中,毫不猶豫地,他直接闖入小院,只是在打開門的那一刻,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種慘不忍睹的畫面。

潘老的頭顱與身體分成了兩個部分,遠遠隔開,鮮血流了一地,在他的不遠處,小女孩寶寶也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背後正插着一柄沾滿鮮血的鋼刀。

“巧巧!”

陳楓第一個反應便是潘巧巧,立馬衝進了房間,房間內並沒有潘巧巧的身影,這一下他呆住了,看着院中的情景,一時間悲痛欲絕。

這一切都與他脫不了干係,如果不是他,潘家老小便不會身亡,如果不是他,潘巧巧就不會下落不明。

“往生殿!我陳楓與你們不死不休!”

陳楓的心中怒火滔天,只是他現在還有一絲絲的理智,潘巧巧不在,說明他們抓了潘巧巧,而且這纔過去幾個時辰,他們的目的應該就是自己,只要自己一刻不出現,潘巧巧就不會出事。

所以他埋了潘家老小之後,一個人離開了潘家小院,雙眼通紅的他,直接衝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殺氣騰騰!他所過之處,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十米之內,手中的破天劍散發着強烈的七彩之光,一時間所有人的路人都注視着這個長相普通的中年人。

陳楓現在的目的非常簡單,殺入城主府,救回潘巧巧!

“媽媽,那人好可怕!”

路邊傳來了一個小男孩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陳楓的頭腦忽然清醒,如果此時衝入城主府,不但救不了潘巧巧,說不定,潘巧巧還會因此而斷送性命。

一時間,困惑纏繞着陳楓,逐漸收斂着殺氣,手中的破天劍也慢慢地變的暗淡無光,只是他的方向仍舊沒變,仍舊是朝着城主府所在的方向。

紫衣與暗夜抓了巧巧,此時還沒有公佈出來,不過以現在的狀況來看,他們一定會重兵把守,不過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殺個回馬槍,這二人也一定不會想到。

“不行!”

陳楓不敢冒險,他的腦袋飛快地運轉着,想着種種可能,只是他沒有意識到,就在這短短半個時辰不到的時間,他已經來到了城主府之外。

此時的城主府早已是高手雲集,就連守門的八名守衛都是玄階的高手,如果這個時候衝進去,紫衣與暗夜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到,到時候說不定他不但達不到救人的目的,反而會陷入兩人的包圍之中。

“狂狼!”

就在這個時候,陳楓的眼前出現了一個他最熟悉不過的人物,狂狼的出現讓他瞬間就有了解救潘巧巧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